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6 杏干黑莲,蛮荒虐渣07
    --上边还能允许他继续来监工?

    姬笑笑很疑惑,不是说这是一种原则性错误吗?

    小系统幸灾乐祸道:“所以他在来之前暂时先被屏蔽了记忆。”

    姬笑笑:……

    这就对了!要不然雍和不可能认不出她来。

    可是现在怎么办?人家已经带着大部队迁移了,她难道要舍弃其他人追上去吗?丛林这么大这么深,她又去哪里追?

    对了,莽身边现在还正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虹呢!

    不用看,光用闻的,她都知道那个虹对莽有企图。

    男人是前任,前任有个婚约妻,她曾经是前任的小三,这三项加起来一下子就给姬笑笑整抑郁了。

    其他人好不容易等到姬笑笑从昏迷中醒来了,结果等来的却是一个生无可恋的姬笑笑,大家可给吓坏了。

    “亚!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老妇人急得眼圈都红了,一看就是真心的。

    飞抱着猛的大腿焦急地问着,“阿父,亚姨会死吗?我不要亚姨死,我不要--”

    其他人虽没有说话,但都是眼神关切地望着亚。几天的同生共死让他们之间的感情进展得特别快,他们早就忘了先前那个自私自利的亚,只记得这个帮助他们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亚。

    姬笑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得慌。加载了原主的记忆数据之后她才发现眼前的这群人,就没有一个不被她或抢或骗过食物的。包括那个才六岁的孩子飞。

    这特么的还要不要脸了?你算计别人的食物便罢了,怎么就还能做得出算计对自己有收养之恩的老人的,以及自幼失母的小孩子的事情呢?这种女人还有活着的必要吗?能死多远就死多远才是对其他人最好的回应不是吗?

    姬笑笑质问小系统:原主这种人哪里还需要改造了?死就让她死了不行吗?

    小系统传达上级的新指示:鉴于被渣的多,相应的渣人的也多,所以此后的任务世界还会包括以渣渣自身为视角的改过自新任务。加油载体,你可以的!

    姬笑笑还能怎么办?来都来了。

    雨过天晴,记忆数据终于归位,大家的情况也在越来越好,姬笑笑振作起精神来,决定先建造自己的第一个房子了。

    原来是打算支帐篷的,不过在经历了暴雨之后,她决定还是建房子吧。帐蓬什么,水一冲就完。例如部落里首领莽的那个帐篷还不是被大雨冲塌了?只留下了几张卡在树洞里,幸运的没有被冲走的兽皮。

    姬笑笑看到的时候就捡了起来,摊开晾干,准备建房子的时候用。

    其他人眼见暴雨过去都住回了原来的山洞,可是看到姬笑笑在寻找食物之余却在砍伐树木,他们就好奇地问了。

    一问,盖房子?那是什么东西?

    姬笑笑眼珠一转,开始画大饼了,“就是坚固的,能防暴雨能防野猪的;还有门有窗,既进出方便又采光充足的那种人造山洞。”

    原谅她临时编造出了“人造山洞”这个词,实在是因为她发现原始人对于山洞真是爱的深沉。她要是不把“房子”的概念阐述得像山洞,又比山洞还好的话,她怕到时候部落里只有她一幢房子。

    姬笑笑的大饼策略很快就产生了效果,大家都决定就先帮姬笑笑把房子建起来。

    小系统问姬笑笑: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早说的话还用得着你一个人拿石刀费劲巴拉地砍木头?

