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1.第三十五片龙鳞(十六)
    此为防盗章

    “不是有心, 便是故意,这茶水滚烫得很, 你不拿稳了, 是心中还在记恨我,想毁了我的手不成?”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出去跪着, 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许起来。”

    又要跪?!

    还以为躲过一劫的初芷整个人都愣住了。昨天她已经跪了很久,回去后膝盖都紫了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刚才才会站不稳摔了茶盏。“夫人……”

    “怎么, 觉着委屈啊?”玲珑柔声问。“外头是挺冷的,若不想出去跪, 便在这屋子里跪也不是不可以。”

    初芷过往与她那当真是如姐妹一般,她完全不明白为何才几日夫人就完全变了态度, 难道说夫人知道了?她心中又惊又慌,自己什么出身心里清楚, 真摆到台面上,她会是被第一个牺牲的那个。

    玲珑看她一眼都知道她心里想什么,既觉得自己跟永安候是两情相悦,又心知肚明不敢叫侯夫人知道, 好事儿初芷倒是都想占尽,却一点风险都不想担, 哪里有那么好的事哦。

    看初芷的样子, 应该是想要在屋子里跪了, 可玲珑下巴一抬:“就在这儿跪, 不必走远。”

    初芷脚下是那摊碎琉璃片, 这要是真的跪下去……“夫人饶命,夫人看在奴婢从小陪您长大伺候您的份上,饶了奴婢吧!奴婢昨儿个跪了好些时辰,到现在还没——”

    “初芷啊。”玲珑叹息,“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也罢,大概是你心太大了,我这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既然不乐意跪,那你就别在我身边伺候了。”

    初芷一听,这如何可以!她就是靠着在夫人身边才逐渐和侯爷相爱,若是离开夫人,她岂不是十天半个月也见不着侯爷一面?她咬咬牙,一声不响,只在跪到碎片上时闷哼了一声。虽然是数九寒天,但屋子里暖和,婢子们穿的也少,这跪下去可是真疼,不一会儿初芷的膝盖就被血染红了,可她柔弱的身躯颤巍巍的却不肯倒下。

    为爱执着,多感人啊。

    玲珑还嫌羞辱的不够,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道:“也就是我心肠软些,若是放在旁人家,你这样的奴婢,不被打杀也得发卖出去。手脚不干净,做事又不周到,过往是我太迁就了你,日后你可得好好反省,切莫再让我不高兴。”

    “……是。”初芷满头大汗,她实在是不知为何夫人突然性情大变,尤其是在对她的态度上。往日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其它婢子见了她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初芷姑娘,她在相府过得跟小姐一般,夫人有的都会分给她,就是嫁到了侯府,她也是被人伺候着的,何曾真的去伺候过夫人。

    难道说夫人知道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初芷心头一咯噔。她低着头神色仓皇,如果夫人知道的话,那就可以解释她为何这样对自己了。可按照夫人那般泥抹的性格,便是知道了,也该忍气吞声,再不然就是和侯爷闹,万万没有这样不跟侯爷撕破脸,却暗地里整治自己的做法呀!

    初芷太了解侯夫人了,她们自小一起长大,她出身不好,被重男轻女的爹娘卖给了人牙子,成功留在相府后,她就想方设法的让小姐对自己言听计从,可以说,侯夫人就是她手中的傀儡,对她全身心的信任。老爷夫人就是因为自己懂事贴心,才放心把小姐交给自己照料,并且对自己也颇为看重。初芷名为婢女,在相府却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主子了。

    等小姐成了侯夫人,她也跟着陪嫁到了侯府,没了老爷夫人,小姐更加依赖她,什么都听她的,这也为初芷跟永安侯私会创造了条件。每每侯夫人入睡,她便轻悄悄的进入他们夫妻的房间,邀请侯爷到自己身边来。侯夫人吸了加过料的安神香,一夜都会睡得沉。

    可这一切就在数日前发生了变化,先是夫人不让她点那安神香,其后趁着侯爷不在府中,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侯府的下人捧高踩低,她被狠狠罚过之后,再见了她,他们连姑娘都不叫,竟直呼起她的名字来!

