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如果你聪明, 就主动把血凝草交出来。”凤倾舞冷冷一瞥, 在她看来, 宋欢欢在丫头虽然嚣张,但是也是个聪明人, 看到阿宿她就该主动把东西交出来。

    宋欢欢冷笑一声,手上随意拿着一个玉盒:“你说的是这个?”

    凤倾舞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冰冷起来了, 她冷声道:“宋欢欢,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

    宋欢欢一下子就笑出声来, 从冥霜剑上跳下来, 一只手提着冥霜剑, 另一只手拿着玉盒, 就跟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一样:“王倾舞,哦不,应该是凤倾舞对吧?不要以为你离开了王家,到了中洲, 修炼到金丹修为,又得了个什么所谓的百花仙子, 就真以为自己可以摆脱王家的影子。”

    “你说, 你凭什么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宋欢欢顿了顿, 将目光移到立在凤倾舞身边的红衣男人身上, “还是说, 你就凭着这个…鬼魂?”

    “宋欢欢!”凤倾舞甩手就是一个攻击, 她不能忍受别人用这种眼神看凌宿, 凌宿是她在这个世界上, 最重要的存在。

    宋欢欢只轻轻一挥冥霜剑,就化解了她的攻击,修为上的差距就是真正的天堑。

    只是宋欢欢一动手,凌宿自然不能看凤倾舞受到伤害,浑身的灵气便都聚集起来,他虽说已经成了鬼魂,但威压却还是有元婴,对宋欢欢一个旋照修为来说,这威压几乎可以让她站不起来。

    宋欢欢喜欢随缘,却不代表她乐意被人欺负,所以宋欢欢只是稍微踉跄了一下,就站直了身体,在凌宿和凤倾舞惊讶的眼神中笑眯眯道:“元婴修为的鬼魂呀,比起几年前在王家的大乘期可是差得太多了,怎么?看样子撑不了多久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凤倾舞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宋欢欢歪着脑袋笑道,“再说了,你凭什么觉得我身上就没有防身的东西,区区元婴修为,就敢来跟我抢东西。”

    “你!”凤倾舞的心狠狠一坠,但是又看到了什么,立马冷笑起来:“呵,宋欢欢你也别强撑了,难道你以为我没看到你的脚已经陷在地下了吗?”

    “你要是真聪明就别在这里强撑,把血凝草交出来!”

    “呸!”宋欢欢被戳穿,脸白了一下,让人看起来就是在强撑,“我这里比血凝草好的东西多着呢,可惜我就是毁了,也不会给你!”

    “那好,你就强撑吧。”凤倾舞也不想和她僵持下去,“阿宿,直接动手吧。”

    凌宿本来就讨厌除了凤倾舞以外的其他女人,所以一直也不耐和宋欢欢讲话,他不愿意凤倾舞来抢宋欢欢手里的血凝草是担心她的安危,但是他们现在来都来了,他当然是要帮助凤倾舞的。

    所以凤倾舞一说动手,凌宿直接暴起,冲宋欢欢冲去,而宋欢欢也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威压朝着她而来,让她几乎站不住了,但至始至终,她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害怕。

    而强烈的威压,在直冲向她面门的前一刻,就瞬间消失了。

    “原来是生灵啊。”一声懒洋洋的男声拉长了调子,“哦,也不算生灵了,离死灵差不了多远了。”

    宋欢欢朝着声音看去,白衣男人随意的靠在树上,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还捏着一颗黑色的珠子,风簌簌的吹来,吹动得他的衣袍和发丝胡乱飞着,有一种奇异的美感,即使是之前就约定好的,宋欢欢也被这一幕怔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苏卿然,心脏突然猛烈的跳动起来。

    宋欢欢来不及思考那是什么,就直接扑到他怀里:“苏师兄,你可算来救我了,有人想欺负我呢!”

    这个“有人”指的自然是凤倾舞和凌宿。

    可是此时的凤倾舞还正处于惶恐的状态之中,因为,凌宿不见了,在冲向宋欢欢的时候,突然就消失了,感受到目光,她才反应过来看向宋欢欢:“阿宿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她才想到,刚才宋欢欢根本一点慌张都没有,而之前被威压弄得脚都陷进去,根本就是装的,这一切分明就是宋欢欢和苏卿然设计好的!不然宋欢欢在看到苏卿然的时候也不会这么自然!所以凌宿的突然消失,肯定和宋欢欢脱不了关系。

    宋欢欢正抱着苏卿然的手臂心脏扑通乱跳呢,听到凤倾舞的话,她有点气愤的转头看向凤倾舞:“我怎么知道,他本来就是鬼魂而已,谁知道是不是他自己消失了。”

    宋欢欢嘴巴向来挺毒的,尤其是有人坏她好事的时候,就不要怪她说话不饶人!

