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9.番外——伏羲(慎买)
    防盗, 购买全文50%可以看到正文,没买满72小时后可见

    而叶雾沉也没什么反抗情绪,那种不满父辈的安排,不走既定的被安排好的道路, 追求自由解放……诸如此类的青春期少年的中二思想, 叶雾沉统统都没有。

    他觉得沿着父辈走过的路朝前, 成为一个剑修,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这样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不是!况且, 剑修是修真界公认的战力第一, 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他上辈子可是羡慕过那些投胎技能满点的二代们的!每每看见那些个二代们可劲折腾作, 最后把自己给作死的事件之后, 叶雾沉都在心下惋惜遗憾, 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才投了这么好的胎,作什么作啊, 天天吃吃喝喝不好吗!

    所以, 这辈子投了个好胎的叶雾沉表示,他才不会作妖。依靠父亲的庇荫, 哪怕他这辈子文不成武不就的,也能过的滋润舒适,无人敢欺辱他。

    我爸可是剑尊!

    更何况, 他的剑道天赋卓越, 属千年难得一见的那种。

    基本上, 叶雾沉就可以看见自己的未来了,一门三剑尊,修真界第一例。

    哦,忘了说了,他哥也是个剑修。

    没错,叶雾沉有个兄长,不是亲的那种。

    是他父亲的好友的遗腹子,被托付给了他父亲。被他父亲收养,认为养子。

    如果说叶雾沉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天才,那他哥则是万年也不一定能有的剑道妖才,天生剑骨,生来就是为修剑道的。

    一岁抱剑,三岁学剑,六岁便可使出上清宗的基础剑法断水剑。十五岁领悟风之剑意,不到二十筑基。

    三十年后结丹,结丹时候引来四九天劫,足足四十九道紫雷天劫,欲诛灭这个剑道妖才。

    当时,上清宗诸剑君长者皆为之担忧,生怕这个晚生后辈不为天道所容。同门围观者,莫不被这夹带着恐怖可怕灭世气息的紫雷电劫而惊惧胆寒。

    唯叶广寒,一脸如常清冷肃静之色,言之,“吾儿不会屈服区区雷劫之下。”

    虽神情冷然,却莫名霸气。

    “……”问这话的人感觉自己是个傻逼蠢货。

    叶广寒那是什么人啊!剑尊!

    你问一个剑出无回,一往不悔的剑修这个问题,那不是白问吗?

    叶广寒一生无惧,不悔。剑如其人,其人如剑。

    不过是区区雷劫罢了,有何惧?

    最终,如他所说那般,叶雾沉的兄长成功渡过雷劫,成就上三品金丹。

    而其结丹之相,轰动整个修真界。

    *****

    好了,大家都知道叶雾沉有个很厉害的爹,又有一个很厉害的兄长了。

    叶雾沉的兄长名为叶江雪,名字也是他父亲取的,据说是因为他哥是在下着大雪的江边出生的,所以取名江雪。

    那我一定是在雾霭沉沉的天气中出生的,所以才叫叶雾沉。

    这纯属叶雾沉的猜测,真假无可考据。

    因为没人知道叶雾沉是怎么出生的,也不知道他娘亲是谁。他是某一天,叶广寒突然从外带回的婴儿,称是他亲子。而在这之前,并没有见叶广寒和哪个女修走得近了。

    叶广寒其人,数年如一日,不近女色,清冷孤高,一看就是注孤生的那种。

    基本上,剑修都是这种,我指的是注孤生。

    所以,当叶广寒突然从外带回一个婴儿称是他亲子,整个上清宗,啊不,是整个修真界都炸了。

    毕竟,在这之前,整个修真界都认为他还是个童子身呢!

    结果,孩子都有了。

    大家第一反应是,不信!你一定是在逗我玩。

    第二反应,还是不信。

    因为有他哥叶江雪在前,所以大家一致猜测,叶雾沉可能是叶广寒某个挚交好友的儿子,反正不可能是他亲生的。

    这导致了,叶雾沉仅有的那几个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的好友们,收到了来自整个修真界的问候,你最近是不是丢了一个儿子啊?恰好,我们剑阁长老/叶剑尊捡了一个儿子,是不是你的啊。

