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潜入!
    想了想,不过是个普通人,安晨夕倒没打算杀了他,她的手放在那人的天灵盖上,一缕仙气悄然飘入那人脑中,安晨夕闭眼快速阅览了一遍那人脑海中的记忆,依照安晨夕如今的修为,已经能查看一个人近半个月的记忆。

    这人看起来不是什么人物,准确来说,应该是这里的基层人员,这种基层人员在这里很多,他们称之为“劳奴”,这些“劳奴”都是练家子,虽然功夫说不上多厉害,但比普通打手却是高上一个档次,另外,若是功夫出色,便能提升为“劳队”。

    “劳队”名下管辖20个劳奴,也就是说是那20个劳奴的队长,功夫再拔尖一些,能从5个“劳队”中脱颖而出,便能晋升为“劳主”,“劳主”名下管辖近100人。

    从这人近半个月的记忆来看,这整片林区都属于“亚区”,所谓的亚区是一个代称,实际上是一个组织,亚区在这里的存在是特殊的,换而言之,这里拥有独立的自主权,不论是政府还是官方都无权干涉。

    明面上,统治亚区的是一个叫亚索的男人,但实际上,那个亚索根本是个傀儡,也就是说,亚索的存在只是做给外界看的,这里真正做主的是一个姓“魏”的先生,亚索是魏先生培养来对外界接触的人。

    魏先生座下有五大长老,魏先生和五大长老座下又分别有四五十个弟子,每个弟子下面分别又管辖着一个“劳主”,换而言之,这片亚区有上万人。

    依照这人最基层的地位,自然是无缘见到那位魏先生和上面的长老的,甚至连那些弟子也没见到几个,这人来到这里后,接触过最大的“官”也就是“劳主”,因为地位太低,所知道的组织信息也有限,不过,信息探到这儿,安晨夕已经有了些许眉目。

    魏先生?!

    无巧不成书,神机门的掌门就是姓魏!

    至于那被魏先生推出来应付外界的亚索,不正是那大毒枭!

    看来,自己还正猜对了,误打误撞,进了神机门的大本营!

    没想到神机门在此的势力竟有上万人,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些人,连最低等的劳奴都拥有武功,且不说那些劳奴功夫多厉害,对付七八个的普通打手是没问题的。

    除了占据了武力优势,这里还有财力优势,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罂粟,还有林中的金矿、宝石矿以及珍稀植木都是组织的财源收入,这么细细思量下去,还真是令人心惊,这组织的存在,俨然已经相当于一个独立城邦了,也难怪当地政府都奈何不了。

    安晨夕明白这一点,却是有些心情凝重。

    将走远的思绪拉回,安晨夕目光又落在眼前的人身上,原本她打算伪装成此人,潜伏进此地,不过现在知道了一些信息后,安晨夕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从此人脑中的记忆看,明天组织里就会安排人到山那头的港湾城市挑选新的一批劳奴,她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混进来。

    这么想着,安晨夕又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重新套在了那人身上,然后对着那人脑门一抹,将刚才她击晕他的那一丁点记忆抹除,又将那人放回了原地,这才对着那人轻轻一点,然后利落的转身离开。

    安晨夕前脚刚走,那人便慢悠悠的睁开眼,他迷茫的环顾了一圈,挠了挠后脑勺,并没有发现这须臾间的异样,还以为自己只是愣了愣神,那人嘀咕了一句什么,继续朝着对面的河岸木屋走去。

    再说安晨夕快速原路返回小旅馆,依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窗户回了小旅馆的房间,经过这一番插曲,安晨夕暂时也睡不着,暗暗思量一番后,她又盘腿修炼了一番,直到凌晨三四点时,才和衣躺下。

    早上七点的时候,安晨夕便醒了,退了房,安晨夕招了一辆车,赶往山那头的港湾城市。

    当初找到这个小镇是因为这个小镇就在这片深林脚下,却不想,这里只是这片深林的后山,根本不是那组织的主要活动地带,那组织主要活动地带竟是在前山的港湾城市。

    这一片延绵山脉比邻一条江,山脉的对岸就是一座相对繁华的城市。

    安晨夕猜测,自己无意发现的小镇民宅下的地道,或许是组织用于便利所用,毕竟日常买点小东西,还要渡江也不方便,倒是建地道通往后山的小镇还便利一些,搞不好,像那地道通往的民宅有好几处。

