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看戏
    陈琛的视线被林梓身后的弹药线夺了去,一路往下,她身前的炸药相连的另一端正通向远处,九转回肠,直接埋入了地面下。

    林梓将手覆盖上他有些哆嗦的手指,陈琛回神,抬眸与她对视,眸中的焦躁和愤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没用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拆除它。”

    林梓的嗓音沙哑,在陈琛听来更多了几分寂寥,好似眼前的她早已做好死亡的准备,平静的脸上是对宿命的妥协。

    陈琛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不耐烦的将手拂去,俯身对着炸药研究起来。

    林梓第一次遭受到这样的待遇,看着空落落的手掌,再看面露愠色的陈琛,嘴角若有似无的勾了起来。

    何少君的视线周旋在两边,一边是陈琛林梓,一边是袁熙媛和陆曼曼,无论哪一方都是迫在眉睫,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做出决定。

    shark斜睨着他,冷不丁笑道,“一场好戏,最重要的就是观众能入戏。何先生,你比五年前更入戏。”

    何少君气极,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听一声惊呼传来。

    “你放手,你放开我!”

    只见袁熙媛被疤痕禁锢在手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拉到了一旁。

    陆曼曼的皮肤离针头只剩1厘米,对未知药水的恐惧令她癫狂,奋力的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袁熙媛心下一急,张口就咬咬,疤痕一个踉跄,找准时机的袁熙媛一旦重获自由便向陆曼曼扑去。

    她没有过多的想法,这会儿也不顾自己的手脚,直接连滚带爬冲了过去,小腿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也毫无知觉,就在针头刺破前的那一秒,袁熙媛将针管一把夺过,快速地掰断了闪着寒光的针头。

    药水外流,落入了尘土中。

    指尖有热流滑过,她没心思去看,陆曼曼惊魂未定,痴痴的看着袁熙媛,片刻后大惊,鲜血流了一地,不是她的会是谁的?

    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再抬眸,当看到袁熙媛满手鲜血后,内心突地升腾起一股怒火,“我跟你拼了!”说着起身朝陌生人扑去。

    近乎发狂的殴打,旁人始料未及,捂着肚子倒地哀嚎。

    疤痕一旦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就跟上了。

    “啊……”

    袁熙媛被疤痕拖拽着摔到在地,陆曼曼闻声回头,想也没想便投入了搏斗。

    疤痕不同于常人,他的狠厉和敏捷不容小觑,就算两人合力也无法撼动他分毫,不过数招,陆曼曼和袁熙媛就被他耗得精疲力尽。

    疤痕一手拽着袁熙媛的头发,迫使她脖颈向后仰着,另一只手锁紧了陆曼曼的脖子,让她体验到了林梓之前的遭遇。

    “放……放手……咳……”陆曼曼的脸涨得通红,挣扎的力气也逐渐变小。

    袁熙媛余光瞥见陆曼曼的状况,心下着急,抬起胳膊肘重击疤痕的腹部。疤痕吃痛,手上一松,袁熙媛随即便倒在了地上,陆曼曼也重获新鲜空气,摊在一旁大口呼吸起来。

    袁熙媛爬到陆曼曼身边,担忧道,“你没事吧。”

    陆曼曼不住的咳嗽,挤出空余点了点头,袁熙媛见此才松了口气。下一秒,疤痕再次将袁熙媛拖走,这回他显然没了耐心,好似是泄愤一般的对着她拳打脚踢。

    袁熙媛的闷哼声传了过来,陆曼曼心急却不敢轻易上前,她早就尝到了疤痕的手段,如果不想丢命就绝不要轻举妄动。

    “呕”

    袁熙媛被自己吐出的鲜血吓了一跳,转眸看见不远处的陆曼曼,赶忙抬手擦拭。

    陆曼曼咬着唇,内心有一个声音一遍一遍的告诉她不可以,可她还是那么做了。

    散落在地的针筒,里面装着不知名的恐怖液体,它是武器!

    陆曼曼拿起针筒,再睁眼,眸中早已一片冷漠。

    疤痕沉浸在暴力的乐趣中,他就是这样,越是血腥越是兴奋,他喜欢欺凌弱者,听着他们的惨叫声就浑身舒爽。

    突的,背上传来一阵刺痛。

    在他身后的陆曼曼感受到他微微怔愣,眼下不敢松懈,一咬牙,迅速将药剂推入他的体内。

    一股冷流随着血管而运动,疤痕的心脏一紧,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回头,反手摸上针筒,一把将它拔下,针筒里的液体已经空了。

    惊恐、暴怒、疯癫、难以置信……

    陆曼曼被疤痕的目光逼退,颤着双腿向后挪去,下一秒,疤痕扔掉针筒,伸手一捞将陆曼曼抓在手上,语气森然道,“你不想活了!”

