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1 旧事(二合一章)
    楚瑶听了柯盈的话后只是冷笑了一声,轻蔑了一笑。

    她和柯盈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今天又像泼妇似的掐架,直看着柯鸿哲双眼直跳,生怕她们再闹起来,便上前一步,直接站到了两人中间,道:“你们先别吵,我会把事情仔细告诉你们的。”

    “我只想知道事实经过,不想听你的虚假之辞。”

    柯盈看着柯鸿哲,满脸的不信任。

    “我也是一样。”楚瑶难得的站到了柯盈这边。

    “你们坐下吧,我会慢慢说。”

    柯鸿哲垂下眸,朝着她们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两人互相看了一下,很快便移开了头,但却依言坐了下来。

    “盈盈,我的你娘……”柯鸿哲朝着柯盈看过去,语气有些犹豫,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娘的身体不好,你可知道?”

    “我隐约记得,娘亲就是病死的。”柯盈努力板起脸,想到过往眼眶有些发红,她深吸口气,道:“她是抑郁而终,我有些记不清她的模样了,但是她走之前的眼神,我还记得。”

    母亲死的时候,柯盈不过才五六岁的样子,甚至连这个年纪都不到,印象十分模糊不清,可能零星的记得片段,那个女子用着深沉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不舍,还有些释怀。

    当然,这些东西在那时的柯盈看来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但却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之中,哪怕是十来年后的今日去回想,也是清晰无比。

    她也在梦里梦到过她,她仍是用着那双眼睛看着自己,凝视而温柔,但却带着痛色。

    她不高兴,她很悲伤,这是当然的,因为爹背叛了娘,那最后的日子,她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每每想到此处,柯盈就觉得恨,恨父亲的移情和不忠,也恨楚瑶的母亲。

    “不,她并非抑郁而终。”

    柯鸿哲却是摇摇头,“你母亲她年轻时曾误服过毒果,身体受了极大的损伤,哪怕及时救治也没有根除,所以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不仅如此……她的寿命最多只能活到二十五岁。”

    “什么?”柯盈怔了一下,“误服毒果,活不到二十五岁?你这是从哪里听说的!”

    “是我亲自见到,也是我救下她的。”

    柯鸿哲的语气很深重,这个话题对他来说也是不愿意拾起的,“那时宗门历练,你娘亲当时受了伤呼吸不稳眼见就要晕过去,恰好看到一颗极像元灵果的灵草,她当时情绪不稳头晕眼花就认错了,服下之后就……她吐血昏迷,我当时与师兄们从旁经过,就用自己身上的药救了她,还好救回她了一条命。”

    柯盈怔怔的听着,柯鸿哲话的内容是她完全不知道的,这是她第一次听说,对她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了。

    “因为我的药很及时,她活是活了下来,但伤害却已经造成,那时的她心情抑郁之下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我于心不忍之下便多陪了陪她,想要安慰她,好让她走过来……”

    柯盈看着父亲,这个男人已经不年轻了,可是他的神韵仍是那么出众,岁月的洗礼对他来讲反而更添光辉。

    以前只觉得父亲长成这样不好,因为总会引来一些小妖精的觊觎,但是此时柯盈突然心中一动,觉得这样的父子温和有礼、睿智从容,看起来似乎与始乱终弃、移情别恋的负义之徒完全对不上号。

    “大概是在我身上找到了温暖,她渐渐恢复了生活的信心,脸上也重新出现了笑容,我正打算抽身而退,但却发现她对我的情愫有些不一样了。”

    楚瑶挑眉,心中暗暗点了点头。

    这话她是认可的,柯鸿哲救了人家年轻姑娘,还终日陪伴,人家把感情移到他身上也是顺理成章之事,只是这后来的事……

    “我对她无意,所以虽然不忍,但也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她,当时的她看着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扯出了一个笑容便似不在意的转移了话题,我也就没有再多想,可谁知后来她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外公到了我。”

    “外公……他找你做什么?”

    柯盈脸上的怒意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有些干涩的舔舔嘴唇后她问道。

    “他说你娘准备服毒轻生,被他给阻止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柯鸿哲似有讽意的勾起了唇角。

    柯盈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他说你母亲一心都是我,我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如果我拒绝了她,那她心如死灰之下必定还会做出冲动之事。我当时听了之后心中复杂,但你外公接着又劝我说:既然她的寿命本就不多,为何不满足她的愿望,这样她也能没有遗憾的死了,而那时,你母亲十九岁。”

    柯盈眼睛有些呆滞的望着前方。

    寿命只有二十五岁,那时的母亲十九岁,也就是说,她最多也只有六年时间了。

    六年时间,对于修士而言,似乎什么也算不上,说它极短都不为过。

    “如果当时是你们,听到这话后会怎么做呢?”柯鸿哲轻轻一笑,目光扫过楚瑶和柯盈。

    “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楚瑶几乎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便道:“我本是好心救人,却连一点好处都没得到,现在还让我把整个人都陪进去,这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牺牲,就是因为一个快死的人爱上了我吗?”

    “你闭嘴!”

    柯盈听了这个问题正在心中发慌之时便听到了楚瑶的回答,气愤交加之下立即瞪着眼睛吼道。

    “怎么,你不服气?”楚瑶笑了,“那如果是你呢,如果那个快死的人不是你娘,只是一个你不喜欢、无关紧要的男人呢?就比如……纪师兄?”

    柯盈嘴唇颤了颤,眼里露出挣扎之色。

    如果是纪渊快死了,找到了自己,说如果自己不嫁给他他就要去死,那自己会怎么做?

