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看戏
    陈琛的视线被林梓身后的弹药线夺了去,一路往下,她身前的炸药相连的另一端正通向远处,九转回肠,直接埋入了地面下。

    林梓将手覆盖上他有些哆嗦的手指,陈琛回神,抬眸与她对视,眸中的焦躁和愤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没用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拆除它。”

    林梓的嗓音沙哑,在陈琛听来更多了几分寂寥,好似眼前的她早已做好死亡的准备,平静的脸上是对宿命的妥协。

    陈琛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不耐烦的将手拂去,俯身对着炸药研究起来。

    林梓第一次遭受到这样的待遇,看着空落落的手掌,再看面露愠色的陈琛,嘴角若有似无的勾了起来。

    何少君的视线周旋在两边,一边是陈琛林梓,一边是袁熙媛和陆曼曼,无论哪一方都是迫在眉睫,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做出决定。

    shark斜睨着他,冷不丁笑道,“一场好戏,最重要的就是观众能入戏。何先生,你比五年前更入戏。”

    何少君气极,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听一声惊呼传来。

    “你放手,你放开我!”

    只见袁熙媛被疤痕禁锢在手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拉到了一旁。

    陆曼曼的皮肤离针头只剩1厘米,对未知药水的恐惧令她癫狂,奋力的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袁熙媛心下一急,张口就咬咬,疤痕一个踉跄,找准时机的袁熙媛一旦重获自由便向陆曼曼扑去。

    她没有过多的想法,这会儿也不顾自己的手脚,直接连滚带爬冲了过去,小腿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也毫无知觉,就在针头刺破前的那一秒,袁熙媛将针管一把夺过,快速地掰断了闪着寒光的针头。

    药水外流,落入了尘土中。

    指尖有热流滑过,她没心思去看,陆曼曼惊魂未定,痴痴的看着袁熙媛,片刻后大惊,鲜血流了一地,不是她的会是谁的?

    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再抬眸,当看到袁熙媛满手鲜血后,内心突地升腾起一股怒火,“我跟你拼了!”说着起身朝陌生人扑去。

    近乎发狂的殴打,旁人始料未及,捂着肚子倒地哀嚎。

    疤痕一旦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就跟上了。

    “啊……”

    袁熙媛被疤痕拖拽着摔到在地,陆曼曼闻声回头,想也没想便投入了搏斗。

    疤痕不同于常人,他的狠厉和敏捷不容小觑,就算两人合力也无法撼动他分毫,不过数招,陆曼曼和袁熙媛就被他耗得精疲力尽。

    疤痕一手拽着袁熙媛的头发,迫使她脖颈向后仰着,另一只手锁紧了陆曼曼的脖子,让她体验到了林梓之前的遭遇。

    “放……放手……咳……”陆曼曼的脸涨得通红,挣扎的力气也逐渐变小。

    袁熙媛余光瞥见陆曼曼的状况,心下着急,抬起胳膊肘重击疤痕的腹部。疤痕吃痛,手上一松,袁熙媛随即便倒在了地上,陆曼曼也重获新鲜空气,摊在一旁大口呼吸起来。

    袁熙媛爬到陆曼曼身边,担忧道,“你没事吧。”

    陆曼曼不住的咳嗽,挤出空余点了点头,袁熙媛见此才松了口气。下一秒,疤痕再次将袁熙媛拖走,这回他显然没了耐心,好似是泄愤一般的对着她拳打脚踢。

    袁熙媛的闷哼声传了过来,陆曼曼心急却不敢轻易上前,她早就尝到了疤痕的手段,如果不想丢命就绝不要轻举妄动。

    “呕”

    袁熙媛被自己吐出的鲜血吓了一跳,转眸看见不远处的陆曼曼,赶忙抬手擦拭。

    陆曼曼咬着唇,内心有一个声音一遍一遍的告诉她不可以,可她还是那么做了。

    散落在地的针筒,里面装着不知名的恐怖液体,它是武器!

    陆曼曼拿起针筒,再睁眼,眸中早已一片冷漠。

    疤痕沉浸在暴力的乐趣中,他就是这样,越是血腥越是兴奋,他喜欢欺凌弱者,听着他们的惨叫声就浑身舒爽。

    突的,背上传来一阵刺痛。

    在他身后的陆曼曼感受到他微微怔愣,眼下不敢松懈,一咬牙,迅速将药剂推入他的体内。

    一股冷流随着血管而运动,疤痕的心脏一紧,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回头,反手摸上针筒,一把将它拔下,针筒里的液体已经空了。

    惊恐、暴怒、疯癫、难以置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