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6 责任(二更)
    西郊别墅。

    如晦站在别墅最高处,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风景,他展开双臂,深深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倾听着鸟儿飞过、草虫爬过的声音。

    “想不想一辈子就生活在这里?”

    秦琛问着话现身,手中还拿着葡萄酒和两只空酒盏。

    如晦笑着回头,“我喜爱这里,也喜欢生活在这里,但我更爱我的祖国,我的祖国等着我去改变现状,我的国人也等着我去改变他们的生活。”

    秦琛一生宠妻子儿女、在乎家人朋友,但他也从来没有忘却一个男人的责任,那就是国家。如晦所言正中他的心,他欣慰的点头。然后,他倒了两杯葡萄酒,将其中的一杯递至如晦手中,说:“我和你楼叔说好了,你们就在这西郊进行先期的庄园会晤。你也不必来回奔波了。”

    楼骁的庄园离这别墅不出十里地之遥。

    “谢谢秦爸爸。”

    “呵呵,以后不要调一戏我的老婆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如晦神情懊恼,摸了摸头。秦琛又‘哈哈’的笑了,拍着如晦的肩膀,说:“听你连妈妈说,真算起来你还是她的师傅。”

    当年连翘坐牢,在牢中结识了一个黑客,受那个黑客的影响,连翘就像打开人生的另外一扇门似的开始畅游在黑客的世界中,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撞进了君子集中营群。

    群中卧虎藏龙,小恐更是独霸天下。

    小恐、十七、连翘、春春因为投缘的原因,联络自是比群中其他的人频繁。后期,连翘在遇到电脑方面的问题的时候多有请教小恐,小恐也是不厌其烦的指导她,更是教会了连翘左右手双互搏敲击双键盘的绝窍。

    所以,可以说,连翘能够一直位列世界黑客前五之列正是因了小恐的指导。

    说小恐是连翘的师傅并不为过。

    如晦又摸了摸脑袋,说:“是连妈妈聪明,只要提醒一下她她就明白,我算不上师傅的。”

    嚯嚯,他秦琛的妻子当然是最聪明的。秦琛心情大好,说:“走,赛马,我们跑一圈去。”

    “好啊!”

    二人同时将红酒饮尽,然后往跑马场方向走去。

    跑马场上,不悔、小野姜正在赛马,顾念在当裁判。

    两个女孩都穿着红色的骑马装,英姿飒爽。不悔一马当先率先冲过终点,小野姜紧随其后。

    “啊啊啊,我又输了。”小野姜气得‘哇哇’的叫。

    不悔安慰说:“我像你这大的时候还没你骑得好。”

    小野姜冷哼一声。

    远远的看着,如晦说:“秦爸爸,你有没有觉得小野姜和不悔好像。”

    如晦第一次见到小野姜还是通过网络,那个时候不悔拒接他的任何电话也拒绝他的任何网络联线,他只好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去亲近不悔身边的人,通过他们了解不悔的现状。然后让他们一个、二个都成为他的说客。

    第一次见到小野姜的时候他吃了一惊……

    秦琛说:“谁都这么说。”

    脸上最出彩的就是眼睛,如果眼睛像,大体上人就像。秦琛又说:“拥有同样眼睛的人不在少数,像也不奇怪。”

    “秦叔,如晦哥哥,你们来了。”小野姜招着手。

    “我和你如晦哥哥要赛马。”秦琛说。

    “好啊好啊,我赌如晦哥哥赢。”

    秦琛的脸一黑,“你原来不总是赌我赢?”

    “因为如晦哥哥是赌神转世啊,所以,秦叔你这次肯定输。”

    自从如晦赢了牌,小野姜、楚楚她们对如晦那是崇拜得不要不要的,并把如晦当赌神顶礼膜拜。

    秦琛也不和小丫头计较,和如晦去了马厩挑马。

    这一厢,顾念、小野姜、不悔都坐在椅子上喝着饮料。顾念的电话响起来,他一看,笑着说:“老陆的电话。”

    陆志杰的电话?

    不悔眉头微挑看着顾念。

    顾念滑开手机,‘喂’了一声,问:“老陆啊?有事?”

    “……”

    “咦,你来江州了?在哪?”

    “……”

    “好啊,我们在西郊这边,我发个定位给你,你过来,我们一起聚一聚。”

    眼见着顾念‘嗯,啊,好’的几声挂了电话,小野姜翻了白眼,说:“顾念哥哥,你把志杰哥哥弄过来是要给如晦哥哥难堪吧?”

    顾念拍了拍小野姜的脑袋,说:“你哥哥我没那么卑鄙。你志杰哥哥和不悔姐姐的过去早就翻了篇,但翻篇不等于二人老死不相往来,他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不对,能交往就要交往。小野姜啊,你一定要记住,这个世上呢,多个朋友就多条路,多个敌人就会给自己多竖堵墙。明白了吗?”