    大约是……爱死就去死,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但如果这个人是自己娘,另一个人则是自己爹时,这句话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那段时间,我也是这样纠结着。”柯鸿哲看了看女儿,摇摇头开口了,不再让她挣扎下去,“那时我也只有二十岁,我还青春年少,有着自己的冲动与情意,我很清楚我不爱你娘,若是和她在一起,固然可以救人一命,但我却不会开心的,但是正是因为青春年少,我还不够狠心,也很享受一个貌美女子看向我的仰慕眼神,尤其当她柔弱无依,随时会坠下深渊之时,直到有一天……”

    那个时候的柯鸿哲整日处在焦虑之中,一边是一个人的生命,另一边却是自己的幸福,他想要自私,可却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直到有一天,他才终于做下了决定。

    那一天,他在从外面回门派时,遇到了杨芸与几个人的对话。

    杨芸出事以后,关于她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沐阳宫,尽管她的父亲就是青水峰的峰主杨裕,但大家对她却还是有着恶意的嘲笑,似乎欺负一个弱者便能让他们有成就感一样。

    况且杨芸不仅寿命短,而且还喜欢上了柯鸿哲之时,这个消息就引起了更多人的嘲笑。

    你都要死了,还去各人家柯师兄表白?别搞笑了,柯师兄那是谁,那可是当时沐阳宫里的青年才俊啊,他的修为不凡,师父也是峰主之一,不管相貌人品还是天资都远胜他人,你一个杨芸,凭什么敢去打师兄的主意?

    “杨芸啊杨芸,做人就是要有自知之明,你说你都快死了,就到各洲吃吃喝喝玩玩不就好了?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一身轻多好,为何要去倒贴柯师兄呢?”

    “就是啊,你只能再活六年了,何苦去害柯师兄?他可是前途无量呢,你这样做就不觉得心痛吗?”

    “别瞎想了,柯师兄才不会喜欢上你,你啊,哪远就去哪吧,别在这儿碍着大家的眼了。”

    “可不是吗?你以前仗着自己爹是峰主,那可是看不起我们的,但现在可不比以前了,你杨芸即使仍姓杨,却不是以前那个你了!”

    “我说杨师妹,依我说你不如跟着我好了,这六年我会好好疼你呢,你又何必非要巴着那个柯鸿哲呢?不过我得先说好,玩玩可以,我可不会娶你,咱们修士的寿元那么长,要是别人知道我妻子年纪轻轻就死了,不知道会怎么说我呢!”

    那几个女子,还有一个男子带着讽意的看着杨芸,口中说着如尖刀一般锋利的话,直让杨芸脸上的血色消尽,一时之间身体都颤抖不止了。

    她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他们,但要说关系好,却也不是。

    以前的她因为父亲身份之故,门派里捧着她的人还是不少的,但是正因为追随者多,她才不会把每个人都记住,她也没有这个时间。

    大约是因为受了她的冷待,这几个人便暗暗愤愤不平了,只是以前的杨芸是他们不敢得罪,更不敢动歪主意的,只好把心思给压下来,可是现在不同了。

    人都跌落谷底了,也成了门派里的笑柄,此时不出出气又待何时?

    “你们,你们为何要这样,我时日本就无多……”

    杨芸控制不住的流着泪,飘零的像是一片快要坠落的秋叶。

    “时日无多就赶紧消失在我们眼前啊,整日摆出一副苦着脸的模样给谁看?怎么了,你以为柯师兄看到你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就会同情心疼你吗?你别瞎想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就是爱上我,也不会爱上你的!”

    “就是,想让柯师兄娶你?别做梦了!”

    杨芸当时羞愤欲死,捂着脸就要走,但却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道让她眼睛一亮的声音:

    “谁说我不会娶她?小芸,我们立即完婚,这就向你父亲禀明,由他安排吧。”

    柯鸿哲现身而出,这样说道,惊掉了一堆人的震惊眼神。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当时你母亲的眼神,我到现在也忘不了。”

    柯鸿哲轻声说道,眼里有着追忆的光。

    楚瑶耸耸,美人爱英雄,这话似乎是有道理的。

    受人追捧的美人眼界自然是高的,没点东西真入不了她的眼,而英雄可能不喜欢美人,但却很享受一个受人追捧的美人对自己另眼相待……

    “我虽然答应了她,但是却在单独的时候对她表明了心迹。”

    柯鸿哲对杨芸说的是:我们可以在一起,但我此时心中确实没有你,可今后我会做到一个夫君应有的责任,我会关心你照顾你,把你当成我的家人,如果你不介意,那我们便完婚。

    杨芸一脸欣喜:“你现在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会努力做到让你心中有我,我可以等!”

    “那如果我一直无法爱上你呢?”柯鸿哲眸色深深的问。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这样也没关系,我无怨无悔,我不会恨你,只会感激你,因为是你把我从深渊里拉上来的。”杨芸嘴角的笑容温柔,眼神坚定:“甚至有一日你若有了喜欢的女子,我也会自愿退出,成全你们。能看到你拥有幸福,我便是死也是满足的。”

    当时的柯鸿哲也被震憾的沉默了许久,深深的看了看她,终于是点了点头。

    柯盈听到此处,整个人已经不像自己了。

    她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方才听到的也是在梦境中发生事情一样——

    是父亲救了母亲,若是没有父亲,母亲早已经死了几次了。

    母亲便是没有受到刺激,也不会活过二十五岁。

    母亲答应了父亲,若是他有了爱的人,会成全他们……

    那楚瑶的娘,便是他找到的爱人吗?可为何爹之前又说,楚瑶并不是他的女儿,两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成亲之后没多久,你娘就有了身孕。”柯鸿哲继续说道:“她的身体本就有损,我劝她不要孩子,这样也许会对身子更好,但她执意要生下来,于是后来便有了你。”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