    至于为什么不从陆地走,安晨夕想到了那山脉周围布下的阵法,那些劳奴虽是组织中人,但毕竟不是修士,不懂术法,无法破阵出山,所以才建了那地道,以方便那些劳奴使用,同时,也能隔绝外界之人窥探组织。

    一个半小时后,安晨夕抵达了港湾城市,凭着从那劳奴脑中取得的信息,安晨夕径直找到了组织挑选劳奴的地方。

    那是一个格斗场,组织挑选劳奴的方式很简单,把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和一头西伯利亚虎放在一个铁笼里,最终那人打败西伯利亚虎,那么就通过选拔,当然,这个打败并不是说一定要杀了西伯利亚虎,只要让西伯利亚虎畏惧与那人,不敢在攻击,也算获胜。

    另外,通过选拔,进入组织后,组织会安排武术师系统的传授武术,而那武术师其实就是神机门掌门、长老座下的弟子。

    找到那地方后,安晨夕并没有先进去,而是找到附近的卫生间,安晨夕拿出自制的易容膏,开始在自己脸上捣腾。

    这一次,安晨夕没打算继续用之前在小镇时的青年模样,而是打算用自己本来的相貌,只不过她原本的相貌太过美艳惹眼,所以安晨夕准备用自制的易容膏在脸上做点掩饰。

    她的皮肤太过白皙水嫩,所以,第一步就是先把皮肤全部涂成棕色,然后安晨夕又用易容膏在眼睛和鼻子上做了点掩饰。

    没一会儿,易妆完成,细细看,五官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肤色的改变和眼尾、鼻翼的修饰,让安晨夕变得不再那么美艳惹眼,少了蛊惑人心的妖艳,多了几分清俊,而且,变成棕色的肤色反而让安晨夕多了几分成熟,不再是十几岁的少年,而像是青年,加上安晨夕本身的清冷气质,倒是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

    要问安晨夕为什么不打算继续用幻术,风影门事件让安晨夕明白了有许多难以预料的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一旦遇上不可控因素,比如洗髓伐骨,无法使用法术时,她脸上的幻术就可能消失,这样一来,她就会暴露,稳妥起见,还是这种直接在脸上做掩饰易容的方法更能应对突发情况。

    言归正传,易妆完毕后,安晨夕这才出了卫生间,进了现场。

    这是一个普通的大厅,安晨夕直接在前台报名处先报了名。

    因为易了容,并没有露出真实相貌,为了稳妥起见,安晨夕并没有用西晨的身份,而是配合着易容后的相貌,重新伪造了一个新身份,名唤西彦,用了她前世名字的谐音。

    在验证身份信息的时候,安晨夕用了点小手段,利用幻术骗过了检验人员。

    那检验人员仔细核对后,见没有问题,才让安晨夕通过,不过,见安晨夕气质独特,又相貌堂堂,那检验人员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安晨夕拿着检验人员发放的号码牌,进了选拔场。

    轮到安晨夕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依照她现在的能力,对付一只西伯利亚虎不需要费多少工夫,几乎是没有悬念,安晨夕成功通过了选拔。

    通过选拔后,安晨夕就被工作人员领到了休息室,等候选拔结束,统一带回组织。

    休息室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同样通过选拔的男人,那几人正在相互寒暄,见安晨夕进来,几人的目光频频在她身上打量。

    安晨夕独居一角,并不打算跟他们客套,那几人似觉察到安晨夕身上的高冷,倒也没有搭话,只不过神色却带了几分淡淡的讥讽和不喜,显然是觉得安晨夕的性情清高不好接触,跟他们不是一类人,从而产生了几分排斥和反感。

    安晨夕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清高引人反感,不过,她为什么要在意不相干的人对自己的看法,所以,安晨夕闭目,没有理会。

    又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外面的筛选似乎结束了,彼时,休息室里面刚好有了二十人,已经可以在组织中组成一个新的劳队,这时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人,那人神色严肃的对众人一通训话,然后这才带着他们离开。

    众人一起坐上了一辆大巴车,大巴车半个小时后开到了码头,然后众人换乘了游艇,直接向着对面的山峦驶去。

    游艇顺着江河开进了一条支河,两岸的葱郁林景快速后退,有鸟从游艇前淡然飞过,葱郁的翠绿看不见尽头,却蜿蜒着支河一直通往了深处。

    半个小时后,游艇停在了一处木质码头前,入眼是一片花海,毫无疑问,这处花海自然也是罂粟花,安晨夕打量四周环境,发现并不是昨晚那一处地方,想来,这处山脉里面应该种植了不少类似这样的罂粟花海,这个认知让安晨夕又沉了沉脸。

    种植这么多罂粟,用来做什么,自不必说,这里是世界产毒核心地,能跟无极宗同流合污,这神机门果然也恶毒之辈!

