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他所渴望的爱,并不一样
    温新笙捂着正流血不止的伤腿,瞧着站在糖果铺子中间的男人,男人背对着他,他并不能看见男人的样子,唯一可以看见的是就站在他几步之遥的温又晨脸上的表,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温又晨模样,眼中充满小心翼翼,就像是捧着一个易碎的梦,那个模样陌生到温新笙第一次认识这个人。

    他的眼中容不下别的东西了,就连他也容不下,温新笙垂下眸子,瞧着自己血流如注的腿,明明就在前几分钟,他还以为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温又晨是在意着他的,温又晨看向他的眼中满是担心,责骂着他的冲动,温又晨的小心翼翼的给他包扎伤口。

    这一切都在说着,乃至表现着,温又晨是在乎他的,而他也贪婪的汲取着温又晨的关心与,虽然与他所渴望的,并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他只是觉得难过。

    难过自己被抛弃了。

    难过既然如此,为什么给他温暖,为什么要告诉他人间值得。

    他不知道人间值不值得,但是他知道温又晨让他值得,让他觉得这人世间是值得的。

    “哥,他是谁”温新笙搀扶着旁边的东西,一瘸一拐的站起来,他首先看了一下四周,如今这个糖果铺内看起来可不怎么安全,小正太的手被钉在地板上,另一只手则被那个男人踩着,动弹不得,小正太如今没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小正太的手下围绕在四周,举棋不定,俨然是因为小正太被挟持着,不敢有其它的举动。

    室内的气氛十分诡异,明明应该是剑拔弩张,或者绷紧神经,可偏生生引起所有注目的男人却只是淡定自若的站在血泊中央,他转过来,唇角扬着淡淡的微笑,瞧着便是一副温润如玉,谦谦公子的感觉,黑色的眼瞳深邃不见底,他抬眸淡淡的瞥了一眼温新笙,温新笙便觉得自己由内而外,像是整个灵魂都被对方剖析了,但只是瞬间,短到让他觉得这不过是错觉。

    季白墨移开自己的视线,他并没有回答温又晨,只是缓缓蹲下来,拿着礼盒的盖子,一点点的将血泊中已经四分五裂的洋娃娃捡起来,他动作十分的缓慢,仔细,将洋娃娃上的每一寸血迹都擦拭干净,微微拧着眉头,似乎是在心疼,又似乎掺着别的绪,殷红的薄唇抿成一条线,随后一张一合着。

    “我伤了白白的心。”季白墨声音低沉,他眉头紧锁,将四分五裂的洋娃娃在盒子里小心翼翼的摆放好,他是记得自己变换份期间所做的所有事,其中包括了颜白接到生礼物之时开心的模样,以及被他亲手毁掉珍东西的模样。

    “我真想”

    杀了自己。

    这个世界上任何惹哭白白,伤她心的人都不应该存在,就连他也不例外。

    可是只要他一想到自己死后,也许会有人代替他站在颜白边,他便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