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瓷瓶
    来到西厢房的繁星斋手颤抖的扶上门栓醒梦始终没有勇气推门进去,进去之后该怎么面对视为女儿的蕴意和情同姐妹的水蓝。

    她,抛下了她们一个人躲在流田。

    门吱的一声响了,水蓝刚哄睡蕴意,侧头往门口看去。

    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踏进来,门一点一点的被放大紧接着是衣袖,最后是……

    “小姐”水蓝站起来,眼泪汪汪的。

    从小姐落涯到现在她已经将近半年没有见到醒梦了。

    “水蓝…”这次是醒梦主动的走过去,一把抱住水蓝哽咽到“水蓝,我错了,不该活着不告诉你,害你担心,还害你一个人留在王府…”

    “小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你,你以后不要丢下水蓝了,以后小姐在哪里水蓝就在哪里”

    “以后不会丢下你了”醒梦保证,主仆两个在房间里说了许多知心话,包括水蓝如何知道醒梦活着,和白诚羽又纳了一房妻妾。

    醒梦告诉水蓝她已经接受了唐千影,和白诚羽已经不无可能了。

    水蓝见醒梦想开了打心底里为醒梦高兴,她就说嘛,小姐和唐公子才是天生一对,那个负心王爷滚一边去吧。

    “小姐,当初唐公子派人传信说你还活着,我回王府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东西”水蓝从随行的包袱里拿出一个瓷瓶。

    这个瓷瓶里面空空如也却散发淡淡的香气。

    醒梦接过瓷瓶仔细打量,怎么越看越眼熟“这东西你从哪里发现的”

    “在皇上赏赐的礼物里”这个瓷瓶是水蓝在箱子的最底层找到的,只用一个破旧的木盒装着,打开后这个瓷瓶安安静静的躺在黄布之上。

    水蓝见这个瓷瓶和当初小姐落水唐公子捡到的那个相差无几,心想这两者之间一定有些关联,便将这个瓷瓶随身携带。

    当初白霖泽赏赐的东西醒梦虽未一一过目但看了册子,好像并没有这个东西。

    可见这个东西是后来有人放进去的,目的何在。去衙门的路上醒梦一直在打量这个瓷瓶,在阳光下这个瓷瓶行成半透明的状态,醒梦没有注意到。

    到了衙门醒梦随手将它放在办公桌上,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小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南宫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唐千影。

    “你怎么有时间来”醒梦问的只有南宫一个人,白诚羽来了,他一个知府不好好招待,还有时间乱跑。

    “我怎么不能来啊,这是衙门我是知府,不来着去哪啊”南宫浩然完全曲解了醒梦的意思。

    “千影,正好我有事情想跟你说”醒梦开口。

    “我没时间”唐千影只当了解的拒接。

    没时间,你来着,难道是他生气了。

    “唐兄,你明明想见小梦,不好意思才拉上我的,见了之后你又耍酷”南宫这一戳穿唐千影的心思,他里马黑下脸来。

    “千影,我是真的有事”醒梦秒变严肃脸。

    “有事别找我,去找白诚羽”明明是愤愤的语气,听在醒梦心里却格外甜蜜。

    他这是吃醋了。

    “好,我去找白诚羽”醒梦就坡下驴顺着他的话说。

    醒梦作势要去的样子刺激唐千影。

    “醒梦,我不打扰你们不阻止你去见白诚羽,不找白诚羽麻烦不代表我放弃了这份感情,放弃了你”

    这一场三人的感情唐千影属于外人,不好插手,只能让醒梦自己处理,。

    无论结果是什么样子,唐千影一定不会放手,不管公平竞技,实力对决,还是阴谋诡计,对醒梦,他不会放手。

    “你看看你们两个,话说开了就好了,搞什么冷战啊”

    “要你管”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行行行,你俩大”南宫摆手在心底嘀咕,目光却落下桌子上的瓷瓶上。

    “别腻歪了”南宫一下严肃起来,唐千影和醒梦面面相觑,他这是抽什么风了。

    “小梦,这瓷瓶你是从哪里得到”

    果然这这瓷瓶有问题。

    “是水蓝在听雨楼找到的”醒梦实话实说。

    “小梦,你可知道这个瓷瓶可是云月国的圣物”

    圣物,醒梦懵圈了,话说云月国的人也是奇葩,一个瓷瓶也能当圣物。

    见醒梦不了解的样子,南宫浩然充分展示他百科全书的功能对他们讲到“这个瓷瓶名曰夜光杯,表明光滑没有任何雕饰可它在阳光下会形成透明的样子且散发浓郁的香气,里面呈上水后,水也会根据每个人而变化,有的人喝的是甜水,有的人入口则是毒药”

    “只不过这个夜光杯在云月国灭国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你能得到也是缘分”

    听南宫讲述完来历之后,醒梦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觉得一个个谜团笼罩着自己。

    “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唐千影突兀的开口,从南宫手里拿过瓷瓶“这个瓷瓶是药瓷”

    云月国当初是瓷器大国,他们制作的瓷器精妙绝伦,堪称上品,可以和楼兰的丝绸相媲美。

    而他们制作最多的则是药瓷,传说药瓷可以…

    而现在夜光杯出现在这,看来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就拉开了序幕。

    南宫浩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总觉得这个夜光杯不一样”

    夜光杯分为两种,一种名叫白瓷,一种名叫药瓷,不懂行的人统称他们为夜光杯。

    两种瓷杯唯一不同点在于,白瓷盛水之后颜色会发生变化而且发出令人恶心的气味,很多人不敢靠近也不敢饮用,但它就像榴莲一样虽然散发着恶心的味道,但水却是甘甜可口,传说喝此白瓷里水的人都是百年之后才入黄土。

    药瓷就像南宫所说的一样,水会因人而异,至于为何会因人而异至今是个谜团。

    “你们所述都扯出了云月国,那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醒梦问道,她知道现在的安城侯原来是云月国子民,好像白易飞也和云月国有关系。

    “云月国坐落在苗疆腹地,那里青山绿水,曲水流觞可谓是个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云月国盛行巫蛊之术,盛产瓷器,本来一切朝着繁荣昌盛发展,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云月国发生内战,在一夜之间灭亡,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安城侯带着兵将归顺楼兰,后来云月国被蛮族占领,还有一些子民来到楼兰”南宫浩然说完后叹了口气接着说到“早些年我去过云月国遗址,那里已经不复往日荣光”

    一个国家因为内战而陨落,可见当时是发生了很残酷的事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