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大结局
    按照牛翦的想法, 只要慢慢一步步来,时间长了, 社员们自然会接受那只豹子的。

    再过一段时间,它可能连金属口罩都不用戴了。

    那就完美了!

    因为这只豹子, 他十多年来的心愿一朝达成, 甚至还一亲芳泽, 和红果儿来了个浪漫之吻。这实在令他对这庞然大物感激不尽。

    但是很快地, 他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李叔, 红果儿在吗?”

    “牛小子,又来找我们家红果儿了?”

    彼时,李向阳正颇有兴致地捏着大喵肉乎乎的大爪子。自从发现大喵不咬人之后,这一家子人没事儿就会去逗逗它——没法子,乡下地界养猪养牛养鸡养鸭的, 养啥的都有, 就是没有养豹子的。

    他捏着它厚实的大爪子, 都觉得稀罕得很。而且这大喵贼通人性, 看他摸它爪子, 居然还特别傲娇地昂着头,伸出爪子任他摸, 潜台词就像“我这爪子是赏你摸的, 好好摸, 慢慢摸。”

    这实在太有意思了!

    不过, 作为老爹, 李向阳自然是对红果儿的事情更有兴趣。他一边摸爪子, 一边问牛翦:“我说,你找她找得这么勤快,该不是……你俩背着大家处对象了吧?”

    牛翦没答,只是笑。

    李向阳恍然大悟,一拍桌子:“我就说嘛!她想养豹子,这么扯的事儿,你都肯帮助,还费这么大心力!果然呐!”

    牛翦还是没答,避重就轻道:“李叔,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你先坐着,我去帮你看看啊。”

    李向阳就出了堂屋。

    牛翦闲来无事,也学李向阳那般,去逗大喵。

    他善意地同它挥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像红果儿那样伸手去揉它的头。

    大喵斜瞥他一眼,一只爪子准确出击,一下子拍掉了他的手!

    牛翦愣了一下,这豹子怎么回事?它不知道是他救了它吗?

    他再次伸出手来。

    大喵直接把爪子撑到了他脸上!

    他往后一退,看见大喵像人一样轻蔑地望着他,一脸土匪气……

    最关键的是,它忽然坐了下来,把前爪收了,然后抬起后爪,冲着他的脸,展示它的大长腿,眼睛里满是威胁……

    你敢再来,我就用jio了哦!

    牛翦:……好像你现在用的就不是jio?

    这豹子有毛病吧?!它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啊?

    欺负大喵戴了口罩,牛翦毫不客气地给这只忘恩负义的大喵脑门上,来了一记爆栗!

    “啪”的一声!

    大喵不敢置信,有人居然敢对像它这样的王者动粗?气得它大声咆哮!

    一人一猫之间的大战,眼瞅着就要开始。

    门口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大喵一愣,忽然尴尬地停住了吼叫。然后……

    “嗷呜~,喵嗷~,喵呜~!”

    它开始秀起了它的外语……

    请看,它转换得多么有层次啊。先是豹吼,然后变成猫吼,再然后变成猫咪平时正常叫唤的声音。

    它喵呜叫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心虚地往门口瞅。

    它这么一叫,门口顿时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是红果儿回来了。

    她笑不可支,走过来揉了揉豹头:“你啥时候学的外语?我咋不知道?”

    大喵骄傲地扑到她怀里,把脸往她胸脯上蹭。

    她这才跟牛翦打招呼:“牛翦哥哥,啥时候过来的?我去给你端盘瓜子。”说着就去了灶房。

    可她才出门,大喵就“啪”地一下,把爪子扇在牛翦头上,报了刚刚他那记爆栗之仇!

    扇得牛翦目瞪口呆!

    原来这豹子智商不但没问题,还是只满肚子坏水儿的豹!

    红果儿在,它就不针对他了;她一走,这家伙马上就下黑手!

    他也不客气了,一巴掌还回去!

    豹子身形灵活,躲开了他的攻击。然后尾巴一甩,就要扑上来!

