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六章 谁让你来杀我的
    “走,去美人儿房里,常爷都快想死你了。”孙剑心急的对兰媚上下其手。

    兰媚故意欲迎还羞,半推半就的任由孙剑在她身上放肆。

    两人回到兰媚的房里,孙剑猴急的将两人脱成原始状态。

    “美人的房中还是那么香。”孙剑闻着那股奇异的香味,身体里窜起一股急切的燥动。

    “常爷,春宵一刻值千金。”兰媚怕他闻出有异,马上缠着孙剑开始勾引他。

    孙剑哪里受得了,急切的将她丢在床榻上,疯狂起来,将此次来的目的暂时抛到了脑后。

    撒了三次种子后,体内的燥动才渐渐平熄下来,开始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动手。

    “常爷,几日不见,越来越勇猛了。”兰媚支起身体娇媚的看着孙剑。

    “小美人,这哄人的本事见长了不少。”孙剑在她光溜溜的胸口摸了一把。

    “常爷,上次的药好用吗?”兰媚偷偷地使了点迷惑人心智的毒药。

    “美人,你哪药还有吗?”孙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想套出点毒药来再对她下手。

    “上次哪些还不够吗?”兰媚就知道他找她没那么简单,不过先榨干他再说,这人的体魄不错,对于她修炼的那套功夫大有益处,她偷偷地将媚药的成份加重了几分。

    “上次的药使错了,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美人还有吗?”还不等兰媚有所回答,孙剑觉得体内的燥动又开始复苏了,房间里的香味比刚才更浓了几分。

    当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挡不住药力的攻击,只能由着自已的潜意识猛烈的动作起来。

    兰媚得了满足后,通体舒畅,反观孙剑,却有些疲惫了。

    悄悄将惑人心智的毒药在他的鼻腔处后抹了一下。

    孙剑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开始迷糊起来。

    “常爷,您有单独来过兰媚的房间吗?”兰媚媚眼微眯,摸着孙剑的胸口问他。

    “没有。”孙剑像木偶一样听话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没有?”兰媚愣了一下,除了他,没人知道她有毒药的事,回过神又再次问道:“你今天来找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杀你。”孙剑机械的吐出两字。

    “杀我。”兰媚冷笑一声:“就凭你。”

    孙剑的潜意识还是清醒的,但就是行动由不得自已,听着自已说出心里话,他眼神很是恐慌,自知是中了兰媚的毒。

    “告诉我,你是谁?”兰媚赤身的坐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孙剑。

    “孙剑。”孙剑极力想控制住自己,可是他失败了。

    “说详细。”

    “宁王府的侍卫统领,跟华郡主来北方探亲。”

    “王府的人。”兰媚并不觉得意外,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不像是平常的公子哥:“上次的药拿去对付谁了?”

    “书静优?”

    “哪又是谁?”兰媚猜想应该是他口中的华郡主为了争宠拿她的药去毒害情敌了。

    “冷寒天的女人。”孙剑机械的回答。

    “你说什么?”兰媚这次是真的被吓着了,这下也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天她老是感觉身边怪怪的原因了,原来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八成是被人给盯上了。

    “妈的。”兰媚气的用力的踹了他一脚。

    她和哥哥来平塘城,一直小心翼翼的避着翔龙堡的人,这个混蛋却早把她拉进了危险的境地中,还好今天她发现的早。

    不行,她得马上去找哥哥商量一下。

    她慌忙从床上爬了下来,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临出门前,又问了孙剑一次。

    “谁让你来杀我的?”

    “华郡主。”

    “哼,既然你这么想要得到我的毒药,那我就成全你一次吧。”兰媚拿出一个紫色的瓶子:“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孙剑惊恐的看着兰媚手中的瓶子,知道自已今天凶多吉少了。

    他想求饶,但发现自已根本开不了口。

    “是不是想求饶?”兰媚看穿了他的想法。

    “是。”孙剑机械的回答,发现自已只能在回答她问题的时候才能开口说话。

    “晚了,我不可能再让你活着了。”兰媚此时双眼迸出了杀意。

    “活着。”孙剑又机械的发出一声,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

    “这是情桑籽毒,就是上次给你的,这种毒最奇特地方就是无解,中毒的人会全身发紫,然后慢慢地溃烂而死,剩下一副白骨,风一吹,什么都不留,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兰媚阴测测的笑着跟孙剑说了她手中的毒药,脸上的笑让人毛骨悚然。

    孙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自知今日难逃一死了。

    “这么珍贵的毒药,我平时都舍不得用,今天看你让我满足了那么多次的份上,我就给你痛快些吧,放心,你只会痛一下,马上就会不痛的,然后……哈哈哈。”兰媚开始看着孙剑狂笑起来。

    慢慢地向孙剑靠近,俯身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伸手像是摸珍宝般,在孙剑给她快活的源头轻轻抚摸着:“可惜了!”

    恋恋不舍的收回手,轻轻地拔开瓶盖,温柔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孙剑:“乖,张嘴。”

    孙剑潜意识里想反抗,可嘴巴却自动的张开了。

    一滴透明的水滴落入了孙剑的嘴里,孙剑惊恐的张大了眼睛,等死的感觉让他精神崩溃。

    兰媚收好瓶子,看着他惊恐的表情,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乖乖睡吧!”

    然后起身向外面走去。

    屋顶的英洛看了整个过程,对兰媚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变态!

    见兰媚出来,就悄悄地跟了上去。

    兰媚来到兰德的住处,直接推门而入。

    “哥,哥。”兰媚见兰德不在屋里,转身进了里屋,在床前的地板上敲了几下。

    半晌,地板下面传来了一阵响动。

    “还有暗道?”英洛惊讶的看着东辰。

    “我也是刚发现的,兰德很狡猾,平时都是等灭灯后,才偷偷进入暗道。”东辰跟了兰德好几日,才发现他晚上偷摸的行动。

    随着一阵吱嘎的声音,木板被移了开来,兰德的头从下面探了出来。

    ------题外话------

    今天出去会客,赶在十二点前慌忙更新,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