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成婚!
    我进屋换了身雅致的白衣,腰间被同色的腰带牢牢系住,一发带一木簪高调束起长发,完后,对着镜子自我陶醉一番,这才恋恋不舍迈出里间,一抬头就见墨无锦抄起手倚着门,神态优雅从容,“风姿秀逸,清雅无双,黎冰公子此番颇有谪仙风范。”

    “呦呦!这小嘴跟抹了蜜似的。”

    我拿起搁在一旁的竹篮,往里面装满药材,挽着篮子和墨无锦出了门。

    这些药材皆来自知名的山间,我和墨无锦无聊时,便以上山采药为乐趣。今天走这里,明日转那处,地点不定,时间也不定。

    墨无锦精通药理,哪些人碰不得哪种药材,哪几种药材不能混淆一起,混淆在一起会产生何等后果又该如何解决等等。

    我十分佩服我的这位准夫君。

    和以往一样,我俩在药堂的对面简单摆了个摊,还未将晒干的药材从篮子拿出来,摊位前已经排了一条长长的队。墨无锦淡定将药材一一铺好。

    原本,所有的药材专门为拿不出银子买药的贫困老百姓们准备的。

    可是,面前的男女老少……

    我估摸,是我俩长得太对得起神这个种族。

    我亮开嗓子,“各位大妈大婶叔叔伯伯奶奶……”一句话未完,面前的队伍迅速一分为二。

    左边的是需要药材的,右边是负责看美男的。

    墨无锦将药材耐心发给需要的百姓,那些百姓一个接着一个走上前拿到药材后说声谢谢走开了。

    右边的队伍盯着我俩,发出阵阵花痴声。

    突然,一位胖大婶挤到我面前,问:“你俩兄弟可曾娶妻?我刚好有两个女儿,不如你俩兄弟一人娶一个?”

    “不了不了。”我摆手。

    “我的俩女儿长得,长得”她似乎绞尽脑汁来形容她的女儿,瞧着样子,我猜测定是两位国色天香的佳人,“长得天仙下凡,虽说两个都是脸先着地。”她后面一句声音小了许多,但后面的人仍听了去,哈哈大笑起来,胖大婶实在不好意思跑到队伍后面去了。

    唯恐有人再来说媒,我机智一手搂住墨无锦的腰,“哈哈,这位女扮男装的墨公子其实是我贱内。”

    众人一愣,随后齐呼:“贱内好!”

    墨无锦脚下微踉跄,表情怪异非常,我瞥了瞥他那不能用词来形容的脸色,嘴上憋着笑心里则乐开花。

    等队伍散尽,我俩收起摊。我往竹篮看了看,里面又装了不少的紫金兰花种。凡是领过药材的都晓得,我们这里从不收钱,只定下收紫金兰花种的规矩。大家有花种的献上花种,没种子的也不必勉强,将药材免费送出去,权当行善积德。

    凑齐万粒种子,种一片紫金兰花海,这是我和墨无锦的约定。

    万里碧空如洗,几丝徽散的流云漂浮天际,轻似絮,色似雪。

    乾城八街九陌,参差十万人家。一座石桥横跨水面,桥上往来交集,桥下水光粼粼,水面画舫里文人墨客吟诗作对,丝竹入耳,画舫上挂着的灯笼如火,四周纱幔低垂,缓缓行驶,涟漪顷开。

    水面倒影蓝天、流云、飞鸟、画舫,五彩一聚,宛如绝好的丹青。

    我霸道揽着墨无锦的腰,悠闲走在石桥上,他垂眸看了眼腰间的手,无奈一叹,身旁来往的行人,目光时不时瞟向我俩,嘴里念叨:“如此风华之人竟是断袖,这世道真真世风日下。”

    为避免有人借此灵感大动,挥笔写下慷慨激昂的断袖之歌,从而影响无数未婚男女。我决定给个颇有说服力的答复:“这位姑娘实则是我刚过门的新媳妇。”

    言毕,众人满目诧异。

    “姑娘?公子真会开玩笑。”

    “非也。”

    我将墨无锦往面前一推,“诸位莫要看他喉结突出胸部没料屁股不翘便误以为他是名男子,其实他乃是一名扮成男人的女娇娥。”

    此话一出,众人甚感新鲜,目光在我们身上来回打量,年长的兄台擦擦眼不可思议道:“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媳妇长得像男人,丈夫却长得像女人。”

    “是呀!”周围人附道。

    “嘿嘿,他女生男相,而我男生女相。”

    墨无锦实在看不下去,无奈呵斥:“胡闹!”甩了甩袖子,阔步迈出人群。

    “自己跟上来。”人群里飘来一句好听的声音。

    我被这行为吓愣了。

    瞧着他走下石桥,立马反应过来拨开面前的人追上去,边追边朝人群中的那墨色背影大喊:“你慢些,我腿短。”

