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阿斯加德捕食日记(十)
    说好的不见异思迁呢?说好的不再勾搭托尔呢?洛基用幻术骗的两只巨人摔下悬崖后,回身就看到愚蠢的,可能不是自己亲哥托尔和刚才还发誓永远陪伴自己的女人手拉手配合的和谐无比。本就因为心中的惊天大发现而有些情绪不稳的洛基此时更加暴躁了,他觉得他真应该让那只满口谎言的花心狐狸妖怪明白明白什么叫做生命的珍贵!

    洛基闪身躲过了巨人的手刀,身形轻灵的从他的腋下绕过。幽绿的眸子看了看巨人短暂暴露的后背,最终没有趁机踹他一脚。

    素白的手弯曲成爪抬起,红色的火球在掌心越滚越大。已经恢复了一些妖力的小狐狸在面对寒冰巨人时变得有些轻松起来,而且刚好,她最擅长的技能比较克那些冰块组成的大块头。

    排球般大小的火球直接击中扑上来的巨人,远远比预计的还要高的温度瞬间洞穿了他的胸口,那血红的眼珠迟钝的垂下看了看自己的前胸,然后才晃晃悠悠的倒地。

    “哇哦!”骁勇善战,同时也非常喜欢这种杀敌感觉的托尔显然已经兴奋起来了。他忽闪着颜色变得浓郁的蓝色眸子,手中的雷神之锤也跟着使用者的蓬勃战意而发出不安分的锋鸣:“比比到最后谁杀的巨人多!”

    “托尔,不要恋战!”察觉到托尔不安分的情绪,小狐狸连忙出声提醒。之前托尔温柔可靠的行为让她几乎忘了,这位阿斯加德大王子在一些刺激下会冒出孩子气的冲动幼稚,做出一些不经大脑的事。

    比如现在,傻大个满脸都是‘来吧大兄弟,让我们将巨人一锅端掉!’。

    “找机会离开这里!”小狐狸将就要从嘴中冒出的‘你是不是傻’吞回去,然后心平气和的对虽然傻但依旧坚定的保护着自己的托尔说道。

    “为什么离开?这些渣渣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噢shit!”背后突然扑过来的巨人让托尔吓了一跳,他翻手扣住小狐狸的手臂将她拉近怀里,身子纵身一跃离开了原地。

    嘭!

    寒冰凝聚成的手刀直直的插进了两人原来所站的位置。

    “sorry,你们没事吧!”解除隐身结界的洛基一脸歉意的望着惊魂未定的托尔两人:“他本来是追我的,没想到半途却改成攻击你们了。”

    “没事兄弟,这不是你的错!”对于自家老弟非常信任的托尔不疑有他。

    洛基睁着无辜的眼睛对托尔点点头,然后移动视线,默默的看向了另一个人。

    本来打算借着巨人的攻击让他们分开的,结果没想到...洛基看着被托尔搂在怀里的小狐狸,眼中的寒冰恨不得聚成箭射死那个勾三搭四的女人。

    被洛基阴森森盯着的当事人小狐狸默默咽了咽口水,心虚的抽了抽被托尔抓住的手臂。

    托尔奇怪的看了小狐狸一眼,觉得大概是自己把她手臂捏疼了,于是放开手,改成大手裹小手的温柔牵。

    洛基:......

    小狐狸:......

    约特海姆的巨人就好像网络游戏中的那些野区怪一般,无限刷新,永远都杀不完。刚解决一波,正神域六人组和小狐狸都松了口气准备庆祝胜利时,有一群巨人措不及防的刷新在他们脚下,出场就将范达尔秒的生活不能自理。

    “胆大妄为的入侵者,你们将要为今天的鲁莽付出代价。”翁声翁气的男声带着无形的威压包裹在众人周围,离开王座亲自下到战场的劳非露出一个嗜血的笑。

    正当小狐狸觉得今天药丸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道彩虹光从天而降,骑着战马的伟岸身影快速降落,勒马站停。

    “father!”本来开始凝重的蓝眸瞬间亮起,托尔激动的冲自家父亲叫道:“我找到弟弟和fox了,巨人果然抓了他们!父亲,让我们为他们报仇,杀光巨人!”

    “闭嘴托尔!”本就因临近休眠而虚弱的奥丁此刻更加头疼了。

    “父亲?”托尔不解的看着奥丁。

    “众神之父。”劳非飞身行至奥丁面前:“看来和平条约要在今天作废了。”

    “no劳非,他们就是几个孩子,请不要对孩子的行为太过在意。”曾经拼命换取的和平,奥丁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弃。更何况,这次本就是自己这边理亏,就算要打仗,这原因也绝对不能是因为阿斯加德!

