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宫家小公主2
    高二年级一共两栋教学楼,共三层,说是两栋,其实可以看作一栋楼,因为每一层都用环形走廊将两栋楼连接在一起。南边是理科班教室,北边是文科班教室,文理互不干扰。

    说大不大的教学楼,不熟悉的面孔总能遇到。

    比如,那个曾有过相救之恩的乔衍,宫忆锦最近有意无意总能遇见。

    有次去理科班找哥哥,就看见他坐在十三班倒数第三排,背靠着墙壁,低头在手机屏幕上乱摁,好像在打游戏。

    还有一次,上课期间,她帮老师去办公室拿讲义,看见了十三班门口站着一个男生。他站姿随意,后背抵着墙壁,微微佝偻着脖子,慵懒得没骨头似的。

    上课时间还站在外面,十有八九是犯了事被老师罚站。

    许是宫忆锦的目光过于灼灼,男生察觉到了,抬起头朝她看过来,她不羞不赧,直直与他对视。几秒钟后,撤回视线,若无其事地继续走去办公室。

    哦对,他们最近也遇到过一次。

    是在学校的操场上,下了晚自习后,同桌宋倩茜提议去操场走几圈再回宿舍。

    夏日的操场空旷凉爽,清风习习,吹在脸上十分舒服。

    宋倩茜最近在追宫阙主演的电视剧,对他迷得不行,一边走,一边摇晃着宫忆锦的小臂:“小公主,求你个事儿吧。”

    宫忆锦抽了抽嘴角,她哪次拜托的事她没办妥,需要她“求”?

    “说。”

    “下次放假回家,帮我要一张你大哥的签名好不好?”

    宫忆锦笑了笑:“原来就这事啊,没问题。”

    大哥宫阙如今在娱乐圈炙手可热,他长相俊美,人设定位风格皆多变,满足了女生们对不同类型男神的幻想。

    可她们哪里知道,他大哥从小到大都是小魔王属性,操天日地。就拿他进娱乐圈这事说,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他逃课出去拍电影,被爸爸发现,直接把他仍军营里管教了一个月,最后还是妈妈出手解决的。

    “啊,小锦你太好啦!我爱死你……”

    话未说完,宋倩茜突然看见篮球架下几男一女凑在一起。她眼神出奇的好,一秒辩认出中间那个高个男生是乔衍,女生则是三班的文艺委员叶书琴。

    宋倩茜嗤了声,语气不屑:“在跟大佬表白呢吧。”

    循着她视线,宫忆锦也看了过去,女生微微仰头,小脸被篮球场的白光映得毫无血色,却见乔衍弯腰凑近她,不知说了句什么,女生哇地一声哭着跑开。

    宫忆锦:“……”

    宋倩茜:“……”

    如果不是怕被大佬迁怒,宋倩茜想为他鼓掌爆灯。

    年级大佬帅裂苍穹!

    宋倩茜这么高兴是有原因的,当初三班跟他们班合作出演一个文艺节目,他们班带队的人是叶书琴,火箭班带队的人是宫忆锦。叶书琴自诩学过芭蕾舞,不肯屈居宫忆锦之下,非要当两个班的总领舞,闹到了老师那里。

    小锦跳舞比她好多了,人家不乐意显摆,结果呢,老师看过两人的舞蹈后,让宫忆锦当领舞。练舞期间,叶书琴带头闹事,不肯配合。此后,被火箭班的女生们一致列为最讨厌的女生,没有之一。

    宫忆锦看了眼倚在篮球架子上的乔衍,他好像永远没有脊椎骨似的,不管站在哪里,非要有个倚靠的东西,也是蛮好笑。

    乔衍把篮球拍得梆梆响,朝她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短促如闪电。

    宫忆锦的目光已经撤回,看向了别处,因而没看见乔衍的眼神在那一眼过后,变得深邃莫测,隐隐地,添了一丝戏谑。

    再后来的一次遇见,直接让素来淡定的小公主羞红了脸——

    夏季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场短暂的雷阵雨过后,天气闷热,水泥地上积了一块块深浅不一的水洼。

    教室里的吊扇吱呀吱呀地响,宋倩茜趴在桌上,两条眉毛蹙起,一只手捂着肚子,难耐地咕哝了声:“热死了。”

    “你不舒服啊?”宫忆锦放下笔,侧头看她。

    宋倩茜刚要说自己可能吃坏肚子了,忽地,一阵热流从下面淌出。

    这感觉……好、好像来大姨妈了。

    宋倩茜欲哭无泪,她的例假一向不怎么准,或早或晚,总归没有如期而至的时候。眼下突然造访,她没一点心里准备。

    手摸到桌肚里的书包里,找了半晌,没找到卫生巾。

    她痛苦地偏头,后桌坐着男生,她不得已压低声音,凑到宫忆锦耳边:“小锦,我好像来那个了,你带卫生巾了吗?”

    宫忆锦摸了摸书包,摇头。

    宋倩茜真要哭了:“帮我找其他同学问问。”

    女生之间互借卫生巾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宫忆锦离了座位,去找周围的女生借,接连问了好几个,都说没带。

    宋倩茜的运气不怎么好……

    宫忆锦双手空空而归,宋倩茜闭了闭眼,感觉下一波热流要袭来,她死死并拢双腿。宫忆锦都替她着急:“这样,你先去厕所,我现在去小卖部给你买,完了直接给你送过去。”

    再晚就要弄裤子上了。

    宋倩茜感动的抱了她一下,起身冲向厕所。

    拿了零钱,宫忆锦下楼去小卖部。

    第二节下课的休息时间较长,因为刚刚下过一场雨,不用去操场做课间操,时间尚且充足,宫忆锦小跑到小卖部,直奔放置生活用品的货架。

    每次来例假,妈妈都会提前帮她准备好卫生巾放寝室里,她第一次单独买这个,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此刻小卖部里全是学生。

    宫忆锦飞快地挑选好牌子,把一小包卫生巾抱在怀里,去收银台结账。

    她没有立刻靠近收银台,而是站在旁边,瞅准没人排队的时候,再冲过去,小声问:“阿姨,这个多少钱?”