    玲珑任由初芷胡思乱想,她就喜欢这样玩弄人的情感,看着对方担心受怕又不得答案,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尤其是初芷这样恩将仇报自私自利之人,灵魂的味道是一点都不甜美的。

    人类啊,是一种卑微的没什么存在价值的生物。

    可是很美味,这也是他们唯一的优点所在了。

    谁叫他们是她唯一的食物呢,否则玲珑怎么会为了口吃的这样委屈自己跟人类虚以委蛇。她对人类的感觉跟对其它生物都是一样的,人类吃其它生物,她吃人类的灵魂,这不就是所谓的食物链?只不过她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而已。

    初芷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惩罚,昨日跪了两个时辰已经受了大罪,结果今日又要跪,还跪在尖锐的琉璃片上。她的膝盖已经疼得受不了了,若是腿废了,她、她还拿什么脸面去见侯爷?

    昨日叫侯爷瞧见自己那般屈辱的模样,初芷心中便怨上了玲珑。她对自己婢女的身份一直自卑,在永安侯面前,总是要展现自己知书达理温婉柔弱的一面,侯爷就曾说过她气质出众,比之侯夫人也不差,可昨日那般丑态却叫他看见了,甚至自己为了脱身,还要将身段放的那么低!

    周围的婢子们都在,未免人设崩坏,玲珑吃了半盘糕点后收手了。这些东西只能给她带来味道,压根不能果腹。她拍拍手上碎屑,很随性的用帕子拭干净,随口问道:“侯爷早上出门,可说今日当差到什么时候?”

    “回夫人,侯爷吩咐过,让夫人不必等他用午膳,他可能赶不回来。”

    “哦。”她也懒得跟他一起吃饭,非要讲究什么仪态规矩,一顿饭吃下去弄得她都消化不良了。“那就传午膳吧。”

    婢子们连忙应了一声去了,心中都颇为奇怪,这几日夫人的胃口着实太好了些,难道说……是身子有什么变化不成,要不要禀报侯爷,叫大夫来瞧瞧?

    说起来夫人跟侯爷也成婚一年了,若是有消息,其实也差不多正是时候。

    要是玲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一定笑出声,她哪里是怀孕了,根本就是饿的。只不过有的吃总算是聊胜于无,所以嘴巴一时停不下来。她真怕自己一个克制不住,把所有人都给吃了。说到夫妻敦伦,这事儿倒是也有做,龙性本淫,她又不似人类有什么三从四德贞洁操守,永安侯虽然不干人事儿,可着实是长得好,身材又高大强壮,床笫间也很是有情趣,玲珑要他的爱,当然不会让他轻易死了。

    只不过这样的人的爱并不是多么好吃,仍然不能让她有饱足感。

    上一次吃饱是什么时候呢,嗯……玲珑喝了口熬的香醇的鸡汤,大概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荒海一直不见人来,她便陷入沉睡,在那之前,她可是好好吃了一顿呢。

    那个人的爱啊……纯洁、饱满、丰富而甜美,抵得上几百个灵魂。

    只可惜宝贵的爱可遇不可求,她只好也退而求其次,否则永安侯也不过是她放纵欲望的工具,哪里配得上她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玲珑非常多情,她常常为英俊的男人或美丽的女人所着迷,当她得到他们的爱时,她会是天底下最完美的情人,可当她离开这个世界,她就会再去寻找下一个爱人。

    和永恒的存在比起来,要她去爱一个人长长久久,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也因此,她并不是那么尊重短暂弱小的生命,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的初芷,明明跪在琉璃片上已经那么可怜而凄惨,对玲珑来说却仍觉不够。她撑着下巴,一边进食一边欣赏初芷摇摇欲坠的美丽姿态。罚跪都要跪的这么妖娆妩媚,原主看不出来便罢了,原主的母亲竟然也看不出,还让这么个浑身透着媚态活脱脱一匹瘦马的婢女做陪嫁。

    怪不得养出侯夫人这样天真的女儿。

    初芷强撑着这样的姿态,就是希望能等到侯爷回来,哪里知道她一直跪到了晕倒,永安侯也不曾回府。等到她晕了,玲珑就叫家丁把她抬回下人房去,也没叫大夫——开什么玩笑,一个贪心的婢女,也配叫大夫来看么?

    老天要叫她活着,那她当然不会死,否则就是被折腾死了,也算不得什么。人类就很喜欢凌虐比他们弱小的生命啊,前些日子玲珑还瞧见府里厨娘的孙子蹲在墙角用热水烫蚂蚁窝,那一群群蚂蚁好不容易攒足了过冬的食粮,便都被烫熟了。偏偏冬日它们一动不动,热水浇进洞里,漂浮出来的蚁尸,也不过微微颤了一下,便再没了声息。

    昨儿个厨房做烧鹅,这鹅养起来可不容易,要趁着还活着的时候往嘴里塞食物,一直塞一直塞,又将其关起来不见天日不让走动,这样的鹅肉才鲜嫩美味。

    人类吃动物,她吃人类,这有什么不对?