    “孩子?”劳非冷笑:“你的孩子可是杀了我很多部下。”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奥丁始终保持着低姿态跟劳非谈判。

    血眸瞥向一脸愤愤不平却碍于父亲在无法开口的托尔,劳非冷哼一声缓缓远离了奥丁:“好啊,我就看看你怎么给我交代。”

    奥丁心里松了口气,他扫了一眼神域六人组和小狐狸,确认自己人都在后举起权杖,召唤彩虹桥带走了所有人。

    ------

    “托尔,你鲁莽,冲动,好战,没有一点身为王者的稳重和耐心!”带着众人回到神域唯一的官方出入口的奥丁一边指挥勇士带着受伤的小伙伴去治疗,一边恼火的斥责着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我教导过你的,你都忘了吗!更让我失望的是,你居然盗窃雷神之锤!”

    小狐狸惊讶的看了托尔一眼,她以为他那厉害的锤子是他的秘密武器,没想到是偷得奥丁的。她抿了抿嘴,临走出这里之前给洛基递了个眼色,示意他看住托尔,不要让他说出一些不可挽回的冲动之言。

    洛基隐晦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偷雷神之锤是我不对,我只是想带一件厉害的武器。只是父亲!您不该对巨人那么客气!我们被其他国度的人讽刺懦弱讽刺的还不够吗!”托尔实在不理解曾经战胜巨人,逼着他们签订条约的父亲如今是为什么如此软弱:“我们刚才就应该杀光他们!”

    刚迈出门,身后托尔激动的声音就从门缝里传了出来。小狐狸无奈扶额,心里已经预感到这货要被处罚了。可能是关禁闭吧,之前托尔做出一些冲的事后总是被这样处罚,这次应该也是如此。

    很快,金色的半球体开始旋转,身穿金色铠甲的奥丁缓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小狐狸愣了愣,连忙站正身子弯腰行礼。

    她虽然很少见到奥丁,但是仅有的那么几次也没见过他有如此萎靡的状态。他好像一瞬间就老了百岁,永远慈爱的眸子中满是疲惫和悲伤。

    奥丁离开后,姗姗出现的是一身墨绿与黑的洛基。黑裤包裹的长腿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行近,俊美无双的脸上一派平静,看不出丝毫情绪。

    “你在等我?”他淡淡开口:“还是再等托尔?”

    小狐狸眨眨眼睛,毫不犹豫的回答:“等你。”

    这时,洛基才有了回到神域后的第一个表情:“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他冷笑道。

    不信你还问...小狐狸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托尔被放逐到阿斯加德之外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洛基主动说明了托尔的情况:“具体是哪里还不知道。”

    听到洛基的说明,小狐狸表示了解的点点头。对于托尔的人身安全她并不担心,奥丁不会害自己的儿子,这次放逐估计大有用意。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回森林了。”回去修炼,等再恢复一些妖力后就找机会离开这里!这几天洛基估计会被神后关在宫殿休养不会来祸害她,正好方便了她做准备!

    然后...

    小狐狸就被自己打脸了。

    清晨的阳光还带着一丝凉意,透过参天大树洒在森林里,被树叶切割成了无数碎光。早起的雀鸟叽叽喳喳的叫着,给这个慵懒的早晨带来了一丝活力。

    顺利的结束一夜的冥想,感觉到妖丹内蓬勃的妖力,小狐狸满意的笑了笑。这里果然是最佳练级点啊!

    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小狐狸觉得自己该给自己补充一些养分了。她利落的翻身从树杈上跳下来,直起身子就被出现在眼前的修长身影吓了一跳。

    依旧是那身墨绿与黑的打扮,俊美的神祇背对着她安静的立在湖边。他长身玉立,挺直的脊背带着贵族特有的优雅和矜持。他应该在这里站了很久,全身都带着一股湿气,甚至那漆黑的半长发上都有些许露珠。

    “你怎么在这?”小狐狸一脸疑惑,他居然没被神后关在宫殿里!

    洛基安安静静,没有回应。

    小狐狸打量了一下他的背影,眉头轻轻挑了挑:“洛...”

    “我终于解开了困扰我多年的疑惑。”洛基突然开口。

    “什么?”小狐狸顺应的问了下去。

    “他一直偏爱托尔。”洛基缓缓转身,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我很困惑,也很嫉妒,同样都是他的孩子,为什么他不爱我。”

    小狐狸抿嘴不语,她知道他说的他是谁。

    众神之父,奥丁。

    “原来我所认为的都不是真的。”洛基扯了扯唇角:“我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他怎么可能会爱一个工具呢。”

    那张脸,明明带着浅浅的笑容,但是小狐狸却觉得他在哭...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