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培训
    “有。”廉君过了一会才回答,抬眼看他,“你太吵了,我想清净几天。”

    时进:“…………”时进啊时进,你为什么要自取其辱,当个安静倾听的哑巴不好吗。

    “这个任务你要做吗?”廉君询问。

    “……做。”时进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心里委屈极了。

    “那去休息吧。”廉君摆手赶人,十分绝情,“任务开始前官方会派人过来给你做一个短期培训,地点就在会所,你这几天别乱跑,好好养伤,争取快点恢复身体状态。”

    时进含着一口老血离开餐厅,背影萧瑟。

    “你家宝贝太坏了,白瞎了我哄他吃下去的那么多饭!”时进在心里血泪控诉。

    小死哼哼唧唧,试图修补他破碎的少男心:“宝贝其实舍不得你呢,你看今天上的菜,大部分都是你爱吃的。”

    “也是,猪喂肥了才好宰。”时进并不领情。

    小死:“……”

    这天之后,时进开始了一边养伤一边跟着卦一等人训练的生活,虽然他很想趁热打铁继续分析真凶人选,但突如其来的任务让他不得不暂时搁置分析大计,集中注意力训练。

    这期间时纬崇又来找了时进一次,时进正愁没机会试探一下他,和他缓和一下关系呢,接到消息后立刻主动去会所外和时纬崇见了一面,内心雀跃,表面冷酷。

    两兄弟在车边进行了一场简短的谈话。

    “为什么要和老三打架?”时纬崇问。

    “我早就想打他了。”时进回答。

    “都伤哪了?”时纬崇继续问。

    “哪都伤了。”时进回答。

    时纬崇皱眉,看着他青青紫紫的脸,沉默了一会,问道:“还想打吗?我可以陪你打。”

    时进:“……”兄弟你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不和你打。”时进故意扭头硬邦邦回答,自觉叛逆少年的戏份应该是够了,瞄时纬崇一眼,表情缓和下来,问道:“大哥,你还讨厌我吗?”

    时纬崇见他软化,低叹一声,试探着抬手摸了一下他毛刺刺的脑袋,见他没拒绝,表情更缓,回道:“我在试着不带着偏见去看你……小进,你总归是我弟弟。”

    小死惊喜出声:“降了降了,进度条降到870了!”

    时进心里提着的一口气哗一下就松了,脸上不自觉露出点笑意来——推测没错,时纬崇果然是生存因素,和他搞好关系可以提高生存率!

    时纬崇捕捉到他这丝笑意,心里越发不好受,说道:“小进,我知道我以前误解你太……”

    “谢谢你!”时进突然伸臂抱住他,还用力拍了两下他的肩背,开心说道:“大哥你不讨厌我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时纬崇被抱愣住了,事实上,长这么大,他还没被人这么拥抱过,父亲也好,母亲也好,兄弟也好,大家的关系都是远远的,友好也都只维持在一个很克制的范围内,亲昵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身体本能的紧绷着,因为冬天穿得太多,所以这个拥抱倒也不算太亲密,但拍在后背的力量却很有分量,搭在肩膀上的脑袋也有些重。

    时纬崇看着时进近在耳边的脑袋,心里突然就冒出了一些显得很黏糊的情绪——面前的人还只是个孩子呢,是他刚成年的弟弟,最小的弟弟。

    “……这有什么好谢的。”他开口,垂着的双手试探抬起,想去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但他刚有动作,时进的身体就快速抽离了。

    “大哥,我一会还有训练,得回去了。”时进只抱了几秒就放开了,怕做得太过火显得假,或者又引来时纬崇的猜疑,放开后还不忘立刻释放自己的善意,“下次找我直接电话联系约时间吧,不用再在会所外面等着了,大冬天的,怪冷的。”说完怕说多露破绽,朝着时纬崇挥了挥手,转身小跑着走了。

    时纬崇目送他进入会所,僵着的手慢慢放下,在原地站了一会,浅浅吐了口气,转身回了车上。

    回到会所后时进把时纬崇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拖了出来,并发了个笑脸短信过去。大约十分钟后,时纬崇回了短信,同时时进的进度条数值再次下降,降到了850。

    “降了30点,今天收获不错。”时进十分满意,想了想,又给容洲中发了条短信,曰:伤好了吗?大哥来找我了,我告你状了。

    容洲中的短信回得很快,只有一个字:滚!

