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8章 玄轩×天振的番外(下)
    玄轩×天振的番外(下)

    那夜之后, 玄轩比以前更沉默了, 还将玄女之泪还给了小神龙。

    “玄轩, 这是为何?”

    小神龙大感意外。

    玄武一族一梦难求。

    经历诛神一战,短时间内三界不会再起纷争,这就意味着没有玄女之泪的助力, 玄轩不会再有梦的可能。

    玄轩摸了摸他的头, 轻声道:“傻孩子, 你大可不必为我如此。”

    小神龙怔住, 随即眼中有泪意浮现。

    他抱住玄轩,摇头说:“玄轩, 我不傻。如果我们注定要在一起,我不会浪费时间等你, 我只陪在你身边,这就够了。”

    静默片刻, 玄轩推开他道:“这对你并不公平。”

    小神龙含泪笑道:“没有什么公不公平。”

    “我是为你而生的,玄轩,这一点你也没法否认。不论经历过什么,最后陪在你身边的人都是我。既然如此, 我们一直在一起,片刻都不要错过彼此, 好不好?”

    玄轩被他说的心软, 更加过意不去。

    他知道小神龙的决定没有错, 却不能像以前一样对命运坦然相对, 心安理得。

    ——他变了, 如天振所愿。

    小神龙松开他,仰头道:“玄轩,我听说,以前三神岛里也有一个天振。”

    见玄轩的脸色微变,他笑道:“我听人说了很多他的事。大家都说他任性妄为,说他风流成性,甚至……他曾玩弄你从前的未婚妻。玄轩,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人,你为何爱他?”

    玄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哪怕小神龙说的都是事实,但他不愿听见任何关于天振的贬低之词。

    他探究地看了一眼小神龙,见他眼里只有单纯的好奇和不解,并非针对天振,或是有不满,才松开下意识握紧的手。

    “大概,是习惯了。”

    玄轩苦笑一声,说。

    他习惯了顺从天振,习惯了给他处理各种麻烦,习惯了实现他的愿望。

    天振想要的,他总是希望他能得到,不忍他失望。

    如今他死了,最后留下的遗憾,莫过于不曾得到自己的心。

    所以,玄轩顺从他,成全他。

    或许还有其他捉摸不透的理由,就连玄轩自己都说不清。

    小神龙眨了眨眼睛,显而易见地失望。

    他难得追问道:“就这样吗?玄轩,你难道不曾爱他?”

    爱?

    自是爱的。

    从前是兄长的包容疼爱,后来是对一路相伴的缅怀。

    再后来,天振陨落了。

    他后悔,自责于让他走得那样不甘,那样遗憾。

    他忘不了天振死前紧紧捏住他衣领的手,那双渴望拥抱他的眼睛,和那些未说完的话。

    他总是想着天振,他本以为那是因为歉疚,因为不舍。

    直到最近,他总是梦到天振,在梦中对他为所欲为。

    玄轩才明白,他对天振也有情,也有欲。

    他甚至嫉妒梦中的自己,不满足于旁观他和天振的浓情蜜意,抵死缠绵。

    他想,以身代之。

    玄轩清醒地认识到,他对天振也有着宠爱之外的占有欲。

    但他清醒得太晚。

    一切,都太迟了。

    小神龙从他眼中看明白了什么,低下头,掩住了眼中的狂喜。

    兀自失神的玄轩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等回过神来,他才察觉自己冷落了对方,有些歉意道:“我和他并不曾开始过,便是现在我想如何,都已于事无补。我很抱歉控制不住自己,但伤害你,并非我的本意。”

    小神龙赶忙摆手,道:“我明白,你毕竟……比我大了十几万岁嘛。”

    说着,他又上前一步,问道:“玄轩,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他活过来了,你会介意他以前做的那些事吗?你能原谅他吗?他有过很多女人,还有瑶池,甚至堕魔,曾与神族为敌。”

    玄轩抿了抿嘴唇,撇开头道:“我无法不介意。”

    小神龙心中一凉,就听他低声继续说道:“所以,我会打他一顿。最好,打断他的腿,让他哪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小神龙只觉膝盖一疼,可脸上的笑怎么都压抑不住了。

    好在玄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曾注意到他暴露痕迹的笑容。

    当天晚上,玄轩竟梦见自己真的把天振打了一顿,折断了他的双腿。

    天振喊疼,哭得可怜极了,玄轩心中一紧,冲上去就想制止那个自己的暴行。

    可怎么也没想到,天振哭着哭着,却是把自己的双腿掰开,祈求道:“玄轩,换个方式让我疼好不好?我听你的话,再也不敢了,只让你一个人拥抱我,只有你能进入我,好不好?”

