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4 影后(14)
    放映厅内灯光昏昏,伴随着恢弘音乐的逐渐增大,一个飘渺的彩衣身影出现在云头,她为十洲景色欣喜,然后挥袖飞降。

    王玉妍侧头看眼右手边的臻止,小心地伸出手,握住了他搁在膝头的大手。

    臻止微微一顿,皱了皱眉,随即十分平静地将手抽离,王玉妍的脸色僵了僵,她咬紧下唇,好半晌才扯出一分笑容,低声道:“谢谢你这么忙还能抽空来给我捧场。”

    臻止看着电影屏幕,平静说道:“你我之间不用这么见外。”

    “是吗?”王玉妍往前探身,侧头,看着臻止,“止,你到现在还怪我吗?”

    “没有”,臻止说道,言简意赅。

    “那我们还有可能吗?”王玉妍紧跟着追问。

    臻止终于垂下目光,落在她身上,“我们不是三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吗?已经结束的关系,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

    王玉妍扭头,似哭非哭地笑了一声,沉默好片刻,她才又提起一个话题:“难怪有影评人说我们这一代新人很是浮躁,那个演夏漪儿的,哦你可能不认识,就是刚才穿得十分隆重那个女人,只是一个n配罢了,竟然找关系过来参加首映礼。殊不知这样只会让人对她观感很差。”

    王玉妍不甘心地发现,刚才对她的话没什么反应的臻止,在听到“夏漪儿”三个字时就看向她,之后虽然移开目光,神情却会因为她的话而变化。

    王玉妍既不甘心又心痛难当,她很想质问臻止,仅仅是三年而已,为什么要变得这么快?当初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一点分量都没有吗?

    但是她又不敢问,唯恐听到臻止亲口承认已经变心。

    臻止却并没有注意到王玉妍的心情,他垂眸沉默,然后问道:“她真是自己凑上来的吗?”

    王玉妍听罢愣住,不可置信地反问:“臻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或者我可以直接去问问丰导”,臻止神情不变。

    王玉妍一下子握紧手心,尖利的指甲划破了皮肤,留下一道血痕。

    尽管她不再开口,臻止还是确定了,晨曦的出现,跟王玉妍有关,或者直接点说,是她算计的。

    想到待会她可能遭遇到的尴尬,臻止心底蓦然涌起一股戾气,搁在膝头的大手松了又紧,最终紧握成拳。

    “玉妍,好好演你的戏”,他说道,“别再故意给她使绊子。”

    “臻止,你是在警告我吗?”王玉妍反问,眼中泪光闪烁,“你真的变得太多了。我就是要给她使绊子,她抢了我的爱人,我小小地教训她一下都不可以吗?”

    臻止的目光蓦然转历,钢刀一般死死扎在王玉妍身上:“你有资格这么说吗?试图跟我抢道理的,你还是第一个。”

    王玉妍忍不住地往后缩了缩。

    臻止欺前一分,淡淡说道:“即使真的是我背叛了我们曾经的感情去找第三者,也没有你跟我讲道理的地方,明白吗?”

    这是一次,臻止在她面前展现残酷的弱肉强食的姿态,王玉妍被震慑的同时,却又心口疼到无法呼吸。

    “不管当初我为什么说分手”,她艰难说道,“至少我不是不爱你,止,一直到现在,我的心里都只有你。你,不能这么对我说话。”

    臻止眼中出现了笑意,是嘲讽,他看了王玉妍一眼,起身离开。

    此时电影才放映一小半,放映大厅里,晨曦拉过江枫渔的手腕看了看表,她出现的那个场景已经过去五分钟了,但是屏幕里却始终没有她,而且此时正在进行中的剧情也有了变动,人族之王并没有一个疯狂追求者。

    晨曦立即反应过来,收到请柬,但放映中却没有她的身影,她这是被人整了。而能够说动丰子清改剧情的人,除了臻止,在华国很难再找出第二人。

    这个没品男,居然这样给她难堪。晨曦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凑到江枫渔耳边低声道:“咱们走吧,反正我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

