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两个灯火郎
    李达小时候看轮子功的视频会觉的很奇怪,到底是多么莽的人才会选择浇油漆自杀,但现在他面前就有一个。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看着这折大香头惨叫,看着他整个人像是火棍一样到处乱撞,火焰带来的是剧烈的温度——以及一股浓浓的肉香。

    像是烤串的炸香味。

    他们什么也不做,事实上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在古代,城市中防火设施顶多是水缸,而像河州城这种‘鬼城’房子比人都多,差役忙着天天数耗子,哪有功夫闲工夫去灌水。

    所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位活活烧死了。

    影子突然给李达传来一丝警戒,李达胸前的悟静神纹显现,透过层层迷茫而重叠的雾气,他顿时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珠子镶嵌在熊熊火焰中,而折大香头的面孔像是烧蜡一样融化在火中,眼珠裂开,额头化去。

    李达走到焦糊的尸体旁边,低声道:“山主?”

    ‘跟之前那人一模一样。’

    跟之前一样,那就是魂魄和身上所有生气都被带走了,不剩下一丝一毫。

    那双眼睛——

    李达感觉到有点熟悉。

    这不是当初茶摊老板的眼神么。

    灯火郎难道跟衡山山神还有关系?

    茶摊摊主、衡山山神、祝融峰、以及人道阴影、上古祭祀之地。

    李达正思索间,大量的差役已经赶到,其中一个声嘶力竭的道:“所有人都不许走,昨天才死了一个,你们又给我搞事!”

    “把我的牌子递过去。”

    河州只是小城,府尹还比不上大县县令,更别提李达这个正版的六品镇魔校尉,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下巴长痣的三班捕头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属下见过上官,不知大人赶到,属下立刻通知府衙,备足酒宴——”

    李达摆了摆手,指着还冒烟的尸体,道:“这人你认识?”

    “折家老二,原本街上的泼皮,靠骗术起家,最近不知怎么,听说好像弄到了一大笔钱,”长痣捕头小心翼翼道。

    “这钱都是灯火郎教众的,他借教主名义敛钱!”猥琐男赶紧补充道。

    “带我去他家里看看。”

    一众人收拾了尸体,浩浩荡荡的来到这折老二的家中,折家一家人都住在类似于四合院的大房子里。

    听闻折老二的死讯,一家人顿时大哭不已,这位折大香头虽然坑蒙拐骗,但对于自家人着实不错,一家人哭哭啼啼的把尸体包了起来,其中折家大嫂一边哭一边碎嘴,“我就跟小叔说过,让他不要弄太大,会出事的。”

    “弄什么太大?”李达转头问道。

    折家大哥面色一紧,赶紧拉着自己媳妇衣角,可是哪里还来的及,那长痣捕头一通审问,便就什么也保不住了,这长兄和长嫂战战兢兢的将众人领到廊子后面的一座大库房中,打开一看,全是香烛灯油。

    “这些都是从衡山府偷偷买来的便宜货,售价顶多一两文钱,然后我们包装一下,当作神赐贡品,直接卖一两银子,小叔子说了,等这一场做完,就举家搬到衡山府——”

    “你们,姓折的生儿子没,狗娘养的……”猥琐男气的破口大骂。

    “所以说,这是神罚?”李达自言自语,通过这几天的了解,这灯火郎应该是比较佛系的神祗,没传下神名、也没有要求供奉,会因为这事就活活烧死一个人?

    “大人,在折老二的房间里发现了整个东西。”

    李达接过一个雕像,雕像是木制的,手工并不好,只能依稀认出五官,头发用一个比较稀罕的月牙发圈圈起,李达用手指摩梭着这发圈,忽然微微一痛,一滴血落下,滑落到木人的五官上,渗透进去,看上去就像是木人在饮血,不知是不是错觉,它的嘴角裂开了一丝丝,看上去似乎在邪笑。

    “认识吗?”李达把它丢给了猥琐男。

    猥琐男手忙脚乱的接过,看了一下,吃惊道:“灯火教主!不,不是!”

    “不是?”

    “不是,”猥琐男肯定道:“虽然跟灯火教主的神容有一点点相似,但教主给我们都是一种温暖的感觉,而这座雕像却充斥着邪恶、黑暗,跟祂截然不同,就像是祂的对立面。”

    对立面?

    李达一下子就想到了璇玑山主所说的暗面。

    他也不管别人的眼光,自顾自走了出去。

    “大人,这起案件——”长痣捕头小跑了过来,躬身道。

    “该怎么查就怎么查,查案不是你的本职么。”

    “不,大人,我的意思是,要不要移交阳司?”

    李达看了对方一眼,嘴角勾起,“呵,你懂的挺多的嘛。”

    “嗨,前几天那位阳司大人走的太急,没见着,但是小的可是十年前就见过阳司的大人们。”

    “十年前?”

    “对,十年前,那时小的还是普通的差役,只是负责守卫外围,但像是大人这种款式的令牌至少见过十几张。”

    十几张?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来了这么多阳司的人,李达强压住对过去的好奇,他可没忘记自己的真正目的。

    “今天晚上,我要再举办一场灯火大会,到时可能需要抽调你们的人手。”

    “义不容辞,只是大人,这折老二都被火活活烧死了,谁还敢主持灯火大会啊?”

    “他咯。”

    李达斜了猥琐男一眼,猥琐男满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夜死去的人加上今天被火活活烧死的折老二,闹的灯火教徒们个个人心惶惶,不过在河州衙门和李达手下‘友善’的邀请之下,来的人比起昨夜还要多,只不过个个面色不安、交头接耳、神情忐忑。

    法坛上,看着不断整理法袍衣角,紧张不安的猥琐男,李达安慰道:“你不是一直相当大香头么,这件事做好了,你就是大香头。”

    猥琐男咽了口吐沫,“我担心做不好。”

    “想想这折老二的下场,我相信你能做好的,”李达‘安慰’道。

    “……”

    就在李达准备走下法台时,猥琐男忽然叫住了他,有些忐忑的道:“大人,我知道您是干什么的,但是灯火郎真是一尊好神,没有他,我们城里会死很多人。”

    “我知道,”李达顿了顿,“我只是想跟祂聊一聊。”

    就在众人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天色一点一点暗下去,日落月升,啊不,今夜没有月亮,只剩下乌云遮空,深沉而阴凉。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无量道尊,三清道尊——”

    “你不是佛教徒嘛,”张白鹤吐槽道。

    “你懂什么,万一佛爷今天没空呢,多拜拜神总没坏处。”

    事实证明,就算拳术再高,怕鬼的依旧怕鬼,不信你就看瑟瑟发抖的象形拳传人你就明白了。

    一盏油灯亮了,另一盏油灯亮了,很快,地面上便化作了繁若灿星的灯火海洋。

    灯火教众是没学过宗教咒语的,但是此刻他们祈祷的声音虽然复杂,却另有一番滋味。

    灯光之外,黑暗如同能吞噬万物的潮水,不断向灯光打来,却又在灯光的作用下退潮。

    整座城池安静下来,像是一座死城,但在李达的眼中,透过深沉的黑暗,却能看见衡山祝融峰上那一团炙热的火焰。

    “衡山山神,你到底是上古火神的一体两面,还是灯火郎的主体,你提醒我去祝融峰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李达自言自语,然后一步一步迈入黑暗中。

    在他背后,灯火大会的亮光就像是引起飞蛾扑火的那团火。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