    男人脸上终于出现了玲珑能看清楚的表情,主要是他那一脸的大胡子实在是有碍雅观,让喜欢美人的玲珑着实是下不去口。她本身没有穿鞋子,脚上只套着一双雪白的罗袜,那罗袜使用上好的丝绸制成,十分的柔软轻滑,她坐在床上稍微动弹了两下,罗袜便往下滑去,露出她比男人的手腕都要细的脚腕子来。

    就连凸出的骨头都充满了美感,男人盯着看了两秒,野兽般的绿瞳闪着饥饿的光,他大步上前握住玲珑的脚,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的罗袜扯掉,然后目光如炬的盯着那一双娇嫩莲足。

    他们草原上的女人,大多能够骑马打猎,有些凶悍的比起男人也不多让,何曾见过如玲珑这般如美玉雕琢而成的佳人?她浑身上下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美丽,叫男人心跳如雷,这是他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人。曾经哀帝战败,也示好的给他送过一批中原美人,弱不禁风,看到草原上的勇士就吓得哭哭啼啼。

    虽然手下的猛士们很喜欢,可男人见了就倒胃口,最后都赏赐给了最勇敢的猛士做妻子。而草原上那些强悍的女子,他也不喜欢。

    他喜欢什么样的呢?

    在今天以前他不知道,可现在他知道了。

    玲珑好奇地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脚,实在是搞不懂这个人怎么跟几百年没吃过好的一样盯着她,这眼神好熟悉哦,可不是跟她饿的眼睛发绿的时候一样么。她难得同情了对方几分,因为她很明白饥饿有多么可怕。不过就算再饿,想吃她也是没门的。

    龙肉是你想吃就能吃的吗?

    她用白嫩嫩的小脚去踢男人,却被他用大掌包裹在手心,那火热的温度让玲珑觉得不舒服,尤其是他还用指尖勾她的脚心。

    呼延哲第一次见到这样妖精般的女人,他不受控制地想要享用她,可她嫌弃的态度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他是勇士中的勇士,她既然是中原最美丽的女人,理所应当成为他的俘虏。

    在攻打中原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哀帝后宫三千,美丽的女人加起来比草原上的总数还要多,可只有一个美的如同扶桑树顶端的皎洁明月。他在那个时候就暗自发誓,一定要占有这轮明月,这是他彻底成为天下霸主的象征。

    等到见了她,他才知道那些中原人的形容并不夸张,她不仅仅是扶桑树顶端的皎洁明月,也是离草原万丈高的天空上最耀眼的太阳。

    ……眼神越来越吓人了,好像几百年没吃饭的人看见了美味的大餐,恨不得连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玲珑想把脚抽回来,其实她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虽然脸上胡子多身上又脏又臭血腥味浓的跟喷了农药似的,但灵魂却散发着与他外表截然不同的甜美的气息。

    如果吃下去的话,应该会很舒服呢。

    他灵魂中的“爱”,是完美无缺的,还没有人触碰过,深藏在层层叠叠的中心,诱惑着她去采撷。否则她怎么可能跟他耗上这么久,寻常人敢这样对她,别说是什么大王国君,就是神仙她也照杀不误。

    古铜色的大手捏着她细细的脚腕,将她的小脚完全包容在掌心,玲珑被迫双手向后支撑在床上才没有倒下去,一条腿被抬在半空,裙子因而花落,将小腿羊脂白的肌肤全部露了出来。

    “你会被我占有。”呼延哲低下头在玲珑耳朵边这样说。

    玲珑努努嘴,“不如你先洗个澡刮个胡子,咱们再来讨论谁占有谁的问题。”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怕他,要知道哪怕是再强悍的女人见到了他都要颤抖的匍匐在地上跪拜,可这么一个小小的,脆弱的他仿佛一用力就能扭断那可爱的小脖子的女人,竟然敢这样直视他,毫不客气地和他说话。

