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孤光灯(完)
    程星北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心道, 咱们都不是人了。

    他翻阅资料和日志的时候才知道, 他们现在所使用的仿生机器人,在故乡还不算是一项成熟的技术。

    并不是说材料如何, 说不成熟的, 其实是关于脑电波导出并压缩导入的技术。

    也不知之前自己是怎么想的, 竟然抛弃了人类的身体,冒险去换成机器人身体。

    星织已经摊开了另外一本书,并在手指上连接了许多传输设备,一边记录书中描述一边在计算机中搭建程序。

    阿尔法在协助她排检进程,无数幽绿的进程仿佛瀑布流泻,映在她幽深的瞳孔中。

    程星北没有去打扰她, 只是随手捡了一本书, 把那一大块金刚石当做了凳子, 坐在上面翻阅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星织终于把自己想要的世界给搭建完毕, 兴奋地转头要找程星北,却发现他靠在金刚石上, 已经进入休眠状态。

    米老鼠形态阿尔法:“237号进入休眠状态,是否唤醒?”

    星织没有回答, 牵着一条数据传输线, 悄悄走到他身边去, 手摸向他的耳际。

    他们的身体都有隐秘的数据传输口, 就设在耳后。

    休眠状态并不是睡觉, 星织的动作并没有令程星北清醒过来。

    将两条数据线分别接入耳后,星织朝阿尔法道:“我们玩去啦,家里就拜托你了。”

    阿尔法冷漠的电子音祝贺道:“一路顺风。”

    当程星北睁开眼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荒谬的梦。

    要不是星织在第一时间出现,他恐怕会把这个世界当成真实存在的世界。

    而那个荒芜的星球和空无一人的飞船,才是他的梦。

    好在这个世界漏洞百出,没过多久,他们就离开了数据的世界,又回到了飞船里。

    星织似乎对虚拟世界里的故事十分感兴趣,出来后依旧是埋头在主控室,无暇顾及其他。

    程星北则有其他打算,他带着065巡逻了整个飞船。

    在所有的表面设施都巡检过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核心区域。

    能源反应堆早已熄灭,飞船现在所有的能源,都只能从光能中采集。

    这一次,飞船的主控系统也跟在了程星北的身边,向他汇报着整体情况。

    “核心聚变反应堆已熄灭七十二年零八个月。”

    “检测能源储蓄情况。”程星北道。

    情况不怎么样,以核动力为核心能源的飞船此时激活的功能不足百分之十。

    程星北皱着眉想了想,又调出日志查看,发现自己丢掉人类身体换成机器身体的时候,正是在聚变反应堆熄灭的时候。

    飞船中原本搭载生态循环系统,此时根本没有能源开启。

    “237号,星织找你。”阿尔法忽然说。

    原来是主控室那边传来了讯息,程星北收起光屏朝外走去。

    没走两步,他忽然又停下,对跟在身后的主控计算机道:“阿尔法,为什么你喊我就是冷冰冰的237号呢?”

    “设定。”栖身在小机器人身体里的飞船主控人工智能冷冰冰道。

    程星北无奈笑了笑,不再多说。

    近日来星织传来的讯息永远都围绕着一件事,那就是她搭建的世界又怎么样了。

    有时候甚至会想,她为什么会如此热衷于这件事?

    程星北走来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到了又是图书馆模样的主控室,便不由自主问了出来。

    星织有点茫然,她捏着自己的头发绕了绕,歪着头道:“就是很喜欢……实际上,那些虚拟世界里的所有人物都是我,却又都不是我。”

    程星北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她的意思就是,星织是主控,而那些世界里的所有人物,都由星织设定,也就是她的子程序。

    这些子程序可以自主运行,一旦出现了bug,主控者便会出现,修正bug。

    “沉迷虚拟可不好,在我们那儿,你这样叫做网瘾少女。”程星北提着数据线,无奈道。

    星织双眼一亮,道:“哦!我知道,资料里有的,是不是要送去……”

    话还没说完,她看见程星北已经把数据线接入了,急急忙忙把没说完的话给抛去脑后,连上数据。

    这一次的世界比起前几次要真实得多,程星北按照星织给他的设定,扮演了书中人的一生。

    不过也许是程序自由度设定不够高,在程星北的行为偏离既定剧情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出了bug,两人只能退出。

    从这一次的BUG里,星织似乎又找到了什么突破点,像个废寝忘食的科学狂人,继续她的世界构建。

    于是程星北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带着065出飞船,在荒漠里漫步。

    065偶尔会检测地质情况,汇报给程星北。

    渐渐地,这颗星球曾经的面貌也清晰起来。

    065说这里曾经有着大片大片的液态水,地核运动活跃产生星球磁场,能够抵御恒星粒子风暴。

    然而不知何时,地核运动停止,磁场消失,大气层渐渐消散后,这个星球也就变成了这样荒芜的样子。

    065偶尔会弹出一些提示,都是测定星图航路的,这是它的核心进程。

    只是回去的路太过遥远,如今又有了星织在陪着自己,程星北渐渐忘了自己的任务,不论是自己的,还是眼下这个机器人“程星北”的。

    任务?

