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 昂贵的学费(二更)
    情急之下,夏岚还是习惯叫宋臻老大。

    宋臻却恍若未闻,而是看向乐家四人,确认道:“你们真的会对乐可视如己出,像你们说的那样对她好,照顾她吗?”

    “会会会!”乐帆夫妻第一个点头,乐文也跟着应好,乐清有些狐疑,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帮他们?

    “姐,先把乐可接回去再说。”乐文连忙对乐清使眼色。

    的确,只要乐可接回去了,其他的东西,不就由他们处置了吗?

    “这样,趁街坊邻居都在这里,我们也把话将清楚。虽然你们是乐可的亲叔伯,亲姑姑,但毕竟夏岚和乐可在一起生活这么些年,会担心她去你们家过得好不好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该交代的,我们今天就要交代清楚。”宋臻继续道。

    “你说!”乐文迫不及待,一脸得意。

    “首先是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乐可马上要上高中,她现在就读的诚德中学初中部,还有下半学期,初中部每学期学费是一万二,如果直升高中部,高中部每年学费是二万六,再加上住宿费等,一年大约三万左右,这样算下来,到她毕业考上大学之前还要十万的开销,另外——”

    宋臻指着拥挤的客厅里,大爷大妈后面的那架钢琴说道:“她现在钢琴正在考级,请了个老师,花销大概四万五,夏岚只交了定金5000,既然你们要把乐可接回去,剩下的四万也由你们付,至于之前夏岚已经花在乐可身上的学杂费和其他费用,那些都不算了。”

    乐家四人听着这一串数字,一个个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他们家的孩子都没有这样培养的!

    小可乐也睁大了眼睛,扭头望向邱森,嘀咕道:“邱森哥,我怎么不知道我上的学这么贵?”

    “啊?”邱森也愣住了。

    “嘘,越贵越好,他有办法。”季茜突然凑近了对他俩讲道。

    邱森听到声音,不由得扭头,随后,眼睛越睁越大,然后不禁抬起了手,手指颤抖着指着她。

    “季——”

    他的手立即扭转了一个方向,捂住了小可乐的嘴巴。

    但两人眼里的震惊同出一辙,显然都吓到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后,两人立即反应过来,季茜是宋臻的女朋友啊!

    “嘘。”季茜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们俩不要说出去。

    两人立即点头,邱森是出于对“嫂子”的敬重,可乐则是出于对女神的喜爱。

    正在这时候,耳边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乐可高中可以考我们小区旁边的十五中啊,统招生每学期才900,干嘛读诚德!”

    诚德可谓是g市最贵的学校了,私立,国际双语,培养学生全方位发展,去那里上学的学生个个家底殷实,如果说师大附中多高干子弟,那么诚德中学就是有钱人家的私塾。

    宋臻一开始给邱森介绍高中的时候压根没提到诚德,刚才进来看到夏岚家茶几上的课本,才发现有诚德的徽记,他其实也挺意外的,夏岚竟然把乐可送到了诚德去读书。

    “干嘛读?谁不希望小孩子能有更好的读书环境,如果你们无法像我一样给她提供条件,不是委屈可乐吗?”夏岚反问。

    乐文被哽住,随后梗着脖子吼道:“那也不能这么烧钱啊!”

    哪里是烧钱,简直要他的命哦!

    乐家大伯母嘀咕道:“一个女娃娃家的,读那么贵的书干嘛,迟早还不是要嫁人的?”

    “就是,还弹什么钢琴,有什么用?”乐帆立即附和他老婆。

    “少说几句!”乐清铁青着脸,打量着夏岚。

    她实在也没有想到,夏岚竟然这么舍得在乐可身上花功夫,她自诩家里条件还算好,自己的女儿都没这么娇养呢!

    “大爷大妈你们听听,夏岚一个外人都那么尽力去培养小可乐,结果这些亲叔叔、亲伯伯竟然嫌贵!小可乐要真去他们家了,还能有好日过?”邱森立即添油加醋,煽动情绪。

    在场的大妈大爷别看年纪大了,但对孙子辈的读书教育问题,一个比一个抓的紧,看到乐家的态度立即不乐意了。

    “就是,小可乐每天弹琴可好听了,咱们小区要出个大艺术家了,你们要是把她接过去,一定不能让她荒废。”

    “学校贵点怕什么,娃娃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夏岚一个人挣钱都能供可乐,你们这么几个家庭,还供不起她一个?”

    “那可不是!”