    她是哪里来的勇气?她就是凭借如此胆色赢得了哀帝的喜爱吗?想到她已经被哀帝碰过,这曼妙的身子已经便宜了别的男人,呼延哲的绿瞳竟隐隐泛出血色,他一把松开掌心小手,将玲珑按倒,声音狠戾:“不管你之前跟过多少男人,现在我才是你的男人,你必须记住这一点,否则我会杀死你。”

    他声色俱厉的样子吓死人了,玲珑装模作样的喘了两声:“啊……你、你怎么这样子,你吓到我了……”说着晶莹的泪水就从眼角流了下来,此刻的她完全不复之前胆大包天的模样,柔弱可怜的一如其他中原女子。

    撂狠话的呼延王却突然手足无措起来,他先是想擦她的眼泪,结果他手上脏兮兮的,摸了下她的小脸就给她多了几道痕迹,于是他干脆低下头去舔她的眼泪,就像是骏马亲近自己的主人一样。玲珑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被他舔出来,她就是随便哭一哭,这个神经病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她用小粉拳连打带捶,总算是让呼延哲放开了她,她这会儿不哭了,气呼呼地瞪他,“你把我给弄脏了!”她看向自己精细的白裙子,这可是哀帝那个老混蛋绞尽脑汁为她寻来的稀有布料,现在可好,被他弄的这儿一道灰那儿一道灰,还有她超可爱的小脚丫!

    呼延哲觉得对她真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她骄纵的不假辞色,又不怕他,他也不想说些将她赏赐给猛士的话来威胁恐吓她,再瞧她嫣红的小脸,当真是可爱至极,叫他这手刃父兄才登上王位的冷血之人也忍不住想再迁就一些。

    这样美的人,就是犯了天大的错也该被宽恕。

    玲珑得到自由后立刻扯过床上的被单使劲的擦自己被弄脏的小脚,然后欲哭无泪地看着擦不干净的裙子。这裙子她很喜欢的,怎么可以这样啦!

    呼延哲其实想直接扑上去将她吃了,但只相处了这片刻,已叫他大致摸清楚了她的喜好,他若真敢用这副尊容强迫她亲热,怕她要记恨他一辈子。

    最终他妥协了,去外头命了些还没死的夏朝宫人进来伺候,又叫人准备浴水,他要洗去这一身风尘。

    玲珑伸着手脚让哭哭啼啼的宫女给自己擦干净,胡人的军队来的十分之快,哀帝只赶得上杀了自己的后妃们跟女儿,还没来得及放把火烧了这富丽堂皇的夏宫。因此有些死里逃生的宫女太监都被俘虏了,眼下正服侍玲珑的,正是这些没有死掉的宫人。

    身边这宫女虽说已在极力克制,可仍然止不住抽噎,玲珑听得不耐烦极了,简直想给她一脚:“哭什么哭,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哭,要哭不会出去哭啊?”外头都是人高马大的胡人,谅这宫女也不敢。

    可很快地玲珑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她平时都是被伺候惯的,何曾见过哪个宫女如此笨手笨脚,给主子擦个手都做不到?还有边上那个一直站着不动的,这俩是哪里来的宫女?她表情不变,去捉住了正给自己擦手的宫女的手腕,冷冰冰地问:“你是何人?把头抬起来擦干净!”

    因为她们身上穿着宫女服,又是女子,所以虽然身上都脏乎乎的,呼延王仍然让她们进来伺候了。可玲珑却觉得这两个宫女很奇怪,一个笨手笨脚一个清高桀骜,夏宫里真要有这样的宫女,怕是早就叫人弄死了。

    她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二人,越看越眼熟、越看越似成相识——“你们是昌平跟元瑾?”

    哀帝足足有几十个女儿,玲珑虽然都见过,但因为太多了,有些就只觉得面善。好在她记忆力超强,再加上元瑾公主那招牌式的清高傲慢,总算是让玲珑想了起来。

    之所以记得这位元瑾公主,是因为玲珑在夏宫的三年里,背地里虽然被人指指点点,说她贪慕荣华依附哀帝,又来历不明怕是居心叵测,可表面上却没人敢说她什么,谁叫哀帝捧着她呢。唯独这位元瑾公主,平日里见了,总是对她翻个白眼或是冷哼一声,玲珑曾经养了一只爱掉毛的长毛小猫,有一次出去玩就再也没回来,后来玲珑亲自出去找,却看见元瑾的贴身宫女扔出了一具猫尸,让玲珑十分恼怒,为此元瑾受了哀帝重罚,打那以后她便记恨上了玲珑。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