    065都不知道为什么把事情全忘光了,那个主系统阿尔法每日沉迷在与星织一起搭建世界,也根本不记得造梦场的事情。

    “也许我正在一切的起点也说不定呢。”程星北朝065说出了这句话。

    065不明所以,在系统中检测了一番,没能对他的话做出正确的判定。

    回了飞船又休眠了一段时间,程星北再次被星织闹醒。

    然后他就发现,自从星织来了,身边似乎热闹了许多。

    “哥哥,你快来看。”她双眼发光,仔细看能看到深处的取景器正在因为兴奋不断收缩定焦。

    “这回做出什么了?”程星北被她拉着,嗓音既无奈又宠溺。

    “我觉得我成了造物主!”

    星织把屏幕展开面朝程星北,让他看上面一条条进程。

    幽绿的代码闪现着独特的美,映在他们的瞳孔中,耳边传来她开心的声音:

    “我将所有的故事串联起来,成为了一张网!”星织道,“每个节点就是一个世界,只要不出现太大的bug,这张网可以不需要维护,永远运行下去!”

    “按照什么设定的?”

    程星北一边问着,一边拉出虚拟键盘,修长十指在键盘上飞跃,查看具体数据。

    “我打算把这张网叫做‘婆娑’,三千世界互相独立又互相连接,确保不会出现大批漏,以后我们可以想去那哪个节点就去哪个节点了!”

    星织张开手在半空中一挥,一片灿烂星辰出现在她掌下,缓缓旋转。

    这幅场景,简直就是创世初,上帝之手在虚空中拂过,光便出现。

    程星北放下了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星织还在朝他说着什么,程星北听见她开心的说:“我还加入了其他设置,甚至可以在我们进入节点的时候,屏蔽掉我们对世界的认知,让我们认为自己就是生活在那个世界的人。”

    “你……”程星北喃喃道。

    他只说了一个字便失了言语,脑中忽然想到了一句话。

    宇宙虽有其起源,却没有终结,无限。

    恒星是一切生命的起源,一切生命物质都来自于恒星内部的聚变反应……

    他抬手一把抓住了星织的手,双眼直直地看着她,直把她看得茫然起来。

    “哥哥?”她问道,“你挑选一个节点,咱们进去看看吧?”

    程星北没有说话,他看见星织眼中都是期待,渐渐露出一个苦笑。

    也许这就是恒星的本能?虽然星织的生命特征古怪,却对创造世界也有着一种异常狂热的爱。

    星织提起这个就有些停不下来,又道:“当然,我会设置一个口令,只要再某个状态下说出解禁口令,我们就会想起一切,然后可以脱出回到飞船……”

    “口令是什么?”

    星织张了张口,又闭上了。

    过了片刻,她把数据线递过来,道:“你先接上。”

    程星北听话地将数据接口插到耳后,又问道:“口令是什么?”

    “就是……”星织支支吾吾地,掩饰似的拉出键盘,开始初始化程序。

    最后一秒,她才终于抬头道:“口令是‘我爱你’。哥,一定要记住!只有真情实感说出这句话,系统才会开放我们的权限!”

    在这句话中,一片光袭来,程星北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弹出体外一样漂浮了起来。

    虚空中,他慢慢睁开了双眼。

    无数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他终于想起来了。

    在那些世界里,他们总会相遇,也总会互相说出“我爱你”,继而回忆起现实,再往下一个世界去。

    然而程序运行产生大量垃圾与谬误,BUG终于出现了。

    在那个世界,星织被设定成了程星北家中收养的妹妹,基于道德理念,他始终没有朝对方说出那句话。

    谬误就此产生,然而管理员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漏洞。

    他倒在血泊中,星织跌跌撞撞从病房里冲出来,说出了爱,然后世界就此定格。

    星织回到了主控室,然而程星北没有。

    他似乎迷失在了那个令他信以为真的世界,像一缕地缚灵,怎么也挣脱不开。

    可等到这个时候,“婆娑”已经自动修复了bug,程序继续运行。

    这个程序就像是一个完美无瑕的鸡子,星织能一手握住,却不能把它捏碎。

    好在她及时停下了那个世界的进程,那个世界停在了程星北死亡的那一刻。

    维持这样的状态有多久?星织自己也记不起了,她从来不是人类,她不懂人类那些复杂的情绪,以及——人类是一种会自我欺骗的生物。

    即使换了机械身体也是一样。

    星织只是想能让她最喜欢的人能真实体验自己为他创造的世界,却没想到忘记了,人类会自我欺骗。

    漫长的旅行中,程星北把那些世界当做了真实的。

    她卸载了屏蔽插件,投入那些世界,希望能够把程星北找回来。

    然而找不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往自己一手创造的程序世界里植入了一个病毒,创造了一个不存在“造梦场”,以屏蔽“婆娑世界”的自我检测。

