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6.各显手段
    苏萌立在朱雀背上,燕冬雷站在机关巨鹰背上。

    他们二者速度最快,一马当先,最先靠近白玉盘上方。

    朱雀当即震动双翅,发出道道飞火,朝燕冬雷和机关巨鹰打去。

    燕冬雷冷笑间,手上指环闪光,机关猛虎当即冲出,试图阻拦苏萌。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阿酷同学专门怼他。

    金光闪动处,劲风扑面,险些把燕冬雷从机关巨鹰背上吹下去。

    燕冬雷定睛看去,就见罗西浩右臂上贴着一张式样古朴的符箓,涌出金光,竟然隐约间形成一个巨大人影,将罗西浩身体包围起来。

    那模糊的人影伸出一条手臂,正悍然抓向燕冬雷。

    燕冬雷早就在提防罗西浩,当即动用第三具机关傀儡。

    一个钢铁巨人凭空出现,阻挡在罗西浩面前。

    然后,罗西浩手臂上蔓延出磅礴金光,化为遮天巨手,竟然一下子就将燕冬雷的机关巨人打得向后跌退。

    “你也很有两下子啊!”燕冬雷有些诧异。

    他估到罗西浩敢找他麻烦,肯定也有一些压箱底的底牌。

    不是血心妖岩那样取巧的东西,而是像他的机关傀儡还有沈健的黑龙那样实打实的强力臂膀。

    但燕冬雷没料到罗西浩藏了这么凶悍的一手。

    他人虽狂傲,但眼力不差,当即打点起精神,集中自己手上三具机关傀儡,一起对付罗西浩。

    罗西浩左臂垂在身边不动,脚下移动速度也极缓慢。

    全身上下力气似乎全压在右臂上。

    他身体周围金光渐渐形成一个巨人,同样只用右手。

    但这条右臂却仿佛有横扫千军之势,叫燕冬雷手里力量堪比金丹期修士的三大机关傀儡联手,都只能勉强招架。

    机关巨鹰一个不慎,险些被这条金光闪闪的巨大手臂撕掉一边翅膀,叫其他人见了,都心惊肉跳。

    毕竟燕冬雷的这些机关傀儡,材质坚固又经过秘法专门祭炼,相较于攻击力来说,防御力更加可观。

    “啧!要是那尊鼎在我的手里”燕冬雷一想到这里,心情就很抑郁。

    眼下要对付罗西浩,针对神魂的攻击应该是最有效的。

    燕冬雷懂一些神魂法术,可惜罗西浩同样懂,燕冬雷只靠自己所学不足以在这方面压倒罗西浩。

    但如果被黑龙吞下肚的那尊青铜小鼎此刻在他手上,那局面立刻就不一样。

    想到这里,燕冬雷就忍不住恨恨的看向沈健。

    沈健此刻也在向白玉盘靠近。

    不过也有对头盯上了他。

    目前在这里,唯一一个不怎么惦记白玉盘的存在,却记恨着沈健。

    准确说不是记恨沈健,而是记恨他的黑龙。

    虽然黑龙此刻不在此地,但那条白龙发出悠扬龙吟声,就朝沈健扑来。

    苏萌见状,连忙轻喝一声,手指点在自己眉心。

    御兽印驱策下,她的朱雀发出悦耳清亮的鸣叫声,转身截下白龙。

    白龙的龙吟声惊天,周身上下白鳞开阖间,大量冰雾生出,形成一团冰云。

    龙威传出,寻常大妖哪怕实力层次相近,也会慑服于龙威,一身实力难以尽数施展。

    但苏萌的朱雀乃是纯血,同样血脉崇高,是以不惧白龙龙威。

    看似轻柔,实则恐怖的火雨,更是白龙冰雾的克星。

    能将其他大妖冻结的冰雾,这时纷纷被朱雀所发的飞火流星洞穿。

    不过白龙天生异种,冰火双绝,朱红双瞳开阖间,同样是道道火光闪动,在身前布置一片火海,吞没朱雀的攻击。

    论灵火之强,仍然朱雀更胜一筹。

    但经过冰雾和火海两轮抵挡,它的攻击便难以伤到白龙。

    白龙身形游走间,向朱雀靠近。

    可惜朱雀灵动异常,轻易不给白龙近身的机会。

    双方游斗,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而在另外一边,王晓宇身与剑合,整个人化作一道惊天剑光,朝靠近白玉盘的苏萌飞去。

    这一剑杀气四溢,毫不留手。

    苏萌心神略微恍惚,仿佛已经生出被王晓宇一剑刺死的幻觉。

    她实力超群,无奈对方也是杰出俊杰。

    筑基期第四层境界,面对筑基期第七层的敌人全力出手,苏萌也很无奈。

    最好的选择,似乎是后退,放弃前进。

    如此正遂了王晓宇的意。

    但苏萌脚步不停,仍然奔向白玉盘。

    她有出手,不过法术攻击的目标是指向另外两个进来此地的学生。

    而王晓宇这一剑也没能命中她。

    因为有沈健。

    在王晓宇出剑的同时,沈健这边同样亮起一道剑光,半空里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中途拦下王晓宇。

    王晓宇一身本身,全在手中一口剑上,剑法精到,剑意凝练。

    他又有修为境界上的优势,法力罡气雄浑。

    双方长剑在半空中相交,王晓宇的剑刃只是微微一颤。

    但沈健剑出如风,连环几剑全在一瞬间出手。

    王晓宇目光一凛,不得不放过苏萌,转而全力应对沈健的攻势。

    “跟我比快?”他深吸一口气,同样剑出连环。

    元极大学嫡传的追风剑式施展开来,当真比疾风更快。

    王晓宇在这门剑法上天分不俗,又浸淫多年,只论出剑速度,沈健感觉他比黄昭熙还要更快。

    不过沈健神色平和,见招拆招,不让王晓宇越雷池一步。

    双方互不相让,以快打快,全都是攻多守少,意图以攻代守,迫使对方变招防御。

    结果大家都是攻势更多,凭借精湛身法移动,来躲避对手的狠辣杀招。

    两人翻腾挪移,仿佛两条怒龙在白玉盘不远处盘旋争斗。

    “换个时间,很想跟王学长专心切磋剑法,可惜今天时机不合适。”沈健说道:“得罪了。”

    话音未落,他左手猛然一扬。

    剑光织就的网络中,突现一抹森冷的刀光,正切在王晓宇的空当处。

    经过一轮交手,沈健观察王晓宇身法变化渐渐有了心得,这一刀来得又准又狠,叫对方无处可躲。

    王晓宇神色凝重,终于变招回剑,挡住沈健刀锋。

    此消彼长之下,沈健攻势狂涨,疾风骤雨般压着王晓宇就是一顿猛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