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3
    就在殷渺渺查看秋兰真君记忆的时候, 她苍白的面孔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异样的潮红,呼吸变得灼热而浑浊。

    殷渺渺察觉不对,正想撤手,风暴已至。

    广袤浩瀚的意识海中, 许多被她匆匆扫过的碎片被无形的力量聚集起来, 化作一条庞大强壮的灵虫, 张着巨口朝她撕咬来。

    探知他人的灵台是十分危险的。

    这是每个人最私密的地方, 天然具有排外性。修士就算给它粗暴简单地分了层次, 也并未真正弄清楚其中的奥秘。就好像人类固然能做脑部手术, 但对大脑的理解还只残存在最表面的地方一样。

    秋兰真君虽然奄奄一息, 可爆发出来的力量十分惊人。殷渺渺的神识在这条奇特的虫子前, 仿佛遭遇了龙卷风的行人,极难还手。

    和长阳道君一战后, 元神迟迟未曾回复, 她不敢恋战, 立刻抽回神识。

    秋兰真君抬起骨瘦如柴的手, 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沙哑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那么容易。”

    退路被切断了。

    秋兰真君封闭了自己的灵台。

    殷渺渺难掩讶异,秋兰真君的灵台早就摇摇欲坠, 经不起丝毫打击, 在灵台里与她的神识开战,就算险胜,也会因为灵台损毁过多, 直接变成傻子。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要重创她……殷渺渺皱起眉,神识宛若游鱼,轻巧地避开识虫的攻击。

    “江离骗了你,你知道吗?”她淡淡道,“他早有心慕之人。”

    一声哂笑“你不会真以为他喜欢秋月那个孩子吧?”

    “秋月?”殷渺渺看着十分意外,“他那么大年纪了,不至于如此不知羞耻吧?我说的是他老家的道侣。”

    识虫的攻击停顿了十分之一秒。

    殷渺渺心底响起无声的叹息猜对了。一个愿意为心爱的男人付出一切的女人,在意的不是自己的生和死,而是他爱不爱自己。

    女人,难道真的一辈子念的是男人,想的是男人,恨的也是男人吗?更可悲的是,无论她如何惋惜,依旧要拿这个作突破口,撬开她的嘴巴。

    剥去感官的外衣,她的惋惜与怜悯毫不掩饰地传递给了秋兰真君。可她说“那又如何?我就要死了。在死之前,能替他做点什么,我心满意足。”

    “哪怕他不爱你?”

    “爱不爱我,重要吗?”她说,“我爱他,就够了。”

    停顿了少时,她又意味深长地问“你也爱着一个男人,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不是吗?”

    殷渺渺不由笑起来,眼神却是冷的“奇怪,最近好像很多人都喜欢拿这件事做文章。你以为我是你吗?”

    “你和我又有什么分别?”

    “大了去了,我看男人的眼光,比你好得多。”殷渺渺淡淡道,“你了解江离吗?知道他在做的事会危害到多少人吗?”

    “无所谓。”秋兰真君传来的意念一派平淡,好像只是说起了几只无关紧要的蚂蚁,“苍生与我何干?”

    殷渺渺不悦。

    秋兰真君悠悠道“修道之人,应当专注自己。自己都未超脱生死之局,去管旁人的死活,岂非笑掉大牙?”

    不要误会,这番言论传出去,绝不会被误认为是邪修所言。正道人士固然厌恶滥杀无辜之辈,但对于弱者的生和死,在意的是少数,漠然的是大多数。

    路遇两人恶斗,杀人劫财的占优势,多数修士也不会多管闲事。弱肉强食,修为不过关,就为人所杀,天经地义。

    而假如修士缠斗波及到了凡人,那更不会多看几眼。

    人会因为踩死了几只蚂蚁就心生愧疚,甚至为它们讨回公道吗?道义的边缘是模糊的,对生命的漠视是常态。

    修道者心中,排第一位的永远都是自己的道途。

    亲人、门派、道侣、善恶……全都要退一射之地。

    秋兰真君反过来还要怜悯殷渺渺“未成圣人,就要做圣人之事,你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与你何干?”殷渺渺放弃了说服。

    像是的神识团气势一变,化作一个庞大的漩涡,体积固然远远小于张牙舞爪的识虫,力道却并不弱。所过之处,搅碎无数记忆碎片。

    初入宗门时的雀跃欣喜,破碎了,

    在师父师姐的照顾下,无忧无虑的回忆,消失了。

    被心上人背叛,亲眼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相爱的痛苦,不见了。

    ……

    秋兰真君凄婉一笑,倾力相迎。

    我这一生,资质平平,相貌平平,际遇平平。唯独遇见你,是最大的奇迹。前世和今生,三百年的相守,名分的挣扎,你始终陪在我身边,尽心尽力。

    小的时候,师父总是和我说,做人难得糊涂,知道得太多,反而不会快乐。每个人都有私心,我知道你也有。

    你骗了我,在我的药里下了毒,三番五次的利用我。

    你怕我泄露你的秘密,在我的灵台里做了手脚。

    可我都不在乎。

    假如这样,能够让我们更长久,那就这样吧。

    爱着你的这些年,我快乐的多,痛苦的少。

    所以,我不后悔。

    我最恨的是,你没有办法守在我身边,陪我到最后。

    都怪她,不是吗?

    她为什么要现在戳穿你?让我一无所知的离开,不好吗?

    ……

    意识海中迸发出明亮而刺眼的光,仿若宇宙中经历大爆炸的星辰。

    而后,归于寂灭。

    殷渺渺的身体晃了晃,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师妹!”云潋扶住她。

    “我没事。”殷渺渺扶着额头,痛苦地皱起眉,“这个女人……”

    明明外表那么柔弱温和,骨子里却偏执得可怕。对她的恨意来得莫名其妙,却气势汹汹,最后甚至孤注一掷,想和她同归于尽。

    云潋探了探尚余温热的尸身,说道“元神没了。”

    “她的灵台有问题,好像被种了魂虫。”殷渺渺惊魂未定,“幸亏我来得早,要不然什么也看不到了。”

    魂虫并不是有形的某种昆虫,是魂术的一种。施法者能够将魂虫种在旁人的灵台里,未曾触发时,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一旦被唤醒,就会侵蚀灵台。

    假如没猜错的话,江离知晓身份暴露的刹那,就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