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1章 第五章
    的确是摊上大事了。

    除了谨慎的走在后面, 第一时间发现不妥,转身就逃的一批人,其他的,想着看戏没危险的人, 全都栽在了关上了门的国师府中。

    惨叫声都没有开始传开,血腥味已经传得远远的了, 浓郁得让人作呕。

    从寝殿走出的国师浑身都散发着肉眼可以看见的冷气, 一个信号发出, 隐藏在国师府各个角落的亲兵都拿着兵器遁甲出来了,以围拢的态势, 直接开杀。

    在场的人, 根本连声音都没有能发出,就被国师手下的这群凶狠的虎狼兵将全都斩成几段了。

    庄珑舜面无波澜地对着现场的血腥,接过亲卫递来的兵器, 命令到:

    “留下人给我将这里刷干净了, 不要吵到夫人休息, 点齐人马,带着这些擅闯国师府的人头,跟我走, 我国师府, 可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即使步伐有些飘忽, 一身纵欲过度的样子, 他满身仿若修罗的战意都没有减弱半分, 苍白的脸色衬得那唇色更为艳红,比浸漫地板的血色更为让人瞩目,嘴唇开合间吐出一字:“杀!”

    声音是有些沙哑,却战意不减。

    在他的战意感染下,训练有素的侍卫士兵们立马高声呼喊回应:“杀!杀!杀!”

    霎时间,整个主城都被杀声震撼了,更可怕的是随着声音蔓延开来的杀意,惊得整个主城的鸟兽都吓得纷纷向外奔跑。

    鸟儿还好,可以自由飞翔,而那些家禽走兽就发疯的,想要挣脱牢笼……到处混乱一片。

    加上那些从国师府门重新开启,快速跑出的士兵,后知后觉的主城居民都发现,事情真的大条了。

    这个时代的人,危机感绝对比山林中的兔子都要敏锐,不等士兵走过,原本热闹喧嚣的街市立马关门闭户,连那些惊吓奔走的家禽家畜也不管了,保命要紧。

    而那批出逃成功的人,听到国师府的喊杀声,都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四只腿,拼命的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中求救了。

    未经允许,随意踏入别人的领地……嗯,府邸,等同于宣战,这是要结死仇的意思。

    大家地位相等的时候,这么一个条约,就是互相牵制的,可大可小的事情。

    实力强的人降临实力弱的人的地盘,那是赏脸。

    反之,则是挑衅了。

    他们原本想着只是看戏,况且即使天塌下来,不是还有太子顶着嘛,更不会想到这个了。

    谁想到摊上大事了,国师这个人,居然六亲不认的,直接将太子给砍了!

    那是太子!未来国主啊!

    还有一同前去逃不及的,家世地位都不差的,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逃出生天的人都没有心思唾弃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想要去看人家王室的热闹,现在热闹没看成,还惹来杀身之祸。

    不是个人……

    听着国师府那嘹亮的反杀喊声,似乎还想着搞连坐的。

    更该死的是,特么的人家名正言顺得很。

    自己先犯傻的,公然的入侵人家的私人领地,将把柄送到人家的面前。

    想想今天收到的消息……

    现在逃出来的人,都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一顿。

    庄珑舜这个国师,可是在两代国主手下,都活的好好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美人,一次的毒杀,就能被撂倒呢?

    自己到底多天真才会相信这个传言?

    默默的吞吞口水,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位第一美人的惊人美貌,以及高贵血脉。

    换做是自己……

    估计也受不了这个诱惑啊。

    果然是美色误人吗?

    潜意识的以己代入了。

    因为这样的美色,他们下意识的就否认了国师不受诱惑的可能性。

    国师居然没有被美色魅惑,是个真汉子!

    不对,估计不是男人的可能性更高……

    可是不管国师是不是男人,都不能改变他们彻底的得罪了这个杀神屠夫的事实。

    哭着逃回家的他们此时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就是投降,回家让家主立马的,麻溜的投诚,献上全家的忠诚,还来得及保住一家;第二条,反抗,联合一切可以反抗的势力,组织可靠实力,直接硬杠。

    如果他们惹的人是国主,大概会毫不犹豫的选第二条,毕竟,全天下,想要主国国主不好的人太多了,就差一个借口和机会而已。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拼一把反了,拖一堆人下水,说不定还能趁机的获得更大的利益。

    然而,今天得罪的人是国师……

    主国之外的人或许还不知道,但是都在主城居住了那么久的,谁不知道,国师一出,战无不胜呢?

