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7章 女人都是骗子
    很快,慕敬一的手下不知道从哪里真的找来了一个尿壶。

    慕敬一拿在手里,下一秒,他跌破众人的眼镜,竟然直接站到了床边。

    “靠,死变态!老子是直男,你们是不是都想占我的便宜!”

    明锐远激动地哇哇大叫,不小心扯到伤口,又疼得他眼泪汪汪。

    “别废话了,小心憋出肾结石,到时候你会更疼,满床打滚。”

    慕敬一倒是很镇定,丝毫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有哪里不对。

    “之前兰德跟人打架,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我也是这么照顾他的。”

    他为了卸下明锐远的心理包袱,想了想,主动说道。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说不定你那个白捡来的弟弟本来就是弯的,还他妈暗恋你呢!”

    气愤当头,明锐远情不自禁地脱口问出,愤愤地说道。

    他只是随口一说,不料,慕敬一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随便你。”

    慕敬一随手丢下尿壶,一脸嫌恶地退后了两步。

    明锐远本来就憋得够呛了,要是不看到这东西还好,一看到了,顿时就有一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了。

    “你出去!傅锦行,你留下!”

    他咬了咬牙,艰难地说道,脸色也跟着涨红得快要发紫。

    “我?”

    傅锦行伸手指了指自己,一脸惊诧。

    看来,明锐远这是对自己青睐有加啊,要把这么艰巨的任务委派下来!

    “难道你不应该照顾我吗?我可是为了你女儿才遭这份罪的!”

    关键时刻,明锐远只好拉出醒醒这块大旗,希望傅锦行看在他女儿的份上,别把自己丢下不管。

    “嗯,有道理。”

    傅锦行卷起袖子,拿起地上的尿壶,去卫生间里冲了冲,还接了一点水。

    “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出去!你,还有你,你也出去!”

    明锐远开始赶人了。

    被他赶出去的,显然是慕敬一和孟知鱼两个不适合留在这里的人。

    “谁稀罕看你,有毛病!”

    孟知鱼瞪了他一眼,揉着快要断了的腰,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慕敬一刚才那一下子,力气太大了,她摔在地上,感觉连魂儿都要飞出去了。

    前两天的脖子和后背还在痛,现在又多了腰,孟知鱼怀疑自己就像是一个用劣质积木堆起来的小人,随时会散架子。

    她走出房门,发现走廊上站着两个高大的保镖,应该就是负责看守他们的。

    “嗤,为虎作伥。”

    孟知鱼仗着他们听不懂,一脸鄙夷地说道。

    慕敬一跟在她的后面,看着这个女人用手扶着腰,慢吞吞地走着,嘴里还嘀嘀咕咕,不禁心生恼怒:“你说什么?”

    “嘴长在我的脸上,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她也不服软,立即顶了回去。

    不知道明锐远会不会趁机使诈,所以,慕敬一也没有远走,就站在走廊上,随时关注着休息室里的一举一动。

    因为浑身疼得厉害,孟知鱼索性也站在门口,就挨着慕敬一。

    察觉到他在打量着自己,她毫不客气地问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吗?”

    “堂堂傅锦行就娶了你这种女人,真是好笑极了。”

    慕敬一收回目光,讥讽道。

    “我这种女人?我是哪种女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孟知鱼一想到自己浑身上下的伤都是拜这个阴阳怪气的男人所赐,就恨不得凭空变出一把小刀,一片一片去割他的肉!

    “肤浅,无知,肮脏,愚蠢,鲁莽,冲动……”

    慕敬一一口气将自己脑子里的各种贬义词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说了十几个词,然后,他华丽丽地卡壳了。

    “说呀,怎么不继续往下说了?我可是认真在听着呢,不会是你的词汇量有限,就只会说这么多吧?”

    等了半天,孟知鱼斜睨着慕敬一,大声挖苦道。

    他低咳一声,用眼角瞄了那两个手下。

    明知道这些外籍雇佣兵听不懂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可不知道为什么,慕敬一还是感觉到有一丝尴尬。

    “真的被我说中了?哈哈!白痴!”

