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学霸男神带我飞27
    晋江文学城首发

    这才走马上任不到一天,老刘的内心就充满了归属感。

    仔细把花名册都看完了, 三十个学生就在刘主任心中全部都有了一个系统的形象。

    谁搞事谁老实, 或者谁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他的心中都有了个数。

    甚至在花名册上,他还发现了一些小心思。

    比如……袁翰要坐在叶雪身边,英语成绩才会稳步提升。

    小班长把这件事也如实地写上了成绩分析表上, 搞得这一次下课刘主任去教室, 就忍不住盯着袁翰瞧。

    恰巧上节英语课, 下了课袁翰就涎着脸捧着书去问叶雪问题。

    叶雪细声细气的跟他讲解,袁翰也细声细气的表示知道了我们看下一个问题。

    刘老师正盯着那俩人猛瞧, 身旁忽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瞧什么呢。”

    这人就被吓得一蹦, 转头一看, 是程星北到他身边来了。

    “看什么呢。”程星北又问。

    老刘一个半入中年的大男人, 朝程星北露出了一个挤眉弄眼的笑,那意思是:你懂得。

    程星北立刻打了个寒颤,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 诚恳地劝慰道:“老师, 您别这么笑,有点可怕。”

    此时袁翰已经察觉到了有人在关注自己, 凶巴巴地等着刘老师:“看啥!”

    “没看啥,没看啥。”刘老师急忙摆手。

    他记得花名册上, 对袁翰的描述是“暴娇”, 至于这是个什么意思, 刘主任还是上网百度了一下才知道的。

    袁翰成天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估计班上就两个人能让他露出求饶的神色。

    一个是班长,另一个就是叶雪了。

    叶雪胆子小,被人一吼就条件反射的红眼眶,袁翰就经常惹得她条件反射,只好压着声音,说起话来轻声细语。

    而程星北则是见他那暴躁样子就觉得好玩,没事就逗一逗他。

    见刘主任一脸笑眯眯的温和样子说“没看什么”,袁翰一愣,悻悻地把下一句恐吓给收了回去。

    此时另一道声音响起,叶雪细声细气道:“袁翰,不要吼人啊。”

    “我没吼他,”袁翰委屈的解释道,“他老盯着我。”

    “你看着英语书还知道他盯着你啊。”叶雪又道。

    袁翰只好怂了,收了一身的刺儿,乖乖坐下继续听叶雪给他讲题目。

    “哎呀,真不错。”刘主任说。

    程星北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不置一词,抬脚就要走。

    见他要走,刘主任急忙道:“班长等一下。”

    “怎么了?”程星北回头转身,手里捧着一个什么毛乎乎的玩意儿。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仓鼠!

    刘主任被那仓鼠又吓了一跳,刚想说几句,忽然想起自己也找不到理由教训,只好作罢,提起了另一件事:“咱们班艺术生多不多?三月份就要开始校考了,学校已经在收集需要请假的学生的信息了。”

    程星北一愣道:“校考?”

    “就是他们去艺术院校实地考试什么的。”刘主任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哦……”程星北从未接触过艺术院校考试,不过班上的确有几个学生是要考艺术院校的。比如孙琴,就是打算考音乐院校。

    “那我通知一下,需要提交什么吗?”

    “提交一下需要请假的天数就好,然后就是联系方式和艺考科目。”

    师生二人交接了一下,程星北便在预备铃到正式上课的中间期通知了一下,没想到的是,除了他所知道的那几个,还有其他学生要请假,差不多都占了全班一半的学生了。

    程星北先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登记了一下,午休时候刘老师就拿了表格来。

    原本打算自己去拿表格的班长大人一下就体会到有班主任的好处了。

    至少这些事不用自己跑腿了。

    很快表格分发完了,王凯文空着手站在讲台前,纳闷道:“还有吗?我没拿到表格啊。”

    刘老师一愣道:“我是按班长登记的数量拿的啊,是不是有人多拿了?”

