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章 女扮男装
    萧函醒来后, 就感觉到新身体的病弱, 虽是男身,适应的也还从容。

    上个世界艰苦创业才达成了复国登基的目标,这次倒不用奋斗了, 因为穿的这个身份, 就是这个世界的天子元玺,二十三岁, 继位不到两年。

    9526一直为之前穿越的不是地位卑微的庶女,就是孤女,落魄杀手什么的耿耿于怀, 每次起点都太低了, 9526都心疼自家宿主。

    萧函抽了抽嘴角,“所以这次变成了活不过十年的病弱皇帝吗?”

    “和之前穿越的身份相比是好多了。”萧函安慰了一下自家系统。

    9526:“嘤嘤嘤——”

    看完了这个世界的主线信息,这是一篇小说衍生出来的世界, 也是架空的朝代——大宁, 男主是当朝天子亲弟, 恒王元焕, 而女主有些特别, 是一位女扮男装科举取仕, 甚至入朝为官的闺秀千金,沈佩。

    沈佩本是家中独女, 但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自小扮作女装。后来参加科举, 还高中状元, 入翰林为官。

    但却在偶然的巧合之下被男主恒王识破了女儿身, 加上恒王之前就被沈佩的与众不同所吸引,心中也多了倾慕之心。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阳谋阴谋,甚至是生离死别的过程中,沈佩帮助恒王登上皇帝之位,最后重回女子之身,入宫为后。

    而萧函则是小说里描写并不多的角色,也能称得上是炮灰。

    虽贵为天子,但因体弱,甚至都无法留下子嗣,后来早早病逝将皇位传给了皇弟,也就是恒王元焕。

    萧函问道,“委托人的心愿是什么?”

    9526:“保住大宁至少百年无忧。”

    这个心愿倒是不难。

    除了世界主线信息,还附带有原身的记忆,萧函在床榻上闭目休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元玺生来就是太子,而且受先帝也就是他父皇的重视,端看以国之玉玺的玺字为名就知道了。元玺本人也极为聪慧,可惜身子不争气,从胎里带来的体弱,无法骑马射箭,连外出都会生场病,多年来都是拿珍奇药材精心养着的。

    好听点是体弱,难听点叫病秧子。

    但看原身的记忆,倒没什么不甘愿,也对,哪怕身体再不好,也得到了先帝的认可和众臣的信重。还是当上了天子,也不算亏。

    就是不怎么瞧得上恒王,也就是男主元焕。

    也不单单是恒王,元玺对底下的弟弟都不怎么看得上眼,觉得都太蠢了。

    他哪怕身子不好,也能压得他们翻不起什么浪。

    实际上元玺是个极为骄傲的人,能入他眼的一生也不过几人尔。

    但这些都被他很好地隐藏在了温和文秀的外表下,无论是先帝,还是现在的朝臣乃至民间,都觉得他友爱兄弟,仁德谦厚。

    到死也是如此。

    小说是小说,世界是世界,前者能窥到的往往是世界的冰山一角,就比如元玺作为小说中经常一笔带过,甚至因为体弱很少上朝,戏份不多的角色。

    却是完全能压制住朝臣和诸王的人。

    不过元玺虽然看不上恒王,但最后还是将皇位传给了他,可惜主线信息没有透露过多元玺结局时的想法。

    这样的人会牺牲功德和时空局做交易吗?萧函有些疑窦。

    但来不及细想,就听到外间内侍的声音,“陛下,已经酉时一刻了。”

    这是原身交代过的。

    金黄色的帘帐被从两边拉起,殿内点着淡淡的木檀香,一应摆设布置也是旷朗韵致,萧函任由着侍从给她换上,

    在元玺的记忆中可知,身边伺候的人都是精心筛选过对他有着绝对忠心的人,而因为身体问题很少上朝,长居与后宫,对后宫的掌控也十分深,还有私下培养的暗卫。

    元玺过去是名正言顺,根基深厚的天子,想做什么还是很容易的。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省心。

    起码没有什么前期障碍,的确比之前的几个世界轻松多了,萧函感叹道。

    换完衣服已经将近晚宴时辰,今晚还要在南熏殿宴请诸王和众位大臣。

    这个世界的男主恒王,还有女主沈佩也都会出席。

    前两代君王都是较为贤明的天子,元玺也不是庸碌无能之辈,继位两年,政治清明,国库丰盈。

    所以大宁朝此时也称得上是太平盛世,小说中元玺将皇位传给恒王时,留给他的也是一个稳定安泰的天下,大宁再延续个一两百的气数不成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萧函说这个任务没什么难度。