    这会儿,红果儿又进来了。

    然后豹子……马上变了动作,变成扑在牛翦身上,用爪子轻轻拍他的背,像是在跟他玩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红果儿好开心:“它好像很喜欢你啊!”

    话还没说完,牛翦已经整个人被它扑倒。

    然后大喵用起了自己最常用的招数,它整豹蹲在了他身上,用自己的体重来欺负他。

    红果儿也看得皱眉头,走过去蹲下,指着它的鼻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蹲到别人身上。别人会痛的,好吗?他救过你诶,你怎么能为了自己好玩,这么做呢?”

    大喵一脸懵懂,然后讨好地舔舔她的手指:你说了啥啊?

    红果儿满头黑线:“别装傻!你现在明明好多话都能听懂了!”

    大喵够聪明,有时候人的一个眼神扫过来,它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听她这么一说,它有些心虚地从牛翦身上走下来,然后举着爪子,揉了揉他的头,表示“看,我对他很友爱”。

    红果儿其实也明白,大喵作为一只特别爱吃醋的猫科动物,每回醋劲儿一发,都有大事发生。

    这回,它对他这么……呃……“友好”……估计还是因为他救过它……

    虽说这么想,有点偏帮小豹了,但是小豹看不得她跟别的动物亲近是事实。小长颈鹿最初没被它认出来时,它还差点把人家当猎物给扑杀了……

    唉,猫科动物的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

    她摸了摸它的豹头,在它做得对的时候,还是得进行正面鼓励的。

    大喵顶了顶她的手掌,然后走过去把她抱住,伸出它粗砺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嘴唇。

    然后,这只作妖豹又开始新一轮的作妖了。

    在红果儿视线无法到达的地方,它轻轻扭头,示威性地望了牛翦一眼。

    牛翦一怔,这死豹子……该不是看到他上次亲了她,它就有样学样了吧?!

    再想到刚刚被它像摸宠物一样摸了头,他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可他能怎么样?

    红果儿人就在这里呢。连这只死豹子都晓得收敛,他总不能冲上去跟只畜生计较!

    更气了!

    自此,大喵开启了它的争宠之旅……

    牛翦亲了红果儿一下,它就也要扑过去舔舔她;他抱了她一记,它也要她抱一记。

    他想拉着红果儿去没人的地方,讲点情话给她听,小豹也一定要一路跟着。

    活像他是人贩子,它不盯着,她就会被他诱拐似的。

    这种情况越演越烈,后来,只要牛翦深情款款地望着红果儿,嘴里的情话只来得及说出两三个字,豹子就开始仰天长啸了。

    小豹:不就说个话吗,谁还不会了?

    他拉她的手,小豹上前就把他推开,然后蹲坐下来,把前爪递给红果儿:握住我的爪!快!

    红果儿对此也是很无奈。

    因为在吃醋的背后,隐藏的是小豹那颗敏感的心。

    自从它妈妈突然消失之后,它就盯她盯得紧了,仿佛它的世界就只剩她一个了。

    假如她不配合它的话,它眼里马上就聚了一层水雾。但这傲娇的“男子汉”是不会哭的,它只会转过身去,用它的屁股对着她。

    脑袋却是难过地垂着的。

    那落寞的身影,让她根本无法狠下心来指责它。

    于是,也就只能在它不乖的时候,训斥训斥它。连打它都舍不得。

    大喵自己也不好过。

    晚上非要挨着红果儿睡,把她整个抱在怀里,才肯安心入睡。

    它体型大,红果儿人又娇小。一个不小心,就成了熊猫抱崽式。

    现在又是夏天,天气势着呢。猫科动物的体温本来就比人要高一点,这么一抱,谁受得了?

    抱没两分钟,红果儿就想跑。

    她一跑,它就把她扒拉回来,继续抱。

    她要再跑,哦,对不住了,喵也是有自尊的。它自己就跑下床,蹲在角落,拒绝睡觉了。

    然后,红果儿又得把它哄回来,告诉它,我最喜欢最喜欢我们家大喵了,你那么可爱,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是不是?就算有他在,你也是我的心头宝。

    然后就是亲亲啾啾,一顿安抚。

    小豹这才肯哼哼叽叽地重新上床。

    当然,红果儿也有安抚牛翦。只是,男女之间,她再怎么安抚,也不可能像对待大喵那样——毕竟男女有别嘛!