    玄轩看见自己脸色胀红,太阳穴突突直跳。

    他看见刚才还在施暴的男人凶狠地扑上去,果真换了方式让天振疼到尖叫。

    围观的玄轩气急败坏,最后也没忍住骂了一句。

    “骚货。”

    他霍地坐起来,这才发觉自己竟气得从梦中醒来。

    低头看了眼自己不争气的部位,玄轩砸了一下床,“该死。”

    也不知是在骂浪得没边的天振,还是那个残忍的自己,又或者,只是因为嫉妒。

    玄轩换了几次呼吸,慢慢平复下汹涌的情绪,这才开始追究自己的异常。

    他不该做梦的。

    玄轩用神识扫了一眼屋内,果然在枕下摸出了玄女之泪。

    他揉了揉头,心想着该和小神龙沟通一下摸进他房间的不当行为。

    但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打了个转,他就握紧手中的玄女之泪,躺回床上,再次陷入梦中。

    他没见着和那个自己厮混胡闹的天振,反而看见他躺在黑暗的密室中。

    玄轩走了过去,脚步刚落地,室内墙上的火把应声燃起。

    天振也随之醒了过来。

    他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袍,很宽松,看得出来这件衣服属于更高大的男人。

    轻薄的外袍遮不住他满身欢|爱的痕迹,玄轩眼睛微微眯起,心中的嫉妒再次翻滚。

    这时,他忽然见天振朝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随即,天振伸手向他,噙着笑意道:“才许我睡下,怎么又来了。莫非,玄轩上神不抱着我,便睡不着了?”

    玄轩怔住。

    天振这是……在和他说话?

    玄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那个在梦中胡作非为的另一个自己。

    难道,天振看见的,真的是他?

    玄轩的喉结剧烈滚动了几下,身体微微绷紧。

    这时候,天振发现了他的异常,从床上走下来,道:“玄轩,你怎么了?”

    随着他的走动,铮铮的铁链碰撞声响起。

    玄轩这才发现,天振的双脚竟被拷着,他甚至认出了那条铁链。

    那是当初他祖父为囚禁魔神特意打造的魔神锁。

    只因玄女陨落,神君出手干预上古之战,而没能派上用场,一直存放在养龟池底。

    小时候,他还拿这个吓唬过天振。说他要是再不听话,就把他锁在养龟池下,造一个暗无天日的密室,将他关起来。

    没想到……儿时的一句戏言,竟在此时成真了。

    在他失神的时候,天振已经走到他面前,身若无骨一般偎进他怀里,仰头笑说:“还生气呢?”

    天振摸上他的脸——是真的,触碰到了他。

    温热的指尖,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有贴在胸口的心跳。

    都那样真实。

    玄轩低头看他,眼里有着不自察的灼热。

    天振被烫了一下,踮起脚咬了咬他的耳朵,声音低哑带着一点撒娇,说:“我都许你打断我的腿了,是你自己舍不得,才想着锁了我。我都顺着你了,你还想怎样,莫非真要打我一顿才解气?”

    他说着,退开些,抬起一只脚踩在玄轩的腹部,哼了声。

    天振不掩挑衅,道:“你若是舍得,尽管折去好了。反正,往后我只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要这双腿也无用。”

    玄轩的呼吸一下子变重了。

    他试探性地摸上天振的小腿,触碰他被锁住的脚踝,手指不自觉地颤抖,掌心发烫。

    天振瑟缩了一下,眼里浮出一点泪花,可怜地说:“玄轩,你真的要打我呀?”

    他以为,玄轩的反常是因为太过兴奋。

    这个男人,只有在弄疼他,听他哭着求饶的时候,才会兴奋到无法自持的程度。

    就像现在。

    玄轩只顾着感受掌下细腻柔软的肌肤,触感过于真实,仿佛不是在做梦。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真的,取代了那个让他嫉妒到几乎发狂的男人!