    天色虽已黑,但殿内已挂上数十盏琉璃宫灯,照得犹如白昼。

    更是歌舞升平,丝竹之音悠扬,舞姿曼妙动人。

    萧函喝的是不伤身的清酒,微眯着眼欣赏着这宫廷乐舞。

    以她的天子身份,敢向她敬酒也没几个,顶多是首辅阁老。

    元玺对外的表现是个比较宽和的天子,甚少发过脾气,当然熟知他记忆的萧函知道,他一般杀人不见血,直接暗地里处置了,帝王权衡之术也使的不错。

    但明面上,虽有天子在,但宴会的气氛还是不错的,觥筹交错,比如男主恒王元焕那处。

    元焕在诸王中还是比较出众的,天子病弱,继位二载,连妃嫔都没有纳,谁都知道下一代皇室继承人会从宗室中择选,至于是选皇弟还是皇侄还不可知。

    萧函也看到了女主沈佩,初入翰林才两三个月,还只是从六品的编修,但在朝中已小有名声。

    无他,因为有探花郎之貌,状元之才。

    连元玺挑了一圈,哪怕不是多如意,最后也点了沈佩。

    年仅十九,俊秀风流的少年郎,倒也是雌雄莫辩,坐在翰林那边,却没怎么沾酒水。

    而恒王有意无意地都看向沈佩那处,在有心人看来还是比较明显的。

    萧函也不知这小说故事都发展到什么情节了。

    9526插了句话道:“小说中就是这次宴会让恒王识破了沈佩的女儿身。”

    萧函只看了一遍世界主线信息,至于小说,近乎六成都是沈佩与恒王甜蜜恋爱的情节,萧函直接扔给9526打发时间了。

    听了9526这话,萧函再看着殿下的宴会犹如看一场大戏,就小说的结局而言,对男女主倒也是美满。

    沈佩身旁坐着的一青衣官服的翰林与她谈起大家黄华石的白鹤图,为沈佩斟酒的侍女手一抖,竟打翻了酒盏。

    侍女立时跪倒在地,“奴婢是无心的,求大人恕罪。”

    恒王瞧见了沈佩那处发生的动静,不紧不慢站起,出言道,“沈编修不如去后殿换身干净衣裳。”

    9526在旁解说道,“然后恒王也借口离开宴会,在后殿识破了沈佩的女儿身。”

    “多谢恒王殿下好意,只是下官身上并未沾到酒水。”沈佩嘴角噙着温文尔雅的微笑,拱手道。

    恒王微皱了皱眉,但见沈佩衣衫的确像是未湿的样子,不禁暗恼那侍女办事不利。

    沈佩继而又朝殿上天子行礼,带着歉意道,“下官失礼,惊扰宴会,还请陛下恕罪。”

    “无妨。”萧函摆了摆手,无论是她,还是原来的元玺都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她又瞥了身边的赵内侍一眼,便立刻有管事太监将那侍女带下,还有其他善后了。

    萧函看得清楚,那酒水明显泼向沈佩的,但她躲避得很及时,哪怕有些酒水也是收入袖中,看起来并不显,这手法还真是熟练啊。

    萧函微挑了挑眉,沈佩若有这本事,恒王再试几次都验不出她的女儿身来。

    9526也疑惑着呢,怎么没按小说情节发展啊,难道有什么意外。

    宴过半晌,数名容貌艳绝红衣翩跹的女子入殿。

    恒王朝萧函拱手道,“这是本王精心挑选的南府歌舞乐伎,还请皇兄一赏。”

    萧函微微颔首,做足了天子之相。

    琵琶声起,众姬翩翩起舞,舞姿有风流华艳之美。

    曲罢舞歇,众人赞叹不已。

    恒王露出玩味的笑意,“人皆道才子风流,沈编修又是当朝状元,不如多个美人红袖添香,本王愿意成人之美。”

    “皇兄意下如何?”恒王也没忘了问萧函一声,不过他也知道天子素来的态度,对美色冷淡,不然后宫也不会那般冷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例子,最后都分给宗室朝臣了。

    萧函唇角微动,似是扬起一抹清雅微凉的笑意,“既是恒王的人,自然随恒王的意。”

    恒王随手一指便指了那个领舞的红衣女子,也是众姬中容貌最美的。

    旁人皆道沈佩还真是好福气,得恒王亲自赠送美人。

    沈佩起身,行礼如仪,安然自若,“那下官恭敬不如从命了。”

    恒王眉角微颤了一下,难道真是他怀疑错了。

    但眨眼间过后,沈佩又继续与她的同僚谈笑风生了。

    独坐在高位之上的天子笑得越发温柔和静,一双俊秀的眼眸微光流转,心中却是在与9526对话,“说吧,沈佩是怎么回事。”

    这要还没问题,她就是个傻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