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突破(中)
    满地血迹,在尸体身下,宛如一片干涸的猩红的彼岸花。

    “不堪大用。”黑衣人首领摇了摇头,心想若上面派给自己支使的人若身手再高些,也不至于在李长安手下连几回合都撑不到,又让他再次逃开。

    “这香味源头还在原地,看来他又是用土遁的法子离开的……”

    若真是这样,要循着跗骨香找到李长安便也不可能了,黑衣人首领皱了皱眉,从怀里摸出一个竹筒,拧开来放出一只黑蛾子,这虫能闻到二十里内的香气,只能期望这么一会儿功夫李长安还没逃出那么远了。

    蛾子甫一飞出,又径直奔着地上的尸体撞去,如飞蛾扑火。

    黑衣人首领心头一紧,忽觉眼前一闪!

    寒光乍现!只见一抹刀光匹练般照着他面门泼洒过来,与此同时那地上的尸体也飞身而起,面容虽被黑发遮挡住,蕴涵着宛若实质般的煞气的眼神却让他心脏一跳!

    “喝!”

    危机之间他只来得及后退一步的同时暴喝一声,肉眼可见的气浪将他脚底落叶推开,清出一片空地,隐约的玄黄色龙气在体表凝结出一层锁子甲,光泽流转间,蕴涵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这龙气护体之法极耗元气,但使用出来便近乎于金刚不坏,同境界的对手纵使手握神兵利器也没法破开龙气,只能退避一时。

    李长安见这人身上龙气,想到当初在樊外楼边初见洪玄蒙时其人也是如此横冲直撞,不过洪玄蒙所驾驭的龙气显然比此人精纯得多,虽如此,他也没有轻视,刀递出半分后,就已催动浑身灵元,使出杀招。

    而黑衣人首领仗着一身龙气之坚,刚退了半步,生生顿住身形,便屈指成爪,硬生生对着李长安的刀刃抓了过来。

    只是,那一刀临近之时,他却感到心中极其不安。

    没待他反应,眼前一人一刀突兀消失!

    一爪抓空,急急回头,只见李长安已到了他背后十丈处,只是这一下转身动作太大,只觉身子右边一轻,余光瞥见那手臂竟齐根而断,跌落在地,而自己却恍若不觉!

    当下又惊又怒,他闷哼一声,却猛地向后退去,右臂伤口肌肉蠕动,没流出丝毫血液,一双眼睛定定盯着李长安手中八荒刀,满是忌惮与不可置信之色。

    左手虚抓,捡起那条断臂,他竟头也不回向后逃去!

    心头余怒未消,恨不得就此将断他一条臂膀的李长安斩杀此处,但他却保持了理智,心道“此子……此子修为不甚出彩,应当连元始境都没破,但那刀……”

    眼睛死死所在八荒刀上,他已掩饰不住目光中的惊讶。

    “此刀……此刀竟能视我的护身龙气如无物!”

    一时间心念百转,他想到元霁此番派他前来,便是怀疑袁先军的龙印是有人动了手脚,之前他还不以为然,只道这世间除元帝外有谁能在短短时间内撼动将印之中龙气,但此刻却猜测到几分其中缘由。

    李长安瞧见黑衣人首领逃走便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他仗着八荒刀无物不斩之利,伪装成尸体,又用一招风月无边,占尽先机的情况下,本想直接砍了他的头,没想只断了一条右臂,这就已让他有些被动,毕竟实力差距摆在那儿,这万象境的武者一旦缓过神来,自己要杀死他的把握几乎连一成都不到。

    更让他没料到的是此人竟然想逃!

    待发现那人目光紧盯着八荒刀,李长安心便凉了一半。

    “休走!”他拔身便追,冷笑道“无胆鼠辈,敢带人来围杀我,难道没胆子与我较量一二?堂堂万象境如你这般猥琐,也难怪给人当走狗了!”

    出言激将的同时,他已催发灵元,随时准备斩出下一刀杀招。

    原本按他的修为使出风月无边能斩出两刀就已接近极限,但从他杀死第一个黑衣人开始,便被那无生魔功不由自主把那些血肉精气吸入体内后,他便觉精力充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恐怕连使出五次杀招亦不会力竭。

    当下他本就实力不如这黑衣人首领,再加上对方一心要走,再留着杀招藏拙并无必要。

    脚下遁光连闪,他已接近黑衣人首领十步之内,心念一动,却心生疑惑。

    按说论身法自己应该比不上对方,如何他这么轻易就让自己接近了?

    念头刚出现的一刹那,只见那黑衣人首领将自己那断臂一抛,不退反进!

    只来得及一矮身的同时挥刀逼退对方,待李长安反应过来,只觉右肩被铁箍箍住一般,旋即知道自己是被对方拿捏住了,当即用心念御刀离手飞出攻他后背,同时骨节错动欲求脱身。

    只是那黑衣人首领猛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右肩剧痛无比!

    再用力时,只觉软趴趴使不上力来,李长安当即知道自己右肩被捏碎了。

    铛!

    金铁交击之声传来,黑衣人首领捏碎李长安右肩的后,一抬后脚,马尥蹶子般毫无美感,却一脚准确踢到刀背,将攻势化解。同时左手扯动李长安右肩,就要用单手锁住他咽喉!

    李长安心知自己一旦落入他控制,便决计不可能再脱身了,一咬牙发狠,催动八荒刀直接向着肩头斩去!

    刀过之后,黑衣人半个手掌和自己的右臂,齐齐断落!

    “好狠辣的手断!”黑衣人嘶的吸了一口凉气,并非因为忍受不了痛苦,而是心惊于李长安的狠辣果决。

    毕竟乃万象境武者,只是一瞬分神后,他浑然不顾身上可怖的伤口,一记鞭腿,啪的打出一声爆响,横抽在李长安腰间!

    砰一声,李长安当即横飞出十丈,只觉五脏移位,肋骨似乎已断了一半了,原本专注于催动八荒刀的心神在这一刻蓦地松弛下来。

    当啷一声,半空中的八荒刀跌落在地,而后被黑衣人首领捡入手中。

    甫一入手,八荒刀兀自震动着,发出龙吟之声,他只觉手心微微刺痛,竟对此刀产生出想要臣服的欲望。

    “这刀是什么来历,你从何得来的?若说出来,我或能饶你一命。”

    瞥向十丈外倒地不起的李长安,黑衣人首领冷冰冰问道。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