    终于,真正地触及了天振。

    “天振……”

    他低喃了一声,接着拽住天振的脚,将他扯进怀里。

    玄轩捏起他的下巴,盯着他说:“哭什么,刚才不是还说打断你的腿也没关系。怎么,现在又不愿了?”

    他的语气比梦中的自己还要恶劣,甚至有一点嫉恨的暴躁。

    天振颤了一下,有些害怕,双腿却已经先一步缠住了玄轩的腰。

    “你真的在生气啊,是刚才,我没让你尽兴吗?”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起来,玄轩就恨不得掐死他。

    他扯开天振身上半遮半掩的外裳,那胸前的吻痕触目惊心,还有几处带着血淤的咬痕。

    很新鲜。

    只能说明,刚才有个男人正对他做了他想做、却从不敢做的事。

    玄轩咬了咬牙,哪怕知道那个男人就是自己,哪怕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他都气恼记恨。

    用力咬了天振一口,听他激越地昂着头,扭着身体喊疼,玄轩就觉得浑身的火都蹿了起来。

    他从不知道,原来这样暴烈的方式,真的让他打从心底快活。

    并非只是为了惩罚天振,报复他背弃承诺,陨落,从此丢下自己一个人。

    他喜欢,天振顺从他,为他迷乱,为他疯狂的感觉。

    玄轩用力地吻他,想要覆盖所有痕迹。

    天振叫着疼,可双手双脚却用力地抱紧他,生怕被推开一样。

    等他发出轻微的哭声,玄轩才停住了。

    他到底比不得梦中那个自己狠心,心软地抬起头,想要安慰,想要道歉。

    谁知,却看到天振满含痴迷的眼睛,迎着他的视线,还不满足地催促他,为什么不继续了。

    玄轩咬牙,忍不住狠掐了一把他的屁股,低骂了一句:“该死的骚货。”

    天振笑起来,像是听见了世间最动听的夸赞一样。舔了舔玄轩的嘴唇,他说:“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玄轩看他骄傲的模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笑出声来。

    天振心脏怦怦狂跳,沉沦在他的笑容里,这下,眼睛真心实意地湿了。

    “玄轩……”

    他捧住玄轩的脸,轻吻他的嘴唇,哽咽着说:“玄轩,你有多久没有这样对我笑了。玄轩,我好想你。”

    玄轩眼中的柔情都要溢出来,抱着他回应他的吻,含糊着说:“想我什么,我不是每日都在你身边吗?”

    天振破涕为笑,扭了扭被他扣在掌心的屁股,说:“是啊,你刚才还弄了我一肚子的精气。脏死了,还非要我以后就靠着你的精华修炼,玄轩,我都不知道你这般下流。”

    玄轩的笑意一顿,手指探进去果然湿黏滑腻,早被男人的东西灌满了,还紧紧咬着不肯泄漏一滴半液。

    他浑身绷了起来,满腔柔情化为乌有。

    忍了再忍,他实在忍无可忍地动了真怒,不管不顾地闯了进去,恶狠狠地骂道:“我看你欢喜得紧!”

    天振起先还笑的得意,可到后来就招架不住他的狂野。

    玄轩听他哭求着不要了,恼怒道:“你不是最喜欢这样么,今日为何不夸我,只想拒绝?”

    莫非,他还比不得梦中的假人?

    天振恨恨地咬了他一口,松开,口中却是柔声叫着:“是,夫君,你今日勇猛更胜从前。玄轩,我就喜欢你这样,弄疼我。玄轩,再重一些……”

    玄轩旁观的时候听着都已经受不了,更何况现在。

    他发狠地进攻,渐渐就忘了和自己争风吃醋。

    玄轩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只能抱着天振用最激烈的方式占有他,嘴唇却用最柔软的力度亲吻他。

    “天振,天振……”

    他低声哄着,在狂乱的交融中,终于说出那句深藏在心里的话。

    “我也想你,天振。”

    “自你离开九重天,我没有一日不在看着你,可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那一步。”

    “天振,早知今日,便是同你一起堕魔又如何?”