    粉红色的卫生巾放在玻璃台上,阿姨看了眼:“七块五。”

    宫忆锦赶紧给了张十块的。

    阿姨还没找钱,边上就多出一个男生,一把棒棒糖放在粉色的卫生巾旁边:“一共十根,十块对吧。”

    没等到回应,男生就丢下十块钱,然后一根根捡起棒棒糖。

    宫忆锦余光里清楚看到,他捡糖的时候,朝她的侧脸看过来,本以为他看过一眼后便会收拢目光,谁知,他竟盯着她侧脸许久,许久,都不曾移开。

    忍无可忍,宫忆锦扭头看他,他嘴角照样勾着痞笑,眼睛弯弯:“同学,你钱掉了。”

    她微微一愣,遽然低头,发现掏钱时不小心捎带出了一张五元钞票,躺在自己脚边。

    宫忆锦蹲下身捡起钞票,乔衍还不曾离开,就这么看着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他灼热的目光下,见惯大场面的小公主头一次脸红了。

    轰地一下,似有烟花在眼前炸开,宫忆锦捞起收银台上的卫生巾,以及阿姨放在边上的零钱,扭头就跑。

    湿热的风从身后刮来,送来乔衍低低的笑声。

    他笑什么笑啊!

    宫忆锦只觉得四面八方的暖热湿气全招呼在自己脸上,小脸热乎乎,着了火一般。一口气冲到厕所,她把紧抱在怀里的卫生巾交给宋倩茜。

    丢了魂般走出来,宫忆锦站在洗手池前,接了捧凉水洗脸。

    ——

    下节课是历史,历史老师年过半百,每次来上课都西装革履,浑身透着一板一眼的考究。他学识渊博,讲起课来妙语连珠、生动有趣,上他的课就是一场听觉享受。

    宋倩茜肚子痛,神色恹恹地竖起课本,躲在后面眯着眼休息。

    突然想到还没给同桌买东西的钱,她伸出根手指戳戳宫忆锦,用气音道:“多少钱?”

    “不用了。”宫忆锦压低声音回。

    “十块?”宋倩茜坚持。

    宫忆锦只好实话实说:“七块五。”

    宋倩茜没零钱,给了她一张十元的。宫忆锦接过来,想到刚刚小卖部阿姨找给她的两块五,正好可以给她。

    她手插进口袋里翻找,却陡然摸到一个圆圆的小球。

    嗯?

    一股脑将口袋里东西都掏出来,除了皱巴巴的零钱,还有一根棒棒糖,草莓味儿的。

    她不记得自己有买过糖。

    哪儿来的。

    脑海中闪过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他脸上挂着笑,几分痞气几分玩味,似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却因为过分直白坦诚的目光,不会招人厌烦。

    是他吗?乔衍。

    ——

    十三班的教室里,上课时间跟下课时间没差别,吵吵嚷嚷。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星子横飞,学生们在底下自娱自乐,

    乔衍坐在倒数第三排靠墙,面前堆着高高的课本,如同筑起的堡垒,他缩在角落里,嘴里叼着根棒棒糖,专注地看书。

    同桌张谦在上课十分钟后姗姗来迟,一屁股坐下,见年级大佬破天荒捧了本书在看,跌破了眼镜。

    “看什么小黄书呢。”贱贱地笑一声,张谦抬起书的封皮,看到了大大的“物理”两个字,有点懵:“不是,乔爷,您受什么刺激了,告诉兄弟,兄弟帮你摆平。”

    拿下嘴角的棒棒糖,乔衍伸直了长腿:“闭嘴,别惹你爸爸。”

    “爸爸,给我吃一根呗。”

    乔衍嗤了声,从桌肚里拿出一把棒棒糖,任他挑选。

    张谦随便挑了根,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物理老师在讲台上边讲边比划,张谦瞄了眼,腿跷起来搭在课桌下边的横杠上,颠了颠腿,凑到了乔衍那边:“我说……”

    乔衍眼皮子懒懒地掀起:“有屁就放。”

    “乔爷,您突然浪子回头了,我心里方的一批。”张谦看看他的脸,又看看他手里崭新得像刚发下来的物理课本:“你给兄弟说一声,到底谁惹你了。”

    “管你爷爷做什么。”

    刚刚还是爸爸,转眼就变成爷爷了。

    张谦摸摸自己扎手的刺猬头,斟酌着提醒他:“乔爷,老师讲的不是这一课……”

    话未说完,对上乔衍威胁的眼神,他立刻闭了嘴。

    乔衍随手拿起后桌男生的笔,笔杆子在指尖转了两圈,他低头在课本上画横线,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把周围几个混混唬住了。

    课本上的横线歪歪扭扭,跟他这个人一样随心所欲。

    “从今儿起,你们乔爷就要跻身学霸圈里,以后去网吧别找我,我要努力学习。”乔衍放出狠话。

    “……”

    “……”

    “……”

    同桌张谦,以及后桌两人听到,全都无语了。

    年级大佬乔衍说自己要努力学习?他们没听错吧。天太热,大佬八成是中暑了,在说胡话呢。

    讲台上,物理老师刚讲完一道题,象征性问了一句:“有人没听懂吗?”他知道不会有人提出来,话音落地便自说自话:“没有啊,那我们……”

    乔衍高高举起了右手:“老师,我没听懂,再讲一遍。”

    十三班全体同学:“……”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