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三章 石山
    天正三年(1575)2月15日,织田家大军会师石山御坊城下,从北边、东边、南边三个方向包围了石山御坊。织田信长率领50000大军亲自坐镇于石山御坊东门外,佐久间信盛则率领20000大军作为北门的主将,而雨秋平、明智光秀和池田恒兴的25000人则位于石山御坊南面。而九鬼嘉隆率领的志摩水军,也从伊势湾千里迢迢地绕了过来,在石山御坊西边的海域游弋。织田家加在一起,浩浩荡荡将近有10万大军,着实震惊了整个近畿。

    织田信长这次兴师动众而来,本愿寺显如自然不敢怠慢。他集结了石山御坊附近所有的一向宗信徒,纪伊国内信奉一向宗的国人众——杂贺众、根来众也纷纷赶来助战,加上本愿寺的僧兵,总兵力也达到了近30000人。

    织田信长占据了石山城周围的部分村町后,立刻挨家挨户排查那些响应本愿寺号召而进入石山御坊的人。只要被查出家里有人去了,立刻就满门抄斩。织田信长如此激烈的态度非但没有震慑住一向宗信徒,反而使得他们的抵抗变得更加坚决。那些一向宗的信徒们很多都是贫苦的百姓,和织田家的精锐常备兵完全无法相比。很多人都是穿着平时的布衣,吃着脚,戴着斗笠,拿着一根本愿寺发来的竹枪,就上来和织田军拼命。

    “这些人…真的是…疯了。”池田恒兴此刻正负责进攻石山城西南的一座岩砦,岩砦里防守的都是那些衣衫褴褛的一向宗信徒,本愿寺装备精良的僧兵加起来都没有50个,可就是这些人,给池田恒兴所部带来了极大的阻力。

    池田恒兴站在战线边的一处高地上,望着那些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的百姓,拿着竹枪、锄头、斧子等落后的兵器,发了疯一样冲向织田家的战线。他们嘴里齐声吟诵着“南无阿弥陀佛”之类佛经的号子,扑向织田家的铁甲兵团。在织田家的刀枪剑戟面前,那单薄的衣裳和鲜有的破旧具足如同纸一样脆,他们似乎不惧死亡,忍受伤亡的能力远超池田恒兴的想象。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本就不是一支军队,不存在伤亡的概念。对他们而言,死亡非但不是可怕的事情,反而是最美妙的前往净土之路。

    在一向宗的教义中,讲究“信心正因,称名报恩”。他们主张阿弥陀如来的救济是无条件的,不需要信徒努力行善、禅法修行、或是洁身自好。只要口中念佛,为了本愿寺法主而战,哪怕你作恶多端、娶妻生子、吃肉喝酒,也可以在来世前往净土,享受无比幸福的生活。

    一向宗靠着它简单的信仰方式,得到了饱经战乱之苦的广大疾苦民众的欢迎。如果能有这样简单的前往净土的方式,又有哪个民众会拒绝呢?战国乱世,民众承受了世俗间太多的疾苦和危难,看不到人世的希望,于是转而寻求宗教的慰藉,而一向宗的出现则刚好给了他们灵魂的寄托之所。

    在一向宗的鼓动之下,百姓们将注意力从看不到未来的苦难世俗生活转向了美好的净土来世。他们坚信只要照着一向宗的僧侣所说的那样,嘴上念佛、遵从法主的命令,即使自己粗鄙愚昧、不同佛法、恶贯满盈、娶妻生子也可以得到神佛的超度。为此,每当一向宗的僧侣号召大家募捐之时,这些贫苦的可怜人都会拿出不多的积蓄以表达自己对法主的尊崇。而当法主号召他们为包围一向宗而战时,这些信徒则会极为疯狂。因为据法主和僧侣们说,但凡为法主战死,就可以直接升往净土,告别悲惨的俗世。

    在雨秋平、池田恒兴他们看来,这样的想法无异是愚昧而可悲的,明显是一向宗编出来的欺骗百姓的借口。可是对于那些在俗世里挣扎苟活的百姓而言,生活已经没有什么色彩,他们唯一的盼头就是那来世的净土,也只有着宗教的寄托支撑着他们苟延残喘。对于他们而言,精于此道的僧侣们的传教足以俘获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一向宗虔诚的信徒。

    池田恒兴看着那些信徒如浪潮一般,前赴后继地冲向他的部队。虽然大多数的人都毫无意义地被杀死,但是还是有少部分人能够冲到织田军身前,用自己所有的攻击手段去击打织田家,武器掉了就拳打脚踢,手脚被砍断了就用牙咬,还有疯狂的人用头去撞战兵坚硬的具足。尸体在战线前越堆越高,织田军正艰难地推进着。

    2月20日,织田家终于磨到了石山城的城墙下,开始试图填平石山城下的护城河。然而,石山城内拥有的铁炮数量远远超乎了织田信长的想象,给织田军带来了重大伤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