    其他她管不着,但这神机门已然在丹宗对立面,又跟无极宗同流合污,还拥有此等势力,必须想办法解决。

    只是她孤身来此,面对这般庞大的势力,一时半会也没有对策,只能见机行事。

    掩下面上的冷意,安晨夕落在最后,跟着人群慢慢出了游艇上岸。

    众人被带到一个木制搭建的小广场,在等候了半个小时后,紧接着相继有“领导”来训话,当然,这些领导里面没有神机门的魏先生以及长老等高层,也就是一些中基层。

    在这些训话的“领导”里面,“官位”最大的也就是一个神机门长老的弟子,而他们新进的这支队伍,是隶属那名弟子管辖。

    训完话,就是队伍编号,他们这支队伍编号1480,因为是新进的队伍,没有“劳队”,便从其他队伍里面临时调动了一个“劳队”暂时作为接管人。

    接下来就是领取服装、日用品、安排住宿等问题,众人先统一领取了灰色的麻衫装。

    在这里面等级分明,所有的“劳奴”都是统一着灰色麻衫装,麻衫装的袖臂上是队伍编号,一支队伍的“劳队”则是蓝色麻衫装,“劳主”是白色麻衫装,神机门的长老弟子是黑色唐装,掌门弟子是红色唐装,只有掌门和长老可以随意着装。

    等全部安排妥当已经是下午,忙碌了大半天的无用功,在安晨夕看来是无用功,其他人早就累的不行,甚至来了这里,为了让他们这一批新进的人熟悉这里面的制度、禁忌、日常事务等事宜,众人在领头人的带领下,犹如被人牵着鼻子走的老牛,连中午饭都没吃。

    倒不是说组织不提供饭食,进了组织,就是包吃包住,只不过领头人显然不在意他们这批新人饿不饿的问题。

    有经验的“劳奴”会通过地道到后面的小镇上准备一些口粮,以备不时之需,昨天安晨夕看到那几个“劳奴”就是去小镇上备口粮的。

    这里的布局是以中心向外扩散的方式构建的,在这处山脉中心位置,是一座豪华的宫殿,宫殿里居住的是整个组织的最高权力者也是神机门掌门魏先生。

    豪华宫殿四周另有五座宫殿,是五位长老居住之处。

    五座宫殿四周则是联排别墅群,联排别墅群以一个圆形将宫殿包裹起来,而居住在联排别墅群里面的则是掌门长老的弟子。

    联排别墅群再外围,则是木屋群,同样的,木屋群也是以一个圆形的方式,将联排别墅群和宫殿包围起来。

    因为是最底层的“劳奴”,他们这支新队伍的住宿条件说不上好,这里有很多安晨夕昨晚看到的那种木屋,“劳奴”都是住在木屋里面,两个人一间房,“劳队”待遇稍好,是一个人一间房,“劳主”则是一个人居住在一栋单独的木屋里。

    木屋里的条件有限,只有床和桌椅,还有一个只有两层的简易柜子,除此外,再无其他,厕所澡堂都是公用,只有“劳主”的单独木屋里面设有卫生间。

    公共澡堂和厕所,听到这个消息,安晨夕忍不住蹙眉,不过很快她把这一不甚起眼的顾虑放到了一边,依她现在的能力,解决这点小问题,还是轻而易举的。

    安晨夕跟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青年分到了一个房间,那青年深棕色的皮肤,长得健硕,明明一副开朗的面相,奈何却有些沉默寡言,这正和安晨夕之意,她也不喜欢跟聒噪的人同在一个房间,只是让安晨夕微微有点隔阂的是,自己毕竟是女儿身,就这么跟陌生男人同吃同住,让她觉得心里很是别扭。

    傍晚,吃了晚饭,管事说了明天的安排,他们现在是新人,当务之急是学习提高武力值,还有就是下苦力,所以,明天的行程简而言之就是习武、下苦力。

    听完安排,回到木屋已经是晚上八点,不少人已经拿着毛巾去澡堂洗澡,三三两两,很是吵闹。

    在这里大部分都是男人,当然,也有女人,只不过女人是少数,女人们统一居住在一个叫“媚苑”的地方,换而言之,“媚苑”就是风月场所,女人在这里面存在的价值,只是用以消遣所用,她们不习武,只需要满足男人们的日常欲望。