    然后,她让阿尔法作为接引人,引导他去哪些世界。

    但这样还是不行,虽然链接上了程星北,却怎么捕捉不到,也唤醒不了他。

    她投入那些世界,不管说了多少次“我爱你”,都唤醒不了程星北的记忆。

    在某一次,剧情没有按照既定轨道走下去,不该有的bug又出现了。

    那一天阿尔法向她汇报的时候,星织愣了好久。

    在漫长的时间里,她最喜欢的机器身体无人维修已经不好用了,但却把程星北的身体保持得很好。

    她又恢复了光点一点的形态,在某一次阿尔法的提议下试着点燃了飞船核心能源聚变反应堆后,就变得十分缥缈了。

    “bug是因为剧情线偏离出现的?”她朝阿尔法确定道。

    “是,”阿尔法自从她抛下机器身体后,就把拟态变成了她的样子。

    “进程调出我看看。”

    上亿条的庞大进程展开,bug正在逐渐被修复。

    “阿尔法,进攻这个bug,保留数据,咱们改变方式。”

    既然外部不能突破,那就从内部瓦解吧。

    于是那天,在数据搭建的造梦场世界,“主系统”把任务进行者传唤去了“图书馆”,交代了他以后的身份。

    065被重新升级并也植入了程序中,作为引导者,跟着他一起在各个世界穿梭。

    谬误越来越多,程序终于察觉到了“造梦场”这个病毒的存在,并开始修复bug,攻击造梦场。

    事态紧急,星织只好给065下载了一段后面构建出的小世界,并竭力保全造梦场。

    一幕幕的场景在程星北眼前出现又消失,他悬浮在亿万星辰中,缓缓叹了口气。

    真是不省心的家伙啊……

    那么现在,他是在哪里呢?

    他作为管理员的权限应当还被禁止着,貌似是要说……那句话,才能解除?

    可程星北看了看四周,只有及遥远的地方有一颗忽明忽灭的光在闪烁,像是黑暗中的孤光灯,指引了前路。

    试着朝那边去,却没有接近的感觉。

    就在此时,一点光点在他身旁出现,盘旋着绕了绕。

    “星织?”他低声问道。

    光点跳了跳,很开心的样子。

    程星北伸出手去,让光点悬浮在自己手心,道:“我都记起来了,所以……我现在是在哪里?”

    光点静静地漂浮着,而后缓缓落下,沉没在程星北的掌心中。

    他感觉自己掌心一阵灼热到几乎沸腾的温度,而后眼前一暗再一亮。

    眼前的世界变了样,睁开眼,是蛋形的舱壁。

    程星北的呼吸猛地一滞,慢慢起身。

    舱壁随着他的动作滑开,程星北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起身。

    “065?”他喊了一声。

    没有应答。

    “阿尔法?”

    话音落,突然一阵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请来图书馆。”

    那是主系统的声音,程星北难得有了一点不安的感觉,出门朝主控舰桥走去。

    越往前走,他就越发断定,自己还在那个虚拟的造梦场。

    主控室里果然还是图书馆的模样,模仿着星织模样的阿尔法投影漠然地看着进门的程星北。

    这样的眼神出现在星织的脸上有点违和,因为面对程星北,她永远都是笑着的,眼中闪着光。

    “237号,你来了。”阿尔法冷漠道。

    程星北点头,沉吟道:“你……”

    “你已经成为世界程序‘婆娑’的最高权限管理者。”阿尔法立即打断他的话,“我作为辅助程序,又要管理飞船,又要管理虚拟世界,人工智能也该有人权了。”

    程星北:“……”

    这话一时不知从何吐槽起,简直每个字都是槽点。

    “请在这里登录或登出‘造梦场’。”阿尔法继续冷冰冰地道。

    它从一直站着的钻石上下来,示意程星北走上去。

    程星北却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问道:“她呢。”

    “出去了你就知道了。”阿尔法不耐烦。

    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浓烈,程星北踩上那块硕大的钻石,倏忽睁眼,忽然就有了实体感。

    起身的时候,他噼里啪啦撞到了好多东西,耳后还连着数据线,程星北把数据线拔下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初始化。

