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1章 心虚
    青年看了二人一眼,抬手便将一道剑气飞了出去“我已经告知了二位师兄,你们先请进来吧,一会儿师兄们便会赶过来。”

    颜睿有些心虚,这魔修骗人的借口随口就来。

    可他毕竟是熟读圣贤书的,现在他不但没有拆穿反而还助纣为虐,这要是被人拆穿了可就尴尬了。

    与颜睿的心虚相比,容钰就淡定多了。

    在师尊身边耳濡目染这么多年,他完全可以做到义正言辞的胡说八道。

    “有劳了。”容钰笑了起来。

    他在外人面前很少笑,但一旦笑起来时却如同真正的翩翩贵公子,温润如玉。

    这副姿态和气质实在是显得很无害,让青年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些。

    虽然这人清楚无极剑宗有第一高手坐镇,不会有人前来找茬,谁知道会不会碰到不长眼的呢。

    而如今,青年才相信了容钰和颜睿一二。

    他从怀中拿出一块刻着流云剑标志的令牌,流云剑乃是云九宗主的本命剑,也是无极剑宗弟子们心中最神圣的一把剑。

    他抬手将令牌抛向虚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气像是碰到了君王一样匍匐了起来。

    那剑气漩涡在剑气匍匐下去后,变成了一道可容一人通过的通道。

    这通道极其危险,一不小心便会被里面的剑气搅碎。

    颜睿“……”

    颜睿舔着脸走到容娴身边,布下一道隔音结界,悄声说道“陛下,在下已经陪您来了无极剑宗,您可以直接进去。在下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他想抽身离开,容娴却是不允许的。

    已经到了她手掌心还想离开,做梦呢吧。

    “颜先生这会儿离开,是准备不打自招吗?”

    颜睿不解“什么不打自招?”

    容娴叹了口气,语气轻如春风“剑宗的这位道友很明显是在怀疑我们,颜先生如果现在离开,不就是心虚了吗?”

    心虚了要走,可不是不打自招吗?

    ——防盗分割线,作者去冲个冷水澡冷静下再更换?。

    她看向黄衣男子,目光冷漠坚毅“也许你们那里的规矩就这么分着三六九等,可在我这里,强者为尊!打不过我却出言挑衅,死。”

    男子出乎意料的沉默了下去,他定定的看了舞如是许久,却诡异而恭敬的朝着她弯了弯腰,转身消失在这片世界。

    离开那片星空后,黄衣男子抹了把冷汗,也只有师弟那个蠢的才以为那位是新飞升来的仙人。

    若他所料不错,那人该是天地之前通晓过的君主。

    所有仙界之人在几十年前都冥冥之中有所感应大道隐去,天道之君新生。

    那可是混沌认可的君主啊,差点他就将人得罪了。

    舞如是没有理会逃走的人,她伸手一抓,地上的尸体化为一团纯粹的能量。

    感受到里面的仙元力,舞如是毫不在意的将其扔进了天都界。

    而这无意间的一个举动,让新生的天都界很快的诞生了生灵不说,更是在未来成长了无数精彩艳艳的强者。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舞如是只觉得若万年是一个轮回,她已经等了数不清多少轮回才终于见到第一个人类的诞生。

    随后,她目光痴迷而又专注的看着世界的进程。

    繁衍生息,王朝更替,直到第一个以武入道的修士出现,然后开启了修真的序幕,拉开了与天地争命的战争。

    舞如是看到这里,收回了目光,冥冥之中似有所悟。

    她拨动着时间法则,找到了自己为皇的时间,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来到了凡尘。

    看到坐在软榻前看书的自己,舞如是眨了眨眼,看书的人抬起头来,眼里是一闪而逝的讶异,随即合上书,歪歪脑袋道“你是我。”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毫不迟疑。

    舞如是扬眉一笑,回答“我是你。”

    她垂头沉默了片刻,凤眸微眯“我曾经所有的记忆中都没有这样得姿态,我也肯定自己没有失忆。所以,既然没在过去,你便在未来。”

    舞如是没有说话,似是赞赏,又似是什么都没有。

    榻上的人犹疑了片刻,说“我想知道未来柳云止如何了。”

    舞如是拨了拨手腕上与她一模一样的菩提珠,淡漠的答道“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那人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分明。

    她当然猜到了,未来的她就这么站在她面前,飘渺无情,冷若冰霜,完全不像和柳云止在一起的样子。

    她能猜得到,柳云止定然已经死了。

    舞如是淡淡的说“你现在已经知道未来了,若是想要改变很容易。”

    榻上的人影顿了顿,重新翻开书漫不经心的看着“没有必要,我的立场和选择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即便从见到柳云止第一面杀了所有给我们造成波折的人或物,我依旧会杀了他。”

    道不容情,以杀证道,她无比清楚,也无比理智。

    舞如是笑了,开怀大笑。

    这确实是她,杀伐果断,冷心冷情。

    看了眼被时间静止的小孩儿,舞如是上前摸摸他的脑袋,说“好久不见涅儿这幅模样了,倒是可爱的紧。”

    顿了顿,她又说“我回到过去,只是想求一个答案,如今我知道了。”

    舞涅眨了眨眼,榻上的人这才发现面前的女子已经消失不见。

    她喃喃道“原来我竟然也有这么犹豫不自信的时候,柳云止当真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所以,他不能活着。

    重新回到现在,舞如是淡淡的看了眼天都界,便毫不留恋的回到了三十三天外。

    此后,起元峰隐匿在一片混沌中,里面的主人非大劫而不出。

    天元界也慢慢的重新兴盛了起来,舞如是这个名字只留下了只言片语,却都仅限修真大家。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