    因为僧多粥少,所以很多“媚苑”的女人常常要整晚整晚的接客,就算如此,也没法顾及每个人,所以,在这里,要进“媚苑”消遣,必须提前一个月排队,而且,里面的姑娘并不是想睡哪个就能睡哪个,在“媚苑”的女人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胸大臀圆人美肤白容貌娇美的上等美人只有弟子们才能享用,中等美人是提供给“劳主”、“劳队”的,长相凑合的普通美人才是提供给“劳奴”的。

    长老掌门这样的高位者是不会去“媚苑”的,依他们“尊贵”的身份,自不会去找“万人骑”的女人,他们自己的宫殿里面有专门的妻妾,你没听错,是妻妾!

    在现在奉行一夫一妻制的平等社会下,在这里却根本不适用,当然,对外,他们可以言明只有一个妻子,但关上门时,却会左拥右抱,享受好几个情人。

    得掌门长老器重的弟子也会娶妻,这主要是为了建立一种稳重形象,只不过妻子的存在依然是摆设,弟子同样会沾花惹草。

    当然,这里面所有人包括最基层的“劳奴”也可以娶妻,但与被器重的弟子不同,弟子可以让妻子进入组织随行身侧,但“劳奴”甚至包括“劳队”、“劳主”娶妻后,都不能让妻子进入组织,不过,若是在外有家室之人,每个月会有两天的假期,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言归正传,那些洗了澡的男人就开始嬉闹着,摩拳擦掌想去“媚苑”开荤了。

    这处山脉里面有好几条江河分支,所以,这里的所有木屋都是依河而建,河岸旁停着皮划艇,不少人已经结伴,上了皮划艇,朝着“媚苑”的方向走去。

    “媚苑”建在联排别墅群里,联排别墅群那片区域建了很多休闲娱乐场所,组织里面既然拥有上万人,自然是五脏六腑样样俱全。

    彼时,当男人们结伴去夜场时,安晨夕却避开了众人,独自深入了密林。

    神机门跟丹宗闹掰后,自然是无法再向丹宗求买丹药,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无极宗上,但无极宗不过是半途成立的门派,就药理和炼丹术而言,当然不及丹宗。

    何况,比起丰富的药材囤积,无极宗也是不够的,只能另辟蹊径来补足药材供给,而跟无极宗的神机门,便成了供给伙伴。

    经过现下深入这里后,对神机门的了解,自从跟无极宗后,神机门就利用地形气候之便,在深山里种植了不少花草药,以提供给无极宗炼丹所用。

    此时,安晨夕就决定深入密林去查探一番那花草药种植地。

    相比于罂粟,那炼丹所需的花草药自然种植的比较隐秘,甚至有专人把守,安晨夕在山林间转悠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那花草药种植基地。

    安晨夕放开神识在花草药基地里探了探,发现不过都是些寻常花草药,心中有了数,安晨夕没有多做停留,返回了木屋。

    回到木屋,安晨夕发现跟自己同屋的那清秀青年不在,而整个木屋群也相对安静了一些,安晨夕想了想,这才拿起毛巾和换洗衣服,走向了澡堂。

    澡堂里也很安静,里面被分成了一个一个的小隔间,隔间前有一块恰好能挡住身躯的门,但那门悬空,站在门外,大腿以下以及肩膀以上都能看见,这也就起到了一个遮羞作用,实在没什么私密性可言。

    安晨夕一个一个隔间看去,发现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人在澡堂,她暗暗松了口气,选了一个最里面的隔间,将衣服放在头顶的铁架上,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澡。

    毕竟是在男人堆,就算现在澡堂没人,安晨夕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安晨夕一边洗着澡,一边暗暗留意着整个澡堂的动静。

    这种情况下,安晨夕的动作十分麻溜,耳边是水流的哗哗声,澡堂依山而建,树林就在澡堂后,入夜十分,虫鸣蛙叫不断,偶尔响起一声狼嚎虎啸,这片山脉是原始森林,所以时常有野兽出没,因而每片木屋群下面都会有几只狼虎守候,以便在众人沉睡时,做警醒之用。

    但狼虎毕竟是动物,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嚎叫两声,故而,伴随着那狼嚎虎啸,极有凛然冷冽之感。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比心,哭唧唧,美人们赏点票票吧,叩谢ing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