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让我们红尘作伴, 潇潇洒洒。  “没法走?”虫哥重复,“可是在这里你可以走, 在这里可以,在外面也可以。”他的语气好像静静在说自己不会吃饭一样。

    它示范似的爬出去,在壁上垂直站着, 头从穴口下探过来。

    “很简单。”他说。

    是啊你有八十多只脚当然简单了。

    “我做不到。”静静解释说:“我的脚在侧壁上站不住, 我和你不一样。”

    “咕?”

    “我……我抓不住这里。”她蹲下拍了拍侧壁,“我很弱,我不行。”

    “你是很弱, 可是你现在在洞里可以站, 在这和在洞里都是站。”

    虫哥还是没理解。

    天呐大哥, 刻板印象要不得啊。

    静静解释不通, 可她又不能真爬下去给虫哥看,她怕死。已经走了的两个守卫也回来了, 静静看了眼表,很快又过去了一分钟, 表盘上的秒数跳舞一样狂闪着。

    不能浪费时间了。

    跳出人类思维,跳出人类思维, 不能这样交流。

    虫哥是个什么样的生物……虫哥它……

    很呆。

    静静咬了咬唇,忽然直接干脆地把结论丢出来, 命令道:“你必须得带着我我才能去母巢, 像带着那个幼虫一样。”

    虫哥一下理解了。

    “好。”

    它蠕动了下触须, 伸过来几条卷起静静举在前方, 掉头往下, 两三秒就爬进了廊道。

    每个巢厅半空都有核天灯,洞穴壁上有淡紫色的荧光物质,可廊道间却没有。这对虫哥它们当然不成问题,但静静的双眸没有那么强大的收光能力,那里对她就是近乎完全的黑暗。忽然悬在黑暗的深渊之中,静静的心一下缩起来,鞋子里的脚趾紧紧蜷缩。

    不要紧,不要紧。

    她不断默念着。

    虫哥的爬行速度非常快,潮闷的风迎面吹过,静静两手紧抓住腰上卷着自己的触须,也许因为握得很紧,她能感受到触须皮质触感下方的脉动,这让她安心了一点。

    “索西斯?”

    静静在黑暗中试着叫虫哥。

    身后很近的地方,虫哥立刻咕了一声。

    静静尽力扭过头,黑暗中,虫哥的四只眼眸空旷深邃,微微亮着光,那光静静无从分辨颜色,如此近的距离下,静静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却没见到一点结构。

    那空旷仿佛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静静失语了一瞬,却不知道为什么。

    面前一亮,它们穿过廊道进入了另一个巢厅,静静把头扭了回去。

    昏黄之中,两个守卫在前,它们排成一列顺着巢壁爬动,往前爬时如果迎面碰到其他的虫,列首的守卫c就会和对方的头须咔哒咔哒地打几下。静静看到大多数虫长得和守卫一样,也有几只像虫哥,还有更不一样的,但都一掠而过。

    这个巢厅和上一个一模一样,只是更安静,窸窣声少得多。

    它们在许多虫的注目礼下进入了又一个廊道,黑暗让静静揪心,但也让她松了口气。

    她不太喜欢被很多人盯着看。

    静静小声问虫哥:“还有多久?”

    虫哥很快回答:“三塔。”

    ……啥玩意儿?

    静静想了想,说:“那还要过几个这样的大厅?”

    这次虫哥停了一下,似乎在计算,然后它说:“八个。”

    有点远啊,时间上来得及吗?

    鉴于之前的经验,静静直接采用了另一种说话方式,“太远了,来不及,你爬快一点好不好?”

    虫哥干脆地回答:“好。”

    这么近的距离下,直接传导弱电信号也不会有信息误差,虫哥通知了一下前面的守卫,三只虫在廊道中停顿一瞬,似乎在调整什么,很快,它们再次爬起来。

    这一回,静静简直就像坐在全方位敞篷的法拉利上了。

    妈妈我要飞起来了!

    她紧紧抓着虫哥的须,擦过脸颊的潮风刀子一样刮在脸上。

    这个世界的氧气不是很充足,类比地球的话,就好像在青藏高原上,静静剧烈活动一会就喘得厉害,现在因为被举得高高的又迎着风,她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顶风闭着嘴,静静用力呼吸着,眯起的双眼只能分辨出光影,两三个巢厅迅速掠过去,她根本看不清东西,耳边好像夏天坐在开窗的车上,虫鸣夏蝉一样一阵有一阵无。

    好憋。

    不行了,再不离开迎风面她要死了。

    虫哥好像能听见静静的心声——之类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

    劳动人民想吃饱饭还是得靠自己啊。

    静静在疯狂打脸的风里艰难转过头,深吸口气大喊:“索西斯——!”

    虫哥的颈迅速伸展,相叠的鳞甲抻开,有静静两个大的头凑到她旁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