    这样一来,牛翦就成了最倒霉的那个“食物链底端”。偏偏大喵对他还很不客气,经常都用jio来踹他。

    这简直是太让人生气了!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是趁着暑期回来的。眼瞅着暑假就要结束了,可有这只豹子作妖,他跟红果儿每天连聊天都难得能聊得上几句。

    这只豹子的日子倒是越过越好了。

    它最初被放出笼子,红果儿还很担心它,一天到晚都跟着它,怕它伤人。但它除了对他不友善,对别人嘛,都只是一副傲娇模样而已。

    它那些人性化的举动,还让不少人都喜欢上了它,一天到晚聊着关于这只大喵的话题,也不嫌腻。

    渐渐地,社员们对它的接受度更高了。然后红果儿索性把它的口罩也取了——当然,她还是每天都跟着它。它上哪儿,她就上哪儿。

    这其实也是对社员们,对大喵都负责的行为。

    可想要跟她亲近的他,也就沦落到也要追着它屁股后面跑的地步了……

    他有时候特别想不通,当初他到底救的是只动物,还是救了个情敌啊?

    救它还救成这样了!

    等到离回校上课只有几天时间了,牛翦终于再也忍不了了。

    这天早上,他把竹片削尖了,往自己手腕上划。硬生生划出五道仿照动物抓扯的血痕。

    本来只是作戏,他划得也不深,只是轻微渗出血迹而已。

    但痛感还是让他呲了呲牙。

    耍花招只有它会耍吗?要不是顾及到红果儿,他一早收拾了它!

    它既然忘恩负义,铁了心要挡他的路,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用袖子遮住伤痕,就去了红果儿家。

    猫科动物都醒得早,红果儿这会儿已经要出门溜猫了。看到牛翦过来,打招呼道:“这么早?吃过早饭了吗?”

    大喵嗅觉极其灵敏,它冲着牛翦嗅了嗅,表情忽然变得疑惑又凝重起来。

    它甚至冲着他低吼了两声。

    牛翦装作不在意,笑着对红果儿道:“还没吃呢,过几天就要回去上学了,想过来跟你多说几句话。你家里有早点吗?随便给我点儿啥都成。”

    红果儿也发现到大喵的不对劲了,一边对牛翦答了句“好嘞”,一边回头低斥了大喵两句。

    大喵委屈地望着她。

    牛翦打岔道:“行了,它向来都是这样的。我早习惯了,反正它一没咬我,二没抓我。我没事儿。”

    红果儿歉意地望了望他,又跟他说了两句,就进灶房拿早点去了。

    而牛翦慢慢捋起袖子,朝大喵逼了过去。

    红果儿在灶房里,隐约听到一声闷哼。她拿起早点出去,就看到院子里牛翦抓住自己的手腕,惊恐地望着大喵。

    在他的指缝间,似有丝丝血痕。

    而大喵也一脸惊恐地望着他,竖起飞机耳,一边往后倒退,一边沙哑着声音咆哮。

    嗓音里的敌意明确无比!

    红果儿脑子里有根弦一下子就断了,“嗡”地一声,眼前的景物好像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她把手里的东西一丢,紧走几步,过去查看牛翦的伤势。

    五道不深,但也不算浅的血痕躺在他手腕上,丝丝缕缕的血丝一点点在往外渗。

    明显就是被大喵的爪子划伤的!