    无论是多么孱弱无能的队伍,只要是在国师的率领下,都能发挥出无可匹敌的气势。

    国师带领下的士兵,都会莫名的变成不畏惧死亡的嗜血怪物,战斗力是平时的百倍千倍。

    国师一出,所向披靡,不是大话来着。

    所以,还是想想怎么投降吧……

    国师杀红了眼,可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

    于是……

    除了个别因为死了心爱亲儿子之类的……想着负隅反抗,被庄珑舜带着手下,杀得片甲不留的,几乎全都是——

    “吾等愿意投靠国师,为奴为仆,为犬为马,莫敢不从!”

    大开府门,一群男丁全都解卸下了卫甲兵器,伏地归顺的。

    即使还存有侥幸心理的,收到那些想要反抗的世家的结局时,都会选择彻底投降归降的。

    再多的富贵,没有了命,想享用都没法享了。

    傲骨尊严在强者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之类的玩意罢了。

    他们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反正,他们正没有打算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搭上全家老小。

    在论如何保命的前提下,世家们的反应力,让人叹为观止了。

    带着兵,在主城逛了一圈,收获了主城七成世家的投诚,杀戮之灵却是更加不爽了。

    生气中,没法出气。

    天知道他为了熬过药效,昨天在混沌之灵给来的冰山(和位面兑换来的)之中,躺了一夜,那些冰块的效果极佳,他冷了一夜,现在身上的冷气还没有能完全褪去。

    药效是几乎都去掉了,可是,让他丢脸却已经成了事实了,被迫冻了一个晚上,不杀个够本,他无法消气。

    如果还是之前的规划计划,他管这些人去死,只要犯上来的,他绝对都是直接砍了没商量了。

    可是现在自己因为混沌之灵挖的坑没用了,还得自己填回去,他是真的需要这些蝼蚁帮忙做事,不能砍了……

    于是,憋气的杀戮之灵决定不再绕弯,直接冲到了太子的府上,大开杀戒……

    太子府,嗯……很不巧,在王宫之中。

    国主震惊了,听到消息是,非常怂的第一时间就躲在了他的桌子底下。

    在他呼唤了众美前来的,等待太子旗开得胜的宴会中……

    可怜的国主,无奈的成为了最后才知道事情真相的一个人。

    狗腿子世家们都自顾不暇了,哪有时间给他通风报信?

    直到知道国师的报复对象是太子的时候,他才颤抖的从桌子底下爬出来。

    一旁的美人恨不得自己眼瞎了,因为距离近的原因,她闻到了尿骚味……

    无奈之下,为了活着,只能立马装晕,来表示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杀戮之灵一点都不留情地,将王宫中的太子府,不论男女老幼全都被屠戮一空之后,终于收到了国主送来的,一封太子不知尊卑,谋害国师,特批废除太子,将太子一家尽诛杀的圣旨。

    主城之中,若果论兵力,国主掌控的和国师掌控的不分上下,可是真的打起来,国师庄珑舜的士兵,最差都能以一敌十。

    就是说,国主和国师打起来,国主必败无疑。

    才有国主那么吓破胆的举动。

    对于急于撇清关系的国主,杀戮之灵冷哼一声,接过圣旨就转身带队离开了王宫。

    如果不是这个时势,为了时局的平稳,作为主国的国主不能死,杀戮之灵今天就会将整个主城给踏平了来出气。

    可惜了——

    “收队,给我看看他们上贡了什么好东西,给我带回去给夫人。”

    一声令下,这群杀得红眼的人都安静下来,开始有序的收拾战场……不,现场了。

    这种时代,该如何论功行赏都是有规矩的,杀戮之灵一向都是用最大方的分配方式,所以不需要他烦恼,他比较烦恼的……

    却是那个让他头痛的混沌之灵。

    今天出门砍掉太子时,她的眼神,明显就是不赞同他的处事方式了。

    “不赞同的话,你就自己上啊!”

    心里是这么想,可是回到住处,重新面对林岚的时候,该怂他还是怂的。

    跪在林岚的对面,按身高来说,应该是杀戮之灵以一个头的高度,俯视对面的一身繁杂盛装的少女的。

    少女美则美了,只是对方并没有隐藏灵魂的本相,所以两种差别很大的美感之下,有种眼花的感觉。

    “我……”

    对着林岚那明明是仰视的,却犹如大家长的俯视眼神,杀戮之灵觉得自己准备好的借口,似乎完全没有用。

    “最讨厌就是这些自以为是的蝼蚁了,总是在不停的挑战我的底线,不杀怕了,根本就没有震慑效果。”

    说完,秒变小可怜的望着林岚。

    “啊嗤……”

    侧头打了一个喷嚏,鼻涕也忍不住流下来,甩两下,准备回吸,结果眼前突然多了一块手帕,下意识的接住了,用力长哼后,直接扔到旁边的火盆中,烧掉,再可怜兮兮的望着林岚。

    “我……嗯……放心……那些无辜的……离开的时候,位面会从我的功德信仰中,扣回去补偿他们的……不是白杀的……”

    还有理了?