    而且她本来就不知道凌宿去哪里了呀,她当时和苏卿然说好的就是引蛇出洞而已,至于怎么对付凌宿,不好意思,她之前知道凌宿的存在,但是苏卿然不知道,所以都靠人家苏大佬临场发挥,她上哪里知道去。

    凤倾舞一听她这话就直接红了眼睛,当然是气红的,她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凌宿会离她而去,现在听到宋欢欢这么说,而凌宿也确实是突然不见了,这让她怎么受得了,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就冲着宋欢欢而去。

    “苏师兄你看,就是她想欺负我!”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的修为毕竟比苏卿然高,当然不可能让苏卿然挡在前面,所以她提起冥霜剑就是干。

    这次她可不会故意让着凤倾舞,修为的压制是很可怕的,就算宋欢欢什么术法都不用,只是单纯把灵气砍出来,都不是凤倾舞能招架得住的。

    直到凤倾舞狼狈的倒在地上,宋欢欢才收起冥霜剑,得意洋洋道:“怎么样苏师兄,我厉害吧?”

    苏卿然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你今天怎么了?不会刚才真被伤到脑子了吧?”

    “喂!”宋欢欢往后退了两步,愤怒的扬起下巴,心道还不准她少女春心萌动一下吗?

    没错就是春心萌动,宋欢欢要是还不知道自己对苏卿然什么想法,她就白看了那么多小说了。

    想当初她一度觉得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喜欢谁,毕竟谁在活了那么多坎坷悲惨的好几世之后还能有闲情去喜欢一个人的?

    只是没想到居然还着了苏卿然的道,之前那么多次异常,她都分辨不清那是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但是刚才,那么强烈的心跳,她要是再否认她就是个蠢货。

    反正喜欢苏卿然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要是有人跟苏卿然待了那么久不喜欢他才奇怪呢!

    宋欢欢是个随缘的人,喜欢了就是喜欢,想办法把人弄到手就成了呗,不过现在她可不能直说,不然姓苏的藏了那么多秘密,那么复杂的人,指不定直接离她远远的,她好歹也是手握金手指的女人,总不能连个汉子都泡不到吧!

    心里打定了主意,宋欢欢直接转移了话题:“苏师兄,你刚才说的生灵死灵的是什么?”

    “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灵魂,原本似乎还是生灵的状态,还能有救,可惜我看那样子似乎要变成死灵了,成了死灵,就是恶鬼,自然是被魂飞魄散的。”苏卿然悠悠的解释道,手上还在把玩着那颗黑色的小珠子。

    而本来狼狈的趴在地上的凤倾舞听到这话,强撑着动了动手指。

    “师兄,你这是什么?”宋欢欢看他一直拿着黑珠子,直接伸手,苏卿然就自然的递到她手上:“这是搜灵珠,不然你以为刚才的生灵去哪里了?”

    “哦?他在这里边呀?”宋欢欢饶有兴趣的看着指甲大小的珠子,心情颇好。

    凤倾舞听到凌宿并没有消失,紧绷着的心总算松了一点,只是艰难的抬着头,看着宋欢欢手上的那颗黑色的珠子:“阿宿。”

    “真可怜。”宋欢欢笑吟吟道。

    “宋欢欢,把阿宿还给我,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想要什么?”宋欢欢歪着脑袋,笑得活脱脱的反派模样,“不好意思,你还真没有什么事我需要的。”

    她宋欢欢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凤倾舞看起来可怜,可是宋欢欢还记得她刚才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模样呢,她又不是以德报怨的圣母。

    要说可怜,青菱当初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她还不是照样说杀就杀。

    “宋欢欢,得饶人处且饶人。”凤倾舞将不甘藏在眼底,最后只是无力的说出这一句话。

    “哦,正好,这句话也是我想送给你的。”宋欢欢撇嘴,不好意思,论嘴炮,这么多年她也就只输给过苏卿然而已,当然她是不会说,她只是让着苏卿然而已,毕竟人家是大佬她得罪不起嘛!

    “好啦,苏师兄咱们走吧,人家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了,那我今天就不要她的命了。”宋欢欢笑眯眯的拉住苏卿然的衣袖。

    苏卿然全程都没有瞥地上的凤倾舞一眼,点了点头:“走吧。”

    看看,她家苏大佬多么的霸气,喜怒不形于色的,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