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章 番外二
    赵和再睁开眼睛的时候, 恍若大梦初醒。

    一张口却是婴啼之声, 怔愣了一下,想到自己已经病逝,心下苦笑,这怕是忘饮孟婆汤, 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又活了一遭。

    上辈子自己终身未娶,为了大昭江山鞠躬尽瘁,不足五十岁便得了一场大病,现下还记得五郎夫妇守在自己床榻前的样子。

    当时丹绯四十多岁, 为赵格育了一女三子,站在自己床前双眼泛红却还咬着牙笑着, 喃喃说着:“要好了,要好了。”

    这一世,怕是遇不得这么一个人再让自己做一辈子情种吧?

    “阿姐阿姐, 方才赵家的公子去咱们铺子里了!”

    魏枝瞧着慌慌张张跑过来的小少年, 摇了摇头:“你慢些,小心摔了。”魏杉也不知怎么回事, 对这位赵家公子简直崇拜到了骨子里。

    “他去我们书院的时候,真是跟神仙一样的人物!”

    瞧着魏杉眉飞色舞,魏枝有些好笑, 怎么跟上辈子见识过的追星族一样, 敲了敲他的脑袋:“那你多去店里帮忙, 说不准日后还能遇上。”

    “今日还是得多谢阿姐。”魏杉嬉笑着说道。

    魏枝送了他一个白眼, 家中杂事太多, 她今日顾不得去点心铺子,好说歹说差点儿掂了笤帚才让这个泼猴去帮了一日。

    她从出生的时候,便记得上一世的事情,高楼大厦,汽车飞机,但现下在这小小的镇子上,跟开着点心铺子的爹娘一道生活,还有这个有些顽皮的弟弟,倒也安稳自在。

    爹娘对她很好,小时候也送去书院读书,虽说这些繁体字她都认得,但不学而会就有些蹊跷了。

    从魏杉在店里见到那位赵公子之后,来帮忙还真是越来越勤快,只要放课无事便常常来铺子里帮忙。

    可魏杉等了大半个月也没见到那位赵公子的影子,正垂头丧气地站在柜台前,魏枝上前给他喂了颗蜜饯,笑问:“等不动了?”

    见他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弯着眼睛继续说道:“你都等了这么多日,再等两日说不定就又见到了。”

    魏杉瘪嘴,他等得有点儿丧气,可又害怕自己一不等,明日赵公子就来了。

    “那赵公子叫什么名字?”

    果然说起偶像,魏杉就立马来劲儿起来:“叫赵和!”

    “赵和?”名字倒是简简单单。

    “阿姐,你晓不得,别看赵公子年轻,可早早就中了举人,学问可是书院先生都赞不绝口的!”

    “多大年纪?”

    “二十。”

    魏枝笑了笑,看来从古到今,大家对学霸都是崇拜的,没想到魏杉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阿姐,你是没见过,赵公子人长得也是一等一的好看呢!”

    瞧他这幅样子,魏枝哭笑不得,不过对这位从未谋面的赵公子也有了几分好奇。

    第二日,魏杉嘴上一直嘟囔着今日再见不到就再也不赖了,没想到日头都快落下的时候,还真是将人给盼来了。

    “阿姐,快包两包龙须酥出来!”

    铺子里有帮忙的伙计,魏枝正在清账,便听见魏杉大声唤自己。

    本以为是忙得腾不开手,赶忙将点心包好送过去,就见魏杉正跟一个青衫男子说话,瞧那有些激动的动作,心中便猜出了七八分。

    “魏杉?”魏枝出声唤了一句。

    两人一道转过身来,魏杉瞧着姐姐,挤眉弄眼,就差没说让她好好多看两眼了。

    赵和一转身,登时愣在了原地。

    他上一次来魏记买点心,只是凑巧,没想到尝了他们的龙须酥之后,咸口稍稍有些辣,让他想起上一世丹绯调味的习惯,才又来了这家铺子。

    没想到竟让他见到了一张心心念念了几十年的面庞。

    魏枝也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面前这位赵公子,清瘦削长的身材,一身青色长衫,气质出尘眉眼却温润清和,怪不得魏杉一直念叨过来念叨过去。

    只是不知为何,这位赵公子瞧着她怔愣了一瞬,难不成脸上有什么东西?

