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一章
    “那就好。”殷灏郑重的点头。

    四人走了进去,走的不快,却恰恰好听到了一个恶耗。

    “能不能够苏醒,这个,说不准了。”医生前面说了多少,只有殷談儿以及姜青的父亲知道,不过,最后一句大家都是听得到的。

    也就是说姜青植物人了,人没有死,但是,能不能够活回来就不知道了。

    医生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推安慰的话,见父亲只是惊讶的张着嘴,不说话;妻子如同受到了大打击一般猛然的退开了,医生也就啥话都不说了。

    能够说的,他已经做了。其他的只有家属自己处理了。

    医生摇了摇头离开了,苏醒的不是没有,只是这个真的可以用奇迹来形容。好好的一个家庭啊…

    殷談儿慢慢的走了进去,姜青安静的躺着,像是一个静止的布娃娃,就像是睡着了,可是,你就是叫不醒的。

    忽然,心口有些痛,脑中那个姜青就像是决提之水忽然就冲向她的脑海,那么多个鲜活的姜青。

    在路边捡她的,借她地方洗澡的,带她买衣服的,请她看电影的,陪她聊天的,共渡难关的,过年的时候被她伤害后默默离开的…

    那么那么多的他。忽然就出现了。原来,自己一直不知道自己脑中有那么多个姜青。

    可是,她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姜青被车撞的时候,一定心里还在觉得她不喜欢他的,万一…他想不开不回来怎么办?

    殷談儿明白自己的心意后,第一个想的是这件事,立刻就哭起来了。

    这一举动吓坏了周围的人,包括姜青的父亲,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哭,这个姑娘怎么就先哭了。

    “丫头,你不要哭,姜青没有死,会醒的。”他开口劝诫道。

    殷灏简直没有觉得太丢脸了。捂了一把脸,他们殷家的脸都丢完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他告白,他肯定以为我不喜欢他了。完了,他要是不醒过来,怎么办?”殷談儿简直要痛哭流涕了,万一,姜青想不通,就在那边的世界待着,可怎么办?

    殷灏上前抱着殷談儿,这丫头,真的是不是男儿眼泪不要钱啊。竟然,还大哭起来了。

    不过,她的控诉成功的让他心里也不好受起来了。貌似,他要是不把姜青赶走,談儿兴许就告白了。

    “这…”姜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但是,总不能够让这个小丫头一直哭吧。还有就是,姜青现在这样的状况,恐怕也是没有办法给这个丫头幸福的吧。

    “不好意思,我妹妹情绪有些激动。”殷灏解释道,总觉得他这心里也有些发闷,感觉妹妹哭成这样子,他的功劳不小。

    不过,这个也怪姜青。他要是行得端坐的正,他也不会这样子了。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殷鸿上前开口了,“談儿,你应该高兴的。”

    一句话,全场寂静。就连殷夫人都伸手扯了扯殷鸿,这孩子怎么忽然就情商下线了,这个时候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就算是以后談儿肯定是和他在一起的,可是,你这样子真的不怕談儿恨你吗?

    乔浅皱着眉头,倒是觉得这个殷鸿一定还有后话,果不其然,他又开口了,“你没有跟他告白,他心里一定很想要知道这个结果,所以,他就会很快的醒过来的。”

    这样一说,大家立刻明白了,同一件事想的地方不一样,结果就是不一样的。大家肯定是更加倾向于殷鸿说的这个方向的。

    “是啊,談儿,男人都很在乎这种事的,所以他一定会醒来的。”殷夫人何种精明的人,立刻也加入了劝说的队伍。

    殷談儿抬头迷糊的看着大家,在想大家是不是在骗她,不过,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的,她的心会让她去相信一个她愿意相信的事。

    比如现在,殷談儿就愿意相信。

    所以,殷談儿终于止住哭了,她抹了抹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一屋子的人,刚刚她竟然就这样子哭出来了…太丢脸了有没有。

    不过,没有等大家来得及等大家嘲笑她,一个噩耗又接着来了。

    姜父听完了电话,一个人都崩溃了,就喃喃的念叨了一句,“逆子!”

    这时,殷灏也收到了短信,他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姜父,“你收购的那些股份不是为了让姜青坐上哪个位置?”

    姜父叹了口气,看向床上的儿子,“我倒是希望是他,可是,他不愿意。说是他喜欢的人,时间多,如果他工作太多,她一个人孤单。而且,那个女孩子太真无邪,不喜欢家族里面的明争暗斗。”

    说完,看了看殷談儿,应该说的就是这个丫头了。不过,这个丫头应该是殷談儿吧…殷家的女儿,对于家族见面的内斗不应该是习以为常了?

    闻言,殷談儿眼睛里又蓄满了眼泪,快哭出来的时候,殷灏赶紧捏住她的嘴巴止住了,“别哭,你哭会影响我们处理问题。安静点。”

    这丫头怎么就只会哭。

    殷談儿满眼泪花的点头,看起来滑稽得很,确定了她不会哭了,殷灏这才放开了她的脸。

    “那你说,你要怎么处理。”

    殷灏真想要白他妹一眼,这丫头还怀疑他的能力了。真是脾气见长了。

    “你安静我就处理,不就是一个股权问题嘛!”殷灏不屑道。

    殷談儿被他这个不好的臭屁的语气给安抚了。

    “姜总,如果把股权争回来,你想要谁坐上哪个位置。”这个才是问题好关键,哪个位置他们自然是可以出手帮忙争过来的,问题是有谁可以坐上哪个位置?

    姜父看了大家一眼,又看了看睡着的姜青一眼,“姜青二哥算是除了姜青以外的人选了。”

    “那他二哥?”

    “失踪了。”他们争权就是希望姜青先暂时领着权利,等他二哥回来的。

    “那行,我知道了,我们立刻去找他二哥,然后,同时,殷鸿帮你们把权夺过来。”殷灏吩咐到。

    殷談儿抬头,真的没有一次这样的崇拜哥哥的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