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0章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抢姻缘13
    黑衣人被猝不及防的扎了一下,又因为孟离这突然的起来反抗。

    黑衣人反倒被惊住了,孟离的银针扎的挺深的,黑衣人吃痛,连忙在痛处去找银针,欲打算拔出来。

    这是下意识的行为,也证明了这个黑衣人其实并不专业。

    房间里没什么光线,孟离什么也看不见,身子又没什么力气,自然不能与黑衣人多折腾。

    免得折腾闹得动静太大,把府中的家丁引了过来,看到她与一个男子扭打在一起,光是男子半夜出现在她的房间,就能让她有理说不清。

    孟离觉得这种普通的古代位面,对女性是很苛刻的。

    虽然她的世界女性地位也处于弱势,但没有像这些世界一样,女子是这样的地位。

    孟离趁着这个黑衣人找银针的功夫,抱住一件衣服就冲出门去,大喊:

    “救命啊,来人啊。”

    “有贼!”

    “快来人啊,这里又贼。”

    孟离用尽力气扯着嗓子声嘶力竭的喊。

    女人的声音大声喊起来就比较尖锐刺耳,黑衣人又不是个特别狠绝的人,被孟离这么一喊,黑衣人刚吃痛的把银针拔出来,就怂了。

    想到顾府是几个家丁的,几个人围攻他,到时候没跑掉,送去官府了多不值当,看到有几间房间都有了亮光,黑衣人果断溜了。

    孟离见黑衣人溜了,也不去追。

    主要是她现在没能力制服黑衣人。

    淡定的回房间点亮灯,快速收拾银针这些东西,便穿好衣服便等着来人。

    没一会顾义德带着家丁就来了,家丁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一双双眼睛四处瞅着。

    采儿也出来了,她冲进房间,看着孟离:

    “小姐,怎么了?”

    “有贼。”

    孟离声音听起来很害怕,身体恰到好处的缩了缩。

    采儿也一惊:

    “有贼?”

    孟离点点头,嗯了一声,小脸全是无措。

    采儿连忙靠得孟离更近些,上下细细打量了一遍孟离,关切地问道:

    “小姐,你没事吧?”

    孟离摇了摇头,小声地说了一声没事。

    顾义德不便踏入孟离的房间,让孟离出去。

    孟离出去,顾义德问:

    “怎么回事?”

    孟离还未说话,顾羡之就面带焦急的小跑过来。

    看到孟离好好站在哪里,顾羡之的瞳孔缩了缩,随即说道:

    “二妹,你怎么了?”

    顾义德也着急的问:

    “二丫头,到底咋回事?”

    孟离紧了紧衣服,说道:

    “我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然后打开了一个门缝,看到了一个黑影,我就喊开了。”

    “爹爹,肯定有贼。”

    顾义德追问:

    “贼人呢?”

    “你们来的时候,他就跑了。”孟离想了想说道。

    顾羡之听到跑了,心里特别遗憾,遗憾这次没得手。

    烦,这可是她请的人,不是信誓旦旦的告诉她,一定能成吗?

    简直就是废物,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都对付不了。

    好在自己够谨慎,没叫那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被抓住了也不会牵连到她。

    “二妹,你可看清楚人了?”顾羡之问道。

    还朝着孟离靠近了几步。

    “我没有。”孟离果断的摇了摇头。

    顾羡之状似疑惑地问:

    “那你怎么确定就是贼人?”

    “你有没有和那人有过接触?知不知道身形样貌?”

    她靠孟离更近了,眼神在孟离身上上下打量。

    孟离身体晃了晃,采儿立马扶着孟离。

    戏精孟离又上线了,她很小声地说道:

    “姐姐,你这话是何意,这么晚不是贼人是何人?”

    顾羡之眉头皱了皱,果然这个二妹不简单,若是如外表一般单纯,绝对不会这样的回答。

    她刚张开嘴,还想说什么,顾义德就忍不住呵斥顾羡之:

    “二丫头受了惊吓,你这番盘问和质疑做什么?”

    顾羡之顿时火上心头,又忍耐下来,上辈子太傻,根本就没看清,重来一次才看明白,顾义德明明就是偏心。

    处处都偏心,亏得上辈子一直以为他是一视同仁的。

    眼神闪了闪,她说道:

    “爹爹,你误会女儿了,女儿只是想问清楚情况而已,二妹生的如花似玉,可架不住她身子不好,现今又待嫁闺中,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给二妹未来的夫家交代呀。”

    顾羡之话音刚落,几个家丁的眼神就偷偷打量孟离的衣着。

    孟离眼神冷了冷,身体往采儿身上靠了靠,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姐姐,你这说的什么话,虽然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这样的方式说话着实让人误会了去。”

    “我这好好的,能出什么事,我喊有贼的时候,那贼人受了惊吓就直接跑了,我连这个门都没有跨出去过,也只看见个身影啊。”

    顾义德也不满顾羡之说这样的话,他沉声喝道:

    “够了!”

    “你二妹受惊,大家是来抓贼的,你还在这里胡言乱语做什么,给我回屋去。”

    顾羡之眼里充满了不甘,咬了咬牙道:

    “好,爹爹,是我瞎操心了。”

    顾羡之眼泪也跟着滚落出来,一脸委屈,一副自己不被理解的样子,便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了。

    顾义德额头青筋跳了跳,看着顾羡之这样,心里有点气,又有点愧疚,一时脾气没控制好,对这丫头确实凶了些。

    回过头又问了问孟离细节。

    孟离就说自己半夜醒来喝水,然后感觉外面有动静,才发现的。

    又不知道长啥样,是谁。

    贼人也分偷东西,还是采花贼。

    孟离坚决不承认那人进了她的房间。

    顾义德有些头痛,还是吩咐了下让家丁辛苦一下值夜。

    孟离又回到房间准备睡觉。

    第二日孟离就让采儿上街去给她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做点简单的机关,总之不能让别人有机可乘。

    顾义德还特意牵了一条大狗,个头很大,看着很凶猛,养在府中。

    想的是有条狗,若是真的有贼来,也能叫唤两声预报一下。

    孟离特意去看了看,刚开始狗见了她挺凶的,汪汪叫唤,给了点东西吃,多去了几趟,大狗就认识孟离了。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孟离甚至连门都不出了。

    但孟离想要从源头解决问题。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