    刚伸手摸了一下脸,魏杉便开始介绍起来:“阿姐,这位就是赵公子!”

    然后又同赵和说道:“赵公子,这是我阿姐。”

    赵和稳了稳心神,他瞧得出,面前的女子瞧见他没有半分惊讶,只是跟见到陌生人一般,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这倒是有些奇怪,魏枝轻轻皱了皱眉,还是回道:“魏枝。”

    魏杉将包好的点心从魏枝手中接过来,递给赵和说道:“赵公子,若是再吃什么点心便过来,不收钱的!”

    瞧着魏杉人情做得顺溜,魏枝有些好笑,却也没开口抚了弟弟面子,却听赵和说道:“魏记的点心我很喜欢,不过没有不付账的道理。”

    说罢将一块碎银子递给魏枝:“劳烦魏姑娘收下。”

    “多了呢。”刚想给他找回去,便听这位赵公子说道:“既如此便记在账上,我应是时不时要来取些点心。”

    赵和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温和有礼的样子,瞧得一旁的魏杉两眼放光。

    送走了赵和,魏杉还有些失落,魏枝瞧他那副样子,便想敲他脑袋:“好了,人都走了,帮我清账才是正事。”

    魏杉转头,仔细瞧了瞧姐姐,说道:“阿姐,先前不觉得你长得多好看,可今日赵公子见到你明显都愣住了呢!”

    “胡说八道。”魏枝笑着弹了一下魏杉脑门,然后拉着他帮忙清账去了。

    赵和回到赵府之后久久不能平静,那龙须酥被他放在书案上,盯着瞧了半晌,方才捻了一块放入口中。

    这一世他出生在小富之家,却也并不想博取什么早慧的名声,书读百遍才显真意,便将那些他早已熟记的经史子集又认认真真学了一遍,虽然已经不在大昭,但还想日后考取功名仍旧为天下人做事。

    本以为这一世又要跟上一世一般,孑然一人,没想到今日竟在这点心铺子中有了转机。

    坐在椅子上细细回想那位也唤作魏枝的姑娘的一举一动,抿嘴笑时右唇角会更弯一些,不悦时眉尖会轻轻下撇,递东西哪怕是幼弟也会双手,所有都跟上一世丹绯的习惯一模一样,赵和倚在椅背上微微阖上眼睛,这会不会是老天爷给他一次机会,上一世五郎抢占先机,这一世让他先寻到意中人,不留遗憾。

    这两个月赵家公子隔三差五就往魏记的点心铺来。

    “阿姐,我瞧赵公子就是冲你来的。”魏杉摇头晃脑地下了结论。

    “你来铺子里清账帮忙好了,左右也能常常见到他。”魏枝拨弄着手里的算盘珠子,挑眉说道。

    魏杉忙摆手:“不行不行,我还要考功名呢!”

    魏枝轻笑,这些日子赵和过来,除了买点心,也常常指点魏杉功课,倒是让一个泼猴踏实了不少。

    “阿姐喜不喜欢赵公子?”

    “小屁孩子管的不少,”将算盘珠子拨整齐,又嘱咐魏杉:“这种话不要乱讲。”

    “晓得晓得,阿姐也到说亲的时候了嘛。”

    正说着,赵公子可就又来了。

    “阿姐,我将账册送到父亲那里,你陪着赵公子先说会儿话!”说着一溜烟就跑得没影。

    魏枝拦都拦不住,只能留下陪着赵和。

    “赵公子用些茶水?嫩柳芽晒的,败火。”

    “多谢魏姑娘。”

    “魏杉说姑娘也喜欢看些游记杂书之类?”

