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章 都市怪谈5
    出了这么大的事, 班长和罗哲玉编造出来请假的理由自然也被戳破, 警方电话直接打到学校里。

    也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 班主任根本顾不上他们, 编造请假理由的事就此揭过。

    赵无源已经死亡,那位一直躲在他背后的“人”,罗哲玉并未在他家里发现,除却这个世界惯有的淡淡阴气,和赵无源魂魄留下的阴气, 再无其他存在的痕迹。

    就好像,赵无源真的是自杀一样。

    那家伙躲到哪里去了呢?

    它一定还在,还会来,四角游戏的参与者,可还有两人存活的。

    “云波, 我、我好害怕。”

    回去的路上, 班长手肘撑着膝盖, 双手抓住自己头发,痛苦地说道。

    “我现在, 脑子里全是那个画面,手上也一直有那种触感, 我……”

    他脑子里的画面,是赵无源的死状。

    手上的触感,似乎依旧是将赵无源从浴缸里拖出时, 手摸到对方泡得肿胀手臂的感觉。

    这并不值得回味, 但他总是不受控制地回想起来。

    “我们看到的赵无源, 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还……活着吗?他还让我小心……”

    下车时,班长身体晃了晃,头晕目眩。罗哲玉扶住他的手臂,帮他稳定身形,手臂上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纯粹冰凉的触感让班长回过神。

    好冰啊。

    人的体温竟也会降到这种程度。

    …………

    天黑了。

    晚自习第一节课。

    班长脸色苍白,手里捧着书复习,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神思不定,心不在焉。

    背着手,从教室后门一路走过“视察”的班主任多看了他两眼。

    “谢家林,你来一下。”

    班长似乎被吓了一跳,肩膀微耸,在座位上呆愣两秒后,才反应过来是班主任在叫他。

    今天上午从赵无源家回学校后,班长和罗哲玉二人就先是被班主任随口安抚几句,又带到心理咨询室分别待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回到教室里上课。

    发生了这样的事,学校也没放他们回去,就怕他们回家后,父母不在家,独自待在家里心里面更想不开,还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

    现在见谢家林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班主任更添几分担忧和烦心,不由将视线转开,移向另一角——那里,云波同学乖乖巧巧的坐在椅子上,捧着一叠试卷正奋笔疾书,偶尔同桌遇到不懂的题目,询问云波同学,云波同学也认认真真地进行解答呢。

    云波同学心理素质真是不错,值得表扬!

    又是半个多小时,直到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才轻叹一口气,拍拍谢家林的肩膀,让他多做做题,不要想太多别的事情。

    罗哲玉抬头,看向走进教室的班长谢家林。

    对方目不斜视,随着走路而摆动的肢体有些僵硬,径直朝着李彬的方向走过去。

    仿佛这里不是教室,而是即将奔赴的刑场。

    李彬,参与四角游戏的另一人,同时和赵无源、云波、谢家林是好朋友。

    “你……”

    谢家林坐在李彬前面的椅子上,侧着身体同他说话,欲言又止,眉头轻蹙。

    “怎么了?”

    李彬的态度颇有些小心翼翼。

    班级别的同学被老师瞒着赵无源的死讯,但他做为昨晚同赵无源一起玩过四角游戏的人之一,早就被警察询问过,自然也知道赵无源已经死亡。

    同时,也知道就是谢家林和云波两人和一名出租车司机一起,发现的赵无源尸体。

    那副场面对两人的冲击和刺激一定很大,李彬觉得自己应该尽量做到理解、体谅好朋友的各种情绪。这时候就算是对方想打他一拳,也没有关系,他不会还手的。

    当然,两拳就不行了。

    “……昨天晚上游戏结束后,你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吗?”

