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看混战
    解决完凤栖桐,闫然回屋继续睡觉。

    奠柏见闫然归来离去,飞到院墙外化身参天大树继续吸收月光的精华。

    天,渐渐亮了。

    山脚下,凤王带着一群飞羽族正在天上与龙震天夫妇対恃。

    凤王睥睨着地面上不断朝他们咆哮的各族兽人对天上的他们完全造不成任何威胁,看向对面的青龙异常傲慢道:“只有你们这对伴侣绝对无法阻止我们闯进后山,所以你们最好和和气气,请我们进去!”

    对他们飞羽族威胁最大的龙公主不在,太好了!

    龙公主一哭天上就会下雨,雨水会打湿他们飞羽族的羽毛影响他们的飞行,甚至引来闪电遭雷劈!

    青龙冷笑一声:“后山乃是我们龙族的栖息地,埋葬着无数的龙骨,你们飞羽族想闯进去?先踏过我们的尸体!”

    领头的凤凰眯了眯眼,乍现寒光:“你们龙族既然想灭族,那本王就成全你们!”煽动着翅膀却冲向龙震天!打架自然找雄性!

    金龙发出一声龙吟立刻迎上凤王!

    龙凤交战,掀起飓风搅动起飞沙走石,风云色变!

    其他飞羽族早就飞的远远的观战。

    地面上的各类兽族在龙女王的指挥下也飞快的跑到安全的地方暂避风头。

    唯独龙女王留在战场中心,静观其变。

    山上,木屋的大门外。

    小闫萝抱着看向远方的闫然大腿问道:“妈妈,这就是你说的地震吗?一点危险也没有。”没有意思不好玩!

    闫然低头伸手摸了摸小闫萝的脑袋:“不是,是有人打架。今天你要乖,我跟你阿父没空陪你,你自己去后院玩。”

    小闫萝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好吧。”从走过来的奠柏身边跑过去了后院。

    奠柏脚步不停的走到闫然的身边,还未开口说话,闫然突然道:“杀鸡儆猴。”扭头看向奠柏杀气腾腾的叮嘱道:“今天,我允许你大开杀戒!”有些人总想打扰她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那么,就得做好付出生命的代价!

    山下。

    凤王比龙震天大三百多岁,很快体力不支处于下风。

    他在飞羽族统领万千飞鸟高高在上惯了,根本接受不了自己竟然打不过龙震天这个事实,不顾廉耻的朝着远处观战的飞羽族凤鸣一声。

    接到他命令的凤栖桐立马领着其他飞羽族往后山闯去!

    龙女王一人再强也拦不住遮天蔽日的飞鸟们。

    地面上的各族兽人看着着急,却根本帮不上半点忙。

    正在跟凤王干架的龙震天见到凤王如此卑鄙,立马撇下他去支援龙女王。

    占尽上风的凤王怎么可能让他走?立刻拖住他,跟他缠斗在一起。

    眼看飞羽族闯进后山禁地怎么也拦不住,兽人群突然后退飞奔离开。

    凤王偶然一低头看见这一幕,不但没有感到惊喜反倒神色凝重起来!

    果然兽人群退走之后,原地留下三个兽人。

    飞羽族各个都是千里眼,凤王一眼看出三个兽人中其中两个是鲛人,剩下的一个好像是巨蝎族的兽人!

    鲛商张嘴唱出优美动听的歌声。

    凤王一边抵抗歌声的魅惑,一边瞪着金龙:“你们竟然跟鲛人族勾结!”

    金龙没解释,直接对凤王发动攻击!

    他也需要抵抗鲛人歌声的魅惑好不好!

    鲛人族根本不是他们请来助阵的,看样子跟凤族一样,也是冲着后山的‘奇迹’来的!

    鲛商让陆地兽人轻易离开,却刻意针对天上的飞羽族。

    天上的飞鸟们纷纷被歌声绊住,眼神时而迷离时而清醒,努力挣扎中飞的跌跌撞撞,想要挣脱歌声的魅惑。

    若是沉沦就会忘记煽动翅膀,从高空坠下活活摔死!

    潇歌站在靖跟鲛商的中间,扭头看向左边正在唱歌的阿父鲛商,一脸鄙视:“阿父,你疯了!你为了阿姆竟然帮龙族!我们可是鲛人族!让他们自相残杀不好吗?”阿父为了阿姆月莺,公然帮龙族对付凤族。

    若是被深居在大海的鲛人族知晓,他们一家会被追杀致死的!

    鲛商鄙视的瞥了一眼潇歌,却对着靖暗示的看了一眼。

    靖突然伸手把潇歌拥进怀中,对着鲛商勾唇一笑:“我真的很不喜欢你打骂潇歌。”强制性带着潇歌离开!

    鲛商狠剜着靖离去的背影,暗恨的不已却不敢停止唱歌。

    他万万没想到靖竟然出尔反尔!

    明明商量好了,他假装帮助龙族对付凤族。

    靖带着潇歌潜进后山抢夺能造成‘奇迹’的宝物,他却临时反悔。

    不,这不是临时反悔,这根本就是预谋的!

    就因为他对自家的小崽子潇歌不好!

    擦!!!

    潇歌用力挣扎:“干什么,干什么!我还要看热闹呢!”

    靖稍微一用力,潇歌的挣扎变成了徒劳。

    “看什么热闹?一不小心很可能会丢掉小命!你别忘了,你刚生了一窝小蝎子,赶紧跟我回家照顾孩子。”

    “我要去后山看宝贝!你答应我的!”潇歌不死心,据理力争!

    靖干脆一把抱起他抗在肩头继续走。

    “你要看的宝贝就是闫然一家子,等奠柏把他们收拾了,我再带你上山去让你看个够!”他可是记得潇歌一直垂涎奠柏跟闫然的美色!

    “什么?!你怎么知道?!”潇歌不在挣扎,扯住他的耳朵对他吼。

    这才发现他的耳朵里竟然塞了——棉花?!

    好家伙!怪不得不惧他阿父的歌声!

    靖耳朵里塞了棉花都差点被潇歌吼的耳聋。

    耳朵轰隆隆作响,等余震消失,这才把他放在地上拖着走却解释道:“你跟他们认识那么久,你见过哪个兽人能凭空变出东西又把东西变没?

    你见过哪个飞羽族没有翅膀却能在天上飞?

    雀鸟族的时候,奠柏还能控制大树变成树妖攻击飞羽族,他身上的奇迹还少?”

    后山枯木逢春,他才确定闫然跟奠柏住在那里!

    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如此逆天!连季节都能暂时改变!

    飞羽族闯进去纯粹找死!

    “……是哦。”潇歌扭头看向身后的后山,依依不舍却被靖越拽越远。

    被靖坑了一把,肚子留下的鲛商不可能一直唱歌,喉咙吃不消!

    等他歌声减弱的时候,飞羽族赶紧趁机扑闪着翅膀闯进了后山!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