    “看着有趣罢了。”这时候女子读书的就不多,看这些闲杂书籍的更少,还好父母并不拘束她。

    赵和笑了笑,还是上一世的习惯脾气。

    三日后,魏杉从书院回来,撒丫子先跑到姐姐面前:“阿姐,今日赵公子又去了我们书院讲学,托我给你捎了这两本书回来!”

    魏枝翻开一瞧,是插图的《风俗志》,印刷精美,还有彩绘,放在现在可是价值不菲。

    魏杉伸着脑袋道:“阿姐,你可得准备好给赵公子的回礼!”

    魏枝脸一红,佯怒道:“还不快温书去!”

    瞧姐姐这般,魏杉嘻嘻哈哈地跑开去了。

    接连半月,赵和都没往点心铺子里来,魏杉瞧着姐姐时不时向外张望,便好心提醒道:“这些日子书院事忙,请了赵先生去教一段时间课,阿姐若是有什么想让我捎给他的,明日就带过去!”

    魏枝想了想,那书她已经看完了,便取了一食盒自己下厨制的咸桃酥,她大致也知晓了赵和的口味,盐轻了一些,稍稍调了辣味进去。

    将书包好,同食盒一道交给魏杉:“还给赵公子,这盒子桃酥是谢礼,你可不许偷食。”

    阿姐常常下厨,可魏杉总是觉得吃不够,听说不准偷食还撇了撇嘴,明日到书院,赵先生还能不给自己分食两块?

    可没想到到了书院,赵先生接过食盒跟宝贝一般,取了旁的点心过来,咸桃酥是一块没让他分食,还重新挑了两本书来,让他转交给姐姐。

    就这般又过了一个月,赵和总算是亲自到铺子里来了。

    魏枝瞧见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就招了招手,满面喜色。

    只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赵和心下竟然生出了完满的感觉。

    “许久不见赵公子。”

    面前人笑容洋溢,赵和也弯起唇角:“书院事忙。”

    “赵公子今日想用什么点心?”说着便忙着要给他张罗。

    “不必了,今日前来不是来买点心的。”

    “是寻魏杉?”书院今日放假,魏杉这会儿野着出去玩了。

    赵和摇头:“想见见伯父伯母。”

    难不成是家访来了?心中这样嘀咕着,忙道:“爹娘在家中,没来铺子,不若我领着赵公子走一趟?离得不远。”

    赵和颔首,两人一道去了魏家的小院。

    院中摆着不少花花草草,养得生机勃勃。

    “这花草养得很好。”

    “随意养的,没想到也长起来了。”

    魏父魏母正在厨房中忙活,见魏枝带着赵和过来,忙将手上的面粉擦干净,慌慌张张地迎了出来。

    “赵公子来了,也没什么好招待的。”魏母一边说着一边忙活张罗茶水点心。

    “伯父伯母不必见外,晚辈今日前来是想同二位商议一件事情。”

    说罢瞧了一眼一旁添茶水的魏枝,拱手道:“晚辈想求娶魏姑娘。”

    魏枝手一抖,茶水溢了出来,二老也是吃了一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晚辈真心求娶,已经同家中高堂商议过,今日独自一人前来,便是二老有所顾虑,也不会流传出去。”

    魏父魏母瞧了瞧女儿,已经满脸通红,再瞧瞧旁边一脸诚挚的赵和,半晌才回过神:“这事情要跟丫头好好商量。”

    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赵和瞧二老的态度,心下倒是有些慰藉,上一世丹绯无亲无故,还好这一世有了真心为她着想的家人。

    魏枝回过神来,她对赵和确实喜欢,有些事情却要说清楚,便先同父母说道:“爹娘,我有话想单独同赵公子讲。”

    二老瞧了瞧赵和,见他颔首,便道:“我们去厨下忙,你们在这里说话就好。”

    “赵公子,娶我要答应几件事情。”魏枝一边续水一边说道。

    “魏姑娘请讲。”

    “无妾无侍无通房。”

    赵和点头:“自然。”上一世到他辞世,赵格后宫都再无旁人,这会儿被提出这个要求也是他意料之中,想想五郎能做到,他又有什么不可?