    懒得听他的歪理,林岚还是直接的将手搭在他的手腕上,确认了:“你着凉了,热感风寒。”

    杀戮之灵立马笑了:“对,我病了了……要吃药,对吗?”

    那软濡期待的眼神,看的林岚嘴角只抽。

    “你不会抛弃我的吧……我……不舒服……很不舒服,我躺冰里一个晚上了……我现在还冷着呢……”

    杀戮之灵秒变虚弱的躺下了,还相当不要脸的枕在了林岚的膝盖上,扯着林岚的衣服:“我头痛、耳鸣、透不过气了……”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抓住还放在了他滚烫的额头上,林岚实在是囧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想将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踢开,只是杀戮之灵第一时间抓住林岚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让林岚心软了。

    滚烫的手,滚烫的额头……

    让林岚想起了这家伙昨晚就这样的……

    深呼吸……

    就这样的躺在冰块之中,各种哼哼嗯嗯的……

    各种胡乱的叫喊了一个晚上。

    反正,这家伙带着大部队出去砍人,她将昨晚兑换来的冰块外挂都消灭掉,叫人进来服侍的时候,所有人对上她的眼神,都是各种敬畏佩服的。

    最囧的是林岚居然看懂了他们眼中的内涵意思。

    ——国师走路都带飘了,夫人竟然完好无损的,还能下床,不愧是第一美人!

    林岚:……

    很想说,我们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过……

    想想还算是了,让他们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等她走了,估计他们就很快会忘了的。

    没错,林岚是打算着,等杀戮之灵那家伙回来的时候,就道别的。

    他自己布置的坑,总不能让她这个不相关的灵帮忙填坑吧。

    我们不熟。

    谁想到,这家伙会耍赖呢!

    林岚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母爱泛滥,看到这么一个收起爪子的,带着期盼眼神的灵,有些心软了。

    想着等他病好了再走吧!

    那么强的药力下,躺了一晚上的冰堆,也难为他了。

    这么想着,林岚就给他兑换了一碗的特效药……

    哦,在这之前,是先点了穴道制住了他那种。

    看到他望着那碗兑换出来的超强特效药汤,尽是惊恐的目光,林岚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神特么的,灌完之后,这家伙居然抱着她委屈的哭了。

    “嘤嘤嘤……小岚,好苦好苦好苦好苦好苦好苦……我要吃糖,不要吃药了,绝对不吃药了……呜呜呜……”

    林岚:……

    为什么这年头的灵,都是那么奇葩的呢?

    满怀正义的孽之灵就罢了……

    眼前这只仿若缺母爱的杀戮之灵又是个什么鬼!

    虽然以实力来说,杀戮之灵在她面前的确算是小孩子吧……

    位面中认定的超强体质不是盖的,一碗特效药下去,第二天,他就活蹦乱跳了。

    只是……

    林岚认真的对杀戮之灵说:“杀戮之灵……”

    “不是说好的叫我小六吗?”杀戮之灵一副你嫌弃我,不想和交朋友的委屈神情:“不能叫我……小六吗?我都叫你小岚了。”

    “好了,小六。”林岚深呼吸,不和小孩子计较:“我要做的事情都差……”

    “太好了,小岚,我让人给你找来了好多的漂亮衣服,快来试试,你的样子这么漂亮,不都试试,就太浪费了……都送你的……”

    林岚:……

    败在了他亮晶晶的眼神之下。

    “小岚,你看,这是我给你收集的,好看的植物,我知道,你是喜欢这个的……”

    “小岚,你看,这是我……”

    林岚:……

    每当小岚开口想要提出她要溜的时候,小六这家伙总能找出新的借口打断林岚想要说的话。

    东西送完之后……

    “小岚,你懂种植增长那些东西吧,帮帮忙,我对这些不在行……我虽然懂得怎么种植,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成功过……QoQ……”

    “小岚,你学会了这里的文字了吧,帮忙弄一个好用的,统一的文字来,那些人太蠢了,我不耐烦……”

