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4 卷土重来的计划
    除去杀戮战队和火焰战队引起的轰动,后面的几场比赛都比较平常了,基本上胜负的结果和大家赛前的猜测没有太大的出入,就这么顺利地进入到了第二轮的比赛。

    杀戮战队这一次的运气不错,抽中了一个实力比较弱的战队,又一次轻松地取得了胜利。

    原本觉得他们能胜过火焰战队不过是运气使然的人,也默默地收回了原本的质疑。

    就算第二次遇到的队伍不够强,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的。能进国际赛场的,谁又真的会是菜鸟呢?

    杀戮战队两场战斗都轻松取胜,如果这都算是运气的话,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天生该走这条路了。

    在某种程度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在今年的比赛开始之前,谁也没有想到,杀戮战队竟然真的能够进入前三。

    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连战队的粉丝都觉得惊喜,就像是一觉睡醒天上砸下了一个馅饼,还是肉馅儿的,让他们差点儿乐晕过去。

    别说是他们了,杀戮战队的几个年轻小伙子都在那一场比赛结束后,在后台拿着前三甲的名额卡,抱在一起叫了出来。

    等到走出后台的时候,乔晚甚至看到了他们有些泛红的眼角。

    只是进入前三就已经这么激动了,如果能够拿到第一名的话,这群家伙恐怕真的会哭出来吧?

    半路出家当职业选手,而且一出道就实力碾压对手,几乎感觉不到多少压力的乔晚默默地想着。

    还好有前几个副本世界奠定基础,让她不仅能够迅速地掌握新技能,还能以强化后的身体素质获得远超于其他人的基础数据。否则,这个世界的任务要完成的难度也是不小的。

    眼看着最后的决赛越来越近,围绕在杀戮战队身上的话题热度才终于降下去了一些。

    这时候,大多数人的讨论焦点放在了夺冠上面,而夺冠热门,自然是前一年分别获得了冠亚军的金牛战队和光明战队。

    这两个队伍也算是大逃杀圈子里的老牌战队了,几乎是在竞赛举办的开始就存在了。虽然成员已经经过了好几次换代,却依旧保持着强大的战力,每一年的排名都不低,近几年更是包圆了前两名。

    每一次的冠军,都是在他们两个战队中厮杀出来的。

    不是说中间没有其他队伍冒头,但这金牛和光明两个战队也算是斗出了经验。每一次前三甲的团队战,他们俩都会先联手将另一个队伍淘汰出局,然后再一决胜负。

    大多数情况下,进入前三的队伍实力都在伯仲之间,相差不会太大。这样二比一的战斗,哪能有什么幸存者跟他们俩争夺冠亚军的位置?

    所以,杀戮战队进入前三后,大家的目光也就从他们的身上转移到了另外两个战队的夺冠几率了。

    就算是承认了杀戮战队不弱,大多数人也不认为他们能够幸运地得到季军以外的名次。

    当然,也有一部分比较猎奇的会选择将赌注放在杀戮战队身上。

    除了因为乔晚的影响,还因为冒险之后可能会得到的大笔赏金。

    这赔率越高,风险越大,最后可能有的收益也越多。

    但凡是有这种赌局的,都少不了会出现一部分孤注一掷的赌徒。

    在他们看来,不拼上一把,怎么能发财呢?

    而且,杀戮战队又不是真菜鸟,万一就遇上好机会,一不小心拿到了别人没想到的好名次,那他们可就赚大发了。

    随着决赛逼近,除了要参加比赛的三个战队,还有其他人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

    其中自然有火焰战队的人。

    原本还想着让尼克带着队友去道歉,也好取消赌约。

    但在知道尼克做了些什么之后,丹顿就彻底打消了获得对方谅解的念头了。

    出言不逊地挑衅别人,甚至冲动之下定下赌约,还能说是性格问题,道歉真诚一些,那些脾气温和的国人不是没有原谅的可能。

    但花钱找人动手脚,想让对方受伤错过比赛,这就不只是性格上的毛病了,连人品都值得怀疑!

    就连丹顿也没有想到,尼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蠢事,还是借着出去抽烟的那点儿时间干出来的!

    早知道,他当初就不该看在香烟能缓解尼克的情绪的份上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现在杀戮战队要全力准备最后的夺冠赛,不管是赌约还是买凶伤人的事情都没有追究,不代表对方就真的是软柿子,任由他们拿捏到这个份上都不吭声了。

    一定是想等到比赛结束之后统一清算!

    丹顿觉得,人家不原谅都是正常的,如果是他,别说原谅了,他恨不得也请人报复回去!

    任立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算是很理智了。

    但作为火焰战队的经理人,丹顿却不得不苦着脸去帮尼克善后。

    他从尼克那儿问出了那些人的信息,连忙出了酒店去找人,想从那些混混入手。只要死不承认,到时候杀戮战队也拿不出什么证据不是?

    但只是怀疑,是不可能摆在明面上说话的。

    至于赌约,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丹顿已经做好了重新找另一批赞助商的准备。

    只要不涉及买凶商人,哪怕火焰战队在履行赌约全网道歉后名声差了些,也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说不定还是有赞助商愿意买下这么一个可能性呢?