    大抵怕我路痴症发作,墨无锦正立在距离不远的一棵杨柳下,面朝的是波光潋滟的湖。

    湖边的微风轻拂杨柳,时不时在他发顶上温柔扫过。他没有言语没有动作,立着就立着,乌发如缎,身姿英挺,仿若修竹。

    这就是景了。

    我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的小片烂菜叶经咒语一念变成一朵花。因为墨无锦要渡劫,我便想着修炼法术帮一帮他,无奈半个月才学会最基础的幻术,且只能保持两个时辰。

    我绕过柳树走到他面前,“锦无墨,送你个好东西。”从身后抽出右手,将意念中要变的花拿到他眼前晃了晃。

    “啊!操作失误,失误。”我困窘,赶紧念咒手中的合欢立马变作一朵娇艳的丝瓜花。

    他夺过丝瓜花,为我别在发间。

    他嘴角噙了丝浅笑。

    怪诱人的。

    我有些醉了,没情根不代表不近男色,何况还是同我朝夕相对的男人。我双手一用力将他往后一推抵在身后粗壮的树干上,一臂撑在他肩旁,另只手挑起他的下颚,想看看他羞答答的模样。

    可没如愿。

    呀!含羞草变厚脸皮了。

    失意间,一阵眩晕突来,我和他已然变换了位置,变换了姿势。

    丝瓜花掉落。

    似乎感到旁边有目光聚在我脸上。

    “有,有人。”我支吾。

    他袖子往外一挥,周围挑担子、买东西、划船的人皆纹丝不动,时间如同停滞。

    他的墨眸同我凝视须臾,低下头衔住我的唇……

    我担心身子滑下去,双手扣在他腰间。

    深吻过后,他搂着我坐在树下,握住我的手,忽然道:“阿荨,嫁给我。”

    “情果还没影呢?”

    他嗓音醇厚:“我知道情果成熟你才真正接受我。可你我也能先行夫妻之礼,情果成熟时再……”

    “阿荨,你我一日不成婚,我的心便一日悬着。这心日日悬着如何打坐静修,如此一来,三个月后的劫,我是半点把握都没有。”

    “嗯,让我想想。”我故意做考虑状。

    其实,不需考虑,我也是答应的。

    “我想好了。”我跳了起来,“我答应你。不过,我现在想去坐船游湖,墨公子可要一起?”

    他眼笑眉舒,“好。”

    遂,我走到湖边向一只并未载客的船家招招手,那船家会意,准备调头划桨向我驶来。

    墨无锦走到我身旁,一手揽着我的腰,足尖轻轻点过水面,几圈波纹荡开,眨眼间,已落定在那船头。

    我脚下站稳的一刻,墨无锦才收回腰间的手。

    那船家见到这幕惊讶瞪大了眼睛,接着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公子,好功夫。”

    “过奖。”他客套回了句,便站在船头看风景,我则伏在船边玩着冰凉的湖水。

    游湖的过程中,我们碰见意想不到的人,未眠及他怀孕四五个月的夫人桐慧郡主。

    桐慧郡主玉颜轻髻,秀丽端庄,一会面便拆穿我是名女子并邀我登上她的画舫。未眠跃上船与墨无锦聊着男人的话题,而我俩谈着女儿家的心事,说说笑笑十分投机。

    不知不觉,暮色降临,街上华灯初上,一片灯火阑珊,我们这才双双归去。

    上天给你一巴掌不一定给你一颗糖,但它如果让你嗨也一定会让你灾。

    这不,我和墨无锦在回家的途中就被数人拦截。

    准确地说,是非人的谋杀。

    墨无锦将我护在身后,手中化出冷剑,月光如霜,不敌他周身散发的寒意。

    数人冲上来,墨无锦灵活执剑应对,每刺一人,皆化作丝丝黑气散在月色下。

    自他们冲上来到全部殆尽,他与我两步的距离从未变过。

    这个男人啊……

    我从身后抱住他。

    “到了家,让你抱个够。”他话语里透着笑意。

    ……

    这次的截杀,并非偶然。根据墨无锦分析,我确定这些魔是受了离尘真君仇之烈的指使。

    之前,墨无锦为了我独闯离尘,杀尽仙域侍卫废了仇之烈。

    这笔血账不共戴天。

    所以他必定施展报复。

    我很担心。

    他却像个无事人摸了摸我的发顶叫我宽心。

    一到家,墨无锦就提出同我成婚的要求。

    我依了他。

    ……

    没有十里锦绣,没有繁文缛节,

    只有我们两人,以月为媒,完成了世间最温暖的婚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