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三·解释
    卫安心里对临江王妃的厌恶不免又多了一层,她也不是没有遇见过难对付的女人,像是长缨公主和仙容县主,还有李桂娘,这些女人一个个的都是心高气傲看不得有人越过她们,可是她们对付人,也没有像是临江王妃这样。

    临江王妃明明有很多很多个机会,临江王注重夫妻之情,沈琛孝顺容忍,她明明拥有一切,但凡是她能想得开。

    那现在的一切的糟糕的事,都不会发生。

    可是她却偏偏不,她非得因为一些上一辈的恩怨耿耿于怀,为了一个孩子是否受宠而怀恨在心,做出这么多叫人不齿的事。

    而她的失败并没有让她气馁,别人对她的宽容也并没有被她认为有多难得,她心里心心念念仍旧想的是如何报复,如何陷害人。

    这一次她引着沈琛去了房山,打算让沈琛死在房山,这还不算,连人死了恐怕也不能让她稍微觉得逞心如意,她还非得要人死的难堪又屈辱若是沈琛死了回不来,施太医的事又不能被揭发,那么在世人和郑王妃她们眼里,沈琛就是见死不救才活该得了报应死的。

    更不必说卫安自己了,临江王妃还算对她重点照顾,草灰伏线的准备了后招,安排了书信和帕子,随时准备让她跌得粉身碎骨名声尽毁。

    她冷笑了一声,玩味的看着摆在桌上的那些供状,移开眼睛问谢良成:“林三少是怎么知道的?按理来说,这些事是很难找到人的。”

    “侯爷跟林三少商量好的。”谢良成知道她现在心里不舒服,也知道她对临江王妃的厌恶,低声道:“之前那封书信,已经让侯爷意识到这非得是您身边亲近的人出卖,才会出现这样的事,不然的话,以您跟林三少的谨慎和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被人捉住这样的把柄?他认定了这是有人刻意陷害,所以立即便吩咐了汉帛去查,而且查的就是玉清的哥哥。”

    沈琛向来都是很敏锐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卫安炸了眨眼,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

    谢良成看出了她的态度,便委婉的劝道:“其实侯爷真是很重视您的心情,因为您说的话,他几天都没有合眼,如今拿到了供状和其他的证据,他已经赶去王府了。”

    卫安的眉心跳了跳,捕捉到谢良成话里的关键,便皱眉问他:“其他的证据是什么证据?”

    “就是这回跟徐家联手勾结陷害你的证据世子的事也都在其中,其实之前你不说,侯爷也是下定了决心的。”

    想起之前沈琛在凤凰台时说的那些话,谢良成有些感叹:“他一直都知道你心里不是很安心,也知道你的顾虑和担忧在哪里,只是他刚刚赶回京城,什么事都是一团乱麻,加上圣上如今又逼着他去找张真人重新配药,王爷也因为他献药导致圣上又改变主意的事对他有了些芥蒂,所以他才暂时没能顾得上,其实说起来,他也没有耽误分毫时间,回来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