    “天振……”

    泪水从玄轩的眼角溢出,他低喃着天振的名字,剧烈的悔意让疯狂的梦境变得模糊。

    他有些清醒过来,但身体却还不舍得,仍然能清晰地感觉到埋在天振身体里的快意。

    那样紧,那样热。

    他深入其中,在梦境和现实中挣扎,身体的火过了一遍又一遍。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感受到了一股极致之意,涌上了脑子。

    玄轩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法术困住了。

    他心中一惊,顿时翻身坐起,好在施术的人修为还很低微,他轻易就攻破了迷困他的法术。

    这一看,玄轩大惊失色!

    腿间正埋着一人,锁着他的地方竟是那人的口腔!

    玄轩猛地推开对方,布满潮红的属于“天振”的脸,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眼中。

    玄轩惊怒交加,但却无法自控地被撼动。

    脐下,洪流冲垮了堤坝,弄脏了“天振”的脸……

    小神龙被赶出了玄武殿。

    从没听说玄轩上神动怒,可这次他却认真地生气了,说什么都不允许小神龙踏进玄武殿一步。

    整整过了十年,小神龙怎么道歉求情都没用。

    连远在东海的天华神君都被惊动了。

    看小神龙肿着一双眼睛,痴痴地看着玄武殿的匾额,天华的心肝就是一颤。

    他自是心疼。

    复活了那逆孙,封印了他所有不堪的过往,不就是想他能无忧无虑地重活一世?

    天华不敢插手小神龙的教养,是怕他重蹈覆辙,可不意味着,他能让别人欺负他。

    就算是玄轩也不行。

    他怒地拍门,没想到,玄武直接反击。

    天华冷不防被逼退两步,正要骂那老王八,就听见玄武对他神识传音:“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就别瞎掺和了。”

    天华闻言,倒是冷静下来。

    他走回小神龙身边,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说:“哭哭啼啼有什么用,真是给你老子丢脸。还不快说说,你怎么惹的玄轩,竟恼成这样。”

    小神龙转头看了他一眼。

    大概这会儿也想到天华神君哄女人的厉害之处,他抱着一点求救的心理,用神识偷偷和他说:“我对玄轩施法……困住了他。”

    “就这样?”天华脑子一转,“你没事对他施法做什么?”

    小神龙的脸一下子红了,扭开头,继续用神识说:“我……给他咬了一回。”

    天华:“……”

    他老脸都臊了,挠挠头,实在忍不住手痒地又给了他一脑袋瓜子。

    “这种事,哪能强迫!”

    天华现在能理解玄轩为什么这么生气了,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不好插手了。

    只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小神龙,“你们迟早要成亲的,这么着急干什么?”

    小神龙不理他。

    天华一见这阵势,他也帮不上忙,干脆拍拍屁股走人,让小神龙好自为之。

    结果,钻进云里,就听小神龙的神识钻进他的意识里。

    他说:“我等了十几万年,还不够吗?”

    天华:“…………”

    他一个不慎,直接从云端摔下去了。

    砸进东海前,他还在想:这小子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不,问题应该是,这小子十几万年前就和玄轩有一腿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啊!

    怀疑人生的天华被水神揪着耳朵抓走了,“个老不死的,还学小年轻砸水玩,弄死我东海多少生灵,你数过吗!”

    小神龙没管他,继续挠门。

    玄武见天华真的没起到一点卵用,心累地给小神龙开了后门,放他进了玄武殿。

    于是,小神龙改在玄轩的寝殿前挠门了。

    这一挠,又是两年。

    小神龙把窥天塞回怀里——玄轩闭关修炼,姿势一动都没动过,看了也是白看。

    他化龙,盘在玄轩寝殿前的柱子上,也跟着闭关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才睡着,就有一个人穿过殿门来到了盘龙柱前。

    玄轩看着小神龙,久久,忽然勾了勾嘴角。

    ——天振,你好样的。

    闭关十二年,他终于算出了天机。

    包括小犬神留在玄女之泪上的“闷骚攻的正确攻略姿势”“诱|受的自我修养”等等教程,也被他一一破解。

    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天振,骗了我这么久。

    不让你尝一尝,真正鬼畜攻的滋味,对不起你这些年的表演。

    他转身回了内殿。

    他还有许多东西,要准备。

    睡梦中的小神龙,忽然打了一声喷嚏,才要醒来,只觉浑身一暖,又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

    养龟池底,黑暗密室。

    还有脚踝上的魔神锁。

    捏着小皮鞭的鬼畜攻。

    小神龙:咦,这个梦境,我似曾相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