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4章 发展(2更
    顾海琼本没想着多管这些的。

    她和沈玲再怎么亲密,这是属于沈玲个人的私事儿。

    而且,这两个人感情上的事情吧。

    她是真的有些怕了。

    自己前后两世和沈南川的一堆烂账,以及沈玲之前和刘大宝的事情。

    让她想想都有些叹气。

    这会儿冒出来个杨睿,顾海琼是真的想着顺其自然的:

    不管沈玲怎么想。

    她这个当嫂子的,支持她就是。

    其实吧,在顾海琼眼里头,沈玲不管是怎么做都是正常的。

    再坏,还能坏到哪去?

    她现在还年轻,不行就再分开呗。

    反正结果仍然是一个人带着五……

    不过,很明显的,玲好像不是这样想的。

    而且瞧着她那个样子……

    顾海琼蹙了下眉头,她对着沈玲招招手,“过来坐。”

    “嫂子……”

    “说说看,和大宝都说了些什么?”

    沈玲坐在那里本来就是忐忑的很,猛不丁的听到顾海琼这么一问。

    她顿时就是心头一惊:

    嫂子发现什么了吗?

    “嫂嫂子,没说什么,就是这些乱七八遭的事情,家长里短的,还有和五说了些大宝以前的事情……”

    顾海琼看着她脸上的忐忑,想了想,一脸认真的看向她,

    “玲,嫂子还是那一句话,不管是你哥还是我,我们都支持你任何的做法。”

    “而且……”

    她接下来的话顿了下,不过,还是缓缓的,慢慢的对着沈玲开了口,

    “以后啊,嫂子是说如果,如果你有再想进一步的心思,而五又……”

    “她可以仍然在这边生活的。”

    “嫂子我……”

    “你别急,你听我说完。”

    顾海琼看着沈玲,示意她别着急,慢慢听自己把话说完,

    “嫂子丝毫不怀疑你对五全身心的爱,你可以为了她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些嫂子和你哥我们都知道。”

    “可是,玲,孩子是孩子,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

    “你还年轻……”

    “嫂子是真的不想你就这样一个人一辈子……”

    话即然说到了这里。

    顾海琼突然就不想再遮掩什么,端了手边的茶杯喝了两口,她看向顾海琼,

    “当初你和大宝的事情呢,其实说起来我和你哥也有不少的责任。”

    她也好,沈南川也罢。

    都有几分放纵随意,甚至是暗中撮合的心思。

    是,她们都觉得大宝不错。

    所以才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有些默许的由着两个人接触。

    可是她却忘了军人的特殊身份。

    以至于到最后,大宝却……

    “嫂子,这怎么能怪你,真的,不能怪你和我哥的,你们都对我很好的,这是我和大宝没缘份。”

    说到最后的时侯,沈玲语气幽幽。

    心里头一声长长叹息:

    可不就是没缘份么?

    那个短命的,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存在都不知道!

    “其实,如果当初我拦着你,你和大宝应该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成不了。”

    沈玲顿了下,想了想其中的可能,她对着顾海琼点点头,

    “嗯,要是嫂子说这事儿不好,我那个时侯肯定不会去做的。”

    不是她担心自己不听顾海琼的话会把她赶出去什么的。

    而是,她是真的把顾海琼的话听入耳,记在心上。

    所有的话!

    在那样的情况下,要是她嫂子不同意她和大宝的事情。

    她肯定会认真考虑的。

    不过……

    她笑着看向顾海琼,“嫂子,我还是很高兴认识大宝,嫁给了他。”

    更,有了五!

    顾海琼听着她这话,脑海里头想了想,竟然蓦的浮起沈南川的那张脸!

    她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点点头,“不后悔就好。”

    这个时侯沈玲已经平静了下来。

    她抿了抿唇,“嫂子,你是想和我说杨睿杨警官的事情吗?”

    顾海琼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我还在想着要不要说呢,你倒是先提了起来。”

    “好吧,即然说了,那就说说吧。”

    把身子往后靠了靠。

    她一脸笑嘻嘻的看向沈玲,“说说,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沈玲怔了下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顾海琼这话指的是什么。

    再抬头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戏谑和挪愈。

    沈玲不禁脸从耳朵根红了起来。

    她睁圆了双眼,“嫂子,你想到哪去了啊,我,我就是觉得吧,杨警官是个挺好的人,他值得更好的,而我和他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两个啊,不搭的好不好?”自己说着就笑了起来。

    不过,如果细看。

    似是能从她眼底深处看到那缕一闪而过的怅然。

    这一刻,灯影下,以及顾海琼演唱会顾着听她所说的话。

    倒是真的给疏忽了去。

    她只是笑着看向沈玲,“怎么不搭了,我怎么瞧着你们两个都挺好的?”

    能让玲说出两个人不搭这样的话来。

    可见,她应该也是考虑过这件事情,这个人的吧?

    或者说,最起码的,杨睿这个人,对她来言也是有那么一分两分的不同?

    “嫂子,我是结过婚的人,而且我还有孩子……”

    就凭这么一点儿。

    沈玲就不想再和杨睿多说什么。

    其实从大宝墓碑处回来的路上她就想了又想的。

    以前,是她做错了。

    打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和杨警官走那么近的!

    更甚,等到了再后来,她心里头多少已经是觉得有些不妥。

    但她却还是没有直接了当明白理智的告诉他,或者是,远离他!

    这一点,是她的错!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杨警官多想和误会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是想……”

    顿了下,顾海琼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她对着沈玲摆摆手,“行了行了,你自己的感情,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看着办。”

    她可不管了!