    江枫渔也察觉到不对了,握住晨曦的手紧了紧,笑着点头,然而刚一走出玄天剧组特意包下的放映厅,他就支开晨曦,脸色难看地拨出去几个电话。

    放映厅内,正观影的丰子清接到一个电话,立即神色郑重地跑出去接听,一分钟后,他脸色灰败的返回放映厅。

    再往后看,才发现留给晨曦的那个座位以及她旁边的座位已经空了。

    丰子清这才意识到,无论他是否是娱乐圈的大哥导演,一旦惹到真正的实权人物,他面临的也只有被封杀一条路。

    但是,这并不是他故意卡晨曦,而是两大巨头的女人在掐啊。

    曾编见丰子清出去一趟就脸色难看地回来,过来问道:“怎么了?”

    丰子清抹了一把脸,“刚才广电总局打电话,说玄天还需要重新审核,暂时不能上映了。”

    “怎么回事啊?”曾编立即炸了,“哪有这样的道理,不是早就审核过了吗?我们这边都排好档了又说重新审核,这时故意难为人啊。”

    丰子清苦笑一声,“就是被故意难为了,但是谁让咱们倒霉,就卷进了神仙打架中呢”,说着拍了拍曾编的肩膀,“我再出去打个电话,应该还能解决。”

    曾编点头,辛苦大半年,就指着电影放映了挣钱呢。

    “我在广电也有熟人”,他坐不住了,“我打个电话仔细问问,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手,能遮到我们头上。”

    丰子清摇头:“不用问了,是江家大少亲自打过去的电话。”

    “江,江家”,曾编结巴了两下,神情中也有了了然之色,删掉晨曦戏份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没想到,江少会为一个女人这样出头罢了,“那他们别说只手遮我们头上,就是遮天,也不是不可能。老封,这事咱们还能找谁。”

    曾编只知删掉晨曦戏份的事,却并不知道,这个要求,是谁提的。

    丰子清摆摆手:“你别管了,我自然能处理妥当”,说着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在安静的卫生间内,丰子清拨通了臻止助理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就明确地说明了电影遭到的非难,希望助理先生转告臻总,出手帮一帮。

    那头,助理好脾气地听完,挂掉电话后转头请示车后座的臻止:“总裁,丰导说他们那部电影遭到了江家的恶意雪藏,希望您出面说句话。他还说,之所以会得罪江家,就是因为听您的要求删掉了晨曦的戏份…”

    后座一片黑暗,臻止睁开双眸,无声地笑了笑,说道:“回复他,我管不了。”

    …

    “管不了?”丰子清急得来回踱步,声音也大了起来,“一开始,是谁让我们减掉晨曦镜头的?出了事你们不管了,这不是太,太有损臻总的形象和威严吗?”

    助理却笑眯眯的,“丰导别急,当初让您减镜头,我们臻总可是给了您不少好处的,现在您自个儿想羞辱晨小姐,踢到了铁板,再转过头求我们。这,才是埙害您自个儿的尊严吧。”

    “你,我”,丰子清听罢,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邀请晨曦,哦不,晨小姐,是你们臻总的女人王玉妍提出的,怎么能说和臻总没关系?”

    不是给臻总面子,他用得着听王玉妍一个小演员的吗?

    助理顿了顿,回头请示。

    臻止说道:“我什么时候有的女人,丰导倒是比我还早知道了?”

    这边,丰子清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说来说去,他这是被一个女人耍了吗?

    仔细回想一下,的确,王玉妍没有明确说她是臻总的女朋友,而臻总,更是没有向外界谈论过个人话题。

    挂断电话,丰子清想,这个亏,他真得吃了吗?

