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7 公平交易
    宫凌霄望着嵌入墙里的酒杯,再转向仍旧坐在桌前的宋良,许久才缓过神来。

    如此强劲的内力,他见所未见。宋良是个谋士,并且总是一副文士打扮,就差整天捧本书拿把扇子,所以宫凌霄想当然的以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却没想到不仅会武功,还是个顶尖高手。

    之前这一招嵌杯入墙,他宫凌霄就是再练个十年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宋良施然起身走来,面色淡然,并不见得意之色:“怎么样?是做交易,还是动手?”

    宫凌霄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也知道继续谎称自己没有簪子,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斟酌权衡过后,他回答道:“我打不过你,谈判吧!”

    既然可以谈判,就证明事情还是可以平心静气的解决。宋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重新回到雅间。

    没过多久,牛子西也回来了。

    其实他并没有走远,不过就是在楼下坐了一会儿而已。他对宫凌霄以及宋良的实力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宫凌霄虽然实力不弱,但对上宋良,无异于以卵击石。

    三人合坐一方,牛子西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锦盒,率先验货。

    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若不是事先知道水菩提的样子,恐怕宫凌霄只会当这是颗好看的珠子,顶多作为首饰装饰,而不会想到其实际为药用。

    宫凌霄没有伸手。他也清楚,有宋良在,自己抢不走水菩提。

    水菩提就放在桌上,牛子西也不收,老气横秋道:“东西你现在看了,我们要的簪子,也该拿出来了吧?”

    宫凌霄闻言,朗声笑道:“前辈可是当我傻么?宋先生武功高强,远超于我,我若在此时告诉你们簪子的所在,还能守得住?到时候簪子和水菩提,还不是你们想拿走就拿走的?”

    宫凌霄从来不会把主动权交给别人,就算有时受局势所迫,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他手里也要攥着足够的筹码才行。

    一方独大,还说什么谈判?

    另一方面,宫凌霄的话也带着几分诱导。他说的是告知簪子所在,而不是说把簪子拿出来,侧面表示簪子并不在他身上,而是藏在某个地方。这样一来,也就能避免宋良直接动手开抢。

    “你小子倒是机灵。那你说,想要如何?”

    反正双方的目的很明确。宫凌霄要水菩提,他们要簪子。而对于宫凌霄来说,水菩提他要,簪子他也不想给。

    璃妃娘娘留给他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走。不过,比起簪子的归属,他更好奇牛子西他们追着簪子不放的原因。

    难不成真如苏扶瑶猜想的那样,这簪子是个什么信物?亦或者是打开什么惊天宝藏的钥匙?

    一时之间,宫凌霄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最后脱口而出:“我有个条件,只要你们肯答应,晚辈一定把簪子双手奉上。”

    宫凌霄一开始死活不承认自己身上有簪子,现在态度突然转变,反叫牛子西有些把不准簪子到底在不在他身上。

    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宋良,只见他也在审视着宫凌霄,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来,到底这笔买卖值不值得做。

    宫凌霄摊了摊手,道:“怎么样?你们只要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咱们马上就可以进行交易。你们拿你们的簪子,我拿我的水菩提。”

    宫凌霄突然想通了,或许他们夺取水菩提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跟他换簪子。既然这样,他不如就促成这次交易,还能顺道搞清楚簪子的玄机。

    当然了,最后要不要拿簪子去换水菩提,决定权仍旧在他手里。

    表面看起来,仿佛是宫凌霄占了便宜,用簪子换水菩提和秘密两样东西。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牛子西他们会认为是自己占了便宜,因为簪子对他们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而水菩提虽然玄妙珍贵,对他们来说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拿自己用不上的东西去换重要的东西,是赚是亏一目了然。

    说实话,牛子西有点心动了,但是他也明白,簪子的秘密不能让宫凌霄知道,毕竟现在还不能。

    有些东西还需要确认,在确认之前就把事情抖出去,只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宋良也有顾虑,但和牛子西有本质区别。

    他倒不是觉得还有什么尚且需要确认,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一个结果,所以才会到伏隐门潜伏这么久。他所担心的是,宫凌霄在知道簪子的秘密之后,更加不会把簪子交出来。

    见两人神态各异,好半天都给不出确切回答,宫凌霄望了一眼窗外,说道:“时间不早了,这事也不急于一时,我也不需要两位马上给出答复。一个时辰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依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把胡八道解决了再说。”

    胡八道不死,伏隐门就会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到时候想帮阜凝心翻盘就更难了。他可没忘记,自己除了夺取水菩提,还有一个任务。

    虽然只是各取所需,临时结成的盟友关系,但他还是得全力以赴,要对得起阜凝心一身犯险的牺牲才行。

    “我们还得再商量商量,胡八道的事,就交给你了。”牛子西说着,从怀里掏出个白色药瓶交给他。

    “这是解药,一日一粒,连服三日,方可解毒。”

    “多谢。”宫凌霄拿上解药扬长而去。

    水菩提在牛子西身上,他是放心的。并且他相信,只要簪子还在自己身上,他们就一定会再找来。

    宫凌霄带着解药,一路快马加鞭赶到别庄,刚到庄外,就被童兴旺手底下的将士给团团围住。

    “来者何人?”

    宫凌霄冲着庄内高声答道:“小的阿九,奉阜家小姐之命,前来送上解药。”

    一听到解药二字,童兴旺几乎是狂奔出来:“你说,你是来送解药的?”

    宫凌霄举着药瓶:“正是。”

    “谁让你送来的?”

    “阜家小姐阜凝心。”

    “阜凝心?”这么说,自家儿子的毒是阜凝心下的?那她为什么要叫人送解药来?而且,她不是已经被胡八道关起来了吗?

    宫凌霄知道童兴旺想岔了,赶紧解释道:“将军,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请听小的慢慢道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