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0章 各有执着 新
    中央界内的灵族大军,忽然开始向泛美集结。而几乎就在与此同时,泛美开始在边境线上布防。突如其来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一次双方是真的要开战了。

    “听说了吗?灵族因为龙华帝国,竟然和泛美打起来了。”

    “是嘛,那如此说来……龙华帝国岂不是投靠了灵族?”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是因为泛美劫持了灵族的人,而且灵族之前好像还干掉了泛美不少人……”

    关于双方开战的理由,外界有着诸多的猜测。然而只有灵族和外神自己清楚,他们都把对方视为实现自身夙愿的条件。这并非是源自任何矛盾,或者是这是根本化解不开的矛盾。

    眼前百十名灵族族人,已然彻底失去了灵能。无论他们之前天赋资质如何,如今已然成了类似中央界“普通人”的存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灵能的丧失似乎是永久性的。

    黑袍老者脸上也如老友一般,露出了怒不可遏的神情。身为灵族六尊之一的他,如何不清楚眼下的情况?这些被泛美送回来的小辈,已然都已经成了没用的废人了。

    “没用了……他们的灵族血脉被废,怕是再也不可能恢复了。”

    当白袍老者说出这个结论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脸色凝重。白袍老者在灵族六尊之中,是最擅长使用灵能救治族人的。此时白袍老者得出了这番结论,在场的这百十号人恐怕是没救了。

    “到底是谁?是谁……竟敢如此残害我灵族。”

    一直处在沉默之中的灰袍老者,终于在此时彻底爆发出来了。看了一眼被抽去灵族血脉的众小辈,又看了看将其护送回来的泛美军队,灰袍老者的愤怒终于找到了释放点。

    忽然暴起的灰袍老者,让周围的灵族都是一惊,但此时却没有人上前阻止。一来在场除了黑袍和白袍之外,余者皆是子侄甚至再往下的晚辈。再者黑袍和白袍熟知老友的脾气秉性,此时若不让他发泄出来怕是会更坏事,所以二人也根本未打算阻止。

    “死,都给我死……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灰袍老者发出愤怒的咆哮,他可不管眼前这些泛美的人是否无辜,他只知道要灵族的血债需用血来偿还。面对突然袭来的灰袍老者,泛美的众人却显得沉着冷静。

    队伍最前方的一名军法师,忽然整个人迎着灰袍老者冲去。至于泛美余下的一众军法师,立刻整齐划一的向后跃开,以最小的代价化解了危机。

    灰袍老者出奇制胜的一招,竟然只击杀了一人,这让灰袍老者怒火更胜。既然一招不行,那就索性再来一招。而面对再次袭来的灰袍老者,泛美这边再次有一名军法师站了出来。

    “找死!”

    面对发出愤怒咆哮的灰袍老者,越众而出的军法师微微一笑。军法师缓缓的抬起手臂,一道水蓝色的能量凝聚,随后在灰袍老者触及他身体的同时,将那道水蓝色的能量打出。

    “嘭!”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灰袍老者被水蓝色能量击中倒卷而回。至于那名军法师,则在发出那声闷响之后,化作漫天飞舞的扬尘。

    “不好,快过去看看……”

    被水蓝色能量席卷而回的灰袍老者,已经躺在地地上人事不省了,他身上的灵装已满是龟裂。灵族众人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只是详尽一切办法的救助灰袍老者。

    望着远处乱作一团的灵族众人,余下的军法师竟都是一个表情,脸上挂着微笑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热闹。人家那边伤了一个都慌得不行,这边接连死了两个却仍旧无动于衷。

    “老伙计,你还好吧?醒醒,醒醒……”

    白袍老者跪在灰袍老者身旁,在灵族众人的帮助下实施救治。灰袍老者伤的极重,虽然他第一时间展开灵装,可是灵装竟然差点被对方直接打碎。“撑住啊,老伙计,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呃……”

    灵族众人忙活了好半天,灰袍老者才悠悠转醒。认出了自己的两个老友之后,灰袍老者勉力转动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群军法师说道:“他们……不,应该是某个强大的存在……”

    尽管灰袍老者的会并未说全,可是另外两人早已明白他的意思。眼下他们所面对的,并非是一群普通的军法师,而是一个附身于其上的强大存在。

    见灵族那边是由察觉,军法师中居中的那人微微一笑,眼中那水蓝色的光泽更盛。如果灵族没有发现它,外神就不打算在纠缠了。不过既然对方察觉到了,那它索性就再确认一次之前的发现好了。

    “走!”

    黑袍老者当先而行,白袍老者点点头紧随其后,二人直奔那些军法师。先前灰袍老者吃了暗亏,一来是贸然单打独斗,二来太过托大未曾展开灵装。

    随着一黑一白两套灵装展开,二人也已经杀到了军法师面前。面对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的二老,军法师这边又再次分出两人,分别超着两位老者发出了攻击。

    “小心!”

    当先的黑袍老者提醒了一声,随后展开灵装抵挡袭来的攻击。白袍老者收到预警信号,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调整。二人挡下攻击之后,并没有急着进行反击,而是继续朝一众军法师逼近。

    “锁灵阵!”

    黑袍老者和白袍老者临近,他们并未选择展开攻击,而是想要借机将对方留下。反正只有能困住你,管你是何方神圣,到时候吹破拉长还不是灵族说了算。

    随着两位灵尊的这一声令下,周围的灵族纷纷响应。澎湃的灵能激荡而来,此时还在观望的军法师们,齐刷刷的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

    “这看起来才几分意思……”

    尚存的军法师分立各方,仿佛是打算来一次正面较量。居中的军法师眼中蓝光一闪,随后每一名军法师的眼中,都泛出水蓝色的幽光。“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与父神有没有关系。”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