    “媳妇当然要好生孝顺公婆,不过娶我的人也要真心奉养我的父母。”

    赵和莞尔,她一贯是个这样的脾性,这一世有了家人更显得护短得紧,忙道:“这是当然,岳父岳母生养我妻,自该孝顺。”

    “先别乱喊!”瞧他叫得顺口,魏枝微嗔了一句。

    赵和也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还有旁的么?可用立一张字据?”想到上一世她跟五郎大婚之前放在自己那里的和离书,便开口问道。

    魏枝忙摇头:“不必了,魏杉那般尊重赵公子,我便相信公子人品。”

    赵和心下有些窃喜,比起上一世的五郎,这一世他倒是更被信任些。

    “那我明日便让人过府下聘。”

    魏枝瞧他平日里白皙的俊脸因为高兴都染上了些绯红,轻笑了一声:“高兴成这幅样子,先吃口茶水。”

    赵和端起茶盏一饮而尽,全无平日里那副温和自持的样子,瞧得魏枝抿唇直笑。

    赵员外家的公子同魏记点心铺的姑娘成了好事,大约是这半年来六安城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赵公子高头大马绕城一周再去魏家迎亲,一身红色喜服,只要不是个瞎子,都瞧得出这位神仙一样的人物,春风满面喜难自禁。

    与赵和生活在一起十分舒服,大约是最准确的评价,这个人就跟水一般,就算紧紧贴附也不会觉得厌烦。

    将煮好的热粥放在书桌旁,魏枝开口同赵和说道:“便是在京中备考,也该顾惜身体。”

    赵和笑了笑没说话,将人揽入怀中,坐在腿上,他今日在京中见到了五殿下。

    五郎还是上一世的模样,一身红色骑装打马从长安街跑过,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仰首的时候看到了他,可全然是陌生人的样子。

    “厨房烟熏火燎,就不要去了。”

    魏枝反手握住赵和大掌,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默然了一会儿,赵和才问出一个他放在心中许久的问题:“嫁给我这么久觉得如何?”跟心上人生活时日越久,便觉得愈发熨帖,家中里里外外都能打理得井井有条,在政事上也小有见地,床榻之间又娇又嗔,偶尔也有些小脾气,赵和将人紧紧抱住,忽然有些贪心,生生世世都在一起他也愿意。

    忽然被这么问,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今日不知赵和出门做了什么,但明显心中藏着事情。

    想了想转身跨坐在赵和身上,抱着面前人的俊脸,一字一句地说道:“若不是喜欢你,我为何嫁你?”说完朝着面前绯红的薄唇狠狠亲了一口。

    赵和笑起,声音满是愉悦,抱着魏枝便往卧房去,已经重活了一世,为何还要因为见到与五郎相似之人伤神?人可是踏踏实实抱在自己怀里。

    五年后,赵和供职于翰林院,圣宠正眷天子近臣。

    赵府除了夫人之外再无旁的女人,全京城都知晓,这日魏枝领着女儿在花园扑蝶,见赵和领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见到妻女,赵和面上满是笑意,瞧得一旁的五皇子挑眉。

    “夫人,这是五殿下。”

    “臣妇见过五殿下。”魏枝行礼之后,便领着女儿回书房读书,这二人怕是有要事商谈,母女二人留下并不合适。

    赵和瞧了一旁站着的人,眼中稍稍有些深思的神情,却再无旁的意思,他并没有特意带人见魏枝的想法,今日是这位殿下听说府上兰花极好,才来花园中瞧瞧。

    “赵大人好福气。”

    被赞了一句,赵和笑着应下也不否认,他确实好福气,面前这人是不是五郎的转世他不好说,但对丹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

    “那位五殿下从未见过,却总觉得眼熟。”晚上魏枝哄女儿睡下之后,躺在赵和身边随意说了一句。

    “是么?”

    “不过可没有夫君好看!”说完吧唧一大口亲在赵和脸上,男人一向持重,却纵得魏枝更主动放肆些。

    赵和低声笑起,将人揽在怀中,这一世他总算是得了圆满。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