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第23章
    第23章

    虽然说好了两边分别开伙,可时间充足的袁珊珊还是将郑大奶奶祖孙俩的早饭,一起带着煮了。

    郑大奶奶不可能煮好了不吃,浪费粮食对她这个年纪的老人来说,是要遭天谴的,等袁珊珊他们上工家里只剩下她一人后,拿了钥匙开了存放粮食的仓库清点粮食,吃了的她必须用粮食还回去,她一个老太婆没什么,可唯一的孙子却必须活得堂堂正正,不能让人说闲话。

    到了上工地点,袁珊珊被安排了去拔秧,袁卫彬则跟着郑学军一起,经过一天的相处,袁珊珊对郑学军挺放心,肯定能照顾好彬彬。对于袁卫彬,袁珊珊并不在乎能记多少工分,年底挣多少粮食,能在农村得到锻炼,心胸变得开阔一起,便是得到了最大的收获。

    “你就是新来的知青袁珊珊?”一个登记的小姑娘,拿着小本本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打量着袁珊珊。

    袁珊珊看这小姑娘虽然皮肤偏黑,却生得浓眉大眼看上去很疏阔,这样的人性子往往也开朗,她看着有些眼熟:“是,我就是袁珊珊,你是?”

    这姑娘正是罗晓桐,她以为拥有天生神力的袁珊珊,不说长相魁梧肌肉结实,但至少也不应该是这般弱不禁风的娇小姐模样吧,看旁边村妇和其他姑娘在打趣,罗晓桐很自来熟地凑近,比划了个刀掌的手势,低声说:“你真能徒手劈砖头?还能上山打猎?哦对了,我是罗长树同志家的闺女罗晓桐,你叫我晓桐,我叫你珊珊姐吧,我爸昨晚还跟我夸你呢。”

    “原来是你,”袁珊珊失笑,接二连三被人怀疑,她也不觉得是不能接受的事,谁让现在的自己看上去挺弱的,“亲自试试就知道了。”

    袁珊珊伸手握了一下罗晓桐的手,罗晓桐是农村长大的,去年初中毕业后就暂且回来务农了,因为识字所以还兼着记工分的任务,要换成普通城里人,力气不可能比得过常做农活的罗晓桐,可等到袁珊珊稍稍用了点力气时,罗晓桐明明觉得自己握着的是软绵绵的手,却偏偏一点使不上力气。

    “我信了,我信了,珊珊姐,你这叫真人不露相。”罗晓桐吃惊又佩服地看着袁珊珊。

    “晓桐,你们在说什么呢。”边上的年轻媳妇早按捺不住对袁珊珊的好奇了,一见罗晓桐跟她搭上话,就上赶着过来了,“这就是新来咱们村的知青吧,长得可真俊,把我们一个村子的姑娘都比下去了,就是这双手,啧啧,怎么看都不像是下地干活的。”

    这话得到了好几个小媳妇和姑娘的附和。

    罗晓桐捂嘴直乐,谁看到袁珊珊第一印象都是如此,可这回大家都看走眼了,就是她明明知道实情,不还是怀疑来着。

    “你们一早上就闲聊啊,地里活不干了?田里放了水就等着这些秧苗下地呢,谁来给挑过去。”看这边挤成一堆,那边在地里忙活的人有意见了。

    罗晓桐把袁珊珊从人群里拽出来,喊道:“婶子,我们来挑吧,珊珊姐,没意见吧?”

    “没有,赶紧干活吧。”

    秧苗用草捆成了一扎扎的,堆放在一个个簸箕上,袁珊珊走过去,二话不说挑起其中一担份量最重的,罗晓桐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赶紧挑起另一担跟上,让之前催促她们的婶子想把人叫回来都来不及了。

    “晓桐这丫头,怎叫刚来的知青干这么重的活?小姑娘的肩头哪里吃得消。”婶子在后面叫道。

    “婶子放心吧,珊珊姐力气大着呢,哈哈……”留下一串笑声。

    “呀,我想起来了,昨天不是说新来的一个女知青,连着挑了三趟水都没歇一下,不会就是这姑娘吧,那肯定没问题,这小姑娘倒是个能干的。”

    罗晓桐从后面追上来,跟袁珊珊边走边介绍村里情况,这时节,村里留了部分地用来种晚稻,用山里的泉水浇灌出来的水稻,收获的稻米特别香,不过这些稻米基本是用来交给公社的,剩下的地就用来种队里的口粮,比如不挑地的玉米红薯之类的。

