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乾风
    我笑着说:“白契还在九重天,坤海也在九重天相陪,他们一定认为,只剩下我一人,肯定会很好对付。哼,他们却忘了,我还有压箱底的王牌未出呢。”

    “公主还有压箱底王牌?”燕灵双眸一亮。

    我笑着刮她的鼻子:“天机不可泄露。”

    “公主,您真要去呀?”梓盈说,“敌在明我在暗,公主还是小心为上。”

    “自然要小心为上。”我分析龙泽有可能的招数,青天大白日的,将乾若公然现身杀我,必会惹来宣然大波。地仙界的神仙惧将乾如虎,我被将乾袭击,那帮神仙肯定会龟缩不出,说不定还躲得远远的呢。

    我一人之力,肯定不是将乾的对手,但我并非没还击之力。将乾想要杀我,也还要费一番功夫。除非龙泽不顾身份,光天化日之下跑出来杀我。但以龙泽的诚府,想来不至于。

    不过凡事也非绝对,我还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玉烨已经完全吸收掉了清阳的肉身元神,实力又增长了一大截。但因清阳本身实力并不是最高,玉烨也还未突破到太乙金仙,暂且还无法应付过于强大的敌人。但玉烨已掌握了空间转移的神通,万一我真的不敌,玉烨也能带着我逃走。

    就算对方施展结界我也不怕。

    紫衣仙女说王母娘娘有急事相召,我不好再耽眈,并未领仪仗队,而是点了青鹤做我的座驾,一路上小心防范紫衣仙子。

    紫衣仙子乘座着九重天常见的白鹤,一身紫色彩带随风而舞,仙气飘飘,煞是迷人。

    一路上,我笑着问紫衣仙子:“王母娘娘这回召我,究竟有何要紧事?”

    紫衣仙子含笑说:“这个本仙子也不知道,翼君去了便知。”

    当青鹤飞过沧蛮山时,我心中狂跳,以为对方会在此地截杀我,但让人意外的是,青鹤飞过了沧蛮山,也不见任何动静。不免疑惑,在地仙界,沧蛮山是最好的杀人埋尸之地,因为此地方圆数万公里都无人烟。

    除了沧蛮山,也就只有东海那片区域了。除了东海之外,便再无动手机会了。

    青鹤进入东海地盘后,我便提高警惕,暗自观察。

    一望无际的东海海平面,如一片蓝色镜子,海水微微波动着,不时闪烁着点点金光。

    此时的海水异常温柔,像柔情似水的姑娘,正低声浅唱着。

    青鹤飞得极快,眨眼间,我们已进入东海地盘三分之一,我眼观四方,耳听八方,果然便瞧到不远处的海平面闪烁着耀眼的金光。

    我眸孔一缩,对方这霞光似乎有些异常,这霞光并非普通的九重天大能们专用出行霞光。九重天的大能,至多就五道霞光。像身份最为尊贵的西王母,后土娘娘等尊贵非凡的先天女神,方够资格拥有七彩出行霞光。

    但眼前这七彩霞光似乎又有些不一样,因为光茫只是一闪而过,又恢复平静。

    我心中狂跳,紧张与兴奋交织而过,东海龙王会与龙泽勾结对付我吗?他哪来的胆子?如果他真的要当龙泽的马前卒,我不介意让他尝尝出头鸟的滋味。

    青鹤渐渐飞近那道霞光,在五百米处,我才看清了,原来是东海龙王出行,一身龙袍的东海龙王身边,还站着个穿灰衣的老者。我眸子一缩,这不正是乾风那老匹夫吗?

    东海龙王什么时候巴结上乾风了?

    我又惊又怒,对乾风的忌惮和仇恨,使我心中一沉。但我面上却不动声色,正想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或就这样不动声色离去。但身边的紫衣仙子却说:“那不是乾风上神吗?翼君,咱们赶紧去打个招呼去。”不等我说话,白鹤便飞了过去。

    “婢子西王母座下紫衣,拜见乾风上神。”紫衣仙子声音清朗,清脆甜美。

    我心头暗骂,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

    “翼族凤无双,拜见乾风上神。”我站在青鹤背上施礼。

    乾风那双吊梢眉在我脸上扫过,目光阴阴地在我脸上扫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