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老九门
    梦凝三人顺利的进入火车内与二爷等人会合,正准备商量下一步计划,车厢的门就被拉开了。

    梦凝几人惊讶的看着尹新月推门进来径直走向张启山。

    “相公,你离开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啊,好歹也将我也带走呀。”

    梦凝听着尹新月的话,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车厢里的其他几人,碍于张启山的面子,只敢暗自笑着。

    尹新月看着周围的人,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过看见梦凝坐在张启山的旁边,心中略生气,看着梦凝说。

    “你是谁,不会是他的夫人吧!”尹新月话语中充满浓浓的醋味。

    “哈哈,我不是他的夫人,我是他的妹妹,亲的。嫂子,你好。”梦凝好笑的看着眼前纯真但却聪慧的女子,想着这样的女子成为自己的嫂子是最好不过的啦。

    “额,你好啊,妹妹。”尹新月尴尬的看着梦凝打了声招呼。

    张启山听不下去两人的谈话。

    “你跟过来干什么,你不早就知道我是个冒牌货了吗?我们只是想要拿到药材。”

    “哼!我不管,反正现在全北平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尹新月的夫婿,还有人看到我和你一块上的火车,现在你让我一个人回去,我的面子往哪搁啊!我们新月饭店的面子往哪搁啊!”

    “是啊,哥,要不然我们带着她一块回去,实在不行,就当是请尹小姐到我们那旅行一帆也是好的。”

    梦凝为了张启山的未来,也是拼了。

    “对啊!对啊,我从小还没有出过北平呢,你就当请我过去玩玩就行。”

    尹新月看见梦凝偷偷给她使得眼色,顺势的答应了下来,同时对梦凝的感官也更加好了起来。梦凝也就趁热打铁和尹新月谈论起来,不一会两人之间的情感就渐渐的浓厚了起来。

    丫头看着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心中艳羡,但更多的却是嫉恨。她也想要加入她们的聊天中,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进入,因为关于她们聊天中的东西,她什么都不知道,更加也不说了解了,只得转移自己的思绪。

    “二爷,你饿不饿,我去买点吃的?”

    “也好,你自己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

    尹新月听见他们的谈话,感觉自己的肚子也有点饿了,便和他们一块去了。

    “凝儿,你要不要一块去吃饭呀。”

    “不了,我不饿,你们去吃吧。”

    两人走后,张启山就将鹿活草给了二月红。

    “此事多谢佛爷的相助,等丫头身体好些,红某定当帮助佛爷解决矿山之事。”

    “没事,我们之间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你好好照顾丫头吧。”毕竟她也没有多长时间好活了。

    佛爷正在和二月红聊着相关事情,就听见了车厢外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众人瞬间警惕起来。

    打开车厢,梦凝发现来人是彭三鞭的人,她害怕这些人会对尹新月不利,但也同时想到这也是个让两人在一起的机会。

    “哥哥,你快去找找新月,我担心这些人会对她不利,快去啊!”

    梦凝边说边推着张启山,张启山无奈的同时,内心也十分担心尹新月的安危,毕竟她是无辜的,将一个姑娘牵扯进来,他的内心也实属难安,也就顺势去找尹新月了。

    梦凝趁着这个机会将彭三鞭带来的小喽啰一网打尽,同时从他们的口中也知道,他们之所以知道梦凝一行人的行踪,完全是一个外国人告诉的。梦凝一听顿时知道是谁了。

    “哥哥,你们没事吧!”

    “没事。火车快到站了,我们抓紧时间收拾东西吧。”张启山将尹新月抱着放到座位上。

    “好。”

    丫头看着二爷只是冷静的站在旁边,也不说安慰她一下,心中暗恨,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只能安安静静的呆在二爷的旁边。

    几人下了火车,各自回到了家中。

    梦凝边将麒麟竭与各种药材制成药丸,边从钰槿的口中知道了他们离开这段时间里,长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这个陆建勋还是有几分头脑的,就是这脑子不用再正经地方,劲会些旁门左道。那陈皮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那里。”

    “那就让他再待些日子吧,省得他坏了我的计划。”

    梦凝将药丸制出来后,每天就和尹新月一起逛街,到处玩耍,以至于被冷落的齐铁嘴发出无数次的怨念,但每天晚上都被梦凝安抚的心中再也生不起任何的怨念。

    “凝儿,我为什么感觉丫头哪里好像不对劲呢。”尹新月看着梦凝自从回到长沙后也没有去看过一次那个好似生了重病,但却一直很温柔的女子时,心中大概明白了什么,就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她,她有什么不对劲吗?”还真是个敏感的人啊!