    姬笑笑嘲讽它的智商:知道什么叫上赶着的不是买卖吗?这就是了。求人做事永远不如让人主动帮忙来得有效率。我要是先求了他们,他们肯定也会帮,但中途肯定也会滋生不良情绪。我什么也不是,凭什么这样使唤人家?时间久了,我们之间有多少患难之情也消耗完了。但是他们主动帮我就不一样了。你看他们现在多积极?心里肯定想的是,先建我这第一个房子试试看,好的话他们就建自己的。

    唉,系统程序就是系统程序,智商项天也就那样了。--姬笑笑最后还不忘照着小系统的心窝子捅了一刀。

    小系统想不出话来怼,只能愤然下线了。

    根据目前的环境及条件,姬笑笑打算建的是木房子。这个时候的环境还是一种树满为患的状态,自然也就谈不上滥砍滥伐的危害了。再加上暴雨刚过,已经有好多树木被暴雨冲倒,或被雷击倒的。姬笑笑第一批就先清理的这些树木。

    她再一次见识到了兽人的力量,她要用石刀费好些功夫才能砍断的树木,勇士们变身成兽人之后两爪子就完事了。

    六个勇士除了猛和雷由于重伤还不能变身外,其他四个勇士都能变身成为劳动主力了。在问清楚亚需要多长多大的树木之后,四个人也就一个小时的功夫吧,就把所需的树木都给准备好了。

    理论上来说是需要先晒干,再涂防虫剂,再晒干,如此几遍之后才能用的。但姬笑笑已经等不及了。她必须先为自己建造一个安定的住所,然后才能计划以后。

    于是那边勇士们砍着树木,她这边就带着老人女人和孩子清理地面了。暂时就一个人住,她也就没想准备太大的房子。而且她还想今晚能勉强住上,所以她就规划出了三十来平的地方。

    勇士们准备好了树木,她这边就把地面给清理好了。她又在地面上画出了简易的房子架构图,勇士们自动自发就开始给她搭建房子了。

    树木都是长了好长时间的老树,个个匀称且够长。把枝丫树杈什么的去掉之后,直接就能用,都不用再拼接。

    姬笑笑拿着一根烧过的木头在各个树干上画下各种缺口图案,还是由兽人勇士们的利爪出手,嚓嚓嚓,比石刀好使多了,每个榫卯的连接处都严丝合缝。

    当这种做法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兽人们就更坚定了亚是山选之女的想法。不然她如何会懂得这种神奇的处理方法?一定是山神在梦中点拨了她。

    姬笑笑这时却在想:为什么金属工具迟迟没有发展起来?就是因为兽人们的爪子太好使了,人们对于金属工具的需要还不那么明显。

    在彼此都惊叹的心理伴随下,黑狼部落的第一幢木房子终于建成了。它有着斜斜的屋顶,有着宽敞的空间,有一个门,还有两个窗户。门和窗户的位置自然还空着,但仅仅是这样一个空房子的架构,兽人们也看呆了。

    他们从房子门口不停地进进出出着,嘴巴就没有闭上。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几个豁口就能把长长的木头连接成了这样坚固的形状。

    姬笑笑却非常不满意。因为天色渐黑了,可是房子的门和窗都还没有上,房顶也需要铺上干草以后再盖兽皮。屋里连个坐的椅子都没有,就更别说睡觉的床了。难道她晚上要睡地上吗?

    她这样郁闷着,竟是不自觉地叼咕了出来。

    其他兽人们听见了都围拢了过去,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着:“为什么要铺上干草还要盖兽皮?这样还不够好啊?”“什么叫椅子,什么又叫床?它们都长什么样?”“睡觉不睡地上睡哪里?睡树上吗?行倒是行,就是翻身的时候容易掉下来。”

    姬笑笑在这一刻深刻感觉到了肩负的重任。翻身逆袭不叫问题,管理一个国家她也能做到,但是开启一个文明那就不是一个人能轻易做到的了。

    好吧,那就从现在做起吧。

    还是那句话,她来都来了。

    “为什么要铺上干草还要盖草皮?因为那样才能更保暖。其实最好的是铺瓦,我记得有一个部落会烧制陶器是不是?等下次交易的时候我会找他们谈谈,如果能让他们给烧制一些瓦片就更好了。那样的房子冬暖夏凉,才是最好的房子。”

    “椅子啊,就是……知道我们平时坐的石墩子吧?再给它下面长上四条腿,就叫椅子了。对了,后面还可以再弄个靠背出来,坐的时候再铺上兽皮,那样坐着就更舒服了。”

    “床嘛……就是比椅子大,也长着四条腿。因为它跟地面有一定的距离,所以能很好的隔离地底下的潮气。我们多铺些兽皮,那可比睡地上柔软舒适多了。”

    “睡觉当然要睡床上最舒服,你要想睡树的话最好也建个树屋,树屋里还得有床,所以归根到底还是睡床最舒服。”

    兽人们睁着大大的眼,眼神特别懵比和茫然。亚说的是人话,他们能听得出来。可为什么这些话连到一起,他们就听得似懂非懂呢?

