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0章 那只是男人的本能而已
    “所以说,这就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苏闲就那么在一瞬间,看完了一个人的人生。

    他修炼的武技、他遇到的人、他说过的话……

    甚至于,他此时的谋算。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尽数收于脑海之中……

    但很离奇的,他却唏嘘起来。

    忍不住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感觉却一阵的怅然,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只能紧紧抓住自己唯一还仅有的东西,仿佛落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

    正想着,胳膊却突然一阵剧痛。

    苏闲歪头,看了眼掐住自己胳膊的元歌,不解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元歌冷冷道:“他刚刚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一些挑衅的话而已。”

    “挑衅?!”

    元歌声音里带着难以压抑的怒气,“他那样说我,你竟然不生气?!”

    “我已经决定在之后的决斗中,最起码也要给他留下不可愈合的伤了,这算不算生气?”

    “如果今天被说的是谢韵韵,我估计你会直接暴起杀人吧?”

    苏闲无语道:“这不一样吧?”

    元歌定定的看着苏闲,看着他的眼睛,她的眸子很深,似乎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她幽幽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正常的女人,哪怕是演戏,也决不可能愿意跟一个自己讨厌的男人有所谓的牵连的……”

    苏闲看着元歌。

    她的眼眸亮的吓人,里面似乎带有很多难解的意味。

    “我知道,你是想快些翻阅我的族谱,找到那个叫元恕的人,但最起码,你装也好,有该有的愤怒行吗?!”

    元歌轻声道:“现在而言,你好歹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我的男人……虽然我们都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别人不知道,别让他们知道好吗?”

    苏闲惊道:“元歌,你……”

    元歌却突然松开了手,脸色恢复了平静,低声道:“算了,强拧的瓜不甜,你既然想要快些离开,我也不拦你,但你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鲁莽了,他是武师,实力堪比金丹期的修士,你知道他的底细吗?就敢接受他的挑战?”

    她的神色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好像之前的悸动和愤怒都只是错觉而已。

    但苏闲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她好像很生气。

    但却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生气么?

    苏闲不是傻子,刚刚那几句话,分明是在对自己说……

    他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不敢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见元歌也主动转移了话题,他心头猛然一松,笑道:“放心吧,不就是风拳流的继承人么?他的底细我很清楚……甚至……”

    苏闲脸上露出了些微犹豫神色。

    “好吧,既然你都答应了,反正有都天烈火阵在,想必你就算打不过,自保也是无虞,我就不打扰你了,这几天,你好好休息吧。”

    元歌转身往回走去。

    “等一下!”

    苏闲拉住了元歌。

    “干什么?”

    元歌也不回头,语气里更带上了几分怨怼,“怎么,还真想跟那个陈世美说的那样,趁着这几天还没失去我,多搞几次不成?”

    “你瞎说什么呢?”

    苏闲突然心头一动……

    强行把元歌拽了回来。

    却正看到少女泪眼朦胧,虽然努力的瞪着那一双明媚的眼眸,可已经流出的眼泪却怎么也回不去,只能无助的顺着脸颊滴淌而下。

    “元歌,你……”

    “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吗?”

    元歌别开了头,低声道:“以至于你等都不愿等,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苏闲一阵头疼。

    她竟然真的……

    开什么玩笑?

    堂堂元家大小姐,锦衣玉食,身份高贵,家财万贯的大小姐爱上穷小子这种戏份已经够扯淡的了,结果我这边直接x?

    多脑残的作者才能写出这么脑残的剧情?

    元歌问道:“你敢说,你回去不是为了见谢韵韵?”

    我还真是为了谢韵韵。

    他解释道:“这跟你想的不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

    元歌不甘道:“她很优秀,但我不觉得我比她差,不就是遇到你的时间晚了点,然后……然后……她的动作比我快了点吗?她可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一样可以为你做,就这样输掉……我不甘心!”

    苏闲无奈道:“咱们说正事行不行?”

    “说什么正事?还有比这更正经的事情吗?”

    元歌恼道:“也好,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们就敞开了说……没错,我是喜欢你了,吸你血的时候,你的手指头在我嘴里捅来捅去的,还乱玩我的舌~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要不是我喜欢你,你以为我会这样没脸没皮的含着一个大男人的手指头乱舔?”

    苏闲弱弱的解释道:“那是一个男人的本能。”

    “我知道你有了谢韵韵,我本来也没有什么打算,但最起码现在办正事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表现的那么急切,能不能顾虑一下我的自尊心,还是说你就那么离不开那个女人,以至于不过才分别了区区两个月,就已经相思刻骨,不见会死了吗?”

    元歌越说越怒,咬牙道:“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还当着我的面如此表露,你是非得把我的自尊踩的稀碎才满意吗?还是说你想让我死心……但你也该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死心了,你至于这么践踏我吗?”

    “我真不是那意思。”

    “你不是那意思是什么意思?”

    “我纯粹是……”

    “是什么?!”

    “好吧,我坦白,我就是个渣男,事实上,我完全是怕韵韵回家被发现了挨揍!”

    苏闲苦笑道:“我怕她小姨打她。”

    元歌闻言一怔,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个答案,她惊奇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她小姨?她妈妈不在了,一直都是她小姨在管教她吗?”

    “不不不,她妈妈活的很好,但问题是……她小姨也……”

    苏闲颓然叹息着,把自己的情况给详细的解释清楚。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直听的元歌一脸懵逼……

    她震惊道:“你……你竟然还敢回去?!”

    苏闲叹息道:“没办法,没错,我就是个渣男,但最起码,我不是那种提了裤子就跑的渣男,我得回去跟袭人说清楚这事才行。”

    “是啊,我还以为……你就只有谢韵韵一个呢。”

    元歌轻声说道。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