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022
    在婆子的搜查下,果然在宝翠房里翻出了玉扣,老夫人得知极为的恼火,这奴婢真是不像样了,每月给她丰厚的月例不说,好吃好穿供着,还要去偷姑娘的首饰,她立刻就吩咐管事将宝翠打了一顿发卖出去。

    宝绿好几日都惴惴不安,想不明白。

    她们每个月都有二两银子拿,姑娘待着又极好,宝翠为何如此想不通呢?念及曾经的相处,宝绿偷偷的掉了眼泪。

    这傻丫头也是猪油蒙了心,一点识不清人,跟采英一样的淳朴,假使自己身边都是这种人,是不是也是有点危险?苏沅想了又想,抬了采薇做大丫环,有时候想对一个人好,也未必就是要予她高位的,像采英这种小姑娘,只要心里记着她,不亏待,留在身边远远的地方也好。

    采薇非常高兴,尽心伺候。

    八月底,是举国学子最为关注的日子,因为要放桂榜公布天下,家家户户都派了下人盯着衙门口,等着榜贴出来。

    也不知舅父那里怎么样?自从老太太被接到京都她一眼都没有看到呢,此时此刻,老太太定然也派了人去守着了,可惜,她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这阵子,几乎是掐着时辰数,只她关心阮直,苏锦却关心韩如遇,偷偷叫奴婢去打听。

    没有多久,小厮传来消息,韩如遇中了解元,榜首第一,老夫人惊呼一声:“这韩夫人真的生了个好儿子,看来我们要备份大礼了。”

    苏锦小脸微红,想到什么,笑容好似春花。

    苏沅却心不在焉,完全不管韩如遇是解元还是什么,反正都是与她无关的了,从正堂出来,琢磨着是不是也派个人去打听打听。

    这一世有些事情改变了,该不会这桂榜也变了罢?她突然十分的担心,舅父念书这样刻苦,且为进国子监花了多少银子,而今总不能落榜了!

    正胡思乱想,有个小丫头跑过来,轻声道:“姑娘,阮公子考中了,排在二十八!阮家放了好些的炮仗,许多人去恭贺呢。”

    苏沅大喜,连忙叫宝绿送一个封红。

    小丫头道谢声接过来就走了。

    都忘了问名字,苏沅回过神,心想这小丫头哪里来的,以前也没有见过……再说,这桂榜应该才挂上来,舅父就能告知自己了,他是不是什么时候安插了细作在苏府?她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低声问道:“刚才那个丫环是谁?”

    宝绿不知,采薇道:“前阵子新添了人,许是才来的,姑娘想知道的话,奴婢这就去打听。”

    苏沅点点头。

    阮直中榜,阮家张灯结彩,外面放得爆竹炸开了,铺了一地的红色,老太太站在庭中看着儿子,喜笑颜开。

    总以为这儿子是疯了突然要念书,只怕将来一事无成,谁料却不止考中秀才,连举人都不在话下,待到明年再会试,许要做官了!想阮家一个商户,哪里来得这种荣耀,老太太道:“得给你父亲烧些纸钱了,好让他也高兴高兴,心里再不替你担忧。”

    阮直一直笑嘻嘻的,闻言神色微黯,可惜父亲没有看到这一日,他叫小厮去买些纸钱,放在铜盆里烧。

    火焰窜上来,烟气拂到面上,熏得他眼角发涩。

    老太太忽地一声轻叹:“这等日子,要是珍儿也在就好了,还有沅沅……这孩子定然长得很高了,我一早看出她像珍儿,多好看的孩子。”

    语气里透着浓浓的遗憾,无奈,阮直没有作声,只是想到十多年前,阮珍来狱中探望父亲与他,笑着道,“我是心甘情愿的,苏大人不知多好……”

    他心如刀割。

    年少时鲁莽叫妹妹受了罪,而今,她很快就不用再过这种日子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