    姬笑笑现在才不管他们听不听懂,先趁机撒下文明的种子就对了。

    到后来,人家不问了,她也说个没完了。反正他们都默认她是山选之女,是山神派到部落的使者了,那么她干脆扛着山神的大旗把未来几千年后的文明加以各种润饰后就叭叭叭能讲多少讲多少了。

    最后停下来还是因为她自己的肚子叫了。

    就在她口沫横飞了这长时间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她本来还想着至少再弄个床出来的计划也不得不暂时搁置了。

    大家听得意犹未尽,一致决定今晚都不去住山洞了,都住亚的新房子,他们要继续听来自山神的世界。

    姬笑笑为时已晚的才想起,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去别人家做客应该遵守的礼数什么的概念。

    从她本人来说,别人来她家做客可以,但还要过夜的话就有点接受不了了。又不是多亲近的人不是吗?

    然而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她说得出拒绝的话吗?人家才累了一天给她建房子啊!

    姬笑笑只能认命了。

    而且这还没完呢。

    大家七手八脚地简单准备了晚饭并迅速吃下后,把各自的小兽皮往地上一铺,就一副静等姬笑笑开讲的乖巧姿态了。

    姬笑笑摸摸嗓子,刚才说的时候不觉得,但现在能感觉出有点不舒服了。

    小系统在姬笑笑的脑海里蹦出来:银嗓子喉宝,让你的嗓子瞬间犹如黄莺一般清脆,犹如泉水一般悦耳。银嗓子喉宝,只卖一八点八八生命值!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

    --闭嘴!带着你不知道从哪里东拼西凑来的词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没钱,不买!

    小系统表示委屈:你都已经有实体了不是吗?那你还要生命值有什么用?我又不是白要你的,我不还卖你东西了吗?银嗓子喉宝真的挺好的,我……

    --闭嘴!要么就不出现,一出现不是唠叼就是卖东西,你说你还能干点正经事不?不买,滚!

    谁知道许云冬那副身体能撑多久,姬笑笑莫名的并没有多少安全感,所以手里的生命值自然还是要留着的。

    姬笑笑没买银嗓子喉宝,愣是靠着心中对未来的无限信念又讲了半夜的文明之美。尽管她有给自己多准备了水,但还是被人听出了嗓音变得沙哑起来。

    老妇人出现了,这才救了姬笑笑嗓子一命。

    其实大家也早就听出来了,但实在是姬笑笑讲得太吸引人了,他们光听着就好像也过上了那种美好的生活,这让他们自聋式的忽略了姬笑笑的不适。

    姬笑笑一停下,她很快就睡着了。但其他人兴奋的根本睡不着。他们小声的聊着,对于“非但没有死,反而还等到了山神派来的大巫”一事表现出了爆表的激动。

    “亚对我们太好了,她还说明天就帮我们每人都建新房子。”

    “嗯,她还把能吃的植物都教给我们辩认。”

    “亚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是不是也要回报一些给亚才对?”

    “可是要回报什么呢?亚最想要什么呢?”

    “莽!亚最想要的肯定是莽!你们想想我们跟大部队分开的那天,她看着莽离去的背景是多么的深情和不舍!”

    姬笑笑现在要是醒着,她肯定要说,p深情!p不舍!她那时候跟莽完全不熟好么?

    猛作为年龄最大的勇士作下了决定,“明天我们大部分人还是留在这里帮忙建房子,但是要分出两个人去把莽找回来!野猪的血腥味已经被暴雨冲刷干净了,我们又有了山神赐给我们的真大巫,这里才是黑狼部落的根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