    水田那边干活的男人们,看到袁珊珊的出现也不由多看了几眼,第一眼的感觉也跟之前的姑娘小媳妇们差不多,没想到这回来的女知青长得这么俊,成了家的男人看上几眼也就罢了,有几个没成家的大小伙,冷不丁的看到袁珊珊走过来,脸就突然红了,赶紧移开眼睛,可忍不住又悄悄转回去,被有些年纪的人看到了笑着打趣,还让罗晓桐给他们介绍介绍。

    “呸!谁给你们介绍,赶紧干活,珊珊姐,别理他们,越理越起劲。”罗晓桐性子有些泼,将秧苗搬下来拉着袁珊珊就走,后面还传来笑闹声。

    “没什么,他们也就是看个稀奇而已,新面孔嘛。”袁珊珊心大道。

    罗晓桐转头看着袁珊珊,她年纪虽比袁珊珊小了一岁,可已经有人上她家给她说亲去了,懂得不见得比袁珊珊少,看她一副不自觉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我觉得珊珊姐你应该当着他们的面,表演一下用手劈砖头的动作,保准他们下一回不敢这么开玩笑了。”

    袁珊珊笑笑,她听得出那些村人并没有恶意,她也没有刻意表现的想法,一切顺其自然。

    从这一天起,袁珊珊慢慢地开始融入了坡头村,起初不是没少人以貌取人,觉得她就是来混工分干不了活的,可一天到晚,她干的活不比那些能干的年轻媳妇干得少,收拾坡地种玉米和红薯的时候,挥起锄头也不比男人差劲多少,所以不少人放下了最初的偏见,将她接纳了进来。

    偶尔郑大奶奶出来给孙子送水喝,也会多绕些路给袁珊珊送过来,就算住到了一起,可以前也没见郑大奶奶和郑学军对哪个知青露出过好脸,说上一句话的,这也让一些村人将她和其他知青分开来看。

    有袁珊珊这个能干的姐姐照应着,另一个有些笨手笨脚不太能干的袁卫彬,也得到了不少人的宽容,真有人计较起来,那可以啊,跟人家的姐姐比比去。何况活虽累,袁卫彬也没叫苦连天,比起同来的另一位女知青,年纪更小的他反而算表现尚可的。

    罗长树骑了自行车从秦石公社里回来,把在地里跟大家伙儿一起干活的大队长郑常有,叫回了大队办公室。

    郑常有干得满头大汗,一边将草帽当扇子呼呼地扇风,一边还没进门就大嗓门地问:“公社里有什么事,这么急将你叫过去?”

    罗长树喝了口放桌上的凉茶,消消晒了一路的火气:“还是关于这回知青的事,你看看这份文件,跟咱们大队有关的。”罗长树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推过去。

    郑常有擦了擦手上的汗和泥灰,才接过看起来:“啊,这是跟小袁姐弟俩有关的啊,难道是咱们队里的那位小王同志上去反应了?”

    看清是革委会与知青办发下来的文件,郑常有第一反应就是出事了,谁让之前那位王知青也跑到他这儿来抗议。

    罗长树走过来指着文件说:“你先看清内容再下定论,要我说,这应该不是要审查批、斗袁家姐弟,只不过要他们定期写份思想汇报送到知青办去,我听上面的意思,其余时间就正常地在我们队里上工,跟其他知青待遇一样,没什么变化,你看看,这可是革委会和知青办都盖了公章的。”

    郑常有摸着下巴说:“这么说就没什么事了?小袁高中毕业,写份思想汇报难不倒她吧,不是那位小王同志闹的,那上面怎会突然下达这样一份文件?”

    罗长树笑笑:“你没去公社,所以不知道,这次会上还提了那位许言森小许同志,不过听公社领导的语气,小许同志这些年的工作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既然已经取消了工农兵大学名额,小许在农村建设中又积极热诚,所以不作任何处分,组织上会继续考察他,这也是为其他同志树立一个好榜样。”

    郑常有恍然道:“你的意思,是小许同志……”他用两个手指头比划了个动作,意即在后面走了门路才有了这个结果?这不是要办小袁姐弟俩,而是变相地将他们保护起来了?

    罗长树笑笑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等下工了,我们把知青们集中起来开个会,传达一下公社里的精神,也好让刚来的知青同志安安心。”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