    时进对着手机屏幕傻乐,突然觉得容洲中这个娱乐圈阎王其实一点都不凶,还挺可爱的。

    如此又是两天时间过去,就在时进身上最后一块淤青也淡得快要看不到痕迹时,官方那边终于递了消息过来——培训人员已经敲定,下午就能到。

    时进对此很不解:“不是说这任务很重要吗,怎么培训的人却这么晚才确定,官方那边出问题了?”

    卦一摇头,脸上带着些不满,回道:“不是出问题了,是那边上层在培训人选上出现了分歧,较劲了几天,拖到现在才定下。”

    “只是个培训而已,这有什么好较劲的。”时进更不解了。

    卦一有意教他,于是详细解释道:“他们较劲的不是培训本身,而是进‘夜色’的名额,君少的私人地方,你以为是随便来个官方人员就能进的吗?‘夜色’的入门卡可不好拿。”

    时进恍然大悟,啧啧摇头,自动把官方派来的培训人员想象成了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官僚胖子,识趣地不再多问。

    下午的格斗课进行到一半,训练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卦一停下和时进的对练,喊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卦二探头进来,先看了眼卦一,然后把视线定在了时进身上,表情有些奇妙,说道:“那边的人来了。”

    时进满脸疑惑:“来就来嘛,卦二你怎么这个表情,脸抽筋了?”

    卦二没好气地翻他一个白眼,懒得再给他使眼色,伸手彻底推开门,侧身让出了站在身后穿着一身黑色训练服的人。

    视角的原因,卦二让开后,时进先看到的是一双穿着黑色短靴和同色休闲裤的大长腿,心里还有点意外,在脑子里跟小死吐槽,说官方比他想象的靠谱,没真的派个不干正事的胖子过来,结果等那人上前一步,露出他的脸时,时进直接傻了。

    “四、四哥?!”时进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向傲庭往里走的脚步一停,眉头一皱,视线精准地落在时进身上,看到他身上的训练服时,表情突然沉了下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时进被他这话问得莫名其妙的,反问道:“这问题该我问你吧,你不是开飞机的吗,怎么成培训人员了?还有,什么叫我怎么在这里,你装什么傻,我住在这这件事你不是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你住在这,不然我也不会申请接下这次的对外培训,我是问你,你为什么会呆在这间训练室里!”向傲庭回答,隐隐意识到什么,看向引路的卦二,问道,“小进为什么在这里?你说带我来见这次的任务参加人员,人呢?”

    卦二指了指时进,回道:“他就是你需要培训的任务参加人员。”

    向傲庭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眼神变了几变,沉声说道:“我要见廉君。”

    卦二从看到向傲庭出现的那一秒就知道这事要糟,闻言也不意外,抬手跟卦一打了个招呼,转身示意向傲庭跟着自己来。

    时进也觉出不对了,忙摘掉身上的护具从训练台上蹦下来,快步赶上两人,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卦二无所谓点头,向傲庭则注意到了时进摘护具时熟练的动作,表情更难看了。

    三人一路朝着廉君书房行去,时进边走边在脑内和小死交流,说着说着突然想起容洲中发的那个等死短信,灵光一闪,单手摸出手机啪啪啪打字:三哥,你是不是早知道四哥要来夜色?

    容洲中的短信回得很快,内容依然简短:死吧,小兔崽子!

    这幼稚鬼果然知道!

    时进关掉他的短信,看一眼走在前面的向傲庭,皱了皱眉,快走几步追上他,试图搭话:“四哥,你这次……”

    “我们的问题一会再谈。”向傲庭头也不回地打断他的话,见廉君的书房已经近在眼前,加快脚步直接上前推开书房的门,无视书房内立刻站起身警惕望过来的卦九,走到廉君所在的书桌边,靠近后俯身撑住书桌桌面,逼视着廉君,毫不掩饰自己的攻击性,问道:“廉君,为什么我的弟弟会是这次的任务参加人员?”

    “四哥。”时进一进来就看到了向傲庭这个动作,心里一紧,怕他对廉君乱来,忙跑到廉君身边站着,稍微挡了廉君一手。

    向傲庭见状表情更沉了,看廉君的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一个蛊惑无知少年的大魔头。

    时进试图和向傲庭沟通,说道:“四哥,你……”

    “你闭嘴!”向傲庭喝止他的话,仍看着廉君,质问道:“廉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次的任务,你为什么会让时进一个孩子去做?”

    时进想反驳他“孩子”的说法,却被廉君拉了一把。

    “没什么意思。”廉君开口,摆手阻止了卦九和卦二靠近向傲庭的动作,迎着向傲庭满是敌意的眼神,回道:“我选时进,当然是因为他的条件最合适,还有,时进不是孩子,他已经成年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