    “……”苍青道君。

    “……”胡不归剑君。

    “……”紫鸿城城主。

    甚至连珈蓝寺的珈蓝尊者都没有幸免于难,据说,那段时间佛门弟子因为自家尊者清白被污而义愤,差点没化身怒目金刚。

    直到现在,修真界还有一大半的人都认为叶雾沉不是他爹亲生的,剩下一小半则是在猜测他娘亲是谁。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列入修真界十大未解之谜了。

    没人知道叶雾沉的娘亲是谁,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他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不对,这样说也不准确,他若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大家还能知道那块石头是哪块。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叶雾沉小的时候,不是没人怂恿他去问他爹,他娘是谁。但是叶雾沉多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上这么简单的当,去戳他爹爆点。每每都装傻躲过,后来年纪大了点,嫌烦,直截了当的说:“既然我娘将我托付给我爹,不愿暴露自身,那自然有她的理由。我何必盘根问底,伤她心?”

    这次之后,大家才知道他是真不介意他娘是谁,不介意自己是个没娘的孩子。

    也是从这之后,叶广寒开始教他剑道。

    “本座一直以为,有江雪在,不必勉强你继承本座剑道。过早的迫你修道,你可以任性,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叶广寒对叶雾沉道,“故一直对你放任自流。”

    叶雾沉闻言,睁大了一双水汪汪乌黑眼睛,表情天真可爱的看着他。

    挺好,他心想,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做一个吃喝玩乐的纨绔!

    叶广寒一双深黑幽静的眼眸盯着他看了半响,才淡淡开口道,“明日,早一个时辰起床,随我学剑。”

    “!!!!!”叶雾沉。

    不是啊,爹,咱不是说好的让我做一个纨绔子弟的吗?

    叶广寒,目光瞥着他,道:“你既有那般好的心性和天赋,本座又岂能眼睁睁看你浪费,虚度光阴?”

    “……”叶雾沉。

    求让虚度光阴!

    颜越听了叶雾沉的话,皱眉沉思。

    半响,才开口说道,“我的话没有错。”

    说罢,他目光看着叶雾沉反问道,“我们自小一起长大,难道不是青梅竹马吗?”

    “……”叶雾沉。

    哦……你开心就好。

    他一脸眼神死的表情看着他,表示不想和他说话,并且砸他一脸血。

    叶雾沉如此模样,反倒是让颜越看的有些心虚,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目光看着他,说道:“难道你还在记恨小时候,我砸你花盆的事情?”

    “我已经道歉了啊。”颜越说道。

    砸花盆这个事情,无论是叶雾沉还是颜越都是忘不了足以铭记大半辈子的事情。

    为何是半辈子而不是一辈子,那是因为修士的年纪太长了。长的足以让他们被时光遗忘,而他们也将同样的遗忘过往。

    当时,叶雾沉对那个丑丑的花盆的宝贝样子,小时候的还是个熊孩子的颜越可是印象深刻,不然也不会砸了它。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颜越的眼光都可高了,一般的东西入不了他的眼。要砸就砸最珍贵的,这样才有效果嘛。

    而同样让颜越印象深刻的还有当时叶雾沉那凶狠的表情,和将他往死里揍的冷酷和残暴。

    至今想起来,颜越都心有余悸,怕怕的。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为何颜越总是撩拨叶雾沉,和他不对付,却从不触怒他的底线的原因。

    各门各派、各大世家的修二代们,都有个共通点,那就是心眼多。这是“豪门”的特色了,打小生活在宗门世家这个利益纠纷复杂、水深的“庞然大物”里,修炼出一颗七窍玲珑心。

    傻白甜,不存在的。

    颜越亦然,别看他看上去骄纵任性,甚至是有几分不讲理。但若真是将他当成是傻子来糊弄,那你可就真的傻了。到时候谁糊弄谁,还不一定呢!

    所以,在宗门其他弟子看来,颜越和叶雾沉这两小太子不对付,见面就互掐,那关系真是恶劣的不能更恶劣了。

    但是实际上,这两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至少值得信任,不会背地里捅刀子,亦不会不择手段陷害对方什么的。

    总之就是,小事上掐的势同水火,关系着安危和宗门的大事上,却是能够彼此联手合作,靠得住的。

    这算是各宗门世家出身的修二代们之间的普遍现象吧,立场和责任很重要。

    本是同根生。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大义上,绝无阴霾。

    他们自小受到的教育和恩荫庇护,将同门友爱、手足不残的观念深入人心。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