    “就是,就是,我就是感觉她好像和她表面上流露出来的气质不一样,感觉她全身都怪怪的。”看着好不真实,让自己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想法。

    “既然你觉得她身上有不对的地方,那就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吧,我未来的嫂子!”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嫂子呀!

    “凝儿,你这,我们现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你怎么,怎么就牵扯到我的身上了呀!”怪让人害羞的。

    “这不是迟早的事情的吗,加油吧,嫂子,争取拿下我那亲爱的哥哥哦。”

    取药的十几天后,张启山已经将事情全都安排好了,只等着时间的到来。

    没过几天,解九爷来到张府,将他在二爷府上遇见的事情告知了张启山,同时张启山也知道时间快到了。但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解九爷,毕竟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九爷走后不久,张启山就收到了丫头派人送来的信。

    “哥哥,这丫头看来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啊,不过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在二爷的心中,顺便离间你们的兄弟情,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呐。”这往往看似越无害的的人,害起人来却更可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更别说她压抑了这么久了。

    “那也要看看我到底肯不肯配合她,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谁给她这么大的自信,我会按照她的想法进行的。”真是个自大的人,不过却是个懂得隐忍的人,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病,哦,不是,是毒,说不定她也许真的会笑道最后,或许她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害死她的人会是她一直暧昧不清,但却十分听她话的陈皮!

    “她自己给的呗,谁让她认为她的脸大,大到你会给她最后的面子留着!”

    “也有可能。”

    “对了,哥哥,那个陆建勋你打算怎么解决,还有和日本人勾结的美国商会。”

    “一个人最大的绝望不就是在他认为自己即将登上至高点的时候,却毫无防备的被人拉了下来,并且低到尘埃里吗!至于那些外国人,他们不是想知道关于矿山的秘密吗,那就要看他们知道后,有没有命出来了!”

    这一刻张启山眼中闪现出一道锋利的光,以至于让人恍惚中以为自己即将丧命于眼前之人的手中。

    隔天张启山就将收集到的情报,以及丫头送到张府的信件带着,秘密找到二爷,将这些东西交给了他。

    二爷看着情报满眼的不可置信,但是他的内心也明白佛爷为人正直,是不会拿这些事情开玩笑的。

    “这,这,啊!啊啊!啊啊啊啊,头好疼啊!我的头!”

    张启山不忍看到二爷这么狼狈的样子,但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已经阻止不了了,只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几分钟过后。

    “佛爷,我记起来了。”二爷心中无限的悔恨,自己怎么能忘记她呢,怎么能忘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忘记那个牺牲她自己,只为给他留下一线生机的人儿呢!怎么能!怎么能在她死后,让一个赝品占了她的位置,怎么能!

    “佛爷,我二月红此次多谢佛爷帮助,让我找回属于她的记忆。至于丫头,我知道该怎么处理,希望佛爷能够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自己将府中的腌臜之物亲自处理掉。”呵呵,自己还真是软弱,竟然被一个这样的女子蒙蔽了,其实她在自己的面前已经暴露了许多次了,只是自己相信她,所以才没有深入思考,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遇见她的时候,也在她的算计里面吧!

    “好,二爷,我张启山只希望你能经过此事,看清自己的内心,别再为了儿女私情蒙住了自己的内心和眼睛。”现在的结果已经算是好了,只希望红清蕊在天之灵,能够原谅自己的行为,毕竟是自己将她亲自给他的封印解开的。

    “红某惭愧。”

    “二爷,陈皮现在正呆在医院,毕竟陈皮心里,你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亲自告诉他,毕竟他易冲动,而且对丫头的执念之深。”

    “好的。等红某将这件事情处理完后,定当与佛爷一起探查矿山。”

    “那就多谢二爷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