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7.流景篇:当时年少不知愁
    防盗章  想到这群人中可能有不少老相识, 哪怕长陵容貌已变, 也不乐意叫人盯着瞎瞅, “不能。”

    叶麒与她处了几日, 知她说一不二的性子,索性扭回头道:“她是我找人假扮的,要真是明月霏, 岂会由我进来见你们。”

    那几派掌门觉得在理,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有人先道:“公子,就你一个人来么?”

    叶麒嗯了一声, 另一个人道:“你一个人怎么救的了我们?”

    “对啊公子,此地危险,趁还未被人发觉, 你还是先撤吧。”

    窟内顿时又开始聒噪起来, 长陵原本在一旁试着能不能辨出旧仇家, 听他们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开始劝退,显然对这姓叶的都挺是关心, 不免有些意外。

    叶麒走到肖长老前蹲下,看他目不视物, 忙递伸手握住,不忍道:“长老, 是我连累了你。”

    肖长老摇了摇头, 他咿呀了两声想出声, 叶麒问:“您是想说解药您已经知道了?”

    肖长老忙不迭点头, 他摊开叶麒的手心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字,叶麒用心默记起来。身旁的那人见了哽咽道:“长老为了辨毒,故意落网诱那小妖女对他下手,没想到那妖女居然如此歹毒……嘿,是我没用,没能护好长老……”

    “迟掌门,你也不必内疚,都是我们太过轻敌了啊,要是当日我一拳抡死那小妮子,也就没有这些破事了。”

    迟掌门……原来这大块头就是飞鹰派的迟子山,看来那个跟他说话总是摩拳的多半就是神拳帮的路天阑了,长陵在一旁很是惊奇,谁能想到当年两个细皮嫩肉的傻小子居然已经生的如此魁梧,这十年功夫他们究竟得吃多少东西?

    长陵走神的功夫,叶麒已重新站起身来,对几位掌门道:“没想到前辈们都被大雁的铁骷髅锁住,我一时半会儿怕是难以带诸位离开,不过诸位放心,待我出去之后会另想它法救你们出去的。”

    迟子山道:“公子肯亲赴险地,我们已是感激万分,多余的话就不必说了,快些走吧。”

    “是啊,别逗留了,快走吧。”

    除了一个不能说话的长老,还有两个由始至终都没怎么吭声的,其余几人都和赶苍蝇似的唯恐叶麒就待着不走了,叶麒正要转身,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我还有一个问题……”

    “公子有话快说,有……”

    路天阑的喉头一动,勉强是把“有屁快放”四个字给吞回去了。

    叶麒道:“我听闻诸位掌门人是因为见了半柄折扇才专赴北境,不知可有其事?”

    长陵听到叶麒提及折扇,神情一振。其中有一老者点头道:“不错。”

    “那折扇可是青竹柄,扇面漆金,上面绘有松鹤图?”

    众人一惊,那老者道:“公子如何得知?”

    叶麒没有回答这句话,只道:“既然如此,在下就不与各位兜圈子了,诸位来到雁地的这段时日,可曾听闻过付流景的踪迹?”

    几位掌门人相视对望了一眼,迟子山脱口道:“公子,那付流景他……”

    “迟掌门。”那老者登时截住迟子山的话头,只对叶麒道:“此事恐怕不宜在此详谈,公子还是先行离开吧。”

    长陵难得听到付流景的消息,怎么会让他们打住不说,她正想上前一步,忽听叶麒正色道:“此事对我而言事关重大,刻不容缓,诸位掌门有任何消息,还请据实相告。”

    长陵怔了一下。

    那老者迟疑了一下:“雁人行事诡秘,公子也知我们都是被诓骗来的,怎么可能探听的到实处。”

    他说话的语气极淡,人虽然坐着,但隐隐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人的气势,而这一群人听老者这样一说,也都三缄其口,看上去都有些怕他。叶麒见他们摆明了是不想耗费唇舌了,也不再勉强,他抱了抱拳,转过身示意长陵可以走了,走到洞口时,长陵半步未挪,兀自平静的环顾着窟内一票人。

    叶麒有些莫名:“怎么……”

    “了”字尚未出,只听“唰”一声,长陵直接把叶麒腰间的勾魄刀拔、出、来,下一刻指向洞内诸人,道:“我们今日能混进来实属侥幸,雁人今后只会加倍防范,绝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所以就算这位……”长陵睨了叶麒一眼,“公子,他出去之后,多半也救不了你们。”

    叶麒闻言蓦然变色,“喂喂,别乱说。”

    不等所有人给出反应,长陵又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这是软骨散的解药,我若能卸掉你们脑袋上的铁骷髅,诸位凭着自己的武功,难道还怕无法脱身么?”

    众人一惊,也顾不得计较她哪来的解药了,迟子山脱口蹦出:“你真有办法解开我们头上的铁面具?”

    路天阑连忙道:“迟掌门,别听她瞎说,这铁骷髅戴上便再难打开,她一个丫头片子,岂会有这本……”

    话音未落,只见刀光倏忽一落,迟子山的铁骷髅右耳毫无预兆的跌在地上——原本就盯着长陵看的路天阑甚至没看清她是怎么出的刀。

    迟子山嗷叫一声,一句“老子宰了你”还没脱口,长陵指着刀对路天阑道:“路天阑,你仔细瞧瞧迟子山的右耳。”

    路天阑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按理说他们都是一派之长,岂容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姑娘直呼其名,但长陵使唤他们的语气太过自然,自然到连他们本人一时之间都没意识出这有什么不妥,路天阑一眼就看到了被劈开铁面右耳里的锁眼,惊道:“这、这是锁眼?”