    孟知鱼毫不避讳地嘲笑起来,还哈哈大笑了两声,可惜乐极生悲,她笑得太厉害,不小心扭到了脖子,立即苦下了一张脸。

    上一秒,她还在笑,下一秒,眼看着好像就要哭出来了。

    这个女人的变脸速度惊人,看得慕敬一一愣一愣的。

    他承认,自己对女人的了解很少,几乎为零。

    那是因为慕敬一一直很讨厌女人这种生物,他十七岁的时候,和一个本地的金发女孩谈恋爱,女孩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好,像一颗成熟的水蜜桃。

    但慕敬一却很少和她出去约会,因为他要看书,考试,学很多稀奇古怪的技能。

    最后,他看到那个女孩和刚十二岁的兰德在家门口亲吻。

    兰德人高马大,人也早熟,别看才十二岁,就已经像一个高中生了。

    很自然的,那段关系也就无疾而终了。

    后来,兰德告诉他,他们约会了一整个暑假,然后就分手了。

    “那个妞儿太粘人,我不喜欢。”

    兰德一脸鄙视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慕敬一除了苦笑之外,什么都没有说。

    从那以后,他认定了女人都是骗子。

    而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慕敬一对女人的厌恶就更加强烈了。

    她们可以抛弃自己的孩子,可以背叛自己的恋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们做不出来的?

    “看什么看?精神病。”

    发现慕敬一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脸,孟知鱼没好气地骂道。

    这个人绝对有心理障碍,而且,还很严重,她几乎可以肯定。

    如果不尽早接受系统的干预治疗,说不定,他很快就会走上偏执症的道路。

    “我听说你的出身也算不错,但一点淑女的仪态都没有,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慕敬一退后一步,故意上下打量着孟知鱼,口中啧啧说道。

    他明知道,说这样的话一定会触怒她,但就是忍不住。

    “呵呵,你的情报网可不怎么样,难道你派出去调查的人没告诉你,我失忆了,还撞坏了脑子?一个傻子,还会有什么仪态呢?”

    明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孟知鱼一点儿都不生气。

    相反,她还一摊两手,笑眯眯地反问道。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好隐瞒的。

    倒是慕敬一毫不知情,令孟知鱼觉得,这个家伙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手眼通天。

    怪不得,他竟然还傻乎乎地把明锐远当成了自己的弟弟!

    “哦,原来你是一个傻子。”

    慕敬一点了点头。

    关于傅锦行的事情,他查了不少,但国内和国外的环境毕竟差异很大,有些消息也得不到证实,不知道真假。

    至于傅锦行的女人,慕敬一并未放在心上,主要也是因为他不把女人当回事,所以就下意识地认为,傅锦行同样不是一个会轻易被男女私情绊住脚的男人。

    现在看来,自己倒是大错特错了。

    傅锦行不仅是一个很爱老婆的男人,而且,还把家庭放在第一位。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冒着傅氏会出事的风险,丢下公司,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只为了查清楚他的女儿到底中了什么毒。

    和梅斓一比,他倒是没有继承到她的那种狠辣。

    想到这里,慕敬一的心上泛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受。

    他想,要是有朝一日,自己也有了一个家庭,生儿育女,会不会像傅锦行一样,为了他们付出一切?

    还是像梅斓一样,毫不犹豫地丢弃任何会影响自己的人和物,包括亲生骨肉?

    这些想法,像是蛇一样,盘桓在慕敬一的心上,让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气了。

    “是啊,希望你能记住,一个傻子也可以让你流血。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一定让你付出更大的代价。”

    孟知鱼忽然收敛起了笑意,一张美丽的脸上透出死亡一般的肃杀,一字一句地说道。

    手指猛地传来一阵跳痛,慕敬一回过神来,发现无名指上的伤口因为自己紧握成拳的姿势,再次开始流血。

    他甩了甩手,满不在乎地说道:“你以为这点小伤会吓到我吗?”

    说完,慕敬一脸色一变,眉眼之间多了一丝邪肆:“如果你不是傅锦行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你好好体验一下,伤到我的代价是什么。”

    顿了顿,他又笑了:“可惜,我对破鞋没有任何兴趣,尤其还是你这种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妇女,一定已经被玩得松垮垮的了,想想就觉得倒胃口。”

    尽管那两个保镖听不懂这些话,但孟知鱼还是因为慕敬一的羞辱而感到一阵激怒。

    她想也不想地伸出手,准备把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用耳光来教教他怎么做人。

    “想抽我?”

    慕敬一准确无误地一把抓住了孟知鱼的手腕,顺势一扭,别到她的背后。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的眼底迅速地浮上了一层雾气,嘴里也发出细微的尖叫,孟知鱼的全身都被迫挺得直直的,像是一条被拖上了岸的鱼,濒临死亡。

    慕敬一扭着她,目光扫过她的身体,口中故意啧啧道:“身材倒还保养得不错,不知道的话,看不出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皮肤也算细嫩白皙……”

    他一边说着,一边凑近了一些,将鼻子凑到孟知鱼的颈窝,轻轻地嗅了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