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8太子的卦
    三皇子虽然疑心千机十八卫的出动,但眼下却还有另一件更让他不得不在意的事,那就是杨宗恒所说的皇帝不久于人世之事。若皇上真在他还未计划全备之时突然驾崩,那局势将对他十分不利。

    因为太子那是顺承天应,可以直接登位大统。自己不管再耍什么心眼,到底就是名不正而言不顺了。所以他必须要赶在皇上驾崩之前做场戏,做一场能让自己名正而言顺登位的戏。

    不过是一出大戏,他得好好谋策而后动,如今正赶上大凤来使,不宜妄动,三皇子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先把自己潜伏起来。对于凌意欢暂时先不管了,还是先着手把太子断袖的事情和千机十八卫的事情查清楚比较踏实。

    三皇子这边很快理清了思路,明白了自己应该往哪方行动。而太子那这其实也没有闲着,被凌意欢狠狠说教了一回,太子也知道自己再不能浑浑噩噩度日。所以这天他净衣素食,放空心思,关上大门,再度卜了一卦。

    不过这一卦他并不是给自己卜的,原本他是想给凌意欢卜,可想到凌意欢三皇子就想到了杨宗恒,自古虽然女杰辈出,可到底成大事者还是男儿居多。凌意欢弃娄煜这位如日中天的大红臣不要,而择了一个纨绔不羁的世子爷,怎么想都是赔本儿的买卖。

    但是以对凌意欢的了解,太子并不觉得她会是个那样不通透的女子。

    所以太子思前想后,最后给杨宗恒卜算了一卦。

    太子将那卦放在袖中,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脸上表情变幻难测,有着他这一生最为深沉的模样。

    随从上来小心翼翼地问:“太子,要去将军府吗。”

    人人都知道太子爱往将军府跑,虽然看不出对凌意欢有意思,可也不知将军府究竟有什么东西牵挂着他。

    太子这回却摇头,他道:“去昌定王府。”

    昌定王府这些年一直是门可罗雀,清闲得很,太子也不知自己上一次来这王府是什么时候了,这么多年王府不仅势力大减,且也跟贵族来往甚消,就连自己府中任何大事小事也不曾宴请过。

    原本想先去拜访王爷,可王爷却不在府中,一打听竟然也是跟自己一样,爱往将军府跑,那将军府果然有不同的吸引的力量啊。

    杨宗恒正跟孟安泰于暖阁下饮酒下棋,乔雪刚刚来回报了十八卫追查娄煜二人下落的情况,原来娄煜在途中斩杀了江成俊救下了沈萱,但似乎沈萱身体有些欠恙,加上漂流大海过远,一时半会也就回不来了。

    不过二人寻了个小岸滩在岩石下休息了下来,想必等身体恢复就会回来了。乔雪问要不要让十八卫的人去接应。杨宗恒思索了一下,只道:“娄煜还没无能到需要你们去接应,搜查到此结束,不用管了。”

    乔雪便下去了,孟安泰轻捻着手中棋子,笑嘻嘻地看着他:“这回你是真对娄煜改变看法了啊,舍得把沈大小姐交给他了?”

    谁都看得出来杨宗恒有意让二人单独相处,制造些机会。不过杨宗恒也不置可否,只道:“刚刚皇上下了命令让我们这些年轻小子们明日去西郊校场,说是陪大凤那位大皇子练马射箭,让大周与大凤进行一次武力的友好对决。”

    “嗯,我也收到了,看来要去的人还挺多。”孟安泰被这消息给带偏了,也没再管娄煜的事,只道,“不过听说那个大皇子长得挺帅朗的,我倒是有两分期待呢。”

    “哼,他是来选媳妇儿的,跟我们一帮糙老爷们玩什么箭啊刀的,有意思吗?”杨宗恒咂了口茶,显然是对这事不甚满意,他估计是不想去赴这么无聊的宴会吧。

    “小皇叔有所不知。”这时太子摆着衣袍前来,笑道,“此次虽说明意上是让两国青年相互切磋,但实则,场中早已安排了不少贵女公主们一同观戏。除了扬我大周国威,也是为了让大皇子在此次切磋中看能否挑到中意人选。”

    “参见太子殿下。”杨宗恒可以没大没小,孟安泰可不行,他赶紧起身行礼被太子按下了,坐回原位,孟安泰摸了摸鼻梁,“如此说来,这场宴会倒是有两分意思了。”

    杨宗恒看着太子一副深知各种内幕的模样,他问:“那你可见过那大皇子,长得什么模样?”

    “飘逸俊朗,如玉公子,谦谦有礼,知情达趣。”早在迎接大凤使臣的第一场宫宴时,太子便已见过大皇子本人,自然是知道一二的。

    杨宗恒又问:“欢欢明天也要去吗?”

    “凌家是将军府门,凌清宇如今又在校卫营身居要职,深得圣心,加上凌意欢本身又是封了平城郡主的,岂有不在之理?”

    孟安泰看到杨宗恒的眼底闪过一丝鄙薄之光,他嗤笑了一声,拿棋子扔在杨宗恒身上:“喂,你够了,这还没开始呢,满京都的贵女,公主郡主那么多,你家欢欢未必就会被……”

    “你懂什么。”杨宗恒瞪他一眼,“欢欢这么优秀是个男人都会动心,那大皇子只要没眼瞎怎么可能看不上她。”

    孟安泰吃了一瘪,太子尴尬的笑了笑,又道:“这事儿也未必吧,不过我今天来找小皇叔是有其他事想跟你说来着。”

    “你想说什么?”杨宗恒看向他,一副不太耐烦的样子。

    太子目光在孟安泰身上周游一圈,孟安泰赶紧起身:“你们聊,我去揽香楼逛逛。”

    孟安泰起身走了,太子这才对杨宗恒道:“此次前来,其实是想求小皇叔救我一命。”

    杨宗恒呛了一口茶,看着太子,只道:“你没发烧吧。”

    太子笑了笑:“今天给小皇叔摊开了说吧,当初我并不知为何父皇如此忌惮昌定王府,可今天我却有些领悟了。我于争权夺位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想跟玉儿安稳度过余生,仅此而已。”

    “可我知道,身在此位,老三是不会放过我的。凭我一己之力根本不能抗衡老三,所以我只能寻求外援。”

    “你觉得我是你可靠的外援?”杨宗恒甚是惊奇的看着太子。

    太子从袖中拿出了那块卦放到杨宗恒桌面前,这竟是六十四卦的首卦乾卦,而且是九五爻位之象,爻辞之上清晰刻映着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八个字。

    太子见杨宗恒脸色微变,便知自己没有猜错,他道:“这卦是我为小皇叔所卜,我原可以拿着他进宫给父皇,但我知道即便这样也不会给昌定王府带来灭顶之灾,九五爻位说得很清楚,这是一个横冲直撞也一定会成就大事的卦象。”

    “且我所求不过活命,我相信以我跟小皇叔这些日子的交情,小皇叔不会不肯买我这个面子的,对不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