    谢家林张了张嘴,最终这样问道。

    “没有啊。”李彬同平常一样随意口吻的话语脱口而出,刚说完,就见谢家林眉头皱得更紧,脸上带了点痛苦,连忙又垂头沉思。

    “没遇到过奇怪的事。”李彬刻意放轻语速和语调,一字一顿道。

    语气温柔无比。

    “那……那你要小心一点……”

    谢家林垂眸盯着桌面,低声道。

    他仿佛还有话没说完,但最终将剩下的话语扼杀在喉咙当中。

    “嗯嗯!”李彬连连点头,也不问他让自己小心什么。

    “我会小心的,放心吧!你也是的哦~”

    娇俏的尾音让李彬自己也忍不住恶寒。

    “……算了,你跟我来。”

    谢家林拽着李彬,走出教室。

    当他经过讲台时,肢体明显又变得动作僵硬。

    他好像在害怕。

    走廊的人太多了。

    人多耳杂。

    谢家林又拉着李彬往男厕所走去。

    “班长,你要带我去哪啊?上厕所吗,没关系的,要让我陪你去厕所你就说嘛,你说出来我肯定陪你去厕所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这么神神秘秘气势汹汹的,也就是我们之间有默契,我理解你,要是别人,指不定以为你要拉着人去干嘛呢……”

    李彬在身后喋喋不休,谢家林只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突地冒起。

    心中的阴霾,笼罩全身的恐惧感倒是散去几分。

    ………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厕所昏黄的灯光下,背对镜子,肤色偏黑的少年这样问道。

    他紧盯着李彬,唇色苍白,紧抿,唇角绷成一条直线,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啊?”

    李彬一愣,差点要问他是不是受刺激了,好在及时想到谢家林今天看到赵无源的尸体,的确是受了刺激,这才忍耐住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今天早上,云波问我要赵无源的手机号码。”

    “他俩不是好得穿一条裤子吗,怎么没存电话?”

    谢家林没理会李彬的打断,继续道:“电话打通了。”

    “赵无源让我们去救他,他说他躲在衣柜里。”

    “我们到赵无源家门口后,防盗门打不开,云波一只手就把防盗门硬生生给拉开。”

    “哇……牛……真的假的?”

    “真的,亲眼所见。”

    “……赵无源从衣柜里钻出来,他浑身都像是在水里泡了好几个小时,他让我小心,然后……”

    “然后?”

    “他就突然消失了,两分钟后,我们在浴室里看到他淹死的尸体,被水泡得发胀,和我看到的一模一样。”

    “……”

    李彬盯着谢家林,没有说话,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警察说,他在今天凌晨就已经死了,淹死在浴缸里。”

    谢家林回想起那浴缸里的水。

    很满,几乎要溢出来。

    但浴缸顶多有一米八左右的长度,宽半米多,深一米。

    就是这样的小“水池子”,淹死了一名身体健康,将近一米八个子的少年。

    顿了顿。

    “小心云波。”

    “诶?为什么?”

    “他扶着尸体的手,丝毫没有抖动。”

    “赵无源死了,那么惨,那么突然,他一点也不害怕,不伤心。”

    “这……也许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呢,你知道,有的人心里其实很难过,但外表半点也看不出来……”

    李彬说着说着,声音渐小,目光看向谢家林身后。

    谢家林正低着头,表情恐惧痛苦,没注意到他的变化。

    “那不一样,云波他就像是……就像是在看一个死去的陌生人……”

    李彬僵直不动,疯狂给谢家林使眼色,奈何就和抛媚眼给瞎子似的,谢家林瞅都没瞅他一眼。

    “算了,我有别的理由能证明,云波力气大得不正常,且身上冰寒刺骨,根本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体温……”

    李彬一慌,伸出脚狠狠踩了下谢家林的脚尖。

    “嗷……”谢家林抱脚痛叫一声。

    “别闹好吗,我现在很难受,没心情跟你玩。”

    李彬翻了个白眼。

    “咳……”

    身后传来咳嗽声。

    谢家林抱着脚揉着被踩痛的部位,听到身后的咳嗽声,也只是头也不回地让开一点,以方便对方过路。

    他傻乎乎地没去看,李彬直面对方,却是不好忽略,有些尴尬地朝对方扬起笑脸,喊道:

    “云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