    完了完了……它伤人了……

    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它马上就要可以正常地跟她生活在一起了,马上就要完全自由了。

    可现在……

    它居然伤人了……

    胸口像被石头堵住一样,呼吸都沉窒起来。她要扶住旁边堆得高高的柴火垛子,才能稳住身形。

    牛翦来了这么一招,正冷冷地望着大喵。经过这件事,它就只能被关到笼子里去了。

    可他心里才冒出来那么一丝一缕的得意,转头就看到红果儿脸色苍白地斜倚着柴火垛,右手发抖地抬起,指向那只豹子。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失望和悲伤的气息,眼里复杂地盘旋着一股火气。

    但那股火气盘旋了几秒,就突然熄止了。她颓然地放下右手,用叹息般的语调对它道:“你果然还是没办法跟人类一起生活吧……我明天就送你回去……”

    豹子明显懂了她的意思,飞机耳一下子就直起来了,眼泪漱漱直下,把整张猫脸都弄湿了。

    它望着她哀嚎,声音一声比一声悲,一声比一声伤。

    引得红果儿也跟着流眼泪,但她却捏紧了拳头,克制着不去摸它。

    那份克制太过用力了,以至于她整个人再度浑身发抖。

    牛翦忽然就后悔了。

    他其实不是一个行事卑劣的人,实在是被豹子弄得气恼无比,才出此下策。

    在这个世道上,要收拾个人都很简单,更别说收拾只动物了。

    可到他真这么收拾了,事情也一如他所想的发展了,他却半点高兴不起来——他从没见过红果儿这般伤心的模样——哪怕是她爹娶媳妇儿的那晚,她也没如此失态过……

    而那只豹子也是。明明是体型比成年男性还大,可以轻松地通过锁喉杀,杀死任何活物的猛兽,竟能哭叫得像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孩童一般。

    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犯了个傻。

    他鬼使神差地对她道:“它没抓伤我……我手上的伤,是我自己弄出来的……对不起……”

    红果儿怔住了,脸上的哀伤和眼泪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接着,一股怒意袭上心头,她想也不想,直接反手就给了他一记巴掌!

    牛翦的脸被打歪了,半边没转过头来。

    心里苦笑不已,你个傻子,要干坏事儿就该干到底。干一半儿什么的,最蠢了……

    这下,她会怎么看你?

    他头一次在心里深深鄙视了自己的智商。追了十来年,那么费劲儿建立的印象,一夕之间全部坍塌……

    他情绪低沉,视线无意识地颓然向下。

    却看到一双黑色圆头小皮鞋迈到了自己眼前,接着,他脸上刚刚被扇巴掌的地方,却被人轻轻揉了揉。

    红果儿问他:“痛吗?痛也是活该!”

    他怔住了,怎么感觉事情像是有转机一样啊?

    她替他揉脸,然后又使劲儿掐了一记:“谁叫你起坏心眼了!”

    她气呼呼地,但下一句又说得柔和了些:“算你有良心,及时说出来了。”

    旁边的大喵似乎也看懂是咋回事了,先是诧异,然后是歪着脑袋无语地看着他。

    等红果儿把他收拾完了,大喵也慢悠悠走过来,人立在他面前,一爪子扇到他脸上……

    轻轻扇的。

    牛翦几乎都没感受到力道。

    但那依然是一巴掌……

    求他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从这之后,剩下的那珍贵的几天时间,大喵倒再没有对他动爪动jio了。

    只是红果儿和他走得近时,它必定会挤到两人中间去。

    牛翦猜想,可能这只豹子是终于明白到了,他其实是有能力伤害到它的。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去伤害。

    也许是这个原因,所以他……算是勉强通过了它的考验?

    当离别的那天终于到来,红果儿带着大喵一起去送他离开。

    两个人恋恋不舍,四目相对。

    他捉住她的双手,言辞恳切:“你等我回来!”

    红果儿笑了,“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大喵又不高兴了,人立起来,把前爪搭在他俩牵到一起的手上,耍赖似地把全身重量往上面压。

    哼,不放开,你们就硬撑!

    他俩相视一笑,放开了拉着的手,然后同时伸手去给大喵顺毛。

    大喵被顺毛顺得舒服,眼睛半闭半睁。

    牛翦偷偷地把一只手绕过它的背,扯了扯红果儿的衣服。

    她望了他一眼,嘴角微扬,也学着他的样儿,把一只手绕过它的背,递到他的掌中。

    他忽然觉得,三人行,其实也不错。

    虽然中间那只大喵只能算半个人………

    ———全文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