    可他不管怎么找,也没有找到那些混混的踪迹。连尼克提供的那些联络方式,都成了空。

    丹顿当然不知道,一开始那些混混被关在警局里,当然不可能再出现在老地方了。

    后来被放出来,为了不给警方留下线索,更是花了力气抹平了之前的痕迹。

    这样一来,警方找不到实证,丹顿这边也失去了联系。

    就在丹顿急得嘴里都开始生出了几个大包的时候,那几个之前被放出来的混混正聚在一起商量着这单“生意”。

    “怎么办?直接去找他要尾款,那小子会给吗?”一个瘦点儿的男人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

    在他旁边蹲着的另一个男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那小子也不是个善茬,估计会拒绝。”

    毕竟,他们这事儿办得不算完美。

    说好的伤人,一个都没摸着,更别说是将那群年轻人拖到比赛开始了。

    “要不咱们再去拦上一回?”一个上次没参加行动的成员建议道,“就算上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这不是还有一场关键性的决赛吗?只要让那群家伙错过这一次比赛,那个雇主总该消气了吧。”

    提起这个,其他几人面上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

    他们也觉得有道理,但是

    提出建议的那人见他们一直不说话,赶紧说道:“上次是那个雇主没交代清楚,兄弟们大意了才会失手。这次有了准备,咱们再多带上几个人,拿上点儿厉害的家伙傍身,害怕弄不赢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见几人面色松动了些,他再接再厉:“不做出点儿成绩来,这尾款拿到手的难度太大了。咱们自从帮派散了以后,资金就不够用,最近更是连大麻都供应不上了。上一单生意还动了手,这次怎么说也得拿到钱才行啊!”

    “妈的!”另一个男人低骂了一句,将手里的烟头往地上狠狠一摔,“干他娘的,去!必须得去!”

    他可受不了这捉襟见肘的日子了。

    眼看着兄弟们都浮躁了起来,做主的那个头儿也皱着眉叹了口气:“行吧,就这么干了!”

    等到把人弄了,他们就去找那个雇主把尾款付清。

    至于上一次的失误

    他们不也受了伤吗?没找那家伙要医药费都是他们厚道了!

    乔晚还不知道这群人已经做好了再来的打算。

    不过她也不是没有准备的。

    毕竟沈宴之前的邮件里就已经分析到了这些人的行动,她不仅自己做好了准备,还通知了战队里的其他人。

    老他们如果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儿,心里恐怕还会有些慌张。

    但上一次已经将对方打得屁滚尿流了,最近比赛又取得了胜利,正是战意高昂的时候。听乔晚提起这个,不但没觉得害怕,反而还摩拳擦掌,就等着对方找上门来,让他们出出气了。

    谁让这些人消灭证据太拿手,让警方都没办法,只能将他们放了呢?

    既然官方渠道不能收拾这群人,私底下又不好找上去报仇,免得连累了战队的名声。那人家主动上门找揍,就不关他们的事儿的吧?

    任立本来是个老妈子性格,不管什么都会操心。

    但提起这个,内部有乔晚这个大杀器,外部还有警方的配枪警员保护,他一点儿也不担心那些人的到来了。

    不怕死就上吧,到时候谁哭谁笑恐怕真的会让那些人悔青了肠子。

    尼克哪知道,他和丹顿一直在找的人居然在他不知情的状态下又有了新计划?

    换做以前,这时候他早就带着队友出门饮酒作乐了。

    今年却一直缩在酒店的房间里,连门都不出。

    这让其他滞留在此的战队大感意外。

    就算是因为输了比赛没面子,按照尼克的性格,也该立刻打道回府才对啊?

    可要说是为了多看看其他队伍的战术风格,以期来年的比赛能更顺利,那也该走出房门,而不是现在这样。

    一边留在这里,一边又不出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找那群混混!

    如果不是怕闹大了,丹顿都想在网上悬赏寻人了。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头上都冒出了几根白头发,额头上的痘痘都出来了。

    眼看着第二天就是决赛,那些人却还没有影子,丹顿才终于认了命。

    他看了看面无表情坐在房间里喝闷酒的尼克,还有其他吵着互相推卸责任的队员,心里烦得像是一团线绕在心脏上喘不过气来。

    算了。

    他叹了口气。

    等到今年的比赛落幕,他就主动请辞吧。

    好歹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说不定还是会有其他小的战队愿意聘请他过去呢?

    实在不行,那就退圈。

    他觉得,就算是去当一个朝九晚五的职员,也比跟在火焰战队这群人身边强。

    这些事儿再来几次,他的命都要短几年了。

    同样的夜晚,国际机场中有一趟新的从国来的航班降落。

    没过多久,就见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年轻的黑发男人。

    在一群正和接机的亲友打招呼的人中,他显得格外不同。一身衣服工整到让人难以想象他是刚从一架国际航班的飞机上下来的,表情平静,走起路来像是拿尺子量过了距离的。

    加上那张清俊的脸,不时的就会有年轻的女孩子朝这边偷看过来。

    他却像是对这些视若无睹,就这么直直地走出了机场。

    题外话

    :国庆快乐!

    以及今天不止一更哟

    没电的我今日依旧倔强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