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三章 黑市酒吧
    骷髅城的黑市相比其它城市的黑街,更加突出了一个脏乱差,地面上到处都是污秽的淤泥,还有马车驶过牲畜留下的排泄物,苍蝇是这里的常客,偶尔有肥胖的老鼠从路边跑过,却被衣衫褴褛的店主熟练抓住,摔死后丢进竹筐,送去后厨做成馅饼,再以牛肉的名义摆出来卖。

    如果洛忧用以往行走荒野的斗篷加绷带的组合,行走在这里会非常合适,但今天为了赶时间,他依旧穿着军装,光鲜得有些格格不入,吸引了许多好奇或者不怀好意的目光。

    楚凡有本事在骷髅城死囚营当上野狗的老大,本身肯定不是什么善茬,那双阴毒的目光冷漠地扫着周围那些看过来的人,手一直贴着自己的袋口,只要有什么异动,他随时准备好给人放血。

    穿过混乱的街区,楚凡带着洛忧来到了骷髅城的中心酒吧,这里的外景布置充满紫粉色的霓虹灯,组成一幅幅令男性荷尔蒙攀升的图案,大功率的音响不停迸发出刺激的金属摇滚乐,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女人的呻吟,定睛一看,却是身材消瘦的瘾君子和站街女谈好了价钱,在街边就急不可耐地开干了。

    楚凡站在洛忧身旁,看着前方的酒吧大门说:“老蛇,阿鬼,这两个大商人一般都会在这里出没,老蛇势力相对较小,只能走私一些日常的小玩意。阿鬼势力庞大,很多违禁品都不在话下。”

    洛忧点了点头:“找阿鬼。”

    “明白!”

    楚凡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以前每到死囚营的放风日,他都会带弟兄来这里玩玩,所以也是轻车熟路,直接找到酒吧门口的门卫,说:“我和他,找阿鬼。”

    门卫看了楚凡和洛忧一眼,指了一下楚凡,说:“你可以进。”,随后,他又指了一下洛忧,说:“他不行。”

    楚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酒吧是对外开放的,哪有他能进洛忧不能进的道理,便问道:“为什么他不行?”

    门卫顿时大笑起来,指着台阶下的一条小巷说:“他应该去那里站着。”

    楚凡看了过去,门卫指着的地方是著名的桃色小巷,一般站街女都会在那里站着等客人,很显然,这家伙是嘲笑洛忧长得像女人。

    “我操!我操!我操!”楚凡狞着脸,在门卫反应过来前,直接掏出小刀,在他大腿上连捅三刀,不顾对方的惨叫,又将他扑倒在地,在脸上捅出三四个口子,恶狠狠地说,“你他妈再乱说话,老子给你眼珠掏出来!”

    能在骷髅城这种混乱地带开酒吧,老板一定有很硬的后台,在门卫倒下后惨叫没多久,安保主管就带人跑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楚凡,皱眉说:“楚凡?你怎么和门卫打上了?”

    楚凡擦了一下脸上的血,站起来,用大拇指指了一下洛忧,趾高气昂地对主管说:“你们这门卫狗眼看人低,死囚营新任上校洛忧驾到,他让人家去桃色巷站着,你说该不该打?”

    主管看了洛忧一眼,当看到上校军衔时,他泛起了嘀咕,死囚营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高级军官。

    显然,死囚营在外有一定的名声,主管很快就看清了局势,他上来一脚踢在门卫的脸上,将他踢晕,示意下属带下去,随后笑眯眯地说:“这门卫新来的,临时工,我们看管不佳,马上处理,今天您二位所有酒水五折。”

    楚凡满意地用大拇指擦了一下鼻子,感觉替洛忧出了风头,倍有面子,不过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洛忧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楚凡心想,可能洛忧上校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不在意这点门面之事,他对洛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笑道:“上校,您里面请。”

    骷髅城酒吧是一个混乱与热闹并存,夹杂着激情与欲望的地方,这里人头攒动,各式各样的年轻男女们聚集在舞池中,在震耳的音乐中摇头晃脑,不少人还翻着白眼流着哈喇子,神志不清,一看就是嗑药嗑多了,舞池高处还有几个布料稀少的钢管舞女郎在助兴。

    舞池外,除了聚在桌前喝酒吹牛的宾客,还有一些身形消瘦,鬼鬼祟祟的药贩子,一看有新人进来就凑上前询问要不要可以嗨的药,洗手间外,几个勾搭上陪酒女的男人正在对其上下抚摸。

    顶级包厢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独眼龙男人坐在主座,左拥右抱姿色漂亮的兔女郎,舒坦地架着二郎腿,抽着极品香烟,仿佛主宰生杀大权的皇帝。

    而独眼龙对面的人则身材矮小,佝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两人正是骷髅城的两大巨商,独眼龙是阿鬼,对面的是老蛇。

    阿鬼抽了一大口香烟,嘴巴往边上一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漂亮的兔女郎顿时娇笑一声,端起酒杯含了一口香槟,吻上阿鬼的唇,将酒喂了过去。

    阿鬼吞下包含美女香津的酒,满意地拍了拍掀起衣服的肚皮,漫不经心地说:“老蛇啊,听说前几天,你运的货又被鹰旗军端了?”

    老蛇苦笑道:“鬼哥,别提了,老惨了。”

    “小老弟啊,不是我说你,你是真的不聪明,不懂抓住时机,偏要找严打的时候送货。”阿鬼抓起桌上的一只烤鸡,吃得满嘴油光,还一边呷着嘴说,“学学我,三江源大动乱的时候,我趁鹰旗军主力不在,送了一年份的白面进来,等冷鸢从那边回来,再想查,诶~货全分销了,急得她上蹿下跳,哈哈哈哈!”

    老蛇心里肉疼,但还是口是心非地竖起大拇指:“鬼哥英明!”

    阿鬼吃掉半只鸡,吃不下了,就往桌上一丢,沾满油污的大手直接在兔女郎的胸罩上擦了擦,打着饱嗝说:“好了,说正事吧。老蛇,死囚营那边,你的白面供不上,那笔生意不如让给我,如何?”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