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也许更久前有脚印,也被那重复杂乱的脚印给踩没了。

    冷玉燕在检查了一番后,起身摇头:“没有外伤,连点擦伤都没有,其他具体的需得将这尸体带回大理寺解剖看看。”

    是否中毒,是否其他内在因素都得解剖后才能知道。

    江单点了头,叶青在一旁道:“一个丫鬟…为何有人要杀她?瞧着模样,死前受到了惊吓,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被人灭口?”

    江单沉默的扫着四周,杀一个下人,又将尸体藏于此,这地还说不上隐秘,不晓得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粗心了。

    招人将那尸体带走,他方上前了两步,将那视线投到那假山洞里,阳光不是很足,只能隐约看到些洞里情况。

    假山洞里有些枯草推积,还有股烂木头的腐朽味。

    只是……江单侧首望向一旁的叶荣轩,他问:“叶大公子。这花园可曾翻修?”

    叶荣轩望着江单,想了一会,摇头:“该是未有的,听那下人说,这府邸崭新得很,所以翻修处甚少,不说这花园,其他处的都几乎没有翻修。”

    江单听着若有所思。

    叶青在旁低声:“这府邸上一任主人是顾家人……你问这做什么?”

    江单没有回答,反道:“叶大人,你看这洞里与普通的假山洞里有何不同?”

    闻言,叶青好奇的将那洞上上下下扫了一圈,甚至探了半个身子进去,没看出个究竟。

    他皱着眉:“江单,你莫捣腾葫芦药,这有何不同?我是看不出来。”

    “提火来。”江单朝那下人道。

    说完,他便探身入了洞,叶青同那叶荣轩好奇也一同探身进去。

    三个大男人,挤在不大的假山洞里显然有些拥挤,那腐朽的枯木味道和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

    这山洞可真是让人闷得慌。

    昏暗中,江单道:“叶青大人,普通的假山洞地下会铺石板吗?还是那上好的鹅石泥?”

    叶青闻言一愣,不用看,脚下这着地的便能清晰感觉到。

    “这洞另有玄坤?”他恍然大悟:“只有这里山洞时有需要走动,才会铺路!”

    这平常人家里不会铺那没人走动的地,更别说用这冬暖夏凉的好石材。

    很快,有人提了火来。

    映着火光,方看清整个个山洞是经过修建的,外面看不出,只有进来的人才会看出这个山洞的异样。

    叶荣轩惊讶:“这山洞……”

    “果真是是有异!”叶青统领接话。

    只见那江单站在最前面,手里的小火灯映站着那还未深入的深处,但隐约还是能看到那最底处的壁上有道明显的暗门。

    三人对视一眼。

    叶青行了那最前面,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那丫鬟是不是因此才死得那般诡异,不免让人觉得不安。

    行了那深里的暗门前,那门缝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是有点时间没开过了。

    叶青指了指墙边上的暗梢,那是明显门开关,不过那暗梢上却能隐约瞧上有指印,指印上还有层薄薄的灰尘,这是有段时间有人来开了,但时间上不长,那新灰还未覆盖得了。

    叶青瞧着低声道:“这指印这么细长,像是个女子的手。”

    江单点了头,又示意叶青把那暗梢。

    叶青没有犹豫的,将那暗梢一拉,只得咿呀一声,那暗门便缓缓开了,扬起了些尘土,和那扑面而来的陈腐味道。

    叶荣轩被那尘土呛了个措不及防,连咳了几声。

    江单挥了挥尘土,道着:“进去看看。”

    叶青点了头,三人中就他武功最是高强,他自是要走前面,这江单和叶荣轩过于白秀,瞧着就不抗糙。

    叶青提着灯,往里探了探,能瞧见暗门后是一下楼梯,瞧着竟是一间密室,叶青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江单和叶荣轩跟在叶青身后,沿路将那壁上的灯烛点上了火,一下将那密室点亮了。

    那是一间不大的密室,旁有里室,江单对着这密室还是有些出乎意料,这密室十分简洁,虽满是尘土,但大能看出这密室甚是雅致,墙上挂了两幅画,被那蜘蛛网覆盖住了。

    室中间排了两张桌子,一桌上有纸张和那摆放杂乱的文房四宝,江单行了过去,拿起那桌上的纸,掸了掸灰尘,方看清上面些的字。

    那是写得一手十分漂亮的小楷字,纸上内容是一首广为人知的长安诗词,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叶荣轩也行了过去,看了几张桌上的纸…都是一样的长安诗词,像是在练字?桌上还有两本小正集,摊开着,他瞧了瞧。

    “这有字。”他指着那摊开的页面的最下面。

    “什么?”

    江单侧首去瞧,虽是有些模糊,但也能瞧得出来写的是什么。

    “顾稚初。”

    上面是署了名,又是顾稚初……江单紧紧皱了眉。

    叶青行了过来,也瞧出了名字:“顾稚初?好耳熟的名字。”

    “曾经的顾家将军顾伯庸的小女儿便唤顾稚初。”江单道。

    叶青恍然:“是那顾小妹,怪不得,那顾家小女人人都唤其顾家小妹或是顾小四…其大名倒是鲜少人知的,那这密室看来是那顾小妹的?”

    这密室是顾家所留,毋庸置疑的。

    “这桌子上有字。”

    叶荣轩挥着那灰尘道,那是旁桌,桌上没有东西,只有那扭扭歪歪的刻字迹,“顾之恒大混蛋”。

    “顾之恒……”叶荣轩低喃一声:“是那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

    “顾之恒啊…。”叶青的语气颇有感概:“倒是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那是顾家老二,平日里管那小妹管得严,这桌上之字定是那顾小妹所留,那小丫头生前我同她打过交道,性子古灵得很。”

    江单听着微挑了眉,他望着走开转到那书柜去的叶青,略有所思。

    叶青又道着:“顾之恒那人,说是个少年天赐,战场上执一把黑剑,便威震四方,那等战才人物这世间也才顾氏能出,谁能知道竟落得那等下场?”

    江单淡淡应声:“倒是奇怪,那叛国贼该是要带上永世骂名才是,怎么这人人说起那顾家人皆是感概其姿?”

    叶青回首望了他一眼,笑了笑:“史书上那顾家骂名自是要永垂千古的。”

    意欲不明的话语。

    江单不大懂,叶青也没再解释,他行了一边去,循着那书柜走去,只是他又停下了,盯着那墙上看,墙上挂着的两幅被蜘蛛网覆盖得看不清内容的画。

    叶青瞧了瞧,用剑柄挑开了那蜘蛛网,方看到那长画上是什么。

    长画上画的是一幅盛景,一眼便能看出那是街市上的盛景,画意十分鲜明,人头簇拥,车水马龙,人群中是那整齐的队列马车,有骑马的少年郎,有那着盔甲的将军,和那马车中半掀开露出的女子的脸。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年尾更忙的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