    影迷们还有玄天主演的粉丝们都在期待着电影的上映,然而首映这天,还没进去看半个小时,大屏幕中的内容就被强制换掉了。

    广电总局官微紧跟着发声:玄天还需重新审核,暂时不能播出。

    现实中,各大影院也好脾气地给第一波涌进来看电影的影迷们退票致歉,并免费补偿一部星条国大片。

    影迷们知道这其中有内幕,却不知去哪儿寻求结果,有些资深影迷,甚至组织去广电亲自询:为什么电影都上映了,还说要重新审核?玄天哪里不过审?

    “不符合主流价值观,影射当代伟人”,广电总局的人态度也很强硬,“我们是二看时才发现的问题。这个理由行不行?”

    气势汹汹的影迷们顿时不敢再问了,涉及到敏感话题,还是不说话比较保险。

    不过也有人疑惑,丰导一向是歌颂拥护主流价值观的,怎么会在这部大投资上犯这样的错误?

    然而疑惑归疑惑,半个月后,玄天未播先禁的结局还是尘埃落定了,不提外界怎么哗然,吃了一个大亏的丰子清是再也不敢搭理王玉妍了。

    至于说这个就这么吃了,那不可能,他丰子清还没有吃哑巴亏的习惯,可却也不能立即地就回给王玉妍一个大亏。

    等着吧,等他过了这一难,想给王玉妍吃亏,也就是抬抬手指的事。

    丰子清自认不是坏人,更不是好人,他就是个能屈能伸的普通人,眼看玄天再没有被救回的可能,他便收拾了礼物,亲自登门去向晨曦道歉。

    有臻总之前给的好处,这部影片,丰子清还损失的起,他就担心以后江家大少不给他活路。

    既然事情原因在他没看清真神得罪了晨曦,那他就登门去道歉,只求以后的影片顺利。

    晨曦这几天都在忙争霸的拍摄,根本没空注意到这些事,而且知道有人借玄天侮辱她,她也就不怎么关注这部电影了。

    至于江枫渔在背后做的这些事,他当然不会跟晨曦提的,因此丰子清上门,说了半天晨曦才知道原因是什么。

    知道了,晨曦也只不过一笑,没有跟丰子清计较的意思,其实她之前还挺感谢丰子清肯给她机会的,只是人嘛,谁没有个缺点,后来丰子清因为王玉妍的插手而不那么扶持她,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次的事,江枫渔一出手,这不前前后后地都找补回来了吗?

    这么想着,晨曦就对丰子清说这件事的因自然这件事了。

    人生在世不能太较真,有时候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同时,也不能小看任何人。

    晨曦在这个世界悟出了这么一个道理,客气地送丰子清离开后,她便去了医院,看父亲。

    这是她本来就安排好的行程,在医院跟父亲待了不到一个小时,江枫渔的电话就来了,他已经接到了江父,打电话是叫她一起去吃饭。

    晨曦没有任何见家长的紧张感,平平静静地就应了,像是跟江枫渔去吃一顿再平常不过的家常饭。

    旁边,晨父听到了电话中的一两句话,等晨曦挂断电话,就问她:“是小江?怎么听着是让你去见他爸爸,你们…”

    晨曦才察觉自己的失误,忘了跟父亲说。

    “我们谈恋爱了”,她笑道,“这些天一直在忙,就忘了跟爸爸说。”

    晨父却是了然地点点头,“我猜到了,上次你来看爸爸,三句话不离小江,我就猜到了。小江对我们帮助良多,咱们怎么感谢都不过分,但是爸爸不希望你在感情中因为这个而对他抱有亏欠心理。否则,对你对小江,都是不公平的。”

    “我知道的爸爸”,晨曦说道,“我才不会因为江枫渔的帮助而对他有什么亏欠心理呢,再说我现在能挣钱了,以后会还给他的。”

    晨父摆手,咳着说道:“那样又会太生分,不用刻意还,真心相对就好了”。

    晨曦点头应是,又陪着晨父说了会儿话,便被催着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