    陆曼曼屏住呼吸,可现在她连呼吸都是颤的。

    疤痕莞尔一笑,拉着陆曼曼走到一旁,将她的脸对准地面,那里放着剩下的针筒。

    陆曼曼眼神一变,设想到了自己接下去的遭遇。

    疤痕的呼吸越来越重,突地,他松了手,转而将她甩倒在地,带着狂喜,伸手将地面剩余的针筒捞进手里,惬意把玩。

    “住手!”许此宣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惹得疤痕略微侧目。

    许此宣快步上前,却被何少君拦了下来,“你怎么来了!”

    许此宣呼吸急促,看了眼手拿枪支的shark后才收回了前进的脚步,瞪着疤痕,她大声喊道,“你已经被注射了药物,这个后果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不想着自救,要是等它发作起来,你必定会死于非命!”

    疤痕怔怔的看着许此宣,眉目复杂,心里更是一片乱麻。

    他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救他。想到这里,他抬眸向shark看去,启料后者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平静的蓝眸没有半点波动,漠然的回望着他。

    手上一抖,疤痕手里的针筒掉落在地,下一秒便抬手压上自己的脑袋,“呃……”

    shark不屑的瞥了眼跪地的疤痕,嗤笑道,“这药注射进谁的身体都是一样,因为那只是试验品,我不会对一个试验品存有恻隐之心。”片刻后,对着许此宣露出一笑,“不会有人比他更擅长听取指令,而失了人性的他究竟会做出如何残忍的行为,我跟你们一样期待。”

    shark所说的一切系数进了疤痕的耳里,此刻的他觉得一切都变得可笑,忠于先生的自己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原来在先生眼里他只是个被当做试验的物品而已。

    “哈哈哈哈……”疤痕的笑声肆意倾泻,将空旷的厂房填满。

    shark的神色冷凝,不快的蹙起了眉,不耐的对疤痕下起了指令,“动手!”

    疤痕的笑声还在继续,笑到最后只剩下气声。

    在陆曼曼的视线中,疤痕的笑容是苦涩的,她明白这种感觉。

    shark眼神一凛,沉声呵斥道,“杀了你眼前的女人!”

    许此宣紧紧的咬着下唇,她不能让袁熙媛和陆曼曼落到疤痕手中,况且对方还是一个随时都会发狂的怪物。思及时,她的脚步便跨了出去。

    “砰”

    “小心!”何少君伸手将许此宣扯回怀里,带着她侧身躲开了shark的子弹。

    许此宣暗下了眸子,是她冲动了,伸手将何少君推开,退后几步,对上shark的眸子,沉声道,“我会在观众的位置安静欣赏您设计的一出好戏。”

    shark见此才满意一笑,随意将手枪搁到一旁,转头对着疤痕道,“现在,动手杀了你眼前的女人,立刻!”

    疤痕听着shark冷冰冰的指令,就跟往常一样,机械、冷漠,可如今听在耳里,怎会让他如此混乱不堪。

    “动手!”

    “我命令你……”

    “这是命令!”

    ……

    脑子里的混乱让他忍受不住,终是爆发出一阵怒吼,吼声震天,逼得人侧身去避,只是一瞬,疤痕收住了吼声,利落的站起身,怒目圆瞪,对着瑟缩的陆曼曼,杀意毕露。

    陆曼曼将头垂下,避开视线不敢去看他。

    墙角处的袁熙媛半睁着眼睛,忍着全身的酸痛向陆曼曼的方向移动,“曼曼……曼曼……”

    疤痕前进的双腿受阻,垂眸一看,竟是袁熙媛所为,此刻的袁熙媛正艰难的扯住疤痕的裤脚,用了她全部的力气。

    陆曼曼顺着指缝目睹了一切,看着疲惫无力的袁熙媛拼死保护自己,陆曼曼最后的防线终于崩塌,哭喊道,“你放手,你不要管我!快放手!”

    袁熙媛紧拽着疤痕不肯放手,任凭疤痕不留余力的敲打在她身上。

    陆曼曼看清了袁熙媛的口型,她一直在说,“快走,快点离开这里……”

    双目被泪水浸湿,手脚并用着爬到袁熙媛身边,将自己的身体挡在前方,固执的昂着头,死死瞪视着面前这个没了人性的恶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