    林岚:……

    诸如其类的,林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留下来了。

    不是错觉,林岚肯定,要是她真的就这么溜了,这在她的陪同下,笑得特别开心的家伙肯定会哭,还是哭得很伤心的那种。

    然后,林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着魔了一般,就这样留下来了。

    就像她曾经在孽之灵身上,感觉到奇葩的正义一般。

    在杀戮之灵身上,林岚竟然会有种宁静安详,岁月静好的感觉。

    特别是,他那清亮的眼神尽是欢喜笑意的时候,林岚看到的是杀戮之中的一方宁静。

    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点光亮,冰天雪地中的一处烛火,非常的难得,让她舍不得破坏,只想静静的守候。

    到了后面,林岚也不再提离开的事情了。

    陪着他折腾起来。

    杀戮之灵,小六,在他收敛起自身规则的时候,真的谁都想不到他是杀戮规则的合集。

    他就是那种喜欢自己一个灵静静的坐着陪伴着你的灵,换句话说,他是一个喜欢有灵陪在他身边,陪伴他发呆、发傻、胡闹的灵……

    只要有灵陪伴,他比任何灵都要安静。

    同是看向世间百态,墟看进眼里都是厌烦,阎则是鄙视,杀戮之灵,是林岚第一个看到的,眼中全是平静的灵,了然的平静。

    总之,林岚觉得,和他在一起,挺有共同话题的。

    没错……

    是十分有共同话题。

    “那群傻子,真当我是傻子了,我都叫他们按照我说的方法种植新植物了,居然给我阳奉阴违,呵呵……我直接将那群带头欺瞒我的杀掉了。不要这么看我,我可不是你,我的耐性不好,晓以大义又怎么样,他们照样是会犯混,只有重典酷刑,才能压着他们,短时间听我们的话。”

    “你不想做女皇,我也不想做皇帝,只能让他们自己玩了!不然我干嘛要和你在这些落后得不得了的地方,到处游荡!”

    “等到两个季度的收成结果出来之后,即使不用我们压着,他们都会自觉的按照我们的教他们的耕种方法了。一群蠢货!所以我就是最讨厌这些无知贪心的蝼蚁了。”

    小六说的十分理直气壮,并且表示不接受反驳。

    林岚也没打算反驳就是。

    不过他那我好委屈,你要是骂我,我就哭给你看的神情,让林岚笑了:“你做得很好。”

    主城闹剧之后,没有打算谋朝纂位,成为大一统皇帝的小六,就带着林岚开始天下巡游了。

    理由是:“我夫人不喜主城的风光,太单调了,本国师就代天巡逻去吧。”

    国主麻溜的批准了,自从太子被砍了之后,他没有一天不提心吊胆的,担心下一个被砍的就是他自己了。

    大杀神自己想要离开主城,那当然是好了,实在太好了。直接给了他一把尚方宝剑,权利等同于国主,可以随意斩杀任何贵族国王的那种。

    哦,当然是除了他这个主国国主的那种。

    虽然,国师想砍,他这个国主也躲不了。

    这种权利,给其他人,大概是驾驭不了的,但是给了兵强马壮,势力庞大,实力强盛的国师,那真是一个砍一个准的。

    要是能将外面那些明面上尊敬狗腿,实际恨不得他这个国主立马暴毙的逆贼全都灭掉,那就更好了。

    小六这个主意,国主高兴了,他本人高兴了,林岚也高兴了。

    因为林岚的确也是想周围走走,看看这个位面有没有什么特殊有趣的植物来着。

    唯一不高兴的,大概是投靠了国师的贵族世家们了。

    天知道,他们投靠了国师之后,才后知后觉到发现,他们投靠的是个金大腿啊!都是熟悉的队友!实力大大的强啊!

    随时随地都可以谋朝纂位,自己做主了!

    他们也都磨刀霍霍,各种针对国主的残余势力了……

    没错,就是残余势力。

    国师不动则已,一动就直接将主城的八成势力全都收归了自己手里了。

    妥妥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凭借国师的身世,还有他领兵实力和他们这些世家的底蕴。

    统一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些心都放下来,已经在考虑怎么更好的展现自己的忠心的势力,就等着国师一声令下了。

    结果?

    “呵呵……王位,那些东西,有夫人的笑颜重要吗?统一天下?像那个蠢国主一样,天天不是国事就是政事,我还有时间陪我夫人吗?没我陪伴,夫人不开心怎么办?我夫人是天下第一美人,她值得最好的!”

    “继承人?来人,拖下去,砍了,生孩子这种会让夫人变丑的事情,你也敢提,不想活了。”

    投诚的世家贵族:……

    红颜祸水,祸国妖姬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