    沈玲朝着顾海琼咧嘴笑了笑,脚步放轻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合衣躺在床上。

    沈玲慢慢的睡过去。

    梦里头,她难得的梦到了刘大宝,他对着自己咧着嘴傻笑。

    只是笑着笑着,不知怎么的就对着她哭了起来。

    然后,下一刻吧,他那张脸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另一张脸。

    那张脸是……杨睿!

    沈玲是被五给闹醒的。

    醒过来的时侯五正趴在她身上,的身子来回扭。

    上一刻梦里是那两个男人的脸。

    这睁眼变成一个的娇娇嫩嫩的人儿……

    沈玲压下心头的各种情绪,看了眼五,突然把家伙抱在怀里。

    狠狠的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两口。

    五以为她妈和她玩呢,咯咯笑着也伸出手抱住沈玲的脖子。

    蹬着两条腿朝上爬,对着沈玲的脸也亲过去。

    母女两人的笑声自屋子里头传出去。

    被初秋的风吹着,在院子里头飘荡,四散……

    顾海琼不知道沈玲和杨睿说了些什么,自打她和沈玲谈过那一回后。

    她特意留心,然后发现吧,嗯,杨睿好像有那么几天没现身。

    就在她心里头唏嘘一声,以为也就这么着的时侯。

    事隔几天过后。

    在钱玉这个耳报神的通风报信下。

    顾海琼发现,杨睿竟然再次开始出现在了沈玲的跟前。

    并且吧,这频率好像瞬间提高不少?

    钱玉和卢媛两个人都曾私下里问过她,这事儿要怎么办?

    顾海琼笑着把她们两个给撵走。

    理由很正大光明:

    管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再操心别人的事儿!

    要知道这两个人身上的感情事情可都还是一踏糊涂呢。

    还来操心别人?

    反正所有的事情到最后总会有那么一个结局的。

    不管是好,还是坏。

    所以,身为旁观者的顾海琼一点都不着急。

    早晚有个结果。

    到时侯她就看着,或者是当沈玲的靠山以及依靠就好了。

    别的啊……

    嗯,她可没那个美国时间!

    顾海琼是真的忙。

    离着马三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

    随着她手边得抽出一部分的预算资金过去支援以及用作打开市场外。

    还有就是人手的问题。

    厂子这边倒是好办,虽然马三走了空出这么一个大缺口。

    但是有韦昌在呢。

    再加上她早就让沈玲那边留着意,想要快速补上一两个人也不是没办法。

    顾海琼现在愁的是去深圳那边的人员。

    总不能让马三光杆司令过去吧?

    马三、韦昌、卢媛钱玉沈玲坐在下头。

    几个人齐齐看着顾海琼。

    顾海琼被她们几个人盯着,有些好笑,“我不是在问你们的主意嘛,你们怎么反过来倒是问起我来了,怎么着,这是想考我这个当老板的不成?不过你们可别指望我能考试过关呀,我可是最和你们说过了的,我高中都没上过的。”其实说是高中没上过已经是往高里头说,事实上呀,她也就是初一读了大半年!

    余下的什么识字啊什么英语啥的。

    那些都是她前世无聊的时侯,自己跑去夜校读着玩的。

    打发时间!

    事实上她前世读这些的时侯,心里头想的是自己可是沈南川的爱人。

    不能给自己的男人丢脸不成?

    要是说出去她初中都没读过,大字不识几个……

    多没面子?

    她觉得吧,自己哪怕是成不了沈南川的骄傲。

    也不能成为他的拖累和负担吧?

    当然,这些都是她前世前些年的想法。

    等到了后来,随着时间的渐长,她和他,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可以看作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两名路人!

    那个时侯的她学插花,学英语,学烹饪。

    目的不外乎就是一个:

    寂寞、孤独!

    她得找点事情来打发时间,消磨她心里头的那份空虚感!

    顾海琼是没想到,前世学的这些东西一项没用到,竟然便宜了她的这一辈子!

    不过,幸好她前世学了。

    不然这一辈子,她要是真的什么都不会的再重新来过。

    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缘?

    只是心里头明白自己这些事情,但顾海琼嘴上可绝不会说什么的。

    她也没办法说啊。

    毕竟她这一世,她的学历真的就是初一都没上完!

    而且,这几年来她带着几个孩子,又得操心着外头这些事情。

    恨不得一个人当成两个三个人的用。

    哪还有什么美国时间再去完成学历进修啥的?

    此刻,她当着几个人的面儿说自己初中没毕业,那神情要多坦然有多坦然。

    看的卢媛直翻白眼,声嘟囔着,

    “你也幸好是初中没毕业,不然的话,不知道这整个聊北市还能不能装的下你呢。”

    瞧瞧,这初中没毕业的都能混这么好。

    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如今又想着去外头开分厂,甚至是跨行抢生意。

    要是真的让她高中,甚至是大学毕业。

    那别人还有办法活下去吗?

    顾海琼瞪她一眼,似笑非笑的,“卢姐,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没有。”

    开啥玩笑啊。

    这种动脑子玩套路的事儿,可不是她能干的!

    而且,她对那边的地方一无所知的,没啥好提意见的。

    人嘛,贵在自知之明。

    卢媛的自知之名就是不会做越界以及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

    想也不想的朝外头推,“韦昌,马三,哦,这不是魏律师也来了吗,我觉得顾你可以和他们三个商量,看看那边到底要怎么个往下走,对了,我还有点事儿先过去看看,你们慢慢商量啊。”她对着几个人摆摆手,正大光明的开溜。身后,顾海琼摇摇头,却是看向了正走进来的魏无风,“魏律师,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

    “那边给我电话了,这是他们发过来的合同,你过下目。”

    他把一份才刚刚发过来的传真合同递给了顾海琼。!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