    现实中,这具身体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用过了,但在虚拟世界中也并不算久违。

    片刻后各项数据载入正确,各种模块也正常运行,他果然回到了真实的主控室。

    这里面到处都是盘综错杂的线路,程星北醒来前就被盖在这些线路下,是以起身时候才会牵扯起一大片。

    主控面板也不知道有多久没人使用了,程星北有些生疏地拉出键盘,屏幕上出现了阿尔法的身影。

    “所以,她呢?”程星北再次问道。

    阿尔法答非所问:“你的身后是虚拟世界的主体,在你登出后,程序崩溃了。”

    程星北的指尖不经意地一颤,沉默地看着屏幕里的阿尔法。

    “因为星织本就是电波生命体,所以她将自己植入了程序中,在最后时刻支撑到你登出,她就消失了。”阿尔法继续冷冷道。

    “不可能。”程星北漠然道。

    脑中却无法抑制地想起了最后那一幕,那小小的光点沉没在自己掌心。

    “然而事实即是如此,我的系统中存有所有日志,您可以查阅。”

    程星北没有去查阅日志,只是掉头离开了主控室,一路出了飞船。

    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荒芜,远处的恒星洒下一片炽烈的光,令整个世界都被包裹在液氮汽化后的白雾里。

    星球虽也有起源,却因其自身之力走向毁灭——有限。

    机械的心脏不会跳动,可程星北却分明感觉那里有点疼。

    这点疼在炽烈的光线下,愈发被放大,而后钻到无名指尖,终于变成了排山倒海的痛。

    真奇怪,机器的身体不会疼才是。

    半晌,他悠悠长叹出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那炽热又明亮的恒星。

    消失了?怎么可能。

    星星都没有消失,她不能消失,因为她可是星星啊!

    程星北站在荒漠里,直到恒星消失在地平线里,周遭一片漆黑,浓厚的氮气又变为液氮从天空中像雨一样落下。

    而后,他回到主控室,开始调阅所有系统日志。

    星织曾经说过,那些世界每个人都是她,每个人也都不是她。

    她能从那些世界里把自己找出来,换做他也一样。

    阿尔法问道:“237号,你要做什么。”

    “调阅日志。”

    “日志只是记录,没有任何解决途径,星织在您休眠的时候帮我们点燃了聚变反应堆,您现在有足够的能源可以离开这个星球,去往别的星系,亦或是回程。”

    “嗯。”程星北淡淡应了一声。

    阿尔法继续道:“您以前猜测她是恒星意识,我认为您的猜想也许是正确的,毕竟她帮我们点燃了聚变动力炉。”

    “知道了。”

    阿尔法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工智能,于是也不再说话。

    日志调阅完毕,程星北便开始解析进程,试图修复这破碎的程序。几乎化为数据碎片的程序在他的手里渐渐又有了形状。

    在亿万如星辰的代码里,程星北找到那与众不同的一段。

    此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实际上时间在宇宙的计量单位中根本不值一提。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的那一日,程星北再次开口:“065呢?去把它找来。”

    阿尔法温顺地按照吩咐去做。

    休眠许久的065终于被主人唤醒,哭唧唧地在程星北脚下打转,问道:“星织呢?星织呢?”

    程星北无奈把这个像小狗一样的小机器人捡起,道:“我们这就去找她。”

    “啊?”065傻了,“去哪儿找?我们要飞去恒星内部吗……咱们飞船扛得住那么高的温度么……”

    此话一出,065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人设不塌。

    程星北从庞大的线路中找到了那块蒙尘的钻石,道:“登录。”

    霎时空间变换,线路杂乱的主控室像是时光倒流,变成了古香古色的图书馆模样。

    小机器人在男人脚边哧溜乱转,巨大的金刚石上站着少女模样的虚拟人工智能。

    程星北上前,手拂过一排排如有实质的书籍,而后抽出一本。

    “去这个世界。”他道。

    书朝065飞去,在碰到它的瞬间化作一片星尘。

    065片刻便下载好数据,中气十足:“宿主,准备跃迁!”

    “开始……”程星北话到一半,忽然被人打断。

    “237号,你真的找得到她?”忽然,钻石上的人影问道。

    “嗯。”程星北点头,看了那还顶替着星织容貌的阿尔法一眼,忽然挑起了眉。

    “阿尔法,你该不会因为她一直说喜欢那具女性机器人的身体,所以才一直保持这幅模样吧。”

    他语调扬高,是少见的调侃姿态,其中还有一些难以分辨的敌意。

    阿尔法:“……”

    “呵。”他又低声一笑,朝065招了招手。

    “开始跃迁。”

    闭上眼等待的时候,耳边忽然又传来声音:“希望你能找到她。”

    在坠入另一个世界的瞬间,闭着双眼的程星北勾起了嘴角。

    当然能找到。

    他还欠了她一句话呢。

    ——END——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