    拿着表格的同学都摇了摇头:“就一张。老师你是不是算错了啊。”

    应该没算错啊?刘老师一头雾水,又想不起自己到底是不是算错了,只好让王凯文等一等,自己又去办公室拿了一张来。

    “这些表格大家填好了,然后拿回去给家长签字知道吗?还有最下面一行‘我已知孩子校考时间……’这一句话,需要家长自己手写一遍的,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拿着表格的同学拉长音调回答道。

    这表格下周收回来,然后就要收心期末考了。

    越是紧张的时刻,时间过得就越是快,很快时间就到了期末考的时候。因为其他年纪都已经放假,所以这一次期末考的考场都安排在了其他班级。

    所有学生打混考试,以防作弊,每个考场都配了三个监考老师和一个摄像头,以确保绝对不会有作弊现象。

    三天的考试一结束,他们就能够松一口气,然后迎接更为紧张的高三下半学期。

    然而九天的假期转瞬而逝,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意犹未尽,回到了校园。

    教室里后黑板上已经贴上了“距离高考还有xx天”的牌子,以此彰显紧张的气氛。

    可这样的牌子在学生们看来简直是对精神的鞭笞,哀嚎了几天,程星北就上手把那牌子掀了。

    其他同学在他身后加油打气。

    刘老师知道后什么也没说,他晓得这群孩子看上去不着调,实际上心里都有数呢。

    而且他自己就是教导主任,自己班掀了就掀了呗,他就当不知道。

    他还有了一个新称呼,学生都不规规矩矩喊他老师了,都喊老刘。

    二月二十,要去艺术校考的同学们都在今天离校,班上人忽然少了一小半,顿时就冷清了下来。

    可到了第三天,两位家长忽然杀到了学校。

    他们在老刘面前泣不成声道:“老师,我们孩子不见了啊!昨晚没回家!”

    老刘一愣,因为前天有不少学生请假离校了,他还专门拿了请假申请表格去对了的,昨天并没有人无故旷课啊。

    “我是赵采筠的妈妈,我家闺女,昨天的确是没有回家啊。”赵妈哭得泣不成声,嘤嘤道,“外面坏人那么多,万一她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怎么办啊!”

    老刘一听就发现了不对,道:“不对呀,赵采筠同学不是需要校考,前天就请假离校了吗?”

    赵爸一愣,道:“什么?”

    老刘也愣住了,道:“怎么回事,你们家长不知道的吗?”

    不可能不知道的啊,每个需要去校考的学生,他都打了电话给家长确认之后才签字的,不可能出现家长不清楚的情况。

    赵妈尖叫一声,立即晕倒,这下可就兵荒马乱了,老刘手忙脚乱要打120,赵爸却道不用不要,掐了会儿赵妈的人中,赵妈悠悠转醒,又哭了起来。

    老刘急忙回班上去搜集消息。

    恰好此时下课,程星北听见了老刘说的状况,把江亦清喊了过来问道:“你平时跟赵采筠玩得比较好,她去校考的事情你知道的吧?”

    江亦清点头道:“我知道,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她父母找来了?”

    “对,”程星北皱着眉道,“你联系得上她吗?”

    “我试试。”江亦清走到一旁去打电话,过了会儿回来摇头道:“不行,打不通。”

    程星北磨了磨牙,缓缓道:“这小妮子。”

    “她报考的是演艺……”江亦清有点担心,“她从没说过自己根本没有和她父母说这事儿。”

    “电话不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老刘也急得团团转,道,“哎呀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大胆子!”

    江亦清想了想,又道:“我应该知道她去哪个学校了,表演专业有名的院校就那么几所,最近开考的就是帝都那几家,她应该是去帝都了。”

    “哎啊这小姑娘!”老刘又念叨一句,刚才他一听赵家父母说赵采筠不见了,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他也没想明白赵采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总而言之,这个小妮子把所有人都瞒了过去。

    差不多了解了赵采筠会去哪里,老刘又急忙出去把这个消息告诉赵采筠的爸妈,程星北也跟了出去,见赵采筠爸妈都戴着眼镜,一身书卷气,看样子都是很有文化的人。

    听到老刘出的消息,赵爸叹了一口气,赵妈立刻哭道:“这姑娘!演戏演戏,娱乐圈那么混乱!好好听我们的,去考医学院不好吗!”

    程星北一愣,抬眼去看那两人,心中琢磨了一下赵采筠的成绩。

    虽然这姑娘聪明,可是从来没在学习成绩上花过心思,考医学院估计还是有点够呛。

    如果她爸妈这么执着要她考医学院,恐怕是因为……

    果然,赵妈下一句就是哭诉道:“我和我爱人都是医生,她考医学院,继承我们不好吗!”

    哎,果不其然,这又是子女和父母的观念冲突造成的惨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