    当即,一帮人都帮夏岚讲话。

    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大爷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讲道:“在我们老一辈看来,你们乐家要带回小可乐那是天经地义,毕竟她姓乐,而且小岚自己也要结婚生子,总不能耽误她,但如果你们是为了钱,而且还舍不得在小可乐身上花钱,那就不行了。”

    “老林,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什么叫天经地义?他们虽然是乐家的,但只是叔伯,又不是爷爷奶奶,让小可乐回去,也是希望她能和家里亲近,有同辈的兄弟姐妹可以交流而已。”

    “哎呀,你们别争了,反正要是乐家做不到,咱们第一个不答应是不是?”

    立即有大妈来打圆场,怕他们内讧。

    乐文见状,立即就要站起来理论,却被乐清一把拽住了。

    “这怎么办?”乐家大伯母立即扭头瞅向乐清,希望她能够出主意,乐帆也把这能干的二妹看成了主心骨。

    乐清皱了皱眉头,比他们三个都果断,“应承下来再说。”

    三人还以为她会有什么办法,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说法,顿时想要反驳,结果话没出口就听到乐清压低了声音讲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关上门了,要怎么处理是咱们家的事!”

    这话说得,颇有几分狠厉。

    她冷冷睨了不成器的三人一眼,有些鄙夷,随后看向宋臻讲道:“如果夏岚妹子都能提供给乐可,我们也会尽力而为。”

    “这就好。”宋臻点头。

    “那我们可以带乐可走了吗?”乐清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呆下去了,被这么多人盯着,一不注意就会被围攻,既然达到了目的,当然是赶紧走。

    “暂时不行,还有一件事,房子。”宋臻说道。

    “你什么意思?”乐清立即感到了一股危机感。

    宋臻却不疾不徐地开口:“今天最大的争议是房子,不把这个问题讲透彻了,对大家都不好。既然你们都是好心对乐可,为了避免你们被大家猜疑,干脆摊开来讲清楚。”

    “这个问题……”乐清下意识地想要回拒,结果被热心的大爷大妈打断了。

    “对对对!把问题讲清楚了!”

    “到底怎么处理,讲明了,免得一家人搞出隔阂来。”

    “就是!”

    一堆人叽里呱啦,愣是没给乐清任何反驳的机会。

    宋臻眼见时机差不多了,用手压了压,随后朝乐帆问道:“乐家大伯,请问乐可的爷爷奶奶还在吗?”

    乐帆有些畏缩,被宋臻视线一扫,立即往后缩了缩脖子,“过,过世了。”

    “多久过世的?”

    乐帆正要回答,乐清却拽住了他,“你问这个干嘛?”

    宋臻却不理她,转身朝乐可问道:“你有印象吗?”

    “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没印象。”可乐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爷爷奶奶是在乐可的父母去世之前过世的,对吗?”

    乐帆忍不住又点了点头。

    “外公外婆呢?”宋臻又朝乐可问。

    乐可摇头,“早不在了。”

    宋臻随即讲道:“房子在乐可父母名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在世,这样看来,乐可是唯一的继承人。既然这样,征拨的钱是多少,到时候房屋征收局贴出来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这笔钱必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存到乐可名下,是多少就是多少。趁着民警和大爷大妈都在这里,咱们就白纸黑字地写清楚,你们自愿承担乐可长大成人的一切费用,且不能挪用她父母留给她的遗产。”

    “你!养她不要钱吗!她那么小,留起那么大笔钱做什么!”乐文是个沉不住气的,一谈到钱立即色变,尤其是宋臻提起来的条件简直就是在挖他的肉,当场就红脸了。

    “就是,这么大个人,要不要吃饭穿衣!还要弹琴读书,以后还要上大学,我们帮她管钱都用到她身上不就行了!”同样急眼的还有大伯母,整个人跟斗鸡似的。

    一旁的老大爷老大妈立即坐不住了。

    “好啊,你们就是为了人家的钱!”

    “说得那么好听,我还以为真的要接小可乐回去呢!”

    “人心隔肚皮啊!你们乐家还要不要脸!人家老妈老爸死了就剩这么一套房子,当年被烧成危房的时候,一个个看到小可乐这么个拖油瓶都不想理,现在争着抢着上门,搞半天是为了房子!”

    “没一个好东西!啊呸!”

    一帮上了岁数的老大爷老大妈血压立即升高,激愤不已。

    民警立即拦住了他们,生怕场面变得更加混乱。

    乐清脸色立即变得十分铁青,“夏岚妹子,你没有办理领养手续,从法律上来讲,我们乐家是乐可的亲属,比你更适合抚养乐可,你不希望我们对簿公堂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