    小野姜貌似懂了的点了点头。

    这一年来,陆志杰和不悔时常有工作上的联系,相处得很是平和,一如顾念所言,并不是仇人。是那种处于同事之上、朋友之下的关系。

    接着,桌子上秦琛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不悔抓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安丞’。

    “是安丞叔叔。”

    不悔高兴的滑开手机‘喂’了一声,接着兴奋的站起来,“好的,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后,不悔对顾念说,“走,赶紧,安丞叔叔、小相叔叔过来了。”

    安丞替秦琛守着法国的君临集团,安相这些年也在法国帮他哥打理着集团事务。这一次兄弟二人拖家带口回江州也是为了秦不离、秦不弃的百日宴。

    昨天来不及赶回,今天赶回后去了秦府才知秦琛他们来了西郊,于是兄弟二人又急忙赶到了西郊。

    安丞和宋妍膝下有一闺女取名安琪儿,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安相有个女朋友,还没有拿结婚证,最多算同居。

    安相不再似原来那个懵懂无知的大男孩,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在他哥身边也经历了一些世事变幻,懂了一些世态炎凉,逐渐长大,有了年青人的思维能力。

    “安丞叔叔,小相叔叔。”

    在不悔、顾念和安丞兄弟打招呼的时候,小野姜高兴的冲上前分别抱住他们。

    安丞、安相也极喜欢小野姜,在抱着小野姜转圈后,安丞擦着额头的汗,说:“抱不动了。”

    不悔笑着说:“你得和小相叔叔学一学,瞧小相叔叔多厉害。”

    当初,安相、连翘勇救春春出墨西哥,一路同行中安相在春春那里学了一手独门暗器,哪怕春春去世他依旧没有懈怠过,在练习暗器的同时他的出手也越来越快,身体也越来越健康。想当然,只练习健身的安丞在体格方面当然就略逊兄弟一筹。

    “小相叔叔,快,快教我练习那独门暗器。”小野姜很是粘安相,接着她又在安相的女朋友脸上亲了一口,说:“姨,别吃醋昂,我要借用一下小相叔叔。”

    安相的女朋友名唤乌兰,是z国人。她笑了,拍着小野姜的脑袋说:“去吧。”

    然后,小野姜果断拉着安相走了。

    不悔看着宋妍,看着宋妍微凸的肚子,说:“宋姨,恭喜了昂。”

    安琪儿笑嘻嘻的扑到不悔面前,说:“我马上要有弟弟了哦。”

    不悔看向宋妍,宋妍笑得柔和,说:“b超结果是个男孩。”

    不悔将安琪儿抱起来,说:“恭喜安琪儿。以后要爱护自己的弟弟知不知道?”

    安琪儿忙不迭的点头,“我一定和不悔姐姐学,把弟弟的糗样子都照下来,以后拿这些拿捏他。”

    想当初不悔拍了许多小兽的糗照……

    这个安琪儿学什么不好,偏偏学这个。

    不悔恼得放下她,揪着小丫头的脸蛋,说:“坏丫头。”

    这一厢一众人相见甚欢。那一厢,如晦、秦琛的赛马也有了结果。秦琛赢了。秦琛正在说“你是不是故意让我赢然后好讨好我啊”的话的时候,便见走来了一帮人,一看是安丞,他也高兴,跳下马走向安丞。

    一众人相见甚欢,安丞更是握着如晦的手,说:“好小子,又见面了。”

    “安叔,你好。”

    “好,好!”

    顾念去安排午餐的事,秦琛、如晦、安丞坐下说话。不悔带着宋妍、乌兰、安琪儿去看望连翘母子。

    连翘不在卧室,她在练武场,她是专门赶到练武场见安相的。

    安相正在专心的教小野姜练习暗器。

    恍眼中她似看到春春当年教导安相练习暗器的种种……

    一时间,连翘眼睛红了。

    “小相。”

    安相闻言扭头,叫了声‘小凤’,接着他揉了揉小野姜的脑袋,说了声‘按我刚才教你的口诀练习’后走到连翘身边。

    二人抱着拍了拍对方的背,连翘说:“从z国回的吧。”

    “嗯。”

    安相每年都会去z国福音寺吃斋念佛一个月。不为别的,只因为春春在那里。

    说起来,安相和春春相识时间并不长,只在逃离墨西哥时一路同行患难与共结下深厚感情,那个时候安相也像个懵懂的大孩子似的毫无心思杂念。只是谁也不曾想到安相对春春居然生了别样的感情,可能初时连他自己都不懂,但后来随着他日复一日的练习着春春教他的独门暗器的时候,他对春春尽是越发的思念起来,最终至情根深种。自此,每年必去福音寺吃斋念佛成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事。也是在福音寺,他认识了乌兰。

    “今年又是乌兰陪你去的?”连翘问。

    “嗯。”

    安相的心事从不对连翘隐瞒,见他点头,她说:“这对乌兰不公平。”

    “我知道。我已经向她求婚了。明年,你来喝我们的喜酒。”

    “好,好!”连翘拍着安相的肩膀,又说:“春春地下有知也会为你感到高兴。”

    安相咧嘴一笑。

    他掏出手机递到连翘面前,说:“你看。”

    连翘不明白的看着手机,便见安相在手机上不停的滑动,都是一些照片,是福音寺周边的风景。

    福音寺位于福山,福山的风景着实迷人,任何一张都可以成为屏保。

    直至某张照片出现,连翘的眼睛瞪圆,她一把抓过手机,“这是……”

    “这是jack!”安相说。

    安相在福音寺吃斋念佛的同时会到福山四处走动,那一日看到一个画摊,更看到了那个金发蓝眼的高大男人正举笔在画架上画着些什么。

    自断崖一战,jack从此消失于江湖,无人知其行踪,不曾想他居然隐居在了福山。

    “他画的是春春。”安相又说。

    闻言,连翘的心一哽,眼微湿。

    安相从她手中抓过手机,说:“他画得非常专注,我没有上前打扰,这次巧遇让我知道原来世上还有一个人在守护着春春。我想……有他就足够。所以我就不必再掺合进去,我去了春春会嫌好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