    所有人都愣住了,迟子山也傻了眼,长陵走上前去,从发梢里摸到一枚精致的发簪,一手按住迟子山的肩膀,“别动。”

    这会儿,一直处于不可思议状态的叶麒看长陵突然往前,下意识想去拦着,但看路天阑和迟子山都没有爆发的意思,又回退到一边,他实在好奇,这姑娘究竟还能做出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举措来。

    只听咔嚓一声,铁骷髅的锁眼开了,长陵手法娴熟的摘下铁面具,信手丢在一边,对路天阑平平道:“现在信了?”

    眼见为实,还能不信嘛?

    路天阑当即态度大转,指着自己的铁骷髅:“快,来一刀,把这鬼东西给我拆了……”

    “要拆可以,”长陵偏头道:“方才这位公子问的问题,答一个解一个,想走趁早,迟了就什么都没了。”

    叶麒蹭鎏金戒混进来也是无奈之举,他对长陵的了解程度仅限于“艺高人美”“关键的时候总不给人说完整句话的机会”上,打从跟她一起进这穹楼开始,心就没踏实过,尤其这窟内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真是一言不合闯出大乱,那可就什么都前功尽弃了。

    没成想,这姑娘一刀劈开传说中金刚不坏的铁骷髅不说,居然还有胆量威胁这几个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实在令人击节称叹叹为观止。

    叶麒心说:“我这第一次与陌路人搭伙就搭上了个宝贝,莫不是命不该绝?”

    长陵没这么弯弯绕绕的心思,她之所以出手,一是急于探知有关于付流景的事,二来,她还真不信这八大门派之间能有多齐心,会连送上门的逃命机会也不要。

    这些人自然是没有那么忠肝义胆,风雨同舟也只是因为坐在同一条船上,现在长陵在船底凿了个口子,立马就有人沉不住气了,坐在边角的一个人忙道:“我们是听说付公子被雁人抓了,本想赶来救人,不想中了雁人小妖女的圈套……”

    “白三通!”那老者一声冷叱,话声不禁弱了下去,长陵一挥手,那白三通的铁骷髅的右耳应声落地,这一刀不偏不倚,堪称一绝,许多人都看清了,不敢相信这样游刃有余的刀速出自一个纤瘦翩翩的女流之手,又有一人抢声道:“我也是来了大昭寺才无意听这里的僧人提起,说付公子也被关在这儿……”

    那老者不悦对叶麒道:“公子,我不想让你参与这些事是为了你好,你们还要胡闹到几时?”

    叶麒见老者动怒,努力掩饰住笑意,一本正经的摆了摆手道:“阳门主,实不相瞒,这位姑娘并非我的下属,今日结伴而来纯属意外,我真管不住她啊……要不我试试?”

    叶麒说罢上前拉住长陵,“那什么,不然……算了?”

    长陵没心情陪他做戏,指着刀问路天阑:“你来说,人被关在哪儿了?”

    路天阑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说是在大乘塔内……我们也不大确定……”

    长陵闻言握刀的手一窒,而后慢慢垂下,路天阑见她突然收手,询问地望着她,“诶你,怎么就停下了?”

    白色瓷瓶猝不及防地被抛到路天阑怀中,长陵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叶麒一呆,等回过神时勾魄刀已经还刀入鞘,他望去她头也不回的身影,隐隐然,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到她的周身散发着一股沉甸甸的杀气。

    夜空星辰如织。

    叶麒出了穹楼后,暗自偷瞄了长陵一路,这一路上,长陵的眼神都飘忽不定的,也不知是丢了魂还是入了魔。

    等把他们送到了禅房,云慧云真离开后,叶麒迫不及待的奔入长陵屋中,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铁骷髅的锁眼是安在右耳的?”

    长陵不理会叶麒,直接绕过他踱出禅房,叶麒紧随其后,饶有兴味问道:“那瓷瓶中装的当真的是软骨散的解药么?”

    长陵穿过廊道走到院落,这院落空空旷旷的,半个人影也不见,只有一棵乔木以擎天之姿拔向天际,风吹得四周草木悉悉沙沙,唯有那树岿然不动。

    她越不回答,叶麒越觉得蹊跷,但看她负手而立,仰头望树,月光下望去,竟然有几分说不出的萧索,明明还是个妙龄女子,却像孤身长久,历经沧桑。

    他收起了那一脸不靠谱的嬉皮笑脸,问道:“当日你说你要去查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付流景吧?”

    长陵凉凉看了他一眼,“关于明月霏……你知道的有多少?”

    “也就是一些江湖传言啦,心狠手辣善于用谋用毒之类的,你听了怕是要不高兴的……”

    “我说过了,”长陵打断他的话,“我不是明月霏。”

    叶麒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连连摆手,“你和我说这些真的没有用,我真的……”

    “你难道不奇怪,为何我没有中昏元散?”

    叶麒的手一顿,不等他回应,长陵道:“因为我会南华针法。”

    他怔了怔,“青衫客的南华针?”

    “不错,南华针能在第一时间之内驱除百毒,早在马车之内,我已经解开昏元散了。”长陵正色道:“换句话说,你忙着抵御雁军时,我就有无数次机会可以直接把你踹下马车了。”

    叶麒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长陵。

    “你认为,如果是明月霏,她会凭由你们将她劫走么?”

    答案昭然若揭,除非明月霏疯了。

    叶麒“腾”的